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9章 搬回公寓

作品:萌妻倒嫁

    把刘萌萌放到马桶旁边后,阎夜霆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直接扔进垃圾桶里,然后向浴缸里注满了温水,等到刘萌萌吐完后,把她放了进去,而自己则是只穿着一条四角裤,飞快的把床上的被单都换了下来,更把屋里混杂了一切收拾了一番,打开所有窗户通风。

    经过一番剧烈的呕吐后,刘萌萌整个人都虚脱了下来,躺在浴缸里很快就睡了过去,等到阎夜霆把她从卫生间里抱出来,重新给她换上睡衣时,她早已睡得像只死猪一样沉,就算阎夜霆现在吃了她,估计都不会有任何反应。

    第二天刘萌萌醒来时,第一个感觉就是脑袋疼的像是要炸开了一样,而第二个反应就是现在几点?正当她为此疑惑不解时,阎夜霆的声音出现在她的额头上方。

    “醒了,还记得自己昨晚干了什么事吗?”

    抬头对上阎夜霆别有深意的视线,刘萌萌便下意识的开口问到:“我昨晚有做什么事吗?”

    随着自己的疑问落下,脑海中不自觉的搜索着昨晚发生的一切,记忆一点的一点回到脑中,但也只是到自己开始喝酒那些,之后的事情就完全没有了映象,而阎夜霆之所以会这么问,那就说明自己昨晚一定做出了什么出格的事情,至于具体是什么事情她就不得而知了。

    “现在几点了。”

    心虚的别开他的视线,故意找话题避开昨晚的事情,可就在这时,一个意想不到的画面飘进了她的脑海,顿时让她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第一个反应就是低头掀开被子,向自己的身上看去,然后清晰的看到了自己被换过的睡衣,木讷的抬头向阎夜霆看去,眼前出现了一大串省略号,难道她昨晚真的把阎夜霆给扑倒了?难道自己昨晚真的强悍到把大叔给xxoo啦?

    妈呀!刘萌萌的世界立马就玄幻了,闪躲般的低下脑袋后,整个人都变得娇羞不已,看到阎夜霆眼睛都快变直了。

    刘萌萌想的事情和自己说的是一件事情?可怎么看她的神情都不像是知道自己的过错样子,难道他们的想的根本就不是一件事情?可除了她吐自己一身的事情外,难道她还做了其他什么错事不成?

    “既然醒来了就起床吧,还能赶上下午的课程。”

    “下午?”

    还没完全接受自己把阎夜霆扑倒的这码事呢,刘萌萌就听到了下午这个词汇,难道现在不是早上吗?难道自己错过了早晨的课程了吗?

    茫然的转头向打开的窗外看去,刘萌萌再一次不淡定了,外面的艳阳高照天气,哪里还是什么再上啊,直接说下午都不为过。

    “大叔,现在几点了?”

    听到刘萌萌再一次问到这个问题,阎夜霆停下正往屋外走的身体,回头抬起手臂,看着腕表上的时间说到:“现在是正午十二点五十三分,距离你下午第一节可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零七分钟。”

    “妈呀!这回彻底完蛋了。”

    随着阎夜霆的准确报时,刘萌萌立马惊叫一声从床上弹跳了起来,如果她没记错今天早晨她不仅有南宫雅的课程,还有那个刚正不阿老教授的课程,上一次已经热得那个死老头不快了,这一次肯定被直接挂科了。

    一想到要被挂科了,刘萌萌一分一秒都不敢再床上多呆,从床上跳下来后,就光着脚丫子急忙打开衣柜衣服,急的就像火烧屁股一样,恨不得立马让事件倒回到早上。

    现在的刘萌萌早就将昨晚的事情抛诸脑后,又蹦又跳的着急模样,丝毫没有了昨晚宿醉神色,不仅精神十足,而且还异常的清醒。

    看了一眼拿着衣服正要走进卫生间的刘萌萌,阎夜霆一边转身向门外走去,一边不慌不忙的说到:“洗漱完记得下来吃饭,一会儿我送你去学校,还有早上我已经帮你请过假了,所以你不用再担心被挂科。”

    说完后,阎夜霆便开门走了出去,而刘萌萌则是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心里不禁的骂道:混蛋,没人性,明知道自己担心挂科的事情,竟然帮她请了假,却不第一时间告诉她,害的她白白担心一场,一大早心脏就接受过山车一样的冲击。

    整理好自己拿着书包来到楼下,阎夜霆已经坐在餐桌前等着自己,只是桌子上仅仅只摆了一分午餐,而他则是闲适的看着报纸,好似并不在意昨天和今天所发生的事情。

    偷偷的打量了他几眼,坐在了餐桌上,看着已经摆放好的食物咽了一下口水,肚子果真还是挺饿的,于是便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翻动了一下报纸,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已经开始用餐的刘萌萌后,继续若无其事的看着报纸,直到她吃完放下碗筷,这时他才跟着放下报纸,然后起身说到:“走吧。”

    “哦!”

    愣愣的跟在阎夜霆的后面,坐上他的车子,看着他爸车子一路向学校开去,刘萌萌虽然很好奇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也不敢开口问,而阎夜霆也更不主动开口说,于是气氛就此安静了下来,一路无言。

    很快车子便来到了粮城大学门前,阎夜霆把车子停下后,刘萌萌便解开安全带下车,可一直不说话的阎夜霆却在这时开口说话了。

    “下午别坐司机的车回去,等着我来接你,今晚我们搬回公寓去住。”

    “为什么?我们不是在家里住的好好的吗?干嘛突然又要搬回去住啊?”

    停下开门的动作,刘萌萌下意识的就问出心中的疑惑,然而,阎夜霆做这个决定只是通知她,并没有要征求她同意的意思,因此也就不会回答她的疑惑。

    “上课去吧!我该去上班了。”

    “哦!”

    听到阎夜霆不愿多说,刘萌萌也就识趣的不在多问,打开车门便下了车,然后看着他把车子开走后,这才迈开步子向学校里走去。

    至于搬不搬回公寓去住,她倒是没什么意见,因为对她来说住在哪里都一样,而住在市区公寓相较于住在郊区别墅不仅更加自由一些,上下学也更加方便,最重要的事还不用每天和马小爱争锋相互对,她求之不得。

    来到学校上完课直到放学,刘萌萌一直都没有深思阎夜霆突然要搬回市区公寓居住的原因,原因是她想不通也不想去想,可等她和阎夜霆一起回到公寓后,她便发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回到公寓后,他们的房间竟然是分开的。

    看着自己房间里已经收拾好的一切,刘萌萌郁闷不已,她好不容易爬上了大叔的床,现在让她就这样从他的床上下来,她怎么可能会甘心呢,而且她已经习惯睡觉时又阎夜霆的味道,现在让她自己一个人睡,她真的有些不习惯。

    带着郁闷的心情吃了晚饭,然后看着阎夜霆走进书房不搭理自己,无聊的看着了一会电视回到房间,可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别扭,她好像已经适应了带有阳刚气息的房间,现在再看到这么女性化的房间,不适应的感觉还真不是一点点而已。

    来来回回的在房间,客厅和厨房穿梭了几次,依旧没见到阎夜霆出来,看了看书房的们后奔回房间,快速的洗澡换好睡衣后,便抱着枕头偷偷摸摸的钻进阎夜霆的房间,然后欢腾的扑向他的大床,尽情的吸着被褥上独属于他的味道。

    在阎夜霆的床上翻滚一番后躺好,抬头看向头顶的水晶吊灯就开始想象起昨晚发生了事情,想象着自己是怎样把阎夜霆扑倒的,更想着要不要今晚在来一次,而就在这时她yy中的本体出现在了房间里,看到她躺在自己床上明显有些讶异。

    “你怎么在这里?”

    “呃!”

    正yy到精彩部分呢,却被人突然打断,刘萌萌表示她很不爽,可当她看到打断她的人是阎夜霆时,顿时没有了所有气势,立刻像个蔫白菜叶子一样耸拉了下来,心虚的不要不要的。

    “回你自己房间去睡。”

    收起讶异走进房间,阎夜霆一边背对着刘萌萌接着衬衫纽扣,一边平静的说着,现在的他真的不敢在和她一起住,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冲动,在婚礼前吃了她,所以他才突然要搬回来住,为的就是可以跟她住一个房间,而她现在的行为明显是破坏了自己的意图。

    难以置信的抬起脑袋看向阎夜霆的背影,刘萌萌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赶她走,顿时觉得脸面挂不住,脸颊火辣辣的烧了起来,气呼呼的抱着枕头就下床往放们走去。

    可是,当她的手刚碰上门把时,却穆然的停了下来,回头怯怯的看着阎夜霆正要进浴室的身影,胆怯的低声说到:“我...我自己一个人睡会害怕...”

    回头看向低头局促站在房门口的她,阎夜霆的眉头轻皱了起来,他记得昨晚她喝醉了也这么说过,但看她的样子似乎也不像是在说谎,如果不是真的害怕,刚刚还气呼呼的模样怎么会一下就变成了这副胆怯的摸样了呢?

    “算了,你留下来睡吧。”

    阎夜霆说完后,便转身走进浴室去洗澡,而在他走后,刘萌萌脸上立刻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再次欢腾的爬回床上,明目张胆的在上面又翻又滚,乐不自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