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2章 活该你肾亏

作品:萌妻倒嫁

    扶着刘萌萌在众人怪异的来到楼下,阎夜霆很想忽视他们的目光,可奈何他们的目光太过炙热,让他不得不关注起来。

    “我们有什么问题吗?干嘛都这幅怪异的表情看着我们?”

    听着阎夜霆的疑问,众人的脸色瞬间又变了变,孟佳佳脸上划过不自然的难看,在他们的注视下飞快跑上楼去,阎夜馨则是一副你们自己懂得看热闹表情,嘴角的笑意异常的浓厚,而一旁死死盯着两人的马小爱,那双愤怒不甘的眼神就能杀死好多人,好在阎夜霆和刘萌萌够强大,对她的眼神伤害已经做到了视若无睹,表现的相当淡定。

    “不要脸!”

    “呵呵!你妈老毛病犯了。”

    看着马小爱那怒不可视的目光,刘萌萌真心不知道她为什么生气,而对于她的谩骂更是感到莫名其妙,正当她想要反驳时,阎振良笑容可掬的站了出来,急忙帮马小爱打着圆场,就此化解了这场即将爆发的口水大战。

    “走吧,我们去吃早饭吧!”

    “嗯!”

    狐疑的看着阎振良那副既尴尬又局促的牵强笑容,刘萌萌打算和阎夜霆一起离去呢,一旁的马小爱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负气的做到沙发上,背对着两人就大声的冷哼出声,好像他们做了多麽让她不能接受的事情一样。

    “大叔,你妈她...”

    “她没事,没事...”

    当刘萌萌想要问出自己的疑惑时,阎振良再一次笑脸打断她,一直目送着她和阎夜霆走进餐厅后才垮下脸上的笑颜,非常无奈的看向马小爱,又是一阵头疼。

    来到餐厅,阎夜霆扶着刘萌萌在餐桌前坐好后,便自己走去了厨房,热了热吴妈给两人留下的早餐,这才和刘萌萌一起享受这顿姗姗来迟的早餐。

    可是,当阎夜霆和刘萌萌还没有吃几口早餐呢,马小爱就从客厅走了进来,虽然没有了先前的愤怒,但她的眼神依旧诡异的不可思议,顿时让两人都疑惑不解。

    一直看着马小爱走到餐桌前,然后坐在自己的对面打量着自己,阎夜霆顿时有些食不知味了,真的不明白他老妈要干什么。

    “呵呵,你们吃饭啊!都看着我干什么呀!吃饭。”

    听着马小爱提醒的声音,刘萌萌看了看她和阎夜霆,确定真的可以继续吃饭时,这才低下头吃起自己盘子里的早餐,而阎夜霆则是一直盯着他老妈,总感觉的自己老妈的行为太过异常,让他无法掉以轻心。

    “哎呀!你快吃饭啊!别被饿出个好歹来,折腾了一早上,再不吃顿饱饭那行啊!”

    说着马小爱就示意阎夜霆赶快吃饭,可阎夜霆就是怎么听她说的话怎么觉得别扭,可具体哪里别扭了也说不上来,只能又看了她两眼后,低头去吃饭。

    “儿子啊!妈知道你这些年守身如玉不容易,可也别这么没有节制呀!你看看你媳妇那副小身板,你吃得消,她恐怕也吃不消啊,还有你们有做保护措施没有吗?你妈可不想这么年轻就当奶奶啊!”

    “妈!你该去看看脑科了。”

    抬头瞪向马小爱那张惋惜沉痛的嘴脸,阎夜霆总算明白了那里不太对劲了,闹了半天原来是这么回事,难怪大家都衣服怪异的表情看着他们,感情大家都以为他和刘萌萌在房间里没干好事呢,真不知该说他们思想有问题呢,还是他自己有问题。

    “哎!儿子,妈是过来人,这事没什么好害羞的,你们年轻气盛,难免会放纵一些,我都理解的,晚上我让吴妈多炖点补品,给你俩补补,别上了元气就好。”

    “补补?补什么?”

    等着一双无辜的双眼,看看一直自言其说的马小爱,在看看一脸怒气腾腾的阎夜霆,刘萌萌深深不明白他们需要补什么,他们两人明明看起来都装得像头牛了,马小爱居然还说他们需要补补,往哪儿补呢。

    “哎呀!你这丫头怎么还这么问呀?当然是补身体呀,你老公一天到晚又要上班又要伺候你,当然是需要补补了。”

    听完马小爱的解释,刘萌萌用心想了想,好像还真是那么一回事,于是她便认同的说到:“嗯!好像是这么回事儿,那后让吴妈以后晚上都多做些补品吧,大叔的的确是太过劳累,该是好好补补身体。”

    “补什么补?我好的很,你们都别瞎操心,老妈,赶快哪凉快哪儿待着去,别在这里混淆视听,事情根本就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听着刘萌萌附和马小爱的话语,阎夜霆顿时感到一阵无语,这都哪跟哪呀,在让她们这么谈下去,自己还不得被她们说成肾亏,可问题是他和刘萌萌之间什么都没有,他想亏都没得亏。

    “哎呀!儿子,你不能这样,这时候要是不注意身体,等你年纪大一点,你后悔都来不及啦!”

    “是啊!大叔,我觉得你还是该听你妈的话,好好补补身体,工作也要适量的放下一些,这样才有利于你的身体。”

    看着眼前突然统一战线的两个女人,阎夜霆顿时一阵头疼,老妈误会了瞎操心还可以理解,可刘萌萌瞎跟着起个什么劲呀!她真的知道老妈说的什么意思吗?

    “爸!爸!你赶快来带你老婆去看看脑科,她现在不仅行为有毛病,连带脑袋都不正常了。”

    “你这孩子!我好心好意关心你,你反倒说我不正常,真是好心当成路肝肺,以后别想我在关心你。”

    又一次被自己儿子说神经不正常,马小爱努力维持的好母亲形象立刻崩塌了,本性毕露的看着他,一脸的愤怒不已。

    “谢谢你的好心,你儿子还真是无福消受,你还是去关心关心别人吧,我不需要。”

    “你...你个没良心的,活该你被小妖精榨干,亏死你最好。”

    直接被阎夜霆狠狠的拨了面子,马小爱顿时气的说不出话来啦!瞪着他就猛然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愤恨的甩了几句狠话后,便怒气匆匆的走出了餐厅,而阎夜霆则是悠闲的吃起早餐来,看的刘萌萌一愣一愣的,对他的崇拜之情无限的加大。

    “大叔,你好威武哦!我太佩服你了。”

    “好好吃饭。”

    扭头看向一脸崇拜的刘萌萌,阎夜霆神色愣了楞后轻飘飘的扔出几个字,便不在搭理刘萌萌,心里却五味陈杂起来,刘萌萌这么单纯无害,自己真忍心她下得去手吗?看来自己的控制力还有待加强,革命尚未成功,距离脱离苦海依旧很遥远。

    等到阎夜霆和刘萌萌吃完早餐回到客厅时,屋里已经一个人也没有了,而他们也难得耳根清净了下来,可是刘萌萌却依旧没忘阎夜霆扔了她衣服的事情,虽然没让他去找回来,但也不肯妥协的要回家去拿。

    虽然刘萌萌的品位眼光有限,但她却不是因为不喜欢阎夜霆给她买的那些衣服而要回去拿衣服,而是因为她不习惯穿名牌,更不习惯在外面穿裙子,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总觉的穿裙子下身会空空的,一点都不安全。

    在刘萌萌一再坚持下,阎夜霆实在是没有办法,只好带着她回家去拿衣服,被迫接受她那些短的不能再短的短裤,心里默默的告诫自己要懂得忍耐,要提高抵抗力。

    和管家说了一声重物不回家吃饭后,阎夜霆便开车带着刘萌萌离开家门,一路向刑慧锁住的失去开去,可刘萌萌不知怎么的,突然就想到了马小爱之前所说的那番话,立马像个好奇宝宝一般看向阎夜霆,双眼闪闪发亮,顿时让他有种不好的预感袭来。

    “大叔,你妈说你守身如玉是什么意思?还有保护措施又是什么呀?这些和她会不会当奶奶有关吗?”

    听着刘萌萌这一连串的问题,阎夜霆顿时一阵恶寒,就连开着车子的手都忍不住握紧了一下,她问的这么直白让他怎么回答呢,难道要告诉她自己一直是处男不成?还是告诉他们都以为他们俩早上在房里做那种事?无论是哪一种,貌似他都说不出口,也不想去解释。

    “我妈她神经错乱胡说八道,你别信她说的话。”

    “是吗?”

    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来,阎夜霆只好把始作俑者的老妈拖出来躺枪,可这并不能解释刘萌萌心里的疑惑,她总感觉自己错过了什么,并且她认为守身如玉不应该用来形容一个男人。

    “好了,你别想那些有的没的,赶快给你妈打个电话说我们要回去,别到时我们到家却没人给开门。”

    “不用别人给我们开门呀!我家要是就在门口的脚底下面放着,我们自己进去就行。”

    为了转移刘萌萌的注意,阎夜霆只好拿回她家说事,可刘萌萌的回答也够让他无语的,家里要是就这么放着就算了,还这么一派平常告诉别人,她的安全意识可真是够高的。

    虽然直接否决了阎夜霆的提议,但刘萌萌还是拿出电话给刑慧拨了过去,可结果确实是无人接听,顿时让她觉得浪费感情了,看着阎夜霆就不停的翻白眼,仿佛在说:你看吧,这就是你让我打电话的结果,人家根本就不接。

    扫了一眼一直无人接听的电话,阎夜霆加快了车子的速度,虽然他并不担心刑慧会出什么大问题,但谁能保证没有一个万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