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16章 奇葩岳母

作品:萌妻倒嫁

    刘萌萌带着阎夜霆爬楼梯来到三楼,看着自家禁闭的大门,心里太特不安起来,大着胆子按了按门铃,可门铃响了很久却没有人开门。

    连续又按了三次,大门始终都没开,更没有人来搭理他们,刘萌萌这下着急了,回头看着阎夜霆憋了憋嘴,带着哭腔的问到:“大叔,我妈是不是不要我了,为什么她还不来开门?”

    看到刘萌萌一副要哭的样子“”,阎夜霆觉得一阵头疼,可又怕她真哭起来,到时自己了哄不了她。皱着眉头想着在按一次门铃,如果还没人开门,就先带刘萌萌回自己家,可是手还没碰到门铃呢,门就从里打开了,然后伸出来一只手,快速的揪住刘萌萌的耳朵,跟着一个中年妇人的声音响起。

    “刘萌萌,你长能耐了,竟然敢不听你老妈的话,这都几点了你才回来,你怎么不一整夜都待在外面,你还回来干嘛,等着我收拾你吗?”

    “妈、妈、妈,好痛,你轻点。”

    自己耳朵一下子就到老妈的手里,刘萌萌赶紧叫着自家老妈,一边喊疼,一边让她轻点。

    “痛、痛、痛,妈...大叔,你快救我啊!”

    阎夜霆看着眼前的阵势,一时之间还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直到刑慧揪着女儿的耳朵往屋里走时,刘萌萌发出求救的声音,他才大概猜到这是怎么回事,连忙出声解救刘萌萌的耳朵。

    “咳,伯母,有话我们好好说,暴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邢慧虽然是刘萌萌的妈妈,可也就四十多岁,在加上平时的保养和愉快的精神面貌,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让阎夜霆立马叫她伯母,他还真叫不出口。可刑慧毕竟是自己丈母娘,尊卑还是要分的,阎夜霆只好假咳一声,别扭的开口叫着。

    听到浑厚的男声后,刑慧这才注意到门外还有一个男人,楼道中灯光太暗,她看不清阎夜霆的面貌,可依旧忽视不了他那全身散发出来的冷硬气息,还有那让人无法忽视的身高,简直就可以用高大威猛来形容。

    “你是谁?又为什么在我们家门前?”

    刑慧停住了要拉刘萌萌进屋的脚步,却没有放开她的耳朵,依旧用右手拽着。虽然阎夜霆的气势很冷冽,可刑慧毕竟在职场打拼了这么多年,现在好歹也是个小领导,什么样的人没见过,自然不会被他吓到,但也足已让她警惕起来,尤其现在还是晚上,她们两个女人可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妈,他是...…”

    “你闭嘴,我待会儿再收拾你。”

    刘萌萌见老妈开始打量大叔,本能的想要跟她介绍大叔,可刑慧却直接打断她的话,还递给了她一个警告眼神,吓的她只好闭嘴,无奈的看看阎夜霆,一副我无能为力,你自求多福的样子。

    “伯母,您先放开萌萌的耳朵吧!在这样揪下去,非得揪掉不可。”

    阎夜霆还真没跟邢慧这样有点泼辣的女人大过交到,再加上这个女人还是自己的丈母娘,更是有种如临大敌的感觉,简直比他生意场上几十亿的谈判都难。尽管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处理现在的状况,阎夜霆还是没有忘记要解救刘萌萌这码事,好声好气的跟邢慧商量起来。

    “这是我们母女间的事情,用的着你一个外人管,说,你大半夜来我们家干嘛,不然我立马报警抓你。”

    其实邢慧也没多用力,她只是揪着刘萌萌的耳朵,不然她离开自己身边而已,而刘萌萌却是那种有一点疼就会叫的人,她早就习以为常了,不过她还是在听了阎夜霆的话之后放开了刘萌萌的耳朵,然后摆出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妈,他是……”

    “你给我闭嘴进屋去。”

    自己的耳朵得到解放后,刘萌萌顿时整个人都站直了,脊背也挺了起来,说话都利索了起来,可奈何又一次被老妈无情的给打断,将她两次要说的话全都憋在嘴里,只好再次可怜兮兮的看着阎夜霆,乖乖闭上自己的嘴巴。

    “伯母,这是我的名片,我叫阎夜霆,我现在是你女儿的丈夫,我们就今天下午刚登记结婚。”

    阎夜霆礼貌的拿出名片,一边说一边递了上去,可就只是邢慧却扫了一眼他递过来的名片,却并没有伸手去接,反而很不屑的开口说到:“你就也配叫阎夜霆这个名字,竟然还和粮城集团总裁同名同姓,你就不怕别人笑掉大牙,没那个能耐就不要叫那个名字,我都看不起你。”

    很显然,邢慧根本就没把眼前这个男人跟粮城首富阎夜霆联系在一起,更是忽略了他后面所说的话。听了她这一席话,阎夜霆原本还算和气的冷脸变得更冷,散发的气势都强大了几分,沉着不悦的声音再次说明自己的身份。

    “我就是粮氏总裁阎夜霆,你女儿的丈夫。”

    “你说你是阎夜霆,别说我不信,你上大街上随便拉一个人,都没人信你,你赶快走,我们还得睡觉呢,再不走我就真报警了。”

    刑慧现在的脑子里估计就只有阎夜霆三个字了,她再一次忽略了重点,并且还很不客气的警告了阎夜霆一番,说完后更是拽着刘萌萌就走进屋里,嘭的一声关上重重的铁门,把阎夜霆彻底隔绝在门外。

    看着邢慧一气呵成的举动,阎夜霆第一次发现,竟然还有比自己老妈还难搞的女人,而这个女人还是自己岳母,顿时一阵头大,自己这是结的什么婚呀,纯属就是自找麻烦。

    刘萌萌已经安全回家,自己也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里,阎夜霆看了看紧闭的房门,转身从来时的楼梯下楼,到了楼下才发现这栋楼里竟然有电梯,而自己却跑了楼梯。

    邢慧站在门后,从猫眼里看到阎夜霆走后,提起的心才放了下来,回头看着一旁正好奇看着自己的刘萌萌说到:“回房睡觉,明天在收拾你。”

    听到老妈这话,刘萌萌知道自己又逃过了一劫,因为她老妈到了明天就会把这事忘了,更不会再找自己算账。想到这里刘萌萌便高兴的回房睡觉去了,却不知道不是邢慧明天会忘了此事,而是她心疼自己女儿,不舍得罚她而已。

    由于下午有睡觉,这会儿刘萌萌很真不怎么困,无聊的瞪着大眼睛,渐渐的,阎夜霆那张酷似盖聂的俊脸抚上心头,引的她一阵傻笑。可是还没等她乐够呢,就被突然冲进自己房间里的老妈打断,还没不她开口抱怨呢,邢慧便把户口本向她扔了过来,直接落在她床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