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族之劫 第164章 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求订阅月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彩鹢小说网 www.chuangyun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擂台区那边,苏宇不再去管。

  迅速往研究中心回返。

  陈永一言不发,也跟着他走,走了一阵,远离了那边,陈永低沉道:“今天算是正式撕破脸了!”

  苏宇扭头看向师伯,轻声道:“师伯,您是觉得我们还需要蛰伏?”

  “不是蛰伏……是真的实力不如人。”

  陈永叹息。

  苏宇点头,边走边道:“我知道,可是一直不反击,他们越来越过分,再这么下去,我们就真的完了!趁着郑玉明被府长重创,单神文一系顾忌多,此刻反击,是最好的机会!”

  陈永欲言又止,半晌才道:“那得把你师祖找回来才行。”

  一说起这个,苏宇也是郁闷道:“师祖怎么还不回来?”

  没有山海撑腰,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还不是你师父!”

  说起这个,陈永也是无奈,“诸天战场出现了一个新种族,行踪不定,你师祖去诸天战场寻找,谁知道走到哪去了。通讯在那边没法用,隔着一个世界通道呢。你师父之前怂恿你师祖去找,要不然,你师祖也未必会走。”

  简单说了几句,陈永又道:“《噬魂诀》的事,是真的假的?”

  “真的!”

  苏宇点头道:“要不然我也不敢当众说,现在只希望他们投鼠忌器,毕竟学府不止他们单神文系,还有其他多个派系。”

  说罢,苏宇又道:“师伯,我觉得他们没什么可怕的,单神文一系在学府虽然实力很强,可我觉得学府其他各方实力也不弱,他们又不能一手遮天。”

  他觉得没必要太过担心。

  又不是单神文系当家做主了。

  陈永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你错了!在大夏文明学府,单神文系是不能当家做主,可在别的学府,很多单神文系的强者都是府长!”

  “单神文系,不是特指我们学府,而是整个人境!”

  陈永叹道:“同样,多神文系也不是单独指我们,而是整个人境多神文一系的修者!从整个人境来看,几十年下来,多神文一系的修者恐怕不到千人,实际上能有500人就算不错了!而单神文一系,光是我们学府就有上万人,别说整个人境了!”

  苏宇皱眉道:“其他派系也生存的好好的,有些派系人那么少,比我们还少,为何非要针对我们?”

  听师伯这意思,不是一家!

  而是整个人境都在排斥多神文一系!

  这又是为何?

  陈永沉默。

  苏宇见状凝眉,难道其中还有什么更深层的东西不能说?

  陈永沉默了一会,开口道:“去研究中心说,把你老师喊出来,一起说!”

  “好!”

  ……

  几分钟后,两人回到了文谭研究中心。

  白枫被拖出实验室的时候,人都是糊涂的。

  又咋了?

  “师兄,你怎么来了?”

  “……”

  陈永同情地看着他,你这当老师的,也就只有事后知情权了。

  苏宇却是迅速道:“老师,今天我赚钱了,赚了好几千功勋!”

  白枫眼神一亮!

  又赚钱了?

  下一刻,脸色一黑,“怎么赚的?又骗谁了?”

  “……”

  苏宇无语,解释道:“没,是我出去比武切磋输了,然后赚的。”

  白枫茫然,很快道:“打假赛?”

  说着,点头道:“干的不错!你老师我当年也打过假赛,百强榜争霸的时候,有几个家伙花钱贿赂我,为了提升几个排名,我也打过假赛,不过一般给的不多,你这边谁要打假赛,给这么多?”

  黑历史!

  一旁,陈永脸都变了,忍不住骂道:“前些年你在百强榜上打过假赛?”

  白枫理所当然道:“怎么了?我没钱修炼,打几次假赛怎么了,师兄,别那么迂腐!”

  “……”

  陈永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有无奈。

  感情打假赛不是苏宇才会的,白枫这边就有苗头了。

  哎!

  只有叹息!

  苏宇干咳一声,笑道:“对,老师,我也是打假赛,输了八千多次……”

  白枫就这么看着他!

  小子,你这话一出口,我就觉得要出大事了。

  什么情况下,能输八千多次?

  苏宇迅速将事情简单说了一遍,白枫看了他一会,半晌才道:“也就是说,现在彻底撕破脸了,对吧?”

  “对!”

  “哦!”

  白枫撇撇嘴,想了想,倒也不算意外,只是有些郁闷道:“蠢货,你等你师祖回来弄他啊!忍几天不行吗?你师祖还没回来,这黑锅我们不好扛,懂不懂?”

  至于撕破脸,多大点事啊!

  反正早就斗的你死我活了。

  关键是,这蠢货居然不等他师祖回来就干!

  白枫无奈道:“忍忍吧,最近别出去了,我告诉你,这些人指不定怎么心黑呢!就算他们心不黑,不敢干掉你,可有人会干掉你的,我告诉你,别把人心想的太好了,一群和你称兄道弟的家伙,干掉你栽赃给他们都正常!”

  “还有一些万族教的探子,巴不得干掉你,让你师祖和他们火拼……”

  白枫随意说着,吐气道:“没事,最近好好在研究所待着,别出学府,问题不大。”

  苏宇点点头,这个倒是真的。

  哪怕单神文一系不敢干掉他,可架不住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也许也有这心思。

  “我知道的,所以我才说出《噬魂诀》的事,让战者一道的人都盯着,这样一来,大家多少有些顾忌。”

  “你弄出来了吗?”

  白枫怀疑道:“你别弄个假的,和上次一样,我告诉你,你再弄假的,你会死的很难看的!”

  白枫相当的淡定!

  也就一开始有些惊讶,之后完全没啥反应的。

  陈永看的都傻眼了,这么大的事,你这混蛋就不当回事吗?

  忍不住骂道:“白枫,麻烦很大,明白吗?”

  “师兄,别小题大做!”

  白枫无所谓道:“早就不和了,又不是第一天,一直憋着也不是那么回事,他们找茬,反击一次怎么了?丢人也是他们自找的!”

  陈永无语,吐了口气,开口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之前苏宇问我,单神文一系为什么要一直针对我们……”

  “资源呗,怕我们翻身了,又抢了他们的地位。”

  “扯淡!”

  陈永直接骂了一声!

  白枫愣愣地看着他,咋了?

  我说的不对吗?

  陈永深吸一口气道:“你们要明白,单神文一系,多神文一系,指的不是咱们一个学府,而是整个人境各大学府,甚至包括其他地方,军中、圣地都有!”

  “若是为了一些资源,地位,为何全人境都在排挤我们?”

  “白枫,你要知道,不是我们一家被人排挤,而是整个人境,大周府、大商府都被人排挤!”

  陈永低沉道:“知道吗?是整个人境!”

  苏宇凝眉,迟疑道:“师伯,难道是理念之争?”

  若是理念,那这东西就很麻烦了!

  文人之间,生死大仇都不算什么,可一旦是理念冲突,那就是世世代代的仇恨!

  不到一方灭绝,几乎很难和平共处。

  “理念?”

  陈永摇头,“文明师的理念都是变强,什么理念,什么道统之争,都是不存在的。”

  “那……为什么?”

  这下子苏宇真的搞不懂了!

  白枫也疑惑道:“怎么,还有隐秘?不是因为咱们消耗的资源比别人多吗?所以那些混蛋看不过眼,又觉得我们比他们强,所以才针对我们?”

  陈永沉声道:“废话,那几十年前,他们怎么不针对我们?”

  “我们强啊!”

  “单神文一系也有强大的时候,那时候大不了大家互相看不上眼,也没到现在这地步,非要压的我们抬不起头,甚至灭了传承!”

  白枫和苏宇都来了兴趣,难道还有别的原因?

  白枫想了想道:“说起来,一切的原因都在于五代那一战,也就是咱们师祖那一战失败之后,我们才被人如此针对,这么说,就算有什么隐秘,也和五代有关了?”

  陈永微微点头。

  想了想,不再开口,而是传音道:“多神文一系被人如此针对,说起来并非理念的问题,也不是资源的问题,就是私仇!”

  “私仇?”

  “对!”

  陈永传音道:“和五代关系很大,五代战死的事,苏宇应该也知道吧?”

  苏宇点头。

  陈永继续道:“那当年,战死了3位无敌,你也知道吧?”

  苏宇再次点头。

  “这3位无敌,两位来自万族,一位是人族的!”

  陈永叹息道:“那位战死的无敌,来自大周府!大周王的亲弟弟,刚晋级无敌没多久,他儿子……是如今的大周文明学府府长!”

  “当年五代证道,并未邀请无敌助战,五代太傲气了,觉得自己就能完成证道,只带了一些热情来助的文明师,目的不是为了助战,而是为了让他们观摩一下证道的过程。”

  “结果出了事,多神文一系自己遭殃不说,还让来援的那位战死在了诸天战场。”

  “大周王倒是没说什么,可大周文明学府那位,本就和五代不和,他父亲为了五代战死在了诸天战场,你说,他能接受吗?”

  陈永叹道:“打那以后,大周文明学府就开始排斥多神文系!大周王沉默不语,大周府主周破天也没吭声,大周府那边先掀起了排斥多神文的风波。”

  “之后,其他各府的单神文一系跟进,有权争,有同仇敌忾,有讨好的大周王的心思,也有的确憎恨五代的单神文系强者。”

  “加上多神文一系衰败,多方面因素,才导致了整个人境各大府都在排斥多神文一系。”

  陈永叹道:“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关键的还有一点!五代曾经留下了一些资料,关于文明师证道永恒的事,以及一枚神文,大周文明学府那位的意思是,他的父亲为了救援五代而死,这些东西是他父亲用命换来的,他要求公开资料,起码对他公开……”

  苏宇这时候也忍不住道:“这个……应该可以给他们看看吧,毕竟是为了救援五代陨落的。”

  他没料到,这当中还有这曲折。

  之前白枫说战死了3位无敌,苏宇都没多想。

  现在看来,这其中还挺复杂的。

  战死了一位人族的无敌!

  陈永苦笑,无奈道:“是该给!可是……没有!”

  “没有?”

  “没有!”

  陈永头疼道:“五代师祖有两位学生,一个是柳文彦师伯,一个是我们的老师,你的师祖。神文传承给了柳文彦师伯,这个大家知道,可资料,按照外界的说法,是传承给了我们,可是……真没有!”

  陈永叹息道:“老师也一直在找,甚至将所有资料都翻看了无数遍,真的没有!可没人相信,都觉得被老师私吞了,不愿意拿出来公开!可想而知,此举算是彻底把人得罪死了!”

  陈永说着,愈加无奈道:“从那以后,大周府为主,形成了一批单神文一系为主的势力,专门针对我们!针对整个多神文一系!因为当年那一战,不少学府的多神文一系强者都去了,既是救援五代,也是为了救援他们……”

  “你不是疑惑,当年多神文一系还有强者在,为何任由我们被人打压吗?”

  陈永叹道:“就是因为这个!因为没法出面,没法出头!他们活着的时候还好点,等那些多神文一系强者陆续陨落,之后我们就彻底难过了!”

  苏宇皱眉道:“师伯,那让他们自己来找,我们的确没有,难道变出来给他们?”

  “没用的!”

  陈永感慨道:“人只会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不愿意相信的,再怎么说也没用的!而且多神文一系衰败,对方如日中天,只是打压你,又没直接上门找你麻烦,你能如何?”

  白枫郁闷道:“还有这茬吗?我说呢,以前去过一趟诸天战场,那边的大周府腾空,看到我都跟看到仇人似的,师兄,之前怎么不说?”

  陈永没好气道:“说这个有什么用?而且这事,严格说起来,我们也没法说什么,我们也很无辜,资料若是有,我们也愿意提供一份给他们,可关键是没有!”

  白枫忽然小心翼翼道:“师兄,会不会被师父藏起来了?”

  “滚!”

  陈永怒骂一声!

  有些恼火地看了他一眼,气恼道:“师父怎么可能会藏起来!是真的没有,东西到我们手上之前,有不少人都查过,就是没有!你以为证道无敌的资料,其他人不关心?求索境、战神殿都很关心!”

  “结果都没发现什么!”

  陈永摇头道:“但是……师父说可能真的有!”

  “什么意思?”

  陈永吐气道:“师父说,师祖生前的东西,少了一些!可师祖生前就住在修心阁,遗物从修心阁拿出来的时候,不少山海都在监督,没人进过修心阁,而且师祖生前还布下了神阵,没人可以进去偷窃的……”

  “所以,师父也没办法说出口,反正东西是少了几样,可能真的有资料,但是已经丢了,具体是师祖自己带走了,还是如何,几十年了,现在也没法再去探究!”

  陈永说着,叹气道:“除非……当年有人提前去过师祖住的地方,拿走了东西,之后隐藏了消息,这口锅,只能我们来背了!”

  “有人提前拿走了?”

  白枫迟疑道:“什么意思?以师祖的实力,布下的阵法,除了无敌,谁能进去?”

  此话一出,白枫脸色一变!

  苏宇也脸色变幻了一下。

  他听懂了!

  难怪洪谭不再提及此事,也不许陈永再说。

  谁能提前拿走五代的东西?

  无敌!

  当年五代陨落之后,如果真的存在资料,后来又丢失了,必然有无敌提前赶来了,拿走了东西。

  可是……可是对方如何知道,五代必死?

  第一个就赶来了!

  要知道,五代战死之后,很快就被大夏王护送残骸回归了大夏府,那这么说,这人在大夏王回归之前,就知道五代已经陨落了!

  三人沉默!

  陈永沉默了一会,继续传音道:“这些事,涉及的东西有些多,所以师父也不再提及,毕竟……我们根本无法承受住任何东西!包括五代师祖的陨落……若是资料真的丢失过,那就代表……你们应该明白!”

  苏宇和白枫再次变色!

  提前预知五代陨落?

  这不可能!

  那只有一个可能,有人暗算了他们!

  叛徒!

  一位可能是无敌的叛徒?

  陈永有些悲哀道:“所以,低调,蛰伏!当做一切都不知道!被打压就被打压好了,老师甚至不能贸然突破,甚至不能进入日月,一旦进入……也许对方就会怀疑,甚至担心留下什么后患……”

  苏宇忍不住道:“告诉上面……”

  陈永看着他,悲哀道:“你知道……是谁吗?”

  “……”

  对,是谁?

  贸然告诉别人,杀人灭口……

  “那就闹大!”

  苏宇急忙道:“闹的很大!”

  “证据呢?”

  陈永恢复了平静,“证据呢?大家只会觉得,我们是在推卸责任!是想污蔑一位无敌!是想在无敌之间制造内讧!你要知道,前线全靠这些强者坐镇!一旦内讧,你承受的起这样的责任吗?”

  陈永叹息道:“承受不起的!一旦人族无敌人人自危,怀疑彼此,其他强族杀来,前线强者心不和,你觉得会有什么下场?所以,哪怕知道,哪怕有猜测,也要憋着!除非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是谁!铁证如山之下,才有可能翻盘!”

  “铁证如山……”

  陈永摇头,哪来的铁证如山!

  他看向苏宇道:“所以,这次和单神文一系彻底撕裂,未必就是什么好事!单神文一系,在我看来,打压我们,反而是一种保护……”

  苏宇凝眉。

  白枫有些压抑道:“师兄,那现在是出头是死,不出头也是死!这么下去,多神文一系真的就灭了传承了!”

  “对啊!”

  陈永叹息,“所以师父其实怀疑……这背后,也有那位的影子!当然,其实不好说,因为一切矛头指向的可能是大周王,可是……可是大周王没必要如此,师父怀疑,是有人借大周府周家为幌子,暗中还有一些人,推波助澜,真正意义上想要灭绝我们,彻底断了多神文一系传承!”

  白枫、苏宇都沉默了。

  听这话的意思是,出头就有大麻烦。

  可不出头,多神文一系的麻烦,已经看到了,到了快要灭绝的地步了。

  苏宇也是无语了!

  这背后,居然还牵扯到了多位无敌。

  大周王算一个,战死的大周王弟弟算一个,还有一位可能存在可能不存在的无敌算一个。

  苏宇挠了挠头,“师伯,那大夏王这边……”

  陈永平静道:“大夏王不好偏袒任何一方!五代师祖一意孤行,战死在了诸天战场,牵连的大周府战死一位无敌,你说,大夏王能怎么办?派系之争,你多神文一系不如对方,斗争失败,大夏王难道还能特意来扶持你?”

  “你自己都斗不过别人,指望大夏王插手帮忙吗?他是大夏府的无敌,是整个人族的无敌,可不是多神文一系的无敌,他也需要平衡各方利益的,不能完全按照自己的喜好来,要不然,他的确和多神文一系关系不错,和五代关系不错。”

  头疼!

  苏宇和白枫都一脸的郁闷。

  苏宇开口道:“师伯,那您的意思是,我们现在……继续当乌龟?”

  “……”

  陈永看着他,忍不住笑骂道:“你在指桑骂槐?”

  苏宇:“……”

  委屈!

  我没有啊!

  就是觉得,很憋屈而已。

  陈永又道:“龟缩倒也不用,其实和我们关系也不算太大,对方就算真的存在,他关注的不是我们,而是我师父,和柳师伯!”

  陈永吐了口气道:“柳师伯继承了神文,恐怕也是对方关注的对象!所以柳师伯,一直沉寂下去,其实是好事!”

  说到这,陈永忽然道:“可是,如今柳师伯突破了腾空!”

  苏宇看着他,急忙道:“师伯,您的意思是?”

  陈永揉了揉太阳穴,叹息道:“我其实之前在想一个问题,柳师伯突破,万族教袭击南元,到底是无意还是有意,还是说,有人借机还想观察一下师伯!”

  苏宇眨眨眼,啥情况?

  这么说,那一次南元被袭,可能还有隐情!

  白枫意外道:“有吗?那次出了麻烦,我马上就赶了过去……”

  陈永瞪着他道:“你去迟了!师伯突破之后,你才去的!”

  “不是啊,我快马加鞭,几乎没有任何停歇,我就赶过去了!”

  白枫解释道:“师伯给学府来了通讯之后,我很快就赶过去了,路上没有任何推延!”

  陈永淡淡道:“也许你赶到的时间,也在算计内呢,在那之前,万族教就发动了!”

  “不会吧?”

  白枫惊讶道:“这……是意外吧?”

  “意外还是刻意,谁能说清楚?”

  陈永喃喃一声,缓缓道:“不说师伯那边,就说学府,最近也让我觉得风起云涌!我总觉得有一张大手,在操控一切,郑玉明被废,单神文一系加大力度压制我们,包括大周府那边,单神文一系天才挑战各方……都在给我们制造压力,很大的压力,让我们喘不过气来!”

  陈永喘息道:“一张大手,在推动我们,想让我们爆发!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是无意还是有意,是那可能存在还是不存在的那人,还是其他人,我总觉得,如今的我们就在火山口上!”

  “有人在推动?”

  苏宇皱眉,谁?

  那可能是叛徒的无敌?

  还是别人?

  逼着多神文一系爆发?

  为了什么?

  自己的出现是意外,对方应该没兴趣算计自己,想到这,苏宇急忙道:“师祖不会有事吧?还有,柳老师那边,最近不会出事吧?”

  真要有人推动,目的不会是他们三人。

  只会是另外两位!

  陈永摇头,“你师祖那边,倒也不用太担心,关键还是柳师伯那边,不过师伯在南元待了多年,一般情况下不会离开南元的,在南元的话,其实是有人在盯着师伯的,当然,一般情况下,也不会有人动师伯的……”

  “那还好!”

  苏宇安心了,那就没问题了。

  想了想道:“既然有人盯着柳老师,那为何之前万族教袭击南元,没人插手?”

  陈永苦笑道:“盯着师伯,不代表就会帮师伯,明白了吗?”

  “哦!”

  苏宇了解了,与其说是盯着,不如说是监控,反正柳文彦不死,或者死了,其实都无所谓。

  只是需要盯着他而已!

  苏宇也没想到,这其中还有这么多弯弯绕绕,陈永看样子一开始并不准备告诉他们。

  现在说这些,苏宇也大概明白他的意思了。

  “师伯,那您的意思是,最好还是保持之前的状态,继续低调?”

  他现在有些怀疑了,洪谭和陈永,是不是一直故意装乌龟,所以从不出面做什么?

  哪怕被压制的都快没办法生存了!

  陈永想了想道:“你是新人,你若是要折腾一下,那就折腾吧!从你开始折腾,总比我们折腾强,不过今天说的一切,你自己选择遗忘!还有,不到万不得已,你师祖……就算回来了,也不会出面去解决什么。”

  说罢,陈永又深吸一口气道:“你自己看着办,也许……一直躲着也不是办法,你冒个头,也许会有一些意外收获,不过师伯提醒你,小心一些!”

  苏宇点点头,果然,知道的越多越危险!

  下次别啥都告诉我了!

  让我无知不好吗?

  非要告诉我,我现在有些小怕。

  真是的,我老师这么多年都不知道,师伯干嘛啊,非要告诉我!

  扭头看了一眼白枫,白枫现在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忽然道:“师兄,你啥意思,当年为何不告诉我,今天这小子闯祸了,你就说了?”

  陈永缓缓道:“因为……你没他能折腾!”

  就这么简单!

  你白枫虽然也不是善茬,可一切还在掌握之中,你这徒弟……三天不管,他能把学府捅破天!

  你自己看看!

  来学府两个月,干了啥了?

  前后把单神文一系坑成啥样了?

  现在连山海巅峰的周明仁都给得罪了,原本周明仁只是随手一挥,下面的人去处理苏宇,现在……现在周明仁大概对苏宇印象很深刻!

  总得来说,今天这话,有些吓唬苏宇的意思,让他老实点,不然大家都撑不住了。

  白枫一脸讪讪!

  看不起我?

  觉得我不能折腾?

  那走着瞧!

  等我把天赋神文弄出来了,那就不是一个学府的事,整个人境,诸天万界,都会觉得我白枫能折腾!

  我白枫会不如自己这学生?

  当然,白枫知道,真弄出来了,也许也是个大麻烦。

  五代当年的研究成果,不会就是这玩意吧?

  毕竟研究天赋技精血,就是根据一些五代的遗留资料开始的,要不然洪谭也不会一直研究这个。

  PS:码字昏沉沉的,我去补个觉,晚上睡醒了再写,这两天没啥激情,码字需要激情满满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