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9章 误会大了

作品:萌妻倒嫁

    趴在阎夜霆怀里哭了很久后,刘萌萌的情绪逐渐稳定了下来,哭声也慢慢停了下来,但这不代表她原谅了阎夜霆,而她心里也依旧还有一些气愤委屈。

    从阎夜霆怀中抬起脑袋,揪起他胸前的领带就把自己的鼻涕眼泪擦在上面,然后推开他的怀抱,冷哼一声,把嘴巴撅得高高的坐到办公室的沙发上,傲娇的不要不要的。

    看了看刘萌萌傲娇的斗气神态,在看看这沾满鼻涕眼泪的领带,阎夜霆无奈的笑了笑了,一边拽下领带扔到一旁的桌上,一边向刘萌萌所在的休闲区走去,他家小老婆怎么就有这种用领带擦眼泪鼻涕的习惯呢,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这么做了。

    虽然阎夜霆认为刘萌萌的这种习惯很不好,但脸上却没有一丝的嫌弃不屑,反而带着无尽的宠爱,好像很受用她这种傲娇的呆萌样子,完全是当做生活中的一种趣味,并以此为乐。

    “哭也哭过了,骂也骂过了,现在该说说为什么了吧?”

    见到阎夜霆一脸讨好的坐到自己身旁,刘萌萌再次撅嘴从鼻孔里出气,故意扭头不去看他,用行为告诉他自己很生气,不是他哄几句,抱抱就能了事的。

    “好了,大叔知道错了还不行吗?你别生气了,在生气可就不漂亮了。”

    “不漂亮就不漂亮,反正我本来就不是漂亮的人,谁漂亮你找谁去,。”

    说着阎夜霆就把刘萌萌的身子掰正了过来,大手宠爱的抚上她的气鼓鼓的小脸,可刚想要揉捏两下呢,就被刘萌萌一巴掌把自己的手拍落,睁大眼睛愤愤不平的睁着他,尽管嘴上承认自己不漂亮,可话里的负气意味也同样显而易见,脸上的神态更是要多别扭就有多别扭,仿佛阎夜霆说了多麽可恨的话一般。

    “萌萌...”

    虽然阎夜霆很喜欢看刘萌萌现在的斗气可爱样子,可她这么一直气下去也不是办法,正当他打算好好哄哄她时,办公室里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是他不得不暂时停下哄哄刘萌萌的想法,正了正神色坐好后喊到:“进来。”

    “总裁,这是一会儿开会要用的资料,请您先过目...一下。”

    得到阎夜霆的首肯声音后,文案秘书安娜身着一身干练的黑白色职业套装走了进来,一进房门便简洁的说着自己来此的目的,可当她看到刘萌萌在房间里后,脸上明显划过一阵惊讶,虽然立刻拿出该有的职业素养来补救,但依旧还是没能掩盖住她的震惊讶异。

    “把文件放在桌上就出去吧,另外通知下去,待会的回忆推迟半个小时。”

    “是,总裁。”

    虽然对阎夜霆突然推迟会议的举动很吃惊,但这次安娜没在失态,保持着良好的职业素养恭敬的回答后,便放下文件走出了办公室,顺带关上了房门。

    “你一会儿还要开会?”

    看着安娜走出办公室,刘萌萌恢复自然神态看着阎夜霆问着,这才想起了自己来这里的真正目的。

    “是啊!出差半个多月,公司堆积了很多事情要忙,再跟你待会儿我就要去开会了,估计这回得忙上好几天。”

    “哦!”

    阎夜霆是有意说自己很忙的,就是为了让刘萌萌看清状况不在生气,哪知就换来一句轻飘飘的哦字就没有下文了,也没说还生气,也没有说原谅他,而是抬手摸着下巴,用若有所思的怪异眼神打量着他,顿时让阎夜霆莫名其妙起来,低头看看自己,可依旧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怎么?我身上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人们常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既然你跟林毅是朋友,你们应该是同一路人吧。”

    听着刘萌萌突如其来的一本正经话语,阎夜霆木讷的看着她,再不明白她话语里的意思同时,也惊讶于她竟然可以说出这么文绉绉的话语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刘萌萌用成语,虽然不是什么好的成语,但好在总算是正经的用了一回。

    “为什么这么问,这有什么本质上的意义吗?”

    “有啊!当然有啊!我的确哪天会不会有女人挺个大肚子找上门,告诉我她怀的是我老公的孩子。”

    面对阎夜霆的疑惑询问,刘萌萌的反应相当的大,不仅一拍沙发猛然坐了起来,更用特别严肃的眼神看着他,好似他已经坐了对不起她的事情一样,顿时让阎夜霆一阵无语,从心底佩服起这个小老婆的想象力。

    “你脑子里一天到晚想什么呢,我要是那种人你还能跟你结婚吗?你还能如此安稳的站在这里吗?”

    伸手把刘萌萌拉回沙发上重新坐好,双手牵着她的小手做出反驳,即使他和林毅是朋友,可他们的确不是一路人,他没有林毅那么滥情开放,更不会乱搞男女关系,至于让女人怀孕的事情就更不会去做,所以对刘萌萌的这种断章取义的说法,他赶到很冤屈。

    “真的是这样吗?”

    “当然是这样,我什么时候有骗过你了?”

    对于阎夜霆冤屈的说法刘萌萌显然有些不太相信,这顿时让他紧张起来,直接否定她的怀疑后,便急忙为自己的辩解起来,同样也为林毅做着澄清。

    “我是一个思想很保守的人,而林毅也不是你们表面上看上去那样,俩接他后你们自然就会知道,他还是一个比较负责任的男人,虽然他女朋友是多了一点,但他不会乱搞男女关系,而让女人怀孕这种事,他更是是万万不会做的。”

    阎夜霆和林毅从小就认识,他很了解林毅的为人,虽然不知刘萌萌从哪里听来林毅的不好一面,但他绝对可以肯定林毅不会让女人怀孕这一说,因为他总是把玩伴和爱人分的很清,他十分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在没有百分百认定自己要娶谁之前,他是绝对不会让对方怀孕的,更何况他是个处女情结很严重的人,他是绝对不会再婚前碰自己老婆的。

    “你是他朋友,你当然帮他说话了,我才不信你说的鬼话呢,你要是还想人我是你老婆,就赶快把他家地址给我,让我去宰了他这个猪狗不如的烂人。”

    阎夜霆的解释在刘萌萌这里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反倒让她更加的认为林毅是个负心汉,大烂人,而她原本被压下去的火气也立刻被挑了起来,只要一想到唐茵怀了林毅的孩子,她就有种想要杀了他的冲动。

    “丫头,好好的你干嘛对一个仅仅只有一面之缘的人有这么大的成见,还是说我不在的这些天,他对你做了什么?”

    “他当然有做什么了,还是做了天理不容的事情。”

    看到刘萌萌激动愤恨的情绪,阎夜霆立刻紧张的抓住她的胳膊,好像林毅真对他老婆做了什么一样,而刘萌萌的回答更是让他把这个误解瞬间加深,顿时让他阴沉了一张脸,恨不得立刻找林毅问个是非曲直,而他却是这样做了。

    放开刘萌萌的胳膊阎夜霆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找出林毅的电话就拨了过去,然后便冲着电话问到:“你到底对刘萌萌做了什么?”

    听着阎夜霆暴怒般的质问话语,傻眼的人不止林毅一个,还有坐在沙发山公的刘萌萌,呆愣的看着阎夜霆猛然巨变的神色,怎么也不明白这件是怎么就和自己扯上了关系。

    “你现在在哪里?”

    “在拳击馆啊!”

    久久得到不到林毅的回答后,阎夜霆便失去了耐心直接问着他的地址,而林毅这才从疑惑中找回自己的思绪,本能的做出了回答,可刚说完后他就感觉到有哪里不对劲,刚在想开口追问时,阎夜霆却已经挂断了电话,听着电话里的一声声忙音,顿时一阵无语。

    “走,我们现在就去找那个混蛋算账。”

    飞快的挂断电话后,阎夜霆就把呆愣的刘萌萌从个沙发拉了起来,拖着她就不管不顾的向办公室外面走去,连秘书的叫喊都抛在脑后,脑子里只有刘萌萌那句林毅对她做了天理不容的事。

    来到公司地下停车场,把刘萌萌扔进副驾驶座坐好后,阎夜霆就把车子当飞机一样开了出去,吓得刘萌萌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急忙系好安全带,死死地抓住车顶的把守,再一次体验了一把坐云霄飞车的感觉。

    一路直奔的把车子向拳击馆开去,阎夜霆的脑子怎么也无法冷静下来,只要一想到刘萌萌被人欺负了,他就气愤的想要杀人,从而在联想到刘萌萌一进门时的一系列举动,那埋怨的神态,委屈的哭诉,愤怒的指责,便立刻坐实了林毅欺负她的事实,让心中的怒火飞快的攀升。

    阎夜霆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老婆会被自己最好的朋友欺负,他是那么的相信林毅,甚至还把刘萌萌退服给他照看,可结果却让人怎么也想不到,到头来欺负刘萌萌的人竟然自己这个最信任的朋友,这顿时让他觉得受到了双重背叛,怎么也无法原谅这样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