正文 第119章 倒霉的早晨

作品:萌妻倒嫁

    第二天,刘萌萌起床时,阎夜霆就已经不在房间里了,就好像他昨晚没回过房间一般。

    看了一眼身旁空着的位置,心里泛起一股失落和委屈,刘萌萌非常不喜欢现在的这种感觉,更适应不了这样的需要冷漠。

    带着心塞的心情从床上爬起来,慢悠悠的洗漱过来,拿着书包来到楼下,果然和自己料想的一样,阎夜霆有意躲开了和她的碰面。

    察觉到阎夜霆的闪躲冷漠,刘萌萌顿时失去了用餐的胃口,带着满身负气就向门外走去,可出了阎家别墅大门后,她才发现这里是郊区别墅区,不仅没有公交车和地铁,就连出租车都很难打到。

    茫然的看着眼前绵长深远的马路,刘萌萌叹着气后悔自己刚才的冲动,虽然很想回去让司机送她,可是却怎么也抹不开面子。

    沿着马路向前走去,刘萌萌心里安慰着自己,只要她能走出这片地区,她就能打到车子,就能凭自己的力量去学校上课,但前提是她得做好迟到的准备。

    十多分钟过去后,刘萌萌停下已经开始疲惫的脚步,看着眼前好似没有尽头的马路欲哭无泪,就为了心中的那一点别扭,自己就要冒着迟到的危险走这么大的一段路,真的一点都不值得。

    “刘萌萌,你不会打算走着去上课吧!”

    正当刘萌萌为自己的行为懊恼不已呢,身后传来了汽车刹车的声音,等她回头看去时,车子已经停在了她身旁的马路边,很快,阎夜馨的脑袋就从车窗里探了出来。

    “我……”

    看着阎夜馨那张充满嘲讽脸庞,刘萌萌顿时语塞开来,她想回答不是,可除了走出去,她却找不到更好的办法。虽然她可以请求阎夜馨载自己一程,但她不认为阎夜馨会有这么好心,同样也不想被她奚落瞧不起。

    “你还真是笨的可以呀!我都替你的智商捉急。”

    面对刘萌萌语塞呆愣的表情,阎夜馨无力的抚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对刘萌萌的智商真心的表示佩服,只是不是羡慕,而是嫌弃。

    “你管我笨不笨,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管,更不需要你整天像只乌鸦一样说三道四。”

    这么明显的被人骂笨,让原本只是有些赌气的刘萌萌更加生气,毫不客气的回绝了阎夜馨后,扭头就继续向前走去,故意把头扬的高高的,就像是斗气的公鸡一般,傲娇的很。

    “说你笨你还真对得起这个词,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就你这样的会被我哥抛弃也是早晚的事,我要是我哥,肯定早早就和你把婚离了,和你这么蠢的人共度一生就是一场灾难,还不如早点死了更好。”

    看着刘萌萌气冲冲离去的身影,阎夜馨一边示意司机跟上她,一边还嫌刘萌萌受的打击不够,继续没完没了的炮轰着她,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听着阎夜馨不停的奚落唠叨之声,刘萌萌越走越快,真恨不得将自己耳朵堵起来,不想再听她说一个字。

    “哎!你果真笨的无可救药,这车都在这里了,你都不上,让我还能说你什么好?”

    看着刘萌萌怒气离开的身影,阎夜馨忍不住摇头感叹她的愚蠢,然后让司机加快了速度。

    “你就慢慢在这里走吧!我们学校见喽!”

    “给我滚!去你大爷的学校见,谁想见到你个毒舌女啊!每次见到你都不会有好事。”

    气愤填膺的对着在自己面前扬长而去的车影骂着,刘萌萌本就不愉快的心情变得更加糟糕,真的很想就这么扔了书包不去上课,可想到以后人生,只得继续苦逼的继续向前走,心里默默期盼着有车经过,稍自己一程,不然绝对会迟到不说,更会被班主任骂不上心学习。

    又走了很远一段路程,刘萌萌看着好似无尽头的马路跌坐在路边的草地上,心里委屈瞬间加大,张口就把阎夜霆骂了个体无完肤,更把所有的罪责都怪到他头上。

    正当刘萌萌愤怒难当时,远处一辆红色的车子开了过来,顿时让她那马上要流出来的眼泪憋回去,从草地上爬起来就冲到了马路中央,伸出双臂不怕死的拦住来过来的车辆。自己

    看着向快速驶来的车子,刘萌萌木然闭上眼睛,随即车子愕然而止,发出巨大的声响,刺耳的声音几乎洞穿她的耳膜,可是身体却没有受到想象中的冲击,更没有任何的不适。

    难以置信的睁开双眼,木那的看着停在自己一米远的车子,刘萌萌的心脏飞快的跳动着。她怎么就不管不顾的冲了上来呢,要是车子再迟停下一会儿,她便会命丧于此,后悔都来不及。

    “想死去找别人,本小姐可不想背上撞死人的罪名。”

    刘萌萌还没来得及多加感慨自己的鲁莽行为呢,有一个人早就憋不住了,只见孟佳佳的脑袋探出车窗就冲刘萌萌怒吼着,要不是她开的慢,能够及时刹住车,不然还真背上杀人的罪行。

    愣愣的看着怒火中烧的孟佳佳,刘萌萌愣是没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她好像跟阎夜馨他们一家特别有缘,走了一个阎夜馨,又来了一个孟佳佳,该说她是倒霉呢,还是和 他们一家犯冲呢!

    “不想死赶紧给我让开,老娘还赶着上班呢!”

    见到刘萌萌并没有什么事情后,孟佳佳那颗惊慌失措的心终于安定下来,同样却也变得更加语气不善,只要一想到刘萌萌差点让自己变成了杀人犯,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孟佳佳正想发动车子离去呢,却看到刘萌萌依旧现在自己车前,不仅不让出道路,反而殷勤的对她笑着,顿时让她惊起一股毛骨悚然的惊悚,感觉她真想拉自己陪葬一般。

    “还站着不走干嘛?真想死也别拉上我,你的命不值钱,但姐的命很值钱,还有姐可不想和你一起去死。要死自己死去。”

    “呵呵!稍我一程呗!”

    正当孟佳佳对刘萌萌那诡异笑容恶寒不已时,她却裂开嘴角,露出一张甜死人不偿命的笑脸,画风突然巨变,瞬间变成一只极力讨好主人的哈士奇,呆萌又可爱。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啦!”

    看着孟佳佳呆愣的说不出话来的模样,刘萌萌赶快乘胜追击,不仅自以为是的认为她同意了,更以最快的速度打开车门,坐进了车里,生怕晚一步就会被丢下一样。

    “开车吧!”

    “你……你给我下车!”

    听到刘萌萌自来熟的催促声,目瞪口呆的转头看向她,眼中立马喷出滔天的火苗,分分钟都想将她烧成灰烬。

    “呵呵!别这样嘛!稍我一程又不会少一块肉。”

    “稍你不仅会少一块肉,而是会少很多块肉,赶紧给我滚下车,不然把我的车弄脏了你赔不起。”

    面对刘萌萌的笑脸相迎,孟佳佳丝毫不给她面子,不仅立马把她的话堵了回去,更是毫不客气的赶她下车,顿时让刘萌萌浪费了所有表情,面色颓废的耸拉了下来,但还是没有下车。

    “喂!我让你下车听到没有!别让我亲自赶你下去。”

    怒瞪着依旧不动弹的刘萌萌,孟佳佳一扫平日高高在上的姿态,扯掉安全带就要下车把刘萌萌从后座拉出来。

    不管刘萌萌刚才有没有得罪她,就凭她抢了自己老公这一点,孟佳佳就极度不愿意和她同车,别说载她一程,就是和她走同一条马路都觉得心里难受。

    看着孟佳佳真的要赶自己下车,刘萌萌也豁出去了,雄赳赳、气昂昂的拉住车门,摆出一副死活都不肯下车的模样,将无赖行为进行到底。

    “今天你不稍也得稍,我坐你的车坐定了,你要是觉得会少肉,就当减肥吧!反正你也该减肥了。”

    “刘萌萌,你给我下车,下车……”

    一听刘萌萌说自己该减肥了,孟佳佳立马形象全无,死命的拽着车门,又拍又踹,要不是她能力不足,她绝对会把车子拆了,把刘萌萌拉出来痛打一顿,她明明就是标准身材好不好,竟然说她胖,简直就是明目张胆的拉仇恨。

    “我就不下车,就不下车,有能耐我们今天谁都别走。”

    “好!算你有种!”

    死死的拽住车门把,刘萌萌一边挑衅的向孟佳佳做着鬼脸,一边继续耍赖皮,完全是一副抗战到底的模样,把孟佳佳气的都快吐血了。

    “你最好祈祷自己别栽在我手上,不然我一定会让你好看。”

    愤怒的踹了一脚被刘萌萌拽死的车门,孟佳佳气冲冲的坐进驾驶座,一边妥协的发动着车子,一边对着刘萌萌放着狠话,可刘萌萌明显不以为意,悠闲地坐在后座翻白眼,一点都不怕她的威胁。

    一路无言,孟佳佳直接把车子当成火箭一样开着,晃荡的后座没系安全带的刘萌萌七荤八素,心里发誓以后再也不坐这魔女的车子,没被她撞死也被吓死,要是心脏再不好,分分钟都会不死车上,绝对是用命在拼。

    车子来到市区繁华地段后,孟佳佳便猛然把车子停在了路边,对着后座即将晕厥的刘萌萌吼到:“下车!”

    这回刘萌萌没有再耽误一分一秒,在车子停下后,第一时间推开车门下车,然后趴在路边狂吐了起来,打死都不敢再坐孟佳佳的车子。

    当刘萌萌下车后,孟佳佳便驾车绝尘而去,那个一气呵成,没有一点拖泥带水,快得都让人不敢直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