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8章 搞砸订婚宴

作品:萌妻倒嫁

    正当阎夜馨着急的一筹莫展时,酒店门口走进了一个穿着妖艳的艳俗女人,于是她脑子里立马蹦出一个可怕的想法,上前就把那个女人蓝了下来。

    “我给你十万块,你进去帮我订婚典礼搞砸。”

    愣愣的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漂亮女孩,女人眨了眨画着浓重眼妆的双眸,衣服紫色的美瞳闪闪发亮,张嘴便粗俗的说到:“你有病吧!”

    “你...”

    “你什么你,没病就给我让开,被当着我的路。”

    被人当众说了你有病,阎夜馨的暴躁脾气立马就上来了,可还不等她发火呢,那个女人就抢先一步推开她的身体便走开了,完全是一副当她是神经病的模样。

    “你...哎呀!”

    看着女人大步离开的身影,阎夜袭那被气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可让她更气的还在后年,那就是汤明阳和闵静依旧走完了订婚仪式,进入了互带订婚戒指的最后时段,使得她想都没想就冲进人群,直接大声喊到:“我不同意你们订婚。”

    随着阎夜馨的声音落下,一瞬间众人无一例外的齐刷刷向她看来,顿时让她愣在会场中央,面对着汤明阳那一副想要吃了她一样的目光。

    “怎么又是你个臭丫头呀!赶你走一次还不够吗?还敢来第二次?保安,保安...”

    正当众人都为这突然发生的一幕怔愣不已时,见过阎夜馨一次的李玲立马就认出了她,然后率先做出了反应见着保安。

    一看李玲又是一副要赶自己走的架势,阎夜馨顿时顾不上什么面子不面子的,太独立立马来了个一把八十度的大转弯,一边大哭出声,一边飞奔着就向汤明阳扑去,一到他身边就是又打又骂的,不仅把汤明阳和闵静给弄蒙了,更把台下看着的人搞的是晕头转向,谁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呜呜...你个死没良心的,你怎么能给别人订婚呢,你怎么能嫌我家穷就不要我们母子了呢,你个负心汉,我省吃俭用供你上大学,可到头却换来你狠心的抛弃,你要我怎么活呀!你个没良心的...呜呜...”

    看着台上阎夜馨又哭又闹的表演,刑慧一脸发晕的的看向身边的刘萌萌问到:“那不是你小姑子吗?她怎么在这里?还上了台?”

    “应该不是吧,我们会不会看错了。”

    面对老妈的疑问,刘萌萌也十分发蒙,虽然阎夜馨是她带来的,可现在这是怎么回事,她也不知道。

    抬头继续看向台上,此事阎夜馨已经把枪头调转了方向,乞求的拉起还在发愣中的闵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苦苦哀求到:“闵小姐,我知道你是大家闺秀,你不会抢我男人对不对,你也是被他骗了对不对,今天就算我求求你好不好,不要跟他订婚,我真的不能没有他,真的不能没有他...”

    说着说着,阎夜馨就无力的跌坐在地上,不仅是真的在哭,而且连撕心裂肺的都演的很逼,真就差没跪下来求闵静了,那演技去挣个影后视后绝对分分钟那头奖。

    “我求求你了,不要和他订婚,我不能没有他,我的孩子更不能没有他...”

    见闵静依然愣愣的看着自己不走,阎夜馨顿时一狠心,只得使出最后的杀手锏来。伸手就一脸慈爱的附上自己那平坦的肚子,嘴里继续哭诉着,可说出的话却让现场所有人震惊了一番,就连认识她的刘萌萌和刑慧都毫无例外。

    “丫...丫头,你小姑子逆天啦!”

    “妈,我自己会看。”

    伸手拍下刑慧激动不已的手臂,刘萌萌怎么也不敢相信阎夜馨所说的事真的,未婚先孕之人她身边有一个就足够了,她真不想再来第二个。

    经过阎夜馨这么一番折腾,差不多该明白过来的人都反应过来了,而汤明阳更是早早的明白了她要干什么,一直死死的瞪着她,一时间被气的都不知道要什么好,以前他顶多认为阎夜馨任性小姐脾气大,可现在看来她不止是任性这么简单,简直是任意妄为,无法无天。

    “阎夜馨,你闹够了没有...”

    “呜呜...明阳,你别生气好吗?我也不想来的,可是我太爱你了,我不能没有你,我们的孩子也不能没有爸爸,你不要生我的气好吗?我真的好爱你好爱你...”

    一看汤明阳反应过来了,而闵静竟然还没有动静,阎夜子女一着急就立马扑上去抱住了他的大腿,坐在他的脚边就是一番痛哭流涕的哀求,让会场里的所有人见识了一把所谓的坚贞不渝的爱情,堵得汤明阳向解释都解释不出来。

    “你...你们...呜呜...”

    闹腾了这么久,闵静也终于反应了过来,脑子里想着阎夜馨之前在休息室跟自己说的话,在看看眼前的情景,立马意识到自己被骗婚了,震惊的看了两人一番后,抱头就哭了出来,然后就飞快的跑了出去。

    “闵静...”

    看到新娘子跑了,众人又是一阵唏嘘,而在闵静跑出去后,她的家人也紧随其后走出了会场,汤明阳的父母一边极力的解释这是一场误会,一边挽留着他们,可是依旧挽回不了现在的局面。

    等到闵静一家彻底走远以后,阎夜馨一擦脸上的眼泪,从容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笑意满满的看向被气的发抖的汤明阳说到:“你把我扔在荒郊野外一次,我赶跑了你媳妇,从此以后我们就两清了,你不用感谢我的。”

    “够砸了我儿子的订婚宴,就想这么走了,连门都没有。”

    说完阎夜馨就走下舞台向刘萌萌母女走去,可她刚走两步就被人拦住,看着眼前气势汹汹的李玲,阎夜馨立马犯了一个白眼,完全就是一副我做都做了,你能把我怎么样的表情。

    “这位小姐,我们不想对你做什么,但你搞砸了我儿子的订婚宴,你总得给我们一个说法吧,否则我们可以告你诽谤。”

    “告我?那你们大可去告好了,我们堂堂粮氏集团还怕你们告我们不成,嫂子,我们走。”

    毫不畏惧的说完这番话后,阎夜馨便绕开还在云里雾里的汤是夫妇向刘萌萌走去,尽管她很想表示自己不认识阎夜馨这个妹子,但她那声嫂子也扎扎实实的为自己吸引来了不少目光,让刘萌萌想躲都没出躲。

    “呵呵,馨儿,你怀孕你妈知道吗?”

    “啊!”

    刚走到刘萌萌身边,就看到她一副诚惶诚恐的问着怀孕的事情,顿时让阎夜馨一愣,刚才她只是随口说的,她和汤明阳连手都没牵过,上哪怀孕去,还真不得不佩服刘萌萌那让人着急的智商。

    “呵呵,你还是诚实告诉我这件事吧,这点打击我还是勉强能承受的。”

    “承受你个大头鬼,这么明显的假话你也信,要是我说我哥有个孩子你是不是也要相信?还不走?要留下来给他们围观吗?“

    敲了敲了刘萌萌的脑袋后,阎夜馨就拖着她往会场外面走去,想做的事情已经做完,她才不要留下来给别人围观,更重要的事她怕汤明阳一会儿会忍不住想要杀了她,因为她已经感受那杀气腾腾的害人目光了,此时再不走恐怕一会儿就走不了了。

    “阎夜馨,你给我站住!”

    正当刘萌萌还在为阎夜馨那句“我哥有个孩子”而纳闷不已呢,她们身后就传来了汤明阳怒火爆棚的声音,吓得她和阎夜馨都为之一愣,等到她反应过来时,阎夜馨已经拉着她逃命开了,而她却因为没有准备拖了后腿。

    看着已经怒气冲冲站在自己面前的汤明阳,阎夜馨扭头怒瞪着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刘萌萌,好像是她坏了她的逃跑大计,她应该被拉出去砍头一样。

    对上阎夜馨要将自己瞪穿的目光,刘萌萌只能无辜的摸摸额头,虽然的确是她脱了后腿,但她不是真心想要连累她的,对于她被汤明阳逮住这事,自己也很无奈。

    “你拦着我干嘛?还要感谢我吗?本小姐做好事是不求回报的,所以你不用感谢我的,留着多接济接济那些受苦的人吧。”

    所谓不见棺材不落泪说的就是阎夜馨这样的,明明心里一紧更狠害怕了,可嘴上一点都不肯服软,不仅火上浇油不说,更怕自己死的不够快。

    “对!我是的好好感谢你,感谢你把我老婆气跑了,你不说你怀了我的孩子吗?我倒要看看你一个人是个怎么怀法?”

    “呵呵,女人怀孕这种事你还是不要看的比较好,至于孩子我怕会好好养大的,所以你就赶快去追你老婆吧,我们后会无期。”

    看着汤明阳激怒反笑的阴沉模样,阎夜馨顿时吓得不轻,一下子就没有刚刚的嚣张气势,语气服软的快速说了几句后,就想要偷溜,可刚没跑两步呢,就被汤明阳稳稳的拉住,然后一张带着浅笑的俊俏脸庞与她贴面而来,扯开嘴角凑到她耳边说到:“你赶跑了我的新娘,那就把你自己赔给我吧。”

    “呃!”

    正当阎夜馨没明白汤明阳说的是什么意思呢,一双冰凉的双唇落在她的唇齿间,顿时让她睁大了眼睛,呆愣的看着突然吻向自己的汤明阳,忘了所有的反应,忘记了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