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4章 夕阳下的美男子

作品:萌妻倒嫁

    刘萌萌一直在家待到晚饭过后被阎夜霆节奏,她本来是想要在家里过夜的,可林毅非得求着她第二天约唐茵一起去郊外野营,实在是顶不住他的软磨硬泡,最后只能答应了他。

    因为郊外的一个农庄,距离市区有些远,所以阎夜霆早早的就把刘萌萌从床上扒起来,在她连眼睛还没完全睁开时,就把她塞进了车里,然后去了粮城大学接了唐茵,一起赶去了郊外农场。

    在一路沉睡过后,刘萌萌终于跟着阎夜霆他们来到了郊外农场,这里环境清幽,风景优美,可她却没有心情欣赏,因为对她来说,早起真是一件痛苦绝伦的事情。

    由于阎夜霆他们要去接唐茵,所以他们来到农庄内稍晚了一些,而准备露营要用的一切的林毅比他们早一步到了,并且选好了大方,更搭好了帐篷,只是令阎夜霆意外的是他妹妹和孟佳佳竟然也来了,而且个个兴致还很高,顿时让人有种一百瓦电灯泡的感觉。

    看见林毅他们搭好了帐篷,刘萌萌立刻就像见着了亲妈一样,飞快的爬进去后,便开始呼呼大睡,大有要把早上没睡够的觉全补回来。

    对于刘萌萌这样的表现众人已经见怪不怪,各自抱怨了两句后,便都干着各自的事情,而阎夜霆则是给她盖上毯子,拉好帐篷之后,才去和林毅一起忙碌起来。

    刘萌萌一觉醒来后,已经是正午时分,太阳高高的挂在天空上,而阎夜听话他们已经在草地上铺好了毯子,几人坐在上面玩牌。

    伸了伸懒腰,刘萌萌便从帐篷里爬了出来,目光立马就被玩牌的几人吸引了过去,欢腾的爬到阎夜霆身边就伸长脖子去看他手里的牌,可看完后就立马不美了,因为他手上的牌简直是烂的可以,完全是必输无疑。

    刘萌萌菜的没错,以阎夜霆那样的烂牌最终输的人果真是他,随后几人又玩了两局便停了下来,林毅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张小桌子,又陆陆续续搬来很多吃的喝的,就连水果都有,这让刘萌萌的情绪立刻有高涨了起来,别人还没开动呢,她到时自顾自的先开吃起来。

    随着午餐的开始,单身的阎夜馨和孟佳佳开始体会到了单身的无奈,看着对面那两队如同热恋情侣般的四人,恩爱秀的杠杠的,阎夜霆和林毅不仅对刘萌萌和唐茵百依百顺,更是端茶倒水,照顾的无微不至,血淋淋的拉仇恨的节奏,看的她们是既羡慕又妒忌,恨不得立马找个男人嫁了,也秀他们一脸的恩爱。

    午饭过后,几个人又一起玩闹了一会儿,便各自自由活动起来,为唐茵和林毅制造着独处的机会,希望他们可以由此而增进感情,这就是他们此行的目的。

    这个农庄很大,是属于林毅家的产业,他们家偶尔会来这里度假,所以里面的设施都很齐全,也又豪华的别墅住所和闲情雅致的休闲施舍,自由活动后,孟佳佳就和阎夜馨一起在农庄里游玩起来,而阎夜霆则是带着刘萌萌向农庄深处走去,里面不仅翠绿的草原牧场,更有各色花田,以及浓郁葱绿的树木,风景非常的秀丽宜人。

    走过牧场和花田,刘萌萌便和阎夜霆来到一座山丘脚下,看着蜿蜒的山丘小道,阎夜霆突然多了一个不错的想法,那就是上到山顶去看日落,他觉得这里黄昏一定非常美丽。

    停了阎夜霆的想法后,刘萌萌深思了一番低头同意,但她却多了一个想法,她想要回去拿自己画板画具,然后把在山上看到的一切都画下来。

    两人在商量好后,便手牵手向来的方向走去,回去去了画板画具和一些水后,就一起向小山丘上走去,沿着小道一点一点向山顶攀去,累了刘萌萌就停下来歇歇,渴了就喝一些阎夜霆带来的水。

    很快刘萌萌就在阎夜霆的一路照顾下来到了山顶,感受着来自大自然的清风,一览无余的扫视着山下湖光山色,看到了与繁华都市完全相反的精致。

    在样子很感叹休息之后,刘萌萌便捣弄起自己的画板画具,讯号最佳位置就开始认真的画起画来,而阎夜霆则是安静的待在一旁看着她,第一次看到这么专注的她。

    随着刘萌萌的一幅画画完,时间也已经接近了黄昏,阎夜霆站在山顶树下,眺望着天际那轮染红的夕阳,顿时让刘萌萌有种忽如隔世的感觉,她仿佛看到了《秦时明月》里那个安静冷漠的盖聂大叔,让她觉得这样的画面无限的美好。

    拿下刚刚完成的画作,重新装上干净的新纸张,刘萌萌咋挨次挥动画笔画了起来,她觉得这样的画面真的很美好,她应该用画笔留下着美好的瞬间。

    回头看向刘萌萌的方向,见她依旧在认真作画时,阎夜霆便想要向她走来,可他刚挪动脚步就被刘萌萌出声制止了下来,这才发现她在画的是自己,急忙站回原来的位置,心里不仅好奇起来自己在她心里会是样子。

    阎夜霆在树下站了很久,知道刘萌萌说可以动时,他才活动了一下快要僵硬的身体向她走来,本想看看她画的怎么样了,却不想自己还没看到呢,她就把画盖了起来,以还没画完为借口不给他看。

    刘萌萌不让看,阎夜霆只好作罢,于是便在树下坐下看起日落,享受这独属于他们两人的美好时光。

    看到阎夜霆不在好奇自己的画后,刘萌萌揭开刚刚掩盖住的画,调好色板开始给画卷上色,只见一副恬静美好的黄昏山头跃然纸上,天际的夕阳红而不艳,山顶一名静若如尘的男子闲适的站在树下,略带惆怅的看着天际的红日,四周墨色已暗,衬得男子静默优雅,呆呆浓浓的花情画意。

    乍一看着完全就是刚才阎夜霆站在树下的情景,可仔细看后却会发现站在树下的男子是古装扮相,长发随着白色长袍垂落,丝毫没有阎夜霆干净利落的身影。

    终于上好最后一点颜色,刘萌萌得意的看着自己佳作,正想感叹画面的美好时,阎夜霆的声音却出现在耳后,惊得她想要遮住画卷都来不及。

    “这画的谁?”

    “呵呵,大叔啊!”

    其实,阎夜霆已经从画中的男子的衣衫扮相和那独特的气质猜到那是谁,只是他依旧不死心的问着,心里默默的期待着刘萌萌可以把他和那个人分开来看,可以真真实实认识到他们是两个人,而不是当他是那个人的替身,然而,她的反应和回答却完全让他失望了。

    “我们回去吧!”

    听完刘萌萌的回应后,阎夜霆整个人都冷了下来,努力压抑着心里的气闷便转身向山下走去,人数都能看到出他生气了。

    “大叔...”

    看着阎夜霆落寞转身的身影,刘萌萌心脏的突然一跳一跳的疼痛起来,她不想看到他现在的样子,更不想他弃自己而去。

    “大叔,等等我...”

    忽略了心中的不适,刘萌萌急忙收起画板和画具,吃力的拿着画板画具向阎夜霆追去,她觉得自己应该解释些什么,可有不知道要如何解释,更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去解释,可她知道她不想阎夜霆误会自己,更不想他不搭理自己。

    “大叔,你等等我...”

    再一听到刘萌萌气喘吁吁的声音,阎夜霆最终还是停下了脚步,在刘萌萌追上自己后,迅速的拿过她手中的画板画具,然后大步向山下走去,他可以容忍刘萌萌一直想着那个不存在的男人,但他现在却没办法面对她,更没办法面对她还不爱自己这个事实。

    “大叔...”

    看着阎夜霆大步离去的身影,刘萌萌闷闷的叫着,这一次她清晰的听到了自己内心的声音,她不要看到现在这样的阎夜霆,她不要大叔难过伤心,她只要那个任何时候都对她温柔的大叔。

    提起脚步飞快向阎夜霆跑去,从身后抱住他腰肢,便喃喃的说到:“大叔,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此时的刘萌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道歉,但她就一直说着对不起三个字,声音中更是充满了浓浓的歉意,一种为自内心的歉意,让她自己都为之心虚颤抖。

    木那的怔住身子,任由她的脑袋紧贴在自己的脊背上,阎夜霆清晰的感受到了刘萌萌身上散发出来的歉疚和心疼,这是她第一次回应自己的感情,第一次在乎着他的感受,原来他不仅仅是那个虚幻之人的替身,他同样也留在刘萌萌心里,她会心疼,她会为自己的难过而难过。

    “大叔,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下一次我一定只画你好不好,你原谅我这一次好吗?”

    察觉到阎夜霆放松下来,刘萌萌弱弱的开口试探着,她不知道阎夜霆为什么突然生气,但她本能的觉得是和自己的画有关,所以她理所当然的向这一方面解释着,而在她问完后,阎夜霆就转了过来。

    “我原谅你,但你要记住你说过的话。”

    转过身子主动牵起刘萌萌的手,阎夜霆的情绪已经沉底平复了下来,他要一直都不多,只要她心里有他就已经足够。

    “嗯!”

    “走吧!”

    看到阎夜霆终于恢复正常的神色,刘萌萌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任由他牵着自己向山下走去,而心里却有个地方只为他跳动着,清清楚楚的记得他是阎夜霆,那个疼自己,爱自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