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6章 怀孕了

作品:萌妻倒嫁

    看到楼下没人后,林毅立马从二楼狂奔了下去,飞快的向酒吧外面跑去,等他跑出酒吧时,刘萌萌和唐茵正上车离去。

    急忙坐上自己的车子跟了上去,一直看着她俩回到学校后才驾车离开,非常庆幸刘萌萌没在继续折腾,不然自己真的倒大霉了。

    本想喝酒的,可最后却没有喝成,白白浪费了两万多,回到宿舍后刘萌萌就开始肉疼起来,两万多她可以买好多的漫画和画册,可却买了一瓶一口没喝的酒,她一定是疯了,而且还疯的不轻。

    听着刘萌萌躺在床上不停的叹气,唐茵也跟着叹气起来,刘萌萌最近郁闷难解,她痛快也快郁闷死了,每个月都按时报道的大姨妈,这个月却晚了快一个星期,都快让她患上焦虑狂躁症了。

    为什么以前都不晚,偏偏在这个月晚了,让她想要不担心都难。

    郁闷的一天就这样过去,第二天刘萌萌便恢复如常,早早的起床去上课,而唐茵却因没有早晨的课赖在床上,一直睡到上午九点。

    其实,在刘萌萌走后唐茵就睡醒了,可是她却不想起床,也不想去做任何事情,因为她的大姨妈还没来,着急的都让她想要仰天长啸。

    心中郁结的在床上躺到了上午九点,唐茵终于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那就是去验证自己的猜想,好让自己彻底放心。

    起床穿好衣服后,唐茵便偷偷摸摸的下楼出了学校,找了一个离学校比较远的药店走了进去。

    由于怕被人看见,唐茵特意戴了帽子和口罩,弄的自己在大夏天里看起十分的怪异,让人想不注意她都很难。

    刚走进药店她便接受到了店员的热情接待,一脸平常的问她需要什么,可她却迟迟说不出口,使得店员不得不更加注意她。

    感受到店员的炙热视线,唐茵真的很想立马逃离这里,可为了验证心中的疑惑,她也只能拼了,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快速的说到:“我要买早早棒。”

    “哦!”

    知道唐茵要买什么后,店员如释重负的出了一口气,然后转身便去拿她要的东西,脸上没有一点惊讶狐疑,好想这是再怎么平常不过的事情,而唐茵却像是用了全身的力气一般,不仅整个人都羞涩难当,更恨不得立马找个地洞钻进去,再也不想见人。

    “你要什么样的,我们这里有好几种早早棒,品种不同价钱也不一样。”

    “随便给我来一个就好。”

    唐茵明明已经羞愤不已了,可店员却装作没看到,不慌不忙的把三支早早棒放到她面前,然后不紧不慢的开口说着,大有要一一介绍一番的意味,顿时让唐茵想死的心都有了,恨不得立马拿东西走人。

    “这样啊!那给你来这个吧!虽然贵了点,但是结果很准确的。”

    说着店员就拿出一个早早棒递给唐茵,然后把其他的放回架子上,这才来到电脑前收钱。

    “多少钱?”

    “二十五元一个。”

    终于可以解脱了,唐茵哪里还顾得上贵不贵的问题,急忙给了钱便大步离开了药店,在附近找了个公共卫生间就走了进去。

    走进卫生间的隔间里,唐茵整个心都提了起,从兜里拿出刚买的早早棒就拆开看起了说明书,然后按照说明书上的方法用了起来。

    按照说明书上完成最后一个步骤后,唐茵紧紧的闭上眼睛,心里默默的祈祷着千万不要是两格线,她还是一个二十岁的学生,她现在还不想做妈妈,更不想去堕胎。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五分钟后唐茵慢慢睁开了眼睛,可却没有得到她想要得到的结果,早早棒上清晰的显示着两格红线,顿时让她觉得天都塌了一般。

    急忙揉了揉眼睛,心里自我安慰到是她眼花看错了,可不管她怎么揉,怎么挣到眼睛,早早棒上的两个红线都始终没有任何变化,瞬间让她整个人都呆愣了下来,然后手中的早早棒掉在地上,而她则是两眼一黑靠在了隔间的墙壁上,这回天真的崩塌了。

    对于自己怀孕了这个事实,唐茵怎么也无法相信,怎么会就那么巧呢,一晚就能中标,这也太邪乎了。

    难以置信的在卫生间里待了将近一个小时后,唐茵还是无法相信这样的结果,奔出卫生间便再次进入药店,一下子又买好几个早早棒,然后通通都试了一遍。

    然而,无论她试多少次,而结婚都始终和之前一样,鲜红的两条线,明明白白的说明她怀孕了。

    看着自己面前一字排开的六支早早棒,上面统一的两条红线,唐茵的世界彻底崩塌了,她才二十岁,还是一个没毕业的学生,她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更无法想象自己已经加入了未婚先孕的行列里。

    事实已经摆在了眼前,唐茵想要不相信这样的结果都难,失魂落魄的回到学校,把自己蒙在被窝里便放声大哭了起来。

    在这一刻,唐茵觉得自己的整个人生都黑暗了,她好不容易才上的大学,父母更是为了供养她上大学每天都省吃俭用,现在自己却做出这样的事情,让她怎么对得起辛辛苦苦供养自己上学的父母,怎么对得起一家人的呵护充满。

    二十岁的挂花季年龄,她不懂的事情还有很多,想要去做的事情也有很多,可这一切都被这场意外彻底打乱了,让她除了哭泣以外,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

    她不想要孩子,也不想结婚,更不想做未婚妈妈,但让她去打胎她也做不到,她会害怕,会担心,更会迷茫。

    中午,大家都去上课了,寝室只有唐茵一个人,所以她才敢这么放肆的哭着,她不不敢把这件事告诉任何,同样也不知道要怎么办,除了哭她没有任何办法。

    下午,刘萌萌只有一节课,上午课后她便早早的回到了寝室,让她意外的是唐茵竟然还在寝室里,并且还哭的非常伤心。

    “茵茵,你怎么了,好好的为什么哭呀?”

    “萌宝...呜呜...”

    看到唐茵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顿时把刘萌萌吓坏了,急忙把她从被子里拉出来就着急的问着,却不想她看到自己后,反而哭的更加汹涌,简直可以用撕心裂肺来形容。

    “茵茵,你到底怎么啦?”

    唐茵的样子把刘萌萌吓的不轻,和唐茵认识这么久以来,这还是第一次见她哭,而且还哭的这么厉害,就连下午的课程都没去上。

    “呜呜...呜呜...萌宝...我要怎么办...我要怎么办...”

    看到刘萌萌出现在自己眼前,唐茵立刻就像见到亲人一样抱住她,趴在她怀中就开始哭诉起来,情绪激动的根本无法回答她的话。

    “茵茵...”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才好...呜呜...”

    看着趴在自己怀中不停哭诉的唐茵,刘萌萌逐渐安静了下来,一边拍着她的后背安抚她,一边静静的任由她抱着,默默的陪伴在她身边。

    在刘萌萌到来后,唐茵又哭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因为伤心过度睡了过去,等到她再次醒来时,已经是晚上八点钟,这时寝室里的其他人都回到了寝室内,而刘萌萌则是一直守在她床边。

    “茵茵,你醒了,饿不饿?我买了你爱吃米粉,你要吃一点吗?”

    看到唐茵醒来,刘萌萌急忙坐到了床边,关心的问着,而唐茵却只是直直的看着她,不回答也不说话。

    “茵茵,你怎么了,有什么事不能跟我说吗?”

    “我......”

    面对刘萌萌再一次的询问,唐茵无法再沉默下去,可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和她说自己怀孕的事,更不知道该不该和她说。

    在唐茵眼中刘萌萌一直都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孩子,没有城里人的眼高于顶,拒人千里之外,所以她们才能成为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可怀孕这种事她也没有经历过,虽然她现在结了婚,但却不代表她就懂这一切。

    犹豫不决的看着眼前的刘萌萌,唐茵真的很想要告诉她自己怀孕,很想要找个人依靠,告诉自己该怎么办,可是她知道这个不是刘萌萌,自己告诉她也只会让她和自己一起担忧苦恼。

    “你别只看着我呀!你倒是说句话呀,你这样什么都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怎么了。”

    看着唐茵依旧沉默不语,刘萌萌更加着急起来,唐茵在这里无亲无故,除了她这个朋友以外,没有一个亲人,她关心她就没有人能关心她了。

    “萌宝,我...”

    “你想说什么倒是说呀!这么吞吞吐吐的,你不累我都累,你要是再不说,我就给我妈打电话,让她来问你。”

    唐茵的再一次犹豫彻底把刘萌萌的耐性磨光,实在没有办法只好搬出自己老妈来吓唬她,而唐在听到她要给刑慧打电话后,终于有了不一样的情绪,激动的抓住她的手臂就说到:“不要给阿姨打电话,这件事不能让阿姨知道。”

    “让我不告诉我妈也行,但你要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松开刘萌萌的手臂,苦涩的低下脑袋,唐茵脸上第一次露出了痛苦神色,艰难的小声开口说到:“我告诉你就是了,但是你不能告诉别人。”

    “好。”

    对于唐茵的这点要求,刘萌萌回答的干净利落,虽然她不是个口风严谨的人,但她也不会拿别人的事情到处乱说,尤其是自己朋友的事情。

    在两人商量好后,唐茵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拉着刘萌萌走出了寝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