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0章 自卑感作祟

作品:萌妻倒嫁

    “说什么?我说你明明知道自己配不上阎夜霆,却每天还装作无知懵懂的样子,不自量力的样子看着就让人想吐。”

    面对刘萌萌的冷声质问,端木蓉反而更加坦然了起来,停下洗手的动作,站直身子以绝对的身高优势俯视着她,指明不讳的重申了一边刚才的话语,言语中尽是鄙夷不屑。

    “你...我是装样子也好,不自量力也罢,至少我是大叔名正言顺的老婆,而你只是一个窥探有妇之夫的第三者,好像并不比我光荣到哪里去,有时间来挑衅我,还不如多去相亲节目转一转,说不定还能在年老色衰之前把自己嫁出去,不然到时年华老去,成了老太婆就真的没人要了。”

    刚刚还被怒气冲冲的刘萌萌,在停顿了一下之后,仿佛瞬间多了金手指一样,顿时对着端木蓉就火力全开,狠狠地将她回击了一番,气的她瞬间丧失了所有的伪装,怒目圆睁的瞪着自己。

    不屑的扫了一下端木蓉的的怒容,从容不迫的转身扯过纸巾擦着双手,然后轻轻的把用过的纸巾扔进垃圾桶内,迈开步子就向外面走去,在气势不输给端木蓉一分一毫。

    “刘萌萌,你以为阎夜霆真的喜欢你吗?他只不过是贪图一时新鲜好玩,等到这股新鲜劲过去,你以为他还会这么纵容你吗?还会要你吗?别忘了他是一个商人,最终需要的还是一个能在家庭事业上能够给予他帮助的人,而你这样事事都拖后腿的拖油瓶,谁会笑到最后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看着端木蓉挤开自己怒气离去的身影,刘萌萌脑海中回荡着她所说的话,大叔真的会像她说的那样吗?只是觉得自己新鲜好玩?真的会等到失去新鲜度就抛弃自己吗?

    对于这样的问题刘萌萌的主观意识是不不愿相信的,但她却不由自主的会去想着这些问题,因为她清楚的知道自己配不上大叔,无论是家世样貌,还是学识人品,她都不是阎夜霆最好的选择,而家世优越,能力与样貌并重的端木蓉却恰恰在这方面远胜于她,不仅样样都比她强出许多倍,更能在工作上给予阎夜霆更直接的帮助,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端木蓉都比她更适合阎夜霆。

    带着自卑的情绪回到酒会大厅,站在角落安静的看着站在人群中闪光发亮的阎夜霆,刘萌萌觉得他就是天上耀眼的明月,而她只是众多繁星中一刻毫不起眼的星星,她没有绝对的信心能够让他注意到自己,更不能让他摒弃所有的星星,唯独只照耀她这一刻星辰。

    一边和身边的人礼貌的攀谈着,一边四处寻找着刘萌萌的身影,终于在会场中的一个不显眼的的角落里找到她,立马向身边的人点头说了声抱歉后,便立马大步向她走去。

    尽管两人间隔的距离有些远,可阎夜霆依然看到了她那落寞的神色,安静的待在角落里,就像是个被遗弃的孩子,被世人遗忘摒弃,只能本能的躲藏着。

    只要轻轻一眼,便可以让他为之颤抖心慌,让他的心狠狠的疼着,失去所有的理智思绪,只想要把她紧紧地纳入怀中,为她最温暖、安心的拥抱。

    “怎么去了那么久?”

    当刘萌萌听到头顶的传来的声音时,阎夜霆已经揽住了她的腰身,让她本能的向他的怀中靠去,一双温柔似水的眼眸中,充满了浓浓的担心,只要一眼,好像就会吸进去一般,让她的心为之颤抖,变得莫名的安心起来。

    “我...”

    对上阎夜霆担忧的眼眸,刘萌萌刚想要回答他时,却撇到了远处端木蓉打量的身影,下意识的停顿了下来,最终什么也没说出口,反而轻轻的推开阎夜霆的双手,退出了他的怀抱。

    木愣的看了一下已经空掉的怀抱,不太自然的放下收手,目光直直的看向刘萌萌,阎夜霆很不明白她这是怎么了,刚才明明还好好的,可去了一趟卫生间回来后,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完全让人捉摸不透。

    “不喜欢待在这里吗?”

    听着阎夜霆充满浓浓关系的话语,刘萌萌把头低的更低了一些,不点头也不摇头,更不发一言一语。

    看着眼前突然安静下来的刘萌萌,阎夜霆立马后悔带她来了这些,于是强硬的拉起的她的手就向端木蓉他们走去,丝毫不给刘萌萌的反抗的机会。

    来到端木蓉面前,阎夜霆简单的和他们说了一声后,便带着刘萌萌离开了酒会会场,两人走出会场便来到了停车场内,阎夜霆没有选择让司机来开车,而把刘萌萌塞进副驾驶座后,就把车子开了出去。

    在回酒店的路上,两人相对无言,直到阎夜霆把车子开进入住酒店停车场后,终于憋不住心里的疑惑,锁住车门久久不下车,而刘萌萌则是安静的坐在一旁,依旧不言不语。

    “告诉我,刚才在酒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抬起看向一脸认真担忧的阎夜霆,刘萌萌把刚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来,尽管阎夜霆现在依然对她关爱有加,可她依然不敢去问他会不会抛弃自己,端木蓉有一句话说的很对,那就是阎夜霆需要的是一个在家庭事业能够帮到他的女人,而不是自己这种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

    她除了给他制造麻烦惹祸外,什么都不能为他做,凭什么心安理得的享受他的疼爱呵护,凭什么要求他不会抛弃她。在她和阎夜霆之间,她从来就是不作任何付出就得到很多的一方,因此她没有任何资格去要求他为自己做任何事情,因为他不欠自己的,相反自己却欠了他很多。

    “没发生什么,我就是有些不舒服,所以想要先回来。”

    刘萌萌最终还是选择了隐瞒下和端木蓉在卫生间里相遇的事情,一方面是因为她不确定阎夜霆会不会相信她所说的,另一方面是她认为端木蓉说的很有道理,自认理亏。

    “下车吧!”

    听了刘萌萌的回答后,阎夜霆没有给出任何的回应,随口说了一声后,便打开了车锁,下车来到副驾驶的位置,打开车门把刘萌萌牵了出来,然后一言不发的牵着她向电梯走去。

    等到来拿给两人回到酒店房间内,阎夜霆随后关上房门后,就把刘萌萌挡在了自己和房门之间。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我...”

    下意识的抬头看向他看去,却触及到一双略带怒气的冰冷眼眸,以及他全身正肆意散发的怒气。这是刘萌萌第一次见到阎夜霆如此怒气的模样,惊慌的低下脑袋不敢看他,双手紧张的交握在一起,整个人都惊慌的不知所措,却又本能的想要解释什么,可是开口后才发现,自己根本无法组织任何语言。

    “看着我...”

    伸手抬起刘萌萌的脑袋,强迫着她与自己直视,阎夜听现在很生气,但他却不是生刘萌萌的气,而是气他自己,带她来香港明明是想要让她开心的,可从他们踏上来香港的飞机开始,她就没有怎么开心的笑过,现在更是变得一言不发,让他怎么能不气自己。

    “我...”

    被迫直视着阎夜霆,眼泪瞬间沁满眼眶,却迟迟的不让它滚落下来,这样怒气凌然的阎夜霆是她没见过的,所以她本能的害怕着,想要闪躲却怎么也闪躲不开,只能像只受惊的小兔一般,紧贴着门板,不敢哭,也不敢移动分毫。

    “该死!”

    看着她眼中的泪水,阎夜霆的心脏火辣辣的疼着,使得他胸腔里的怒气更加旺盛起来,恼火的低骂医生后,火速的把她拉入自己怀中,唇瓣狠狠的吻上她的双唇,然后肆意攻陷蹂躏,恨不得将自己怒火不甘都化作熊熊的火焰,将她彻底燃烧殆尽。

    承受着阎夜霆好不温柔的亲吻,刘萌萌的眼泪瞬间肆意开来,像是卸了闸的洪流,顺势侵泄而下,怎么也无法停止了下来。

    吻着问着,阎夜霆尝到了一滴闲闲的泪水,所有的怒火热情瞬间冰凉了下来,离开刘萌萌的唇角,冷静的看着她那张已经哭花的小脸,懊恼的神色慢慢爬上脸颊,下意识的想要去哄她,却发现把他弄哭的人本就是自己。

    “呜呜...”

    双唇终于得到了自由,刘萌萌来不及调整的自己的呼吸就放声哭了出来,越哭声音越大,到了后来直接可以用撕心裂肺来形容,最终她是哭的欢畅淋漓,而阎夜霆却差点心力交瘁,对她又是道歉又诱哄,可依旧没有少的用作,最后实在是被她哭的心慌意乱,干脆再一次吻上她的双唇,直接堵住她嚎啕大哭的嘴巴。

    然而,这一次却和上一次完全不同,没有了蛮横的肆意掠夺,有的只是极尽温柔的柔情蜜意,一点点描绘着她的唇瓣,一点一点的安抚着她的情绪,谨慎的就像是在对待圣洁的天使一般,给予她所有的温柔与宠爱。

    逐渐感受到了阎夜霆的在乎和小心翼翼,刘萌萌的情绪逐渐安定了下来,很快便深陷在他柔情似水的亲吻当中,双手攀上他的胸膛本能的做出回应,一点点的与他融合,慢慢的迷失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