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5章 疼的你想死

作品:萌妻倒嫁

    中午,刘萌萌还没有下课时,唐茵便早早的来到美术系教学楼下等着她,等到她一下课,唐茵便拉着她从后门走出了学校,然后偷偷摸摸的来到一家比较偏僻的奶茶店内,各自点了吃点喝的后,便找了个伽罗坐了下来。

    在确定四周没有什么熟人后,唐茵坐在椅子上便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她最近快被林毅给烦死了,总感觉走到哪里都会看到他身影,就像影子一样跟着她,总是提醒她这不能做,那不能做,不让害的她丢了兼职工作,更是犯的她头疼不已,所以她今天才回逃课,提前带刘萌萌出来吃午饭,为的就是不想见到林毅。

    看着眼前趴在桌子上松一口气的唐茵,刘萌萌眨了眨无辜的双眼,非常不理解她这是怎么了,明明是她自己和林毅约好试着交往一个月的,可现在才刚过去一个多星期,她就已经变成这样子了,还真让人无法看好他们两人的感情。

    “茵茵,你怎么了?昨天不还好好的吗?”

    “好什么好呀!你那只眼睛看到我好了,林毅那死家伙都快把我逼疯了,我是答应和他试着相处一下的,可我没答应他可以干涉我的生活,更没让他二十四小时监视着我,你不提昨天的事情还好一点,一说昨天郊游的事情我就来气,你知道他为什么好端端的要去郊游吗?”

    认真的听着唐茵的抱怨之声,刘萌萌摇了摇头表示不懂,她只知道林毅当时求她来着,可他并没有说明原因。

    “我就知道你不知道原因,那是因为他害我丢了兼职工作,我因此和他大吵了一架,所以他才找你带我去郊游,以此来向我道歉,可是他的道歉一点诚意都没有,他根本就不知道我为什么生气。”

    “那你为什么生气?”

    听完唐茵的这一席话后,刘萌萌有些似懂不懂,如果她不是因为丢了工作才生气,那她为什么生气,林毅不懂,她刘萌萌就更不懂了。

    “你...哎!着要我怎么说呢,我总感觉他对我好都是因为我怀孕的原因,我越是这么觉得,我就越发现他格外的在乎我肚子里的这个孩子,这要一想到这一点我就特别生气,一点都不想理他。”

    其实,这些憋在唐茵心里很久了,从林毅为了孩子提出要追求她时,她就有了这样的感觉和顾虑,可她当时只顾着为了怀孕烦恼,稀里糊涂的就答应了他的提议,允许他追求自己一个月,可现在想想真的觉得自己当时决定的太草率了。

    先不说自己在这个一个月会不会爱上林毅,首先就应该考虑他是不是会爱上自己,他的爱又是否单纯,他想要的她这个人,还是说他想要的只是她肚子里的孩子,而不是她这个孩子的妈。

    只要一想到自己当初但应林毅和他交往一个月,唐茵就追悔莫及,她现在越来越发现他在意的是自己肚子里孩子,而她也越来越介意这件事情。

    “这有什么好烦恼的,你要是不喜欢他在乎你肚子里的孩子,就和他直接说呗,又或者直接说你们不合适不就得了,趁现在孩子还小,直接把孩子做掉不就好了吗?这样你们都轻松不是吗?”

    “你倒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孩子在我肚子里,又不在你肚子里,怎么可能说拿掉就拿掉的,上次我就是问了一下医生有关人流的事情,林毅就恨不得吃了我,如果我现在说要拿掉孩子,他不得立马追杀我啊!”

    听着刘萌萌这戏头脑简单的话语,唐茵更加头疼起来,拿掉孩子,先不说她自己愿不愿意,首先林毅这一关就过不了,就算自己现在和他说明白,他依旧还是不会服气的。

    “那你说怎么办?继续这样耗着?”

    “哎!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可能我和他真的没有缘分,而这个孩子也和我们没有缘分。”

    叹了一口气趴回桌子上,唐茵有些感伤,她叶不想事情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可是一切都不由她,她不想有孩子现在也有了,她不想和林毅有所交集,现在也有了交集,而且还是理不清越缠越乱的状态。

    看着趴在桌子上的无精打采的唐茵,刘萌萌也爱莫能助,无聊的喝了几口奶茶后,一边吃着汉堡,阎沈一边向唐茵的肚子瞟去,很是好奇她是怎么怀上宝宝的。

    “茵茵,你和林毅那个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呀?会不会很疼啊?”

    “什么那个这个的?”

    打量了一会儿唐茵之后,刘萌萌就憋不住心里的疑惑了,放下手里的汉堡就一脸好奇的问着唐茵,而唐茵却傻傻的没听明白她所问的话,不仅反问了出来,而且还很是自然大声,顿时让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就是那个啊!你们有宝宝的经过啊!”

    “就是问你初=夜时是什么感觉。”

    小心的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注意自己这里后,刘萌萌压低声音再次问着,可唐茵却依旧一脸的茫然,丝毫没明白她想要问什么,于是她一着急就直接说了出来,可说完后两人的脸都刷的一下红了个底朝天。

    “死宝,你要死啊!干嘛好好的要问这个。”

    明白过来刘萌萌问的事什么后,唐茵真想拿起桌上的蛋糕糊她一脸,她脸皮真是太后了,竟然这么明目张胆的问这种事情,还让不让人好好的活着了。

    “别生气嘛!我就是好奇问问,你就告诉我吧!”

    “这种事情有什么好好奇的,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嘛!你想想就知道了。”

    懵懂的看着唐茵一脸平淡的说完,刘萌萌用力在脑海中想了想,可依旧一无所获,只能无奈的看着唐茵求解,然而,面对她的问题,唐茵还真不好回答,因为她那天根本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就被林毅给火速法办了,随后她也就疼晕了过去,当她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我劝你还是别好奇微妙,那种事就一个字:疼,疼的你想死。”

    实在是被刘萌萌好奇的眼神打量的没有办法,唐茵只好说出自己仅有的一点感知,可她刚说完后就立马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刘萌萌一个已婚妇女竟然不知道这种事情?

    “你...你不会还没扑倒你家大叔吧?”

    “扑倒?当然扑倒啦!而且还不止一次呢!”

    听到唐茵说到扑倒一词,刘萌萌脑海中立刻浮现出自己每每扑到阎夜霆身上的画面,如果她所说的扑倒是这个意思,她想她已经扑倒大叔很多次了。

    “我说的扑倒不是那个意思?”

    “那是那个意思?”

    局势很快扭转,这会儿不明所以的人换成了刘萌萌,顿时让唐茵有种想要敲她脑袋的冲动,深深的为她的智商着急。

    “你没和阎夜霆一起睡过吗?”

    “睡过呀!还天天睡呢!”

    说到睡觉可是刘萌萌的强项,她不仅和阎夜霆睡过,还是天天睡,而且还是睡他怀里,想怎么睡就怎么睡。

    “我...”

    听完刘萌萌得意洋洋的话语,唐茵顿时泄气的趴在了桌子上,真心觉得和她无法沟通了。

    “怎么了?这有问题吗?”

    看到唐茵一脸无奈的表情,刘萌萌依旧不明所以的问着,早已忘记了是自己先挑起的这个话题,不停的为唐茵制造着尴尬和无奈。

    “你呀你?一天天脑子都装的是些什么呀!一天除了吃和睡,还能想点别的吗?”

    从桌子上爬起来就直接伸手向刘萌萌脑门戳去,唐茵真的很怀疑这样的刘萌萌能不能抓住阎夜霆的心,有她这么笨的老婆,男人想要不出轨都很难。

    “有想别的呀!我想你和大叔啊!”

    “我的天呀!”

    对于唐茵的数落懊恼,刘萌萌依旧不甚理解,很诚实的做着回答,可却让唐茵有种想要吐血的感觉,简直是被她气出了内伤,深深的为她以后的生活感到担忧。

    “你别只顾着郁闷啊!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初次到底是什么感觉,难道除了疼就没有其他感觉了吗?”

    “想知道,就回家和你家大叔试试,保准你真真切切的感受得到。”

    饶了一大圈后,刘萌萌终于想起了自己的目的,可此时唐茵已经无力回答她,她怕自己在和她聊下去,自己真的会吐血而亡,那样就真得不偿失了。

    见唐茵不想在多说,刘萌萌也就此收住了这个话题,两人又在奶茶店里做了一会儿后,一起回了学校,只是刚离开奶茶店时,坐在她们邻桌看杂志的一个女人,把挡着自己脸庞的杂志拿了下来,露出了一张精致高雅的脸庞,而这个女人正是刘萌萌的班主任南宫雅,她来时正好听到了她们谈话的最重要部分。

    等到刘萌萌和唐茵彻底走远后,南宫雅这才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向学校走去,其实这家奶茶店她也只是偶尔会来,原因是她喜欢这家店里的抹茶蛋糕,可她怎么也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遇见刘萌萌她们,更没想到会听到这么劲爆的消息,顿时让她对阎夜霆那颗冷透的心死灰复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