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3章 生病陪护

作品:萌妻倒嫁

    虽然不知道林毅当时到底跟唐爸唐妈说了什么,但他们最终还是同意了他们的婚姻,也原谅了女儿的隐瞒和欺骗,两人在粮城逗留了一晚后,第二天一早坐上了返乡的车子,而唐茵也再一次哭了出来,但却是因为不舍。

    和唐茵一起送走了她的父母后,刘萌萌独自回到了和阎夜霆一起居住的公寓,可是屋里除了满满的冰冷外,没有一个人影的存在,顿时让她倍感孤独。

    尽管粮城是一个靠近赤道的海滨城市,可到了冬天从海面上吹来的北风还是异常的寒冷,可刘萌萌还是打开了屋里的个个窗户,任由冷风肆意的吹拂进来,想要吹散一屋子的孤独气息。

    看了看窗外有些灰蒙蒙的天空后,整个趴在阎夜霆的床上,留恋着上面熟悉的味道,逐渐睡了过去。

    窗外的天空变得越来越阴暗起来,躺在床上的刘萌萌不自觉的缩了缩身体,然后紧紧的抱紧了自己,可她却睡得并不安稳,不仅眉头紧紧的皱着,而且身体也在**发动,好像非常寒冷一般。

    外面的阴沉天气持续了没多久后,就突然下起了雨来,而床上的刘萌萌也更加的抱紧了自己的身体,北向向着暖和的地方蜷缩而去,可是无论她怎么蜷缩,身体依旧冷的像进入了冰天雪地一般,使得她不得不从睡梦中行了过来。

    睁开迷糊的不清的双眼,一阵冷风从窗口吹了进来,使得她本能的抱住身体,侧头看去这才发现外面已经下起了瓢泼大雨,顾不上身体上寒冷不适,急忙下床跑到窗口关上窗户,可依旧还是能挽救窗台处的地面,早已被挂进了雨丝打湿了一大片,并且在她关窗户时,更打在了她的衣服上。

    急急忙忙的关上卧室的窗户,刘萌萌立刻又跑出了房间,将大厅阳台厨房的窗户也一并都关上,可等她管好所有的窗户后,她身上的衣服也都已经湿透。

    无奈的看看自己湿透的衣服,在看看被雨水打出的窗口地面,刘萌萌懊恼的敲敲自己的脑袋,好好的她开窗干嘛,开一个两个就算了,还全都打开,现在倒好了,还得收拾这一室的湿漉漉地面,简直就是自己找罪受。

    来到清洗用具室,拿了打扫用具后,就穿着湿透的衣服把脚力重新整理干净,然后才回房洗了一个热水澡,疲惫的躺在床上,在意迷迷糊糊的睡着。

    躺在床上,刘萌萌不知道自己睡了有多久,她只是觉得有人在叫她,可当她睁开眼睛时,却模模糊糊的什么都看清,耳朵里听到的也只是嗡嗡的声音,意识一点也不清晰。

    晚上,阎夜霆回到家里时,起初他还以为刘萌萌还没有回来,可看到屋里有打扫过的痕迹后,便急忙回自己房间查看,可屋里除了床有被人动过的痕迹外,其他的都完好无损,这让他不得不去刘萌萌的房间查看。

    打开房门走进房间,迎接他的依旧是一室的冰冷安静,可很长时间没有人睡过的大床却凸起了一切,急忙来到床边一看,这才发现刘萌萌正在睡觉,可她却睡的并不踏实,额头沁满了汗珠不说,整个人的脸色也红的非常不正常。

    “萌萌...萌萌...”

    急忙伸手附上刘萌萌的额头,果真温度高的惊人,这样阎夜霆立马着急了起来,一边想要叫醒她,一边把她从被窝里拉出来,可她刚出被窝就瑟缩了一下身体,然后立刻就要躺回去,眼睛也紧闭着,根本就回答不了他的任何话语,更没能清醒过来。

    看到刘萌萌缩回被子里的行为,阎夜霆立马拿出厚衣服给她穿上,然后抱着她便出门向医院赶去。

    在医院挂完急诊看过之后,刘萌萌被送入了vip病房,而她也因为高烧四十度昏迷不醒,整个人一直都迷迷糊糊的,像是睡着了,又像没有睡着,脑子一直晕沉沉的,又疼又重,让她想要醒来却非常困难。

    当刘萌萌被送入病房后,医生便给她用了退烧药,并打上了点滴,而她却依旧睡得极度不安稳,不仅面色像火烧一样红润,身上更是大汗淋漓,记得阎夜霆只能用湿毛巾不断的给她擦拭身体,这样的方法加速她快些退烧。

    整晚阎夜霆都守在刘萌萌床边,不停的她擦拭身体退烧,直到凌晨五点,她身上的温度才慢慢降了下来,这时阎夜霆才帮她穿好衣服,坐在床边紧紧握着她的手,默默的守着她醒来。

    经过了一宿的昏睡,刘萌萌终于在第二天上午十点醒了过来,可正当她觉得头疼不已时,守在她床边的阎夜霆就立马拉住的她的手问到:“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揉了揉自己依旧有些发晕的脑袋后,刘萌萌这才发现自己在医院,于是便疑惑起来,一边还有些不清楚的眼睛,一边问到:“我...我怎么在医院?”

    “你昨晚发高烧了,我送你来医院的。”

    伸手探了谈她额头的温度,在确定已经退烧后,这才一边解释着,一边按响了服务令,可阎夜霆刚按完服务铃,刘萌萌的肚子就咕噜噜的叫了起来,她这才意识到自己从昨天上午以后就没吃东西,这会儿刚醒来肚子就开始唱空城计。

    “想吃什么,我让人现在去买,等会医生检查完就可以吃了。”

    “哦!”

    刚刚高烧醒来,刘萌萌并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蔫蔫的回答了一声后,就让阎夜霆随便买点就行,然后一声就来到了病房,又开始对她进行一系列的检查。

    等到医生检查完,确定刘萌萌已经退烧没事后,阎夜霆也已经让人送来了饭菜,虽然只是米粥,但刘萌萌已经很满足了,也就没怎么挑食。

    看着阎夜霆一勺一勺的喂着自己吃饭,刘萌萌心里甜的的像抹了蜜一样,果然还是这种感觉最好,有大叔在身边感觉全身都充满了活力。

    “干嘛这样看着我?吃饱了?”

    “呵呵!”

    眯起双眼傻笑两声,将阎夜霆递过来的粥吃进口中,刘萌萌明明就可以自己的吃的,可就是不说要自己吃,理所当然的享受着阎夜霆的照顾,并且希望他可以一直这么照顾下去。

    “少吃一点吧,等你身体彻底恢复了在多吃点。”

    阎看着一大碗粥就要见底了,阎夜霆便把粥拿走不在给她吃,用纸巾给她擦了擦嘴巴后,便给让她躺下,给她盖上被子。

    “大叔,我刚睡醒还不困啦!”

    “那你也给我躺着。”

    不用就知道刘萌萌接下来想要说什么,所以阎夜霆趁她还没说出来时,便把她下床的想法扼杀在摇篮里,然后便整理着她吃剩下的餐盒,想要拿出去扔掉。

    “大叔,我真的睡不着...”

    回头直直的瞅着她,示意她继续说下去,可刘萌萌却突然停了下来,并害羞的低下了头。

    “我...我想要你和我一起睡。”

    过了许久后,刘萌萌终于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可说完后就把头埋得更低了一下,虽然有些难为情,但这也是她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她想念阎夜霆带给她的安全感,想念他身上的独有味道。

    “好,你等我一下。”

    看着刘萌萌低头羞涩的样子,阎夜霆的目光瞬间柔和了下来,轻轻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发顶后,答应了她的请求,并且十分喜欢这种被她需要的感觉,喜欢她毫不掩饰的喜爱之情,喜欢被她肆意的依靠着。

    扔掉垃圾回来,刘萌萌早已经在病床上空出位置等着他,等到阎夜霆趟上床上后,便立马钻进他怀中,紧紧的抱住他的腰肢,然后趴在他的胸膛上,尽情的吸收他独有的安稳气息。

    看着刘萌萌如此依赖的举动,阎夜霆无声的笑笑,抬起手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看着她的呼吸逐渐变得平缓安稳,直至沉沉的睡着过去。

    抬手轻轻的抚摸着她还带着红晕的脸颊,阎夜霆意识到最近自己对她的忽略,如果不是自己忙得顾不上她,她也不会发高烧住院,终究还是他太过心急了。

    其实,阎夜霆最近之所以会这么忙碌,原因就是他想要尽早的举办婚礼,所以他便把年底的工作全都压缩到了现在,想赶着刘萌萌放寒假把婚礼给办了,然后两人可以来一场甜蜜的蜜月旅行。可是他明显忽略了现在,忽略了刘萌萌会孤单,会不安的情绪。

    慢慢闭上眼睛,那天加拿大发生的事情很快回到脑中,他清楚的记得南宫雅说过他不碰刘萌萌,就是因为他不爱她,可他自己比谁的明白,正因为他比任何人都爱她,所以他才会倍加珍惜,才会想要给她一个最完美的婚礼,带给她足够的幸福。

    阎夜霆知道这次是他太过着急,但他却没有后悔自己的决定,他依然会压缩工作量,依然会抓紧时间筹备婚礼,但他会顾及到刘萌萌的感受,不会再让她孤单不安,更不会再让生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