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族之劫 第163章 唇枪舌剑亦可杀人(求订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彩鹢小说网 www.chuangyun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擂台区,一片安静。

  学员们一脸期待,好像等待开奖一般。

  给吗?

  哪怕不给山海境的,给本腾空境的也行啊。

  周明仁扫了一眼四方学员,片刻后,缓缓道:“明日,我公开书写《战神诀》,学员们都可以来观摩……”

  吴月华淡淡道:“山海境书写意志之文,大概也就前面一二十人能有收获,不过周府长愿意免费传道,也是好事,对了,其他的什么时候赔付?”

  哪怕山海境写的意志之文,也是有极限的。

  数十人看一遍,大概也就废了。

  当然,他要是书写山海境功法,而不是千钧万石境,其他人连看都看不到。

  周明仁看向吴月华。

  公开传道一次,这是他想到的解决办法,学员们哪怕不满,毕竟有机会去观摩一次,多少可以安抚一下人心。

  若是没人此刻反对,也没那么大麻烦。

  “吴月华,有什么事不能私底下说,非要将整个学府闹成一团糟吗?”

  周明仁传音一句,有些愠怒道:“在学员面前折损山海威严,对我,对你,都没任何好处!”

  “秘境开启,我可以给你5个名额!”

  周明仁迅速传音,他想解决问题,吴月华却是在捣乱,这么下去,事情只会越来越麻烦!

  吴月华冷冷地看着他,传音道:“你要掘张若凌坟墓的时候,怎么不觉得丢了威严?”

  “……”

  周明仁陡然看向她,眼神变幻不定。

  侧头看了一下老妪,又看了孙阁老几人,最后看向修心阁区域。

  万天圣传给她的?

  他和万天圣提过这事,万天圣猜到是张若凌,不足为奇,因为张若凌的神文最适合郑玉明。

  周明仁眼神变幻。

  万天圣……到底想干什么!

  他不是说,他不会插手吗?

  该死!

  难怪吴月华今天非要和他作对,原来是为了这事。

  四周,那些学员,原本在周明仁说完公开讲道之后,还有些兴奋,可一听吴月华提醒,只有那么一二十人有收获,顿时有些患得患失起来。

  太少了!

  一二十人,这里这么多人,他们怎么去争好处?

  苏宇之前在他说话的时候没吭声,这时候忽然道:“周府长若是每天都去传道区传道一次,一年时间也就差不多了!”

  “……”

  周明仁瞥了他一眼,没回他。

  一年?

  每天一次?

  你真以为书写意志之文那么简单?

  何况,他难道没事了,成天都去写意志之文?

  没理会苏宇,周明仁想了想,忽然看到了一人,眼神微微一亮,陡然看向那人!

  那边,刘洪原本还在吃瓜。

  可此刻,忽然心中一惊,耳边传来周明仁的声音:“刘洪,你和学员们交流的时间多,你来想办法,如何解决眼前危机!”

  刘洪心中暗骂一声!

  大爷的,让我上?

  我看个戏而已!

  早知道不来这看戏了,失策!

  “解决了这个麻烦,识海秘境开启,你可以进入!”

  周明仁再次开口。

  之前他们就决定让刘洪进入,但是刘洪自己不知道,现在倒是可以当成奖励让他解决这个麻烦。

  山海境的阁老,和学员们打交道的时间太短了。

  一时间,周明仁也忘记了要如何去沟通解决。

  “识海秘境……”

  刘洪心中一动!

  这可是好地方,这秘境平时根本不开启的。

  若是真能解决这个麻烦,相当于拯救了单神文一系,自己接下来在单神文一系也会有很大的地位提升。

  想到这,刘洪急忙传音道:“院长,我试试,不过完全不出血,恐怕难以完成。”

  “无妨,可以耗费一些资源!”

  “明白了!”

  ……

  学员们还在等待结果。

  而就在此刻,忽然有人轻咳一声,面带笑容地走了出来。

  苏宇看到来人,微微皱眉。

  刘洪这混蛋!

  这家伙出面干嘛?

  “同学们!”

  刘洪走了出来,高喊一声,叹道:“此事闹成这样,着实出人预料!这么僵持下去,对同学们,对阁老们,对整个学府,没有任何好处!”

  “8000多本意志之文……说实话,大家应该明白,不可能人人都能拿到的。”

  刘洪一脸诚恳道:“大家在挑战之前,应该也有这样的心理准备。我们的确出现了一些规则上的制定漏洞,当然,击败苏宇,可以获得一本意志之文,这也并非什么正式条例……”

  苏宇插话道:“刘老师的意思是,要赖账?”

  刘洪笑道:“那不至于!只是,再这么僵持下去,大家也不会有任何收获!这样吧,我提个意见,大家看看能不能接受?”

  刘洪大声道:“接下来,单神文系,4位阁老,40位凌云,60位腾空,一百多位研究员,每隔三天,在传道区公开书写一篇意志之文,另外,还会为大家解疑答惑,不单单限于意志之文!”

  “持续时间,一年!一百多位研究员,会为大家带来无数的收获,这不是一本意志之文可以比拟的。”

  “平日里,大家也很难得到这样的机会。”

  “在传道区,大家可以凭借今日赢的次数,作为门票,赢一次,可以参加一次,赢三次,可以参加三次!”

  “之前大家花费1点功勋赢了一次,那现在,用这1点功勋,聆听一次研究员的讲道,我想大家也不会觉得不值吧?”

  刘洪轻声道:“这也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否则,真要坚持要意志之文,我们也可以给……”

  此话一出,单神文一系不少人变色。

  刘洪却是淡笑道:“给是可以给的,但是我们没说什么时候会给,周院长书写也需要时间的,正常情况下,哪怕三天书写一本……那大家排队吧!等到几十年后,你们也许就可以拿到了!”

  刘洪大声道:“不是我们不讲信誉,赖账的事,不会的!单神文系不可能做这样的事,大家可以自由选择,是去传道区听课,还是等待意志之文!周院长会去书写的,只要大家能等!”

  学员们面面相觑。

  别说,去免费听一堂课也不错啊!

  等……等个屁!

  周明仁若是一年写一本,他们等到死都等不到。

  没说什么时候给你,反正不赖账。

  你有什么话说?

  本就是投机取巧来的,对普通学员而言,已经赚了,哪还有什么意见。

  感觉也能接受!

  人群中,有人感受到了刘洪的目光,迅速喊道:“我没意见,老师,那我想去观摩山海境老师的课,人很多怎么办?”

  刘洪笑了,大声道:“大家自己考虑利弊!腾空、凌云去的学员少,而且更接近你们的境界,一些东西,讲起来更直观一些,山海境的阁老们传道,你未必能听懂,那就浪费这次机会了!”

  刘洪笑道:“看你们自己选择,若是非要都选山海境的讲课,那收获少,也别怪我没提醒大家!”

  三言两语,这家伙就把意志之文的事,谈成了去听谁讲道的事。

  一年时间,单神文一系,一位研究员去一次就行,并不是太严重。

  至于书写意志之文的材料……要啥材料,直接写就是了,又不准备长期保留,给大家的要能长期保留的,上课用的当然是那种随意书写的。

  台上,苏宇眼神变幻了一下。

  刘洪!

  这混蛋东西!

  阁老们的确不了解学员,思维僵化了,总觉得这事不好办,心中想的始终是规矩两个字。

  而对刘洪而言,规矩这东西……漏洞太多。

  学员们可未必就是一定要意志之文,只要能占到便宜就行,其他的,他们会在意那么多吗?

  他们又不是多神文一系的人,之前抱着法不责众的心思,才敢上演这一幕。

  苏宇深吸一口气,迅速道:“其实这个方法也不错,我之前就说了,大家参与,多少可以获得一次免费听课的机会!”

  “不过书写意志之文,我觉得,多少要给大家一点盼头,比如每次书写,都是用精血和高等兽皮书写,奖励给当天表现最好,进步最大的学员!”

  苏宇笑道:“这样,也真的有人可以得到意志之文,也不算一无所获!拿到意志之文的学员,以后有了成绩,也会感念今日恩情……”

  刘洪瞥了他一眼,这小子,这时候了还不忘挖坑让他们出血。

  一百多本!

  真要用精血书写,成本价都不下于一万功勋了!

  这都不算研究员消耗的意志力,上课花费的时间这些人工成本了。

  苏宇看着刘洪,笑道:“刘老师说,若是有人选择要意志之文,那就给,这样也好,我觉得肯定有人是需要的,人少了,阁老们也有时间去写了,不耽误,挺好的!”

  苏宇也极其诚恳道:“我劝大家,除非家里有山海的,或者能确定要到意志之文的,否则还是选择去听课吧!实在觉得不甘心,将这机会卖给那些有可能要到意志之文的同学也行!”

  刘洪淡淡道:“苏宇,你在唆使同学们黑市交易吗?买卖意志之文,在学府,是犯法的!”

  苏宇笑道:“刘老师误会了!我刚刚说错了,《战神诀》是学府公开的功法,大家都可以学习,所以不存在什么黑市交易一说,大家可以找一些家境富裕的同学借一本意志之文看看,要是丢了,那就用这次机会去还,是借,大家千万不要买卖啊!”

  “……”

  学员们眼神诡异。

  这话要是还听不明白,就是真傻了。

  借个屁!

  名义上说借而已,借不借的谁知道,转头就说丢了,再用这次机会赔给对方,那就完成交易了。

  至于能卖多少,能否比得上一次听课,反正怎么算,他们都不会亏就是了。

  出价低了,他们就去听课好了。

  至于他们自己,一些人心里有数,百分百拿不到的!

  两人唇枪舌剑,你一言我一语,都在钻规则的空子。

  一个说,没规定时间。

  一个说,不存在交易,借来看看丢了意志之文。

  反正苏宇就是让单神文一系出血才行!

  大出血!

  哪怕可以解决这件事,也得让他们出血。

  比恶心人,谁怕谁啊!

  此刻,阁老们都成了陪衬,他们也不吭声,任由两人去说,此刻他们亲自下场,那就真丢人了。

  “苏宇,你说的这个行不通的,当时是说,谁击败你谁拿意志之文,转让……抵押,这都不可以的!在学府,是不可以交易功法的,抵押、转让也不行,真想抵押转让,那也可以,支付一笔传承费用!”

  刘洪平静道:“支付给学府,比如战神诀,传承一次,首先你要有资格,然后需要100点功勋,这才允许传承转让,你作为学员,难道连这个都不懂?”

  下方,夏虎尤一听这个就头大!

  这意思是要断了他的买卖?

  学员们转让给他,抵押给他,他还得支付100点功勋给学府才行?

  那这样一来,还买卖啥啊,成本太大了!

  苏宇笑道:“我知道,不过传承《战神诀》是有这个要求,因为《战神诀》是玄阶和地阶功法,你说的是地阶版本,我又没说非要《战神诀》,《千钧诀》也行,这是人境公开功法,是可以免费传承的!当时你们又没限定哪种功法,那大家可以都要《千钧诀》功法意志之文嘛!”

  苏宇淡淡道:“只要阁老们愿意写《千钧诀》,甚至《开元诀》,那都随意,无所谓的事!”

  “……”

  苏宇补充道:“一定要山海,还是巅峰的!这可是你们说过的,这个不能说弄错了吧?”

  “……”

  刘洪看着他,笑了笑,心里暗骂一声!

  小混蛋可以啊!

  对学府规则研究的还挺透彻的!

  此刻,两人都不断拿规则说事。

  却是给不少人一种感觉……他么的,学府规则,怎么感觉就是为这俩制定的?

  想怎么玩怎么玩?

  ……

  修心阁中。

  万天圣仰头看天,学府规则有这么多漏洞可钻吗?

  这么不严谨?

  怎么感觉这俩混蛋,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反正一切都对他们有利!

  揉了揉额头,他在考虑,要不要大修一次学府规章制度了。

  ……

  擂台区。

  刘洪也不和苏宇说了,传音周明仁道:“院长,这家伙很难缠,明摆着让一些学员将机会转给那些大家族子弟,最后让大家族子弟来找我们麻烦……”

  “大部分学员都会选择来听课,可一部分恐怕不行。”

  周明仁此刻也冷静了下来,忽然出声道:“愿意来听课的学员,可以散了!研究员上课,会说一些属于自己的独门见解,很多时候,不是几点功勋可以比拟的!若是愿意等待,那也可以等待我书写意志之文……”

  他看向那些学员,学员中不少人心中犹豫,等触碰到他的眼神,又有些害怕。

  很快,一些学员也不多说,纷纷退去。

  原本数千人,一下子走了上千人,而且看到其他人走了,一些原本还想留下的人,考虑了一下,也急忙离开。

  占个便宜就算了!

  见好就收!

  再闹腾,什么都没了,而且还被强者们记住了,那才是麻烦。

  人多势众,人少了,那就不势众了。

  反正今天怎么着都赚了!

  苏宇厉害啊!

  这一刻,不少人也感慨,这家伙,这次可是坑了单神文一系,所有研究员,都得免费开一次课,尽管只是一次,可有些人未必就乐意。

  走了一大批人,苏宇一点也不意外。

  也不觉得不妥。

  见好就收是好事,留下来的,要不有背景,要不寻思着找个机会卖了这个机会,没背景、没实力的,不走留着干嘛?

  能混一次免费听课,观摩意志之文的机会算是不错了。

  然而,走的这些人其实不重要。

  一大群有靠山的,才是周明仁需要头疼的事,也不知道他要付出多少代价,才能摆平这些人。

  驱散了一大批学员,单神文一系几位阁老也都松了口气。

  还好!

  之前密密麻麻的数千学员,他们也头疼,现在走了一大半,这是好事。

  刘洪还是有点作用的!

  而刘洪,此刻见状,又笑道:“其他同学,看样子是准备要意志之文了!同学们考虑清楚了,不得交易!出借《千钧诀》、《开元诀》都行,可一旦有交易发生,学府后台可是有监察体系的!到时候被抓了,竹篮打水一场空,不但一无所获,还有可能接受惩罚,别怪我没事先提醒大家!”

  此话一出,一些学员犹豫了一下,也迅速离去。

  有道理!

  学府有监察体系的,一旦交易功勋点,很容易被扫掉的,到时候就真的没收获了。

  人越来越少了!

  苏宇并不在意,你刘洪能说会道,那就继续,有本事让所有人都不要意志之文。

  此刻,刘洪也头疼。

  还有五六百人没走!

  要不是山海境的学生,或者凌云的学生,要不就是镇魔军、龙武卫这些系统的人,要不就是大人物、大家族的后裔。

  这些人,才是真正难缠的!

  听课一次……打发不了他们。

  人家要的是山海巅峰的意志之文,价值上千功勋点,甚至数千,你拿听课一次糊弄他们,做梦呢!

  苏宇面带笑容。

  这才是关键!

  哪怕不需要付出数千本,这几百人,你们怎么解决?

  不给吗?

  那就等着和整个大夏府大家族为敌吧,说为敌过分了,起码这些家族不会对周明仁有什么好印象了。

  心里少不得骂几句!

  真到了哪天关键时刻,也许就给你一刀子。

  苏宇也懒得管他们怎么想,忽然朗声道:“我问问,击败我奖励一本意志之文的话还算数吗?算数,那以后继续,不算的话,那就算了,出尔反尔的事都干了,朝令夕改也正常!”

  “……”

  算吗?

  废话!

  当然不算数了!

  可此刻,苏宇明摆着要打人脸,让单神文一系自己撤销了这条指令,一条为难苏宇的任务传下来,苏宇倒是没啥事,他们差点都掉坑里了。

  刘洪笑道:“之前是为了激励大家上进,也是为了让你苏宇上进,你们啊,非要瞎胡闹,有违我们的初衷,此事以后便作罢了!”

  “你说了算吗?”

  苏宇俯视他,奇怪道:“你是单神文系脉主?院长?府长?刘老师,可不是我看不起您,您一位助教,有资格代替单神文系开口吗?连府长的命令,你都可以随意撤销了?您是代理府长?代理院长?还是说,郑阁老出事,您要接替脉主的职位了?”

  苏宇震撼道:“刘脉主,恭喜!”

  “……”

  刘洪差点想去弄死他算了!

  脉主你大爷啊!

  谁他么想当脉主了?

  而苏宇,念头一动,又笑道:“刘脉主,您能上位,不会是因为上次的事吧?难道你们亏了4万功勋,还算功劳了?”

  此话一出,周明仁几人皱眉,什么意思?

  若是之前苏宇说这话,几人当他放屁,苏宇也没资格在他们面前开口。

  可现在……

  现在谁小看这小子,那就是白痴。

  4万功勋……

  什么意思?

  他们没亏什么4万功勋,近期唯一一次大额支出,那是10万功勋买了一些东西。

  那东西……正是从苏宇那边流传来的。

  几人脸色有些异样起来,余光瞥向刘洪。

  在这之前,他们都没怀疑过刘洪,可现在,苏宇是什么意思?

  刘洪心中暗骂,4万你大爷!

  苏宇这家伙,那是破罐子破摔了!

  反正这次之后都得罪死了,他也不在乎之前的事被人知道,都一个样,此刻隐瞒其实没啥必要,就今天之后,周明仁他们能和苏宇继续和平共处才怪了!

  “苏宇,休要胡说八道……”

  苏宇笑呵呵道:“我胡说什么了?我什么也没说!一切不符合规矩的事,我都不会做的!别说,我能进入千钧九重,进步这么快,真要感谢你们的帮助!谢谢!”

  苏宇跳下了擂台,笑道:“我还有事,先走了!最近在搞研究呢,哪有时间切磋比武什么的!对了,麻烦大家帮我传个消息,我们文谭研究中心,彻底推导出了《噬魂诀》功法,让元气变异,可以腐蚀、灼伤意志力,很快会对外拍卖,一次性买断!”

  “这是战者道肉身功法,不是什么意志力武技,也不什么天赋技,大家记好了!这对战者而言,在诸天战场上,对付敌方文明师,有巨大的作用!”

  “我们欢迎大夏府,甚至其他大府的人来参与!”

  “我们希望这功法能传承下去,能让整个人类实力都提升一大截!”

  “接下来,我希望我们多神文一系,文谭研究中心能成为人境的中心,目光聚焦点,一些人,考虑好了,这时候找我们麻烦,小心被天下战者劈死!”

  苏宇朗声笑道:“至于意志之文,你们自己去要,我就不掺和了!《噬魂诀》的推导,还需要我去参与后期的试验工作,对了,谢谢你们的4万功勋,虽然我们只分到了一半,但是也够了,《噬魂诀》的推导,可离不开这笔资金的赞助,否则,还真难以成功!”

  苏宇白衣飘飘,潇洒离去!

  陈永默默跟着,这一刻好像成了苏宇的学生,在后方为他护道。

  全场死寂!

  下一刻,郑云辉忽然吼道:“《噬魂诀》可以让元气变异?”

  “是!”

  苏宇头也不回,回了一句。

  “开窍多少?”

  “36窍穴,不算多,其中重合窍穴接近一半。”

  “那就是说,需要开启18个左右?”

  “差不多!”

  郑云辉脸色一变,二话不说,拔腿就跑!

  回家!

  找老爷子去!

  变异元诀!

  可以让元气变异,针对意志力,艹,好元诀啊!

  额外开窍不到20个,虽然挺难的,可对天才而言,这是增加他们实力的一次巨大机会,可以让他们有更多的手段对付文明师!

  人群中,一些人默默离去。

  有的是去通知家长,有的是去通知背后的势力。

  这对战者道而言,的确是一次巨大的机会。

  周明仁这些人也是眼神闪烁,看得出苏宇的意思,早不出,晚不出,现在公布,显然,是要将多神文一系聚焦在大众眼皮子底下!

  担心被报复吗?

  周明仁几人没吭声。

  报复……这个再说。

  《噬魂诀》的出现,注定要让文谭研究中心成为四方焦点,关键是,这功法传播出去,对他们利弊如何?

  还有,剩下的这群人如何解决?

  周明仁刚想借着这机会离开,人群中,一位小姑娘怯生生道:“周府长,我就要三本意志之文就行了,我就赢了三次,苏宇让我赢10次,我都没答应的……”

  小姑娘一脸害怕的样子,见周明仁看她,都快被吓哭了,怯懦道:“这是我自己赢的,我爸不给功勋点给我,可我爸还要我变强……我就剩3点功勋,全都花了……周爷爷,您要赖账吗?”

  周明仁看着她,微微有些眼熟。

  一旁,有研究员迅速传音道:“育强署纪署长的女儿,纪小梦,最小的那个!”

  周明仁记起来了!

  那个老家伙老来得女,唯一的女儿,当年过十岁,邀请四方强者给他女儿庆生!

  比几个儿子要喜欢的多!

  原来是这丫头!

  周明仁头疼欲裂,混账东西,苏宇……混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