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6章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作品:萌妻倒嫁

    晚上八点,阎夜霆下班回到家中时,刘萌萌已经在床上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可她出了一声声的哀叹吼叫,却什么行动也不付出,任由自己饿着。

    把买回来的晚饭放在桌子上后,阎夜霆便在屋里寻找起来刘萌萌的身影,其实他本来没有这么早回来的,但想到刘萌萌下午好像生气了,所以就推掉了晚上的商业宴会,专门买了她爱吃的饭菜早早回来,就是想要哄哄她。

    阎夜霆首先去看了自己的房间,发现里面没人后便来到了刘萌萌的房门前,可他还没打开房门呢,就听到了里面的哀嚎声,吓得他立马推开房门向里面冲去,而刘萌萌却完好无损的趴在床上玩手机,一脸茫然的看着突然冲进来的他。

    “你...你没事吧?”

    “事实呀!”

    虽然不太明白阎夜霆干嘛要这样问,但刘萌萌还是老实的回答了他问题,自己出了饿了点,的确是没其他任何事情。

    “那你在房间乱喊乱叫什么?”

    “嗯?”

    听到刘萌萌说自己没事后,阎夜霆高高提起的心立刻就放松了下来,他还以为她又像上次一样发烧了呢,到头来却是虚惊一场,顿时让他有些来气,而刘萌萌那懵懵懂懂的样子却让他尤其都发不出来。

    “我买了晚餐回来,你出来吃饭吧。”

    “哦!”

    一听到有吃的,刘萌萌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立马扔掉手机便翻身下床,好像八辈子没吃饭一样,看的阎夜霆不住的摇头,他这个老婆那天才能改掉毛毛躁躁的性格啊!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厨房后,阎夜霆便把带回来的饭菜在桌子上摆好,然后给刘萌萌准备好碗筷,看着她开动后,这才在她对面坐了下来,一边看着她狼吞虎咽的吃饭,一边开口问到:“胡菲菲今天说什么了?气的你把她整的那么惨。”

    “你真相知道?”

    不慌不忙的咽下口中的饭菜,抬头目光直白的打量着阎夜霆,刘萌萌的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恋童癖和御姐这两个词汇,怎么看怎么觉得他和这两个词汇不搭嘎。

    难道真是自己长的太**,所以才让他背上恋童癖的罪名?可是自己怎么能算是小孩子,在不至于也是一个萌翻的萝莉才对,所以说大叔顶多算是一个萝莉控,根本就恋童沾不上边。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我觉得你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不然我怕你受不了。”

    接到阎夜霆疑惑的眼神后,刘萌萌依旧自顾自的吃着桌山过的饭菜,不仅继续卖关子,更不管阎夜霆有没有吃饭,只管把自己吃饱就好。

    “只有你说不出的,没有我接受不了的。”

    “那我可真说了?”

    对于刘萌萌的说法阎夜霆表示非常不认同,他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怎么可能会被几句话给吓到,这简直是可能的事情。

    “咳咳!”

    看着阎夜霆一派安然的开始吃饭,刘萌萌整了整身子,又咳嗽两声酝酿着情绪,做足了要放大招的架势,可结果就是情绪酝酿的太高,语言能力跟不上,只能中途放弃。

    “呵呵,我还是吃饱了在说吧!”

    察觉到阎夜霆投射过来的狐疑目光后,刘萌萌立刻低头去吃碗里的饭菜,做出一副我很饿的模样,其实心里正想着要如何把事情说到夸张一些,最好能够吓到阎夜霆最好。

    磨磨蹭蹭的吃着饭,刘萌萌的脑子也丝毫没闲着,很快就想到了具体的说词,于是她便豪爽的放下碗筷,大气凛然的说到:“我吃饱了,现在可以跟你说那个叫胡菲菲的说了什么。”

    放下碗筷看向刘萌萌那一脸的认真表情,阎夜霆真的很想说他已经不想知道了,可怕打击到她高昂的情绪,所以还是配合的说到:“那你说吧!”

    “咳咳!她说...”

    刘萌萌把起点提的很高,可刚说完两个字后就停了下来,然后狐疑的望向阎夜霆坦然的姿态,像是在考虑他能不能接受自己说的话,而实际上却在盘算他会不会被自己吓到,或者会不会被当场气吐血。

    对上刘萌萌那猜测的眼神,阎夜霆直接甩给她一个安心的目光后,便双手合十的放在餐桌上,示意她继续说下去,顿时让刘萌萌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敏锐的直觉告诉她,自己的计划会落空。

    “她说你是个喜欢**和御姐的变态鬼,明明内心龌龊到极点,表面还装作一本正经的模样,实则不是个变态狂魔,生活也邋遢迷乱,简直是渣男中的模范,男人中的极品,女人的噩梦。”

    硬着头皮一口气说完,刘萌萌暗暗的出了一口气,然后悄悄的把目光向阎夜听投去,这是她说过的最难听的话,把自己能想到的不好词语都用上,可阎夜霆那一脸平静自然表情却把她搞得有点蒙蒙的。

    “你是因为这些才生气的?所以才恶整胡菲菲的。”

    “嗯!”

    木那的点了点头,刘萌萌这一下彻底被阎夜霆给搞蒙了,貌似他关注的终点和自己不再一天线上不说,他完全就没有生气震撼的表情,而且那翘起的嘴角又是个什么鬼?谁能告诉自己重点到底在哪里呀!

    “我已经把胡菲菲开除了,你可以不用生气了。”

    心情不错的随意说完后,阎夜霆便起身收拾着餐桌,然后拿着两人碗筷进入了厨房,而刘萌萌却依旧愣在餐桌前,转动着无辜的大眼睛,心里不停问这是哪跟哪?搞得好像她俩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一样。

    等到阎夜霆洗了碗筷走出厨房,刘萌萌这才从餐桌前站了起来,非常不情愿的接受了自己彻底失败的惨状,垂头丧气的走回客厅后,就把自己扔在沙发上,表示她需要一个长一点缓冲时间,需要来消化自己的失败。

    然而,当刘萌萌躺在沙发上不久后,阎夜霆就坐到了她对面,然后用直白的眼神打量着她,使得她再也无法安静的躺下去。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你知道一星期后是什么日子吗?”

    一星期后?

    刚坐直身子,刘萌萌便听到了阎夜霆略带提醒的疑问,脑海中顿时升起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三天后是什么日子?难道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日子吗?

    大叔的生日?结婚纪念日?还是什么情人节?或者是哦更特殊的日子?

    认真的思索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所以刘萌萌只能放弃去活动自己的脑瓜,直接表示她不知道。

    “是什么日子?很重要吗?”

    听完刘萌萌的回答后,阎夜霆便立刻露出一路早就猜到会是这样的样子,然后瞬间不对她抱什么美好的希望了。

    “一个星期后是圣诞节,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圣诞节啊!”

    总算明白了一星期后是什么日子,可刘萌萌却对这个节日不感冒,她除了能记住动漫日,其他的节日还不记得几个,而且貌似也没有过圣诞节的记忆,因为以前的她除了每天死宅在家里看动漫漫画外,几乎不怎么出门,更没过过什么有趣的节日。

    对于刘萌萌迟钝的反应,阎夜霆很失望,虽然他也是前几天才知道要过这个节日的,但他好歹有准备惊喜给她,可刘萌萌却知道不知道,更别提给自己准备什么礼物。

    “好了,我工作去了,你记得把二十四号和二十五号这两天空出来,到时我有惊喜给你。”

    阎夜霆说完后便起身去了书房,刘萌萌依旧想着圣诞节这个西方节日,然后想到了自己在街上看到的装扮,还有和小时候听到的童话故事,以及同学们这两天热议的话题,这才彻底明白是要过圣诞节了。

    当刘萌萌明白过看向阎夜霆刚才坐过的沙发,那里哪还有他的人影呀!早就变得空空如也。

    起身向书房的方向看去,不用猜就知道大叔又去工作了,而她自己也无所事事,只好一边向房间走去,一边继续想着圣诞节这事,想着自己是不是也该像其他人那样,也给大叔准备个什么礼物。

    由于刘萌萌没有送人礼物的经验,所以她想了一宿也没想出一个所以然来,最后不得不请教死党唐茵,而唐茵给出的答案同样也然给她百思不得其解,什么叫做把自己送给他就是最好的礼物,这个疑问的确实打实的难住了刘萌萌,可唐茵却撕咬牙关一个字也不多说。

    因为实在不明白,刘萌萌只好去问了作为情场老蒋的林毅,得到的答案却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几个更加让人不理解的字,顿时让她有种被耍的预感,觉得这夫妻俩的默契度还不是一般的高。

    实在想不通刘萌萌便放弃了继续钻研,直接将整个圣诞接都抛诸脑后,不再去想什么礼物不礼物的,造次过生了得过且过的生活,直到平安夜的前一天,她才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从同班的女生口中得知“把自己送给他就是最好的礼物”这句话。

    因此刘萌萌再一次想起了自己之前献身的事情,顿时觉得这个任务太过艰巨,她表示亚历山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