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2章 偶尔的浪漫

作品:萌妻倒嫁

    由于昨天的晚睡,第二天刘萌萌又一次起晚了,等到她彻底睡醒,已经是上午十点钟,看着窗外艳阳高照的天气,悔恨的肠子都青了,不仅狠狠的数落了一番阎夜霆不叫醒之罪,更恨铁不成钢的把自己骂的灰头土脸。

    懊悔的从床上爬起来,刘萌萌在痛定思痛后发誓以后一定要保持早睡早起的好习惯,决不再熬夜懒床,不然她自己都不放过自己。

    由于起晚了,阎夜霆带着刘萌萌来到海洋公园时已经将近上午十二钟,正是午后最炎热的时段。

    因为天气炎热的原因,阎夜霆先带刘萌萌游览了一些室内及水上的活动景观,比如海洋剧场、海洋馆,水母馆等地方,最后在海底餐厅享用了午餐,一直到下午太阳退去了燥热,两人才来到陆地上,观看了各种地面活动,却了亚洲动物天地,看了各类稀有动物鸟类,最后在天黑之际来,玩了各种惊险刺激的游戏,例如越矿飞车,太空摩天轮和海洋摩天塔,直到夜幕彻底降临,刘萌萌才彻底尽兴而归,拍了许许多多的好看照片,买了各种各样的纪念品。

    短暂的回到酒店停留后,阎夜霆便神神秘秘的再一次带着刘萌萌从酒店出发,只是他们刚出发不久后,一辆黑色的轿车也紧随其后开了出去,然后一路跟着他们来到维多利港。

    来到维多利亚港后,阎夜霆下车打了一个电话后,这才牵着刘萌萌下了车子,然后直接向停在港口的一艘豪华游轮游轮走去,而在他们走后,端木蓉从紧着他们的黑色轿车中走了出来,远远的看着他们上了游轮后,也来到了港口,租用了一艘小了一些的游轮,再次跟上了他们的船只。

    跟着阎夜霆一起上了游轮之后,刘萌萌很快发现这艘大的惊人的游轮上只有他们两位客人,而且上面从服务人员到开船的工作人员,都是相当的严谨正式,而游轮上的布置也十分的浪漫富有情调。

    悠扬动听的音乐,粉色的玫瑰花束,白色的船身,米色欧式的装潢,洁白的羊毛地板谈,一切1的一切都让刘萌萌惊喜不已,真真实实的见识到了一次只有在电视上能见到的豪华浪漫场面。

    随着脚步的移动,刘萌萌很快被阎夜霆牵着来到游轮顶端的观景台上,这里不仅可以看到海上的夜色景观,更可以毫无死角的看到整个维多利亚港的全面景观,更依稀可以见到整个华灯初上的香港全貌,一望无际的海平面,来回穿梭的货轮船只,灯光闪烁的大型海港,夜空的繁星明月,与海面的波光粼粼会相交映,再加上整个维多利亚港的别样景致,以及远处灯闪耀的高楼大厦,形成了一抹得天独厚的奇特景观,让人有种悠然自得地愉悦快感,犹如身处行云流水,如梦如幻般的人间仙境。

    看完了四周的景观,刘萌萌的视线不由的停留在了观景台内,同样的粉色玫瑰围绕在四周,白色的地毯,米色的精致欧式装潢,轻缓悠扬的音乐,宽敞的舞池,敞亮的观景台,唯一奇怪的是整个观景台上只有一张铺着纯白色桌布的长形餐桌,和两把与餐桌配套的米白色椅子,桌子中央摆放着一束娇艳的火红玫瑰,为玫瑰旁边摆放着正在提前醒发的红酒,以及餐桌两侧扣着闪闪发亮的不锈钢盖子的餐盘,仿佛一切都准备就绪,只等真正属于他们的佳人到来。

    正当有刘萌萌对眼前的一切疑惑不解时,阎夜霆一身白色笔挺礼服出现在她的面前,微微弯腰做出一个邀舞的优雅姿势,平缓深沉的说到:“刘萌萌小姐,我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

    愣愣的看着依旧弯着腰等待她答应的阎夜霆,刘萌萌的整个大脑都混沌一片,除了木讷的看着他,无法不出任何声音,更不知道要如何做出反应,原来眼前的一切一切都是为她一个人儿准备,美丽妖娆的夜景,娇艳的玫瑰,豪华的游轮,以及眼前这个风度翩翩的男子,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她太过惊讶震惊,喜悦欣喜瞬间侵蚀着她的思维,使她做不出反应这时,更让她深深地幸福着,让此刻的她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不回答就当你答应了。”

    知道刘萌萌是被自己准备的一切惊艳到了,阎夜霆也就不再等待她的同意,直接俯身上前勾上她的腰肢,然后悠然华尔兹舞曲响起,他便带着刘萌萌轻快的舞动起来。

    阎夜霆刚带着刘萌萌移动起来,她便立马撞到了他怀中,双手紧紧的顶撞他的胸膛,吹头十分窘迫羞涩的说到:“大...大叔...我不会跳舞。”

    “没事,你只要跟着我的节拍走就好。”

    “我...”

    刘萌萌还想说些点什么挣扎一下,可阎夜霆已经开始动了起来,因此她也只能跟着他的脚步移动起来,虽然很生疏,但也很快找到了敲门,等到彻底熟悉以后,整个人都得意了起来,原谅跳舞并不是什么难事,她刘萌萌也会的。

    然而,刘萌萌还没有得意多久呢,她的脚丫子便华丽的踩上了阎夜霆的皮鞋,起初第一次踩到,两人都只是相视笑笑,兴致还是很高的,可阎夜霆又被接二连三的踩了几次后,两人都在也笑不出来了,刘萌萌也因此更加的局促起来,这样她错的几率就变得更加频繁起来,没一会儿她就彻底的失去了耐心。

    再一次踩上阎夜霆的皮鞋后,刘萌萌的嘴巴顿时就瘪了下来,负气的甩开阎夜霆的手,就嚷嚷着不跳了,而阎夜霆也只能无奈的任由着她,只要她能够开心怎么样都可以。

    随着两人在舞池中停下,音乐很快又换回了悠扬轻灵的乐曲,而阎夜霆轻轻的一个招手后,便拉着刘萌萌坐到了餐桌前,尽情的欣赏着头顶的心空,远处的夜景,以及享受这海面上的清风。

    在两人刚坐下不久后,便又优雅的侍者推着推车来到了这里,然后观景太的灯光暗淡了下来,侍者点燃了餐桌上的烛台,分别打开了两人的餐盘,摆上了精美的牛排,绅士的倒上了红酒,然后又推着推车悄悄离去,顿时整个观景台只剩下他们两人。

    荧荧烛光,美味的牛排,香醇的红酒,妖艳的玫瑰,美丽的夜景,星光璀璨的繁星,佳人相伴,歌声袅袅没有多一分,也没有少一秒,美妙的氛围刚刚好。

    情意绵绵的看着眼前静如铃兰般刘萌萌,阎夜霆自然的执起高脚杯,与她轻轻对碰,然后放在嘴边细细的轻酌小口,任由红酒的芳香在口中慢慢化开,柔和温情的目光始终不离开刘萌萌的脸庞。

    静静的看着把这个所有喜怒哀乐都轻易表现在脸庞的女孩,这个灵动如同深山幽兰一般的欢乐女孩,这个笑起来让他痴痴如醉,温情安逸的女孩,这个哭起来让他为之颤抖心疼的女孩,她就是刘萌萌,这个他深深爱着的女孩,她的快乐就是自己最大的快乐,自己为她的幸福而幸福着。

    轻放下高脚杯,缓缓抬头对上阎夜霆的视线,这一刻的刘萌萌少了少女的青涩稚嫩,多了一抹独属于女孩和女人之间的独特韵味,全身都散发着别样的魅惑气息,在气氛的衬托下更加美丽动人,黑色发丝随风轻轻摆动,嫩黄色的薄纱裙摆随风轻轻浮动,面色洁白无瑕,五官小巧精致,就如同黑夜间的闪光精灵一般,美得不可方物。

    不远处的一艘稍小的游轮上,端木蓉静静的站在船舱夹板上,眼睁睁的看着船上的一切美好事物,艳羡而渴望,可这一切却都不属于她,单单属于刘萌萌那个表面看上去单纯无害的女孩的,让她在羡慕渴望的同时,更深深的妒忌着这个女孩。

    端木蓉自认为没有那一点比不上刘萌萌,相反她觉得自己哥哥方面都比刘萌萌优秀,可她就是不明白阎夜霆为什么选择刘萌萌而不选她,明明她比刘萌萌好那么多,明明她比刘萌萌更加爱他,可他为什么却不选择自己?

    船上气氛依旧美好,浓情继续升温,而端木蓉眼中早已没有了之前的冷静清明,她深深的妒忌着阎夜霆对刘萌萌的好,深深的妒忌着他对刘萌萌的宠溺爱护,她不明白为什么那个人不是自己,明明那样美好的一切都本该属于她,从小她就为了有一天能够堂堂正正的站在他身边而努力着,现在她终于有了站在他身边的勇气,而他的身边却有了另一个人,眼中已经完全看不到她。

    伟大的印度诗人泰戈尔曾经在诗中说到: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她却想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也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我明明就爱着你,却又不能去爱你,在爱情面前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我还在原地爱着你,而你却早已离开爱上他人,让我想要爱你而又不能爱你。

    端木蓉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站在第三者这条道路上,可是现在就算她不想,她也俨然走上了这条道路,让她想要回头却也无法去回头,因为她做不到不去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