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4章 忠于婚姻,忠于妻子

作品:萌妻倒嫁

    陪着端木蓉来到医院,看着她进入诊疗室做检查后,阎夜霆便立马拨打了刘萌萌的电话,却始终都在无人接听的状态,顿时让他更加的不安起来,急忙又拨通了这才海港之行随行分公司助理的电话。

    其实在之前下船时,阎夜霆就看到了刘萌萌在自己身后,可是他一直被端木蓉拽着脱不开身,虽然他并不想陪她去医院的,但作为这里她唯一认识的人,而且两人又是多年合作伙伴,更是这次香港地产项目的主导者,所以他舆情与李都应该送她来医院,当时更没有不去救她的理由。

    可是,尽管他只是站在了一个合作伙伴的位置上来处理这件事,但刘萌萌还是误会了他和端木蓉,已经让她受到了伤害,所以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将伤害降到最低,想要的就是尽快的和她解释这件事情,任何误会他都无所谓,但他唯一不想刘萌萌误会她,更不想她伤心难过。

    电话响了几声后接通,阎夜霆张口就急切的问着刘萌萌的情况,虽然他刚才下船时没能和刘萌萌说上话,但他还是为安全考虑,让香港分公司的助理跟着她,随时注意着她的动向,以防她走都活着迷路,只有这样他才能安心的陪着端木蓉来医院。

    听到阎夜霆焦急的声音后,助理看了一眼已经在港口小道上坐下的刘萌萌,然后一五一十的汇报了这里情况。

    得知刘萌萌没有任何状况后,阎夜霆心这才稍稍的放松一点,在他挂断电话后不久,端木蓉便被拖出了救治室,然后便被推入了普通病房,由于阎夜霆当时的抢救得到,所以她除了喝了一下海水和受到惊吓外以外,身体并没有太大的情况,因此只要在医院观察一晚,没事后便可以出院离开。

    随着医护人员把端木蓉推入病房,大概了解了一下她的情况后,阎夜霆便通知了端木集团在香港的分公司,让公司派人前来照顾她,至于其他的,他便把主动权交给了端木蓉本人。

    当阎夜霆安排好端木蓉后,他便起步打算离开医院去找刘萌萌,去进行他今晚还未完成的事情,但怎么也没想到,端木蓉会突然从他身后抱住他,然后趁他还来不及推开她时,极为认真大声的说到:“阎夜霆,我喜欢你,我从第一次认识你以后就开始喜欢你,我一直都为了能够站在你身边努力着,现在我已经足够的优秀,已经彻底站在你身边了,所以请你让我来爱你,我保证我会比任何都爱你。”

    听着端木蓉掷地有声的告白声音,阎夜霆给整个人都怔愣了下来,本想推开的她的手臂愣愣的放在她的手腕上,怎么也无法相信自己听到的事实,更没有想过她会喜欢自己,而且还是喜欢了很多年。

    曾经他有想过要和端木蓉在一起,因为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她都是能与自己匹配的不二人选,而他也相当的欣赏她的聪明果决,以及她干练的行事风格,但他却无比的确定那不是爱情,同样他也对她没有任何产生爱情的感觉。

    所以,当他遇到刘萌萌时,才会毫不犹豫的接受了她的告白,更是没有任何迟疑的和她走进了婚姻殿堂,因为他清楚的在刘萌萌身上感受到了心动的感觉,感受到了自己那颗三十年不曾悸动过的心脏,炙热而欢实的跳动,让他为之心动不已的同时,更为之心颤难耐,而带给他这一切美好感觉的人就是刘萌萌,那个让他无法自拔的爱上的女孩。

    曾经他是以端木蓉为择偶标准,但那是在遇到刘萌萌之前,在他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爱情之前,所以不管是现在的他,还是以前的他,他都没有喜欢过端木蓉,更没有对她有过一丝一毫的男女感情,他们之间有的顶多就只是欣赏和认同,以及在商场的合作关系,除了这些以外,他们就连朋友都算不上。

    “端木小姐,我是一个结了婚的人,还请你自重。”

    镇定下来,一点一点的掰开端木蓉紧抱着自己的双手,阎夜霆毫不留情的说出自己已婚的事实,同样也直接了当的拒绝了她的告白示爱,无论现在她有多爱自己,他都无法回应她的感情,因为他的心早已给了自己的妻子,给了刘萌萌这个他倍加珍惜的女孩。

    “不,没关系的,只要你让我爱你了我不介意你结婚的,只要你也爱我,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哪怕是做你背后的女人也在所不惜,我只要你的爱,只要你爱我就好。”

    听到阎夜霆的拒绝之声,端木蓉的眼泪决然的滑落下来,她接受不了这样的答案,所以依旧不死心的坐着争取,哪怕是放下尊严与高傲去乞求,哪怕是背叛道德伦理,她只要阎夜霆爱她,哪怕一次也好。

    “端木小姐,我想你是误会了,我是结婚了,但我也爱我的妻子,我不会接受你的好意,更不会背叛的我妻子,更不会不忠于我的婚姻,所以请你不要在作践自己,你是个好女人,值得更好的人来爱。”

    “不...不是这样的,没有更好的人,对我来说你就是那个最好的人,我爱你...爱了你整整十一年,你不能这样无情的对我...”

    再一次被明确拒绝后,端木蓉的哭泣声愈演愈烈,情绪也越来越无法平静下来,看着阎夜霆决绝离开的身影,从病床上跌坐在地上,一边伤心欲绝的哭泣着,一边自言自语的诉说着这些年来的爱恋,但却没有一个人倾听她的声音,更没有认可她多年来的痴恋爱慕

    一切的一切都仿佛是一场梦,一个只有她自己在做的空梦,现在她从梦中醒来了,但却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更无法脱身回到显示当中。

    哭泣声回荡在整个病房之中,端木蓉的梦醒了,她的最后一搏,输的彻彻底底的,无论她是乞求还是装病弱,都无法唤起阎夜霆对她一丝的爱恋,甚至连一丝的同情都没有得到,他爱的始终都是那个一无是处的刘萌萌,那个只会给他惹麻烦,只会任性胡作非为的刘萌萌。

    当端木集团香港分公司分派的人来到医院,端木蓉依旧坐在地上哭泣着,只是她已经不再放声哭泣,也不再自言自言的诉说,只是安静的的坐在地上,默默的流着眼泪,仿佛要把自己这么多年没流过的眼泪一次流干,这样她以后就可以不再哭泣,就算伤心也不会流泪。

    前来照顾她的人看到她坐在地上捂着,也不敢问怎么了,只好劝着她先起来,让她再次躺回床上。

    听着来人的话,端木蓉木讷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在她的搀扶下躺回了病床上,可脸上的眼泪却丝毫没有停止过,即使躺在床上也默默的流着。

    十一年的爱恋,从她十七岁那年见到阎夜霆开始,她就在心底默默的爱上了那个冷漠睿智的他,从此便不能自拔,一直默默的为他努力了十一年,同样也爱了他十一年。

    可是,今天她却失恋了,彻底的失恋了,结束了这段长达十一年的爱恋,同样也是她人生中最深沉的爱恋,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放下阎夜霆,或者是能不能真的忘了这段爱恋,但她知道这会是她人生中最刻骨明星的一次爱恋,虽然没有成功,但她应该庆幸她曾经去爱过,努力的去爱过。

    紧闭双眼,最后一滴眼泪默默留下,端木蓉知道,这一次她长达十一年的初恋是彻底的结束了,现在阎夜霆已经明明确确的拒绝了她,是她该放下的时间了。也许她现在还做不到忘却,但她相信总有一天她会做到的。

    不爱就是不爱,爱了就是爱了,她端木蓉从来都是洒脱的人,她有她的骄傲,为了阎夜霆放下了一次,就绝不会在为他放下第二次,更不会在去执迷这段注定更失败的感情。

    当端木蓉在病房里伤心哭泣时,阎夜霆就已经大步的离开了医院,可是他刚走出医院的大门,便接到了助理的电话,而电话的内容却让他整颗心提了起来,让他变得极度的慌张不安。

    挂断电话,飞快把的向维多利亚港开去,阎夜霆该怎么也无法相信刘萌萌会在这个她完全陌生的城市中失踪,明明他之前打电话时,她依然还在的,怎么就会在短短的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失踪了呢,他不相信这个事实。

    其实,阎夜霆不知道的是刘萌萌的失踪恰恰就和他的那桐电话有关,就在他给助理打完电话后,助理便发现刘萌萌不见了,于是他便在附近寻找了起来,可是当他找了半个小时,可仍旧没有找到刘萌萌的身影,所以他就着急了起来,找了更多的人开始寻找,可最终的结果都一样,依旧是一无所获,因此他才回给阎夜霆拨打了电话。

    来到港口听了助理的汇报后,阎夜霆看着人流密集的港口海岸,觉得天都要塌了一般,因为他把最爱的人弄丢了,在这个充满欢乐的节日里,不仅让她伤心了,更把她弄丢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