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7章 被赶出去

作品:萌妻倒嫁

    好不容易安抚了两人后,刘萌萌急忙把两人分开,她觉得阎夜馨和汤明阳上辈子一定有仇,要不然他们怎么会每次见面都吵得不可开交,看着都让人觉得头疼不已。

    以前总觉明阳哥哥是个温柔的人,可现在看来也不尽然是这样,因为他都阎夜馨似乎从来就没怎么温柔过,除了争锋相对,就是无言以对。

    拉着气呼呼的阎夜馨来到会场大厅,一边安抚着她,一边焦急的拨打着老妈的电话,可是就在刑慧还没到呢,新娘子闵敬一家人却先到了会场,与汤闵两家很快就融洽的攀谈起来,而汤明阳也和闵静聊得十分投缘,看的阎夜馨更加的干活旺盛,甩开了刘萌萌的手,说了一声去卫生间后,就大步走出了会场。

    在汤闵两家人交流一番后,便都各自回到后台准备去了,而准新娘闵静刚走进休息室,阎夜馨跟在她身后走了进去,在直白的打量了她一番后,突然就换上了一副凄凄惨惨的摸样,吓得闵静整个人都后退了几步。

    “你就是今天要订婚的新娘子吧,你不要怕,我不是什么坏人,我只是看不过他们汤家的做法,所以才来这里告诉你事实真相的。”

    向着退后的闵静靠近了两步后,阎夜馨便扮起了哭泣的模样,更说的煞有介事一般,好像汤明阳拿她怎么样了似的。

    “小...小姐,你先别激动,有话可以慢慢说。”

    “呜呜...汤明阳他真的不是人,当初他看我长得漂亮就追求于我,可我们在一起他发现我家境贫寒,竟然以此为借口要跟我分手,我惹不起汤家,所以只好无奈分手,可是他在你答应和他订婚后又跑来找我,求我和他重归于好,说跟你订婚都是权宜之计,是为了拉拢你们家的生意,让我忍忍...”

    激情演说完这番话后,阎夜馨还假装擦了擦眼泪,好像真有她说的这么一回事一样,演技真的可以和影后比拟了,但闵静也是个有主见的人,又怎么被她三言两语欺骗呢。

    “小姐,你是不是搞错人,明阳不像是你说的那种人,我想你应该是被骗了。”

    “呜呜...我自己的爱人我怎么会弄错呢,小姐,我看你也是被欺骗的,所以才好心提心你的,不想你和我一样被那个人面兽性欺骗,信不信由你自己,反正我所说的都是事实...”

    见闵静不上当,阎夜馨默默的在心把汤明阳又臭骂了一顿,立刻又哭了起来,更一边哭一边坐着辩解,可她刚辩解道一般时,汤明阳他妈突然闯进了休息室,看到她首先就是一愣。

    “咦?小静,这是你朋友?”

    “不是的,她是...”

    见到里玲误会阎夜馨是自己朋友,闵静尴尬的解释着,可她还没有解释完结,阎夜馨就不知死活的自己报了身份出来,误以为这个女人是闵静的妈妈。

    “阿姨,我是汤明阳的女朋友,汤明阳他根本就不是真的爱你女儿,他是为了你们家的钱才和你女儿订婚的,其实他早就和我在一起了,只是他嫌我家境不好,一直隐瞒着没说。”

    “哪来的野丫头,简直是满口胡说八道,我们家明阳连初恋都还没有呢,哪来的女朋友,我看你根本就不是我儿子的女朋友,是存心来搞破坏的吧。”

    李玲能和刘萌萌她妈妈斗气这么多年,多少还是有一些本事的,三言两语就戳穿了阎夜馨的谎言,更看出了她的目的,说完就向门外嚷嚷起来,闵静是她千挑万选的儿媳妇,她不会让这场订婚典礼出一点差错的。

    “保安,保安,来把这个女人给赶出去。”

    “你...”

    随着李玲的叫嚷声,保安很快赶了过来,她又立马指向阎夜馨说到:“把给我赶出去,不许她在进来,不然我要登报投诉你们酒店治安不好,服务不周。”

    “汤太太,您先别着急,我们这就把她赶出去。”

    两个保安小心的应承了两句后,便立马要拖着阎夜馨往外面走,而她却甩开保安的手臂,瞪了李玲一眼后,自己往外面走去,心里却恨得牙痒痒的。

    被两个保安护送着出了酒店,阎夜馨越想越气,打电话把她叫出来后,便向她要阎夜馨给的黑卡,然后就气冲冲的再次进入了酒店。

    看着阎夜馨火急火燎的离去身影,刘萌萌有中非常不好的预感,总感觉今天的订婚宴要出问题,正当她为自己的这种感觉纳闷不已时,刑慧来到了酒店,看见她站在酒店门口便叫到:“丫头,你不进去等着站在这里干什么?”

    “妈,你来了。”

    向着声音的发源地看去,刘萌萌这才意识到自己老妈来了,虽然她即使做出了反应,可依旧掩盖不了她刚刚的愣神。

    “丫头,老远就看见你站在这里愣神,你在想什么呢?”

    “我们进去吧,其实我也没想什么,就是感觉今天订婚宴会出问题,心里有点不太踏实。”

    拉上刑慧的胳膊,刘萌萌便一边向酒店大厅里走去,一边随口说着,可刑慧一听她这个么说,就立马来劲了,不仅没有担忧的神色,反而巴不得订婚宴进行不下去。

    “要是真出问题就好,这样我还可以生了份子钱呢。”

    听着自己老妈所说的话,刘萌萌顿时一阵无语,俗话说宁差十座庙,不会一桩婚,她老妈到好,为了不随份子钱,竟然希望人家订婚宴出问题,这得是多抠门呀!幸好自己是她亲闺女,不然还不得被虐待死呀!

    来到会场大厅门前,刑慧远远的就看到了李玲他们一家在会场门口招呼宾客,看着她那笑盈盈的得意深情就觉得来气,拉着刘萌萌在来宾登记处做好登记后,便一甩脸走进了大厅,不管汤家任何人和她打招呼都不搭理,完全是一副高冷态度。

    进入会场后,刑慧越看着豪华的订婚会场就越来气,一把拉过刘萌萌就指着会场里的一切说到:“你把这里的一切都给我看仔细了,等你结婚的时候,妈不要彩礼钱,只要把婚礼办得比这漂亮气派十倍就行,否则我就不认你个闺女了。”

    “妈,你不是说真的吧!”

    刑慧和李玲斗气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原因是什么刘萌萌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两人的关系不见好转也就算了,竟然弄得结婚也要逼一个搞下,她也是觉得够了。

    “死丫头,你妈什么时候说过假话,我刚说的话你给我记住了,不然我要你好看。”

    看到刘萌萌不太愿意的无奈表情,刑慧伸手就想要戳她脑袋,可这时刚好有熟人向她们走了过来,使得她立马收住了不淑女的动作,挂上一脸巧笑如花的笑容,立马变身气质淑女。

    转身顺着刑慧的视线看去,正好看到了霍启天走了过来,刘萌萌心里了然明白了老妈的转白,然后乖巧的挂起笑容冲着霍启天打招呼。

    “霍叔叔好。”

    “你好!”

    扫了一眼刘萌萌身后的刑慧,霍启天回以微笑应承着,而刘萌萌却没放过他那一瞬的眼神,立马露出有情况的好笑表情,乐呵呵的跑开了。

    “妈,我找明阳哥哥去了,你们慢慢聊。”

    “这孩子...”

    看着刘萌萌失去离开的身影,刑慧不好意的嘟囔着,而一旁的霍启天却微笑的看着她,是的她更加的不好一起来,一张老脸都有些微微发红。

    随着宾客的逐渐入场到齐,订婚典礼也即将正式开始,而此时阎夜馨却跑到了酒店经理办公室里,拿出刘萌萌的那张黑卡就说到:“我是粮氏集团大小姐阎夜馨,我现在要用一楼的会场大厅开派对,你马上把里面的人清空赶走。”

    听到阎夜馨这么说,经理顿时额头一黑,虽然有些生气她的骄慢无礼,但还是极有职业素养的接过她手里的黑卡看了看,在确定的确是粮氏集团总裁专属黑卡后,恭敬的说到:“大小姐好,一楼的大厅已经包下占用了,要不我给您安排其他的会场吧,保准和一楼的会场一样大,您看行不行?”

    “不行,我就是要一楼的那个会场,而且还是现在就要。”

    对于经历的委婉拒绝提议,阎夜馨一口就给否决了,还在起头上的她才不管自己这样有多任性无力,她只想要出气,现在就想要看到汤明阳气的发狂的脸,他越是生气她就越是高兴。

    “大小姐,一楼的会场现在真的无法给你空出来,您还是选择其他的灰常大厅吧。”

    虽然阎夜馨是粮氏集团大小姐,又持有总裁特权的黑卡,可这并不能与生意混为一谈,如果他能清楚会场给她,他定会义不容辞的去做,可现在这时间让他空会场,不仅会违反合约,更会得罪汤闵两家人,这样的罪名不是他一个小小的经历担当的起的。

    “你...真没用。”

    其实阎夜馨自己也知道这是强人所难,可她就是气不过,就是不想看到汤明阳好过。

    生气的从经历办公室跑出去,阎夜馨就看到订婚典礼一紧刚开始了,心里的怒火烧的更加旺盛,着急的整个人坐立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