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5章 变身土豪

作品:萌妻倒嫁

    晚上,两人一起回到学校宿舍休息了一段时间,然后便换了出门的衣服,在夜里十一点钟偷溜出学校,直奔上次去过的酒吧。

    坐在去酒吧的车里,看着兴致高涨的刘萌萌,唐茵真觉得想哭无泪,咋就交了刘萌萌这么个无法无天的朋友呢,要是让阎夜霆知道自己在一次待她来酒吧,估计单凭眼神自己就会被秒杀了。

    车子很快便来到酒吧门前,刘萌萌豪气的拿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司机,说了声“不用找了”便推门下车,看的唐茵只瞪大双眼,果真是找个土豪老公,刘萌萌也跟着变身土豪了。

    唐茵真的很想说土豪赏奴家一点钱财吧!奈何刘萌萌已经下车直奔酒吧而去,似乎已经忘了还有她这个人存在,而一旁的司机立刻一脸笑容的将钱收了起来,好像生怕被要回去一样。

    无奈的跟着下车向酒吧走去,虽然唐茵真的很想把那一百块抢回来,可作为女生她还是有一点矜持的,只能被当一回土豪,心里暗暗打算着敲诈刘萌萌这个小富婆一番。

    然而,唐茵的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呢,刘萌萌就已经被别人先行一步给敲诈了,而敲诈她的人就是酒吧的酒保。

    只见刘萌萌走进酒吧就在吧台上坐下,然后便豪气万丈的让酒保把酒吧里最贵的酒给拿出来,大有豪放狂饮一番的意味。

    酒保一见对方要最贵的酒,便打量了刘萌萌几眼,见她只是一个看似未成年的小女孩,便开口劝说道:“小姑娘,我们这里的果酒倒是挺好喝的,很适合你喝,我给你来杯果酒吧!”

    “果酒?不就是果汁饮料吗?那有什么好喝的,我要烈酒,最烈最贵的酒。”

    一听给她喝果酒,刘萌萌立马就不乐意了,拿出阎夜霆给她的黑卡就拍在吧台上,大言不惭的要喝烈酒,彻底把自己喝过烈酒的味道全忘了。

    “小姐稍等一下,我马上就给你最好的酒。”

    瞪大眼睛看着刘萌萌拍在吧台上的黑卡,酒保立刻露出八颗牙齿的灿烂笑容,态度立马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恭恭敬敬的回应后,便屁颠屁颠的跑去拿酒。

    “萌宝,你不会是来真的吧?”

    看了看已经跑去拿酒的酒保,唐茵不敢相信的看向刘萌萌,虽然她平时是挺能喝酒的,但是都是一些果酒和啤酒,真正的烈酒却从来没沾过,这要真喝出个好歹来,她家大叔不得生吞活剥了自己。

    “当然是来真的,不然你以为我来酒吧做什么,是来喝果汁的吗?”

    “呃!”

    听着刘萌萌如此笃定的声音,唐茵被吓得不轻,她早就发现她的不对劲了,但没想到她会这么的不正常,明明就是要作死的节奏。

    “小姐,你要的酒,这是我们店内珍藏的路易十三人头马系列,绝对是本店最好的酒。”

    “就这瓶吗?”

    听着酒保的吹捧,刘萌萌从他手里接过那瓶酒,椭圆形的酒红色瓶子,做工看上去非常精致别致。虽然刘萌萌并不懂酒,更不认识什么路易十三,但对她来说只要是酒就行,至于是什么酒就无所谓了,重要的是价格够高就好。

    “那就来这瓶吧!”

    “等等萌宝,你确定你要把喝这瓶酒?”

    问也没问价格,刘萌萌便递上黑卡要买下这瓶酒,这顿时把待在她旁边的唐茵给吓坏了,问都不用问就能猜到这瓶酒的价格不菲,单看那包装盒和酒瓶的做工,就知道这并不是她们能消费的起的,而刘萌萌却要买下整瓶酒,怎么不让唐茵害怕呢!

    “嗯!我确定啊!”

    看着唐茵一脸震惊的表情,刘萌萌无比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把手里的卡递给了酒保,直接买下了这瓶路易十三。

    定定的看着刘萌萌买下那瓶昂贵的酒,唐茵木马的看向那个酒保问到:“这瓶酒多少钱?”

    “你好!这瓶路易十三的售价是两万一一瓶。”

    听着两万一这个数字,唐茵直觉得无数的钞票就这样从眼前飞走了,而刘萌萌在听到这个数字后,虽然皱了一下眉头,但最终还是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让酒保把酒打开,分别给自己和唐茵倒上。

    其实刘萌萌并不是真的想要喝酒,她只是在用这种方式发泄自己心里的不满和郁结,说实在的,当她听到一瓶酒就要两万一时,她和唐茵一样肉疼的紧,但这就是她的目的,所以她只能忍痛割爱,第一次这么进行这么阔气的消费。

    “呀的,你要死呀!有钱可以给我花呀,干嘛要买这瓶破酒呀,两万一啊!那可是两万多的人民币呀!都够我好几年的生活费了。”

    看着已经倒在杯子的棕红色液体,唐茵实在是觉得肉疼的厉害,她长这么大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钱,竟然就这么被刘萌萌三言两语给花掉,简直就是血淋淋的拉仇恨,让她想不仇富都难。

    “又不是花你的钱,我都不心疼,你那么肉疼干什么,你想要一会儿我取给你就是了。”

    “这是问题的重点吗?重点?重点不是我想要那笔钱,而是你这么奢侈的乱花钱是不对的,你知道赚钱有多么不容易吗?你见过穷人因没钱而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吗?”

    刘萌萌不以为意的话立刻让唐茵火大了起来,她是很爱钱,但她喜欢的是自己踏踏实实赚来的钱,而不是不劳而获,而她之所以这么在意刘萌萌乱花钱,也只是因为她知道没钱人的生活是怎样的,正因为了解所以才倍加珍惜。

    “我......”

    “刘萌萌,你不懂,你不懂没钱人的生活,是因为你从来没有为钱财担忧过,因为你是一个被父母捧在手心的公主,你从来都不会担心因为没钱而流落街头,你可以很单纯天真,但你不能无知。”

    其实唐茵一直都很羡慕刘萌萌的幸运,羡慕她有一个爱她的妈妈,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就连她找的老公都好的让人妒忌,她真的很幸福很幸福,但这不代表世界就是这个样子的,不是所有人都会像她这样幸运,这样的幸福,所以她应该学会珍惜,而不是挥霍自己的幸福。

    “萌宝,我知道你最近很不开心,但你没必要用这种方法来释放你的情绪,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可以跟我说,也许我帮不了你什么,但我可以做一个倾听者,可以和你一起分担你的不快乐。”

    “对不起,茵茵...”

    听着唐茵所说的话,刘萌萌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低下了头,没有刚才从容高傲,没有之前的强装掩饰,肆意释放着自己的负面情绪。

    “萌宝...”

    “茵茵,我真的好想大叔,可是大叔却不理我,我要怎么办?我要怎么办......呜呜...”

    看着低下头的刘萌萌,唐茵突然觉得自己说的有些过了,虽然今天的刘萌萌很反常,但她知道她不知那样的人,她比谁都单纯善良,本能的想要开口道歉,但刘萌萌却打断了她道歉的声音,一头扑进她怀里便放声哭了起来,一边诉说自己的委屈与思念,一边无助的哭着。

    刘萌萌一直都是个脆弱爱哭的人,可面对现如今哭泣的她,唐茵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感情的事情她也一窍不通,更没有丝毫的经验,所以她不知该如何安慰她,更不知要怎样才能让她不要哭泣。

    热闹非凡的嘈杂酒吧里,两个女孩就这样坐在吧台前相拥哭泣着,即使这里在怎么热闹杂乱,都无法撼动她们一分一毫,更让她们与这里显得格格不入。

    楼上林毅站在二楼休闲区看着楼下的两人,眼眸中划过一抹疼色,但却始终没有下楼上前,只是远远的在楼上看着两人,看到刘萌萌躲进唐茵怀里哭泣许久后,最终还是拨通了阎夜霆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林毅便不给阎夜霆说话的机会,抢先一步说到:“你猜猜我在酒吧看到了谁?”

    “谁?”

    听到林毅这么说时,阎夜霆便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本能的将林毅说的人跟刘萌萌联系了起来,顿时让他紧张起来,急切的想要知道答案,而事实的答案也正如他猜想的那样,可却也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我在酒吧看见你老婆,而且她不仅在喝酒,甚至还哭的很惨。”

    听到林毅说哭的很惨几个字,阎夜霆的心脏顿时被揪了起来,恨不得立马冲她身旁,把她抱进怀里轻声安慰,可又很快想到了重点,对着电话里的林毅便激动的怒吼到: “她为什么哭,是不是有人欺负她了?林毅,你竟然敢让我老婆在你眼皮底下被欺负,你还是不是我兄弟呀!”

    “呦!老大我冤枉啊!从你老婆进了酒吧我就让人看着了,根本就没有一个接近她好不好,又何来的欺负一说,至于她为什么突然就莫名其妙的哭起来,我也很想知道。”

    林毅是挺想知道刘萌萌为什么哭,但却不是因为阎夜霆,而是因为一直抱着刘萌萌的唐茵,心疼她被刘萌萌一直这么摧残着。

    “我马上回国,你帮我送她回家,要是她少了一根头发丝,我要你倾家荡产。”

    “喂!你老婆关我什么事...”

    一听阎夜霆说要自己倾家荡产,林毅立刻打起十二分精神来,扯着嗓子就要和阎夜争辩几句,可他的话还没说完呢,电话里就传来了忙音,显然已经被挂断,气的他只能吹胡子瞪眼睛。

    然而,他却没有胡子,只好愤恨的向刘萌萌这个招事的女人看去,不看还好,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吧台处哪里还有人呀!就连一个鬼影子都见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