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5章 误上贼车

作品:萌妻倒嫁

    其实,刘萌萌也没想要乱跑的,可当她意识清晰起来时,她已经站在了茫茫人海之中,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不知道自己该去何方,整个人都迷失在人流当中,找不到回去的路,更找不到下一个目的地在哪里。

    看着眼前陌生的建筑物和人流,刘萌萌虽然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又要往哪里去,但她本能的向标志性的建筑物走去,心里默默的祈祷阎夜霆能够来找她,能够来带她回家。

    一直朝着一个方向走着,走了很久很久后,刘萌萌发现自己虽然在接近自己能看到的标志性建筑,但她也已经慢慢离开了维多利亚港区,这让她很快意识到自己的方向是错误,所以她便又开始原路返回。

    尽管她平时不够精明,但是现在这一刻,她清楚的知道怎么才是对自己最有利的,在这个完全陌生的城市,在她身无分文,没有任何通讯工具的情况下来,只能等着别人来找她,而她迷路的地方就是维多利亚港,所以她待在哪里被找到的可能性最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夜色逐渐加深,而在香港这个繁华的海港城市中,夜幕只是人们狂欢的开始,人们的热情丝毫没有因夜色的加深而减退,人流依旧拥挤,车流依旧匆匆而过,刘萌萌一步又一步的走着,她知道自己走到了那里,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但她尽量按照来时的路在走。

    走着走着,疲乏渐渐爬上她的双腿,使得她的越来越沉重起来,原本就不安定的心彻底的躁动不安起来,看着眼前完全陌生的城市,恐惧一点一点侵蚀着她的心脏,她怕自己会迷失在这座城市里,她怕阎夜霆会找不到,或者根本不会来找她,她害怕一个人,害怕黑暗的黑夜,害怕遇见不好的人,更害怕就这样默默无闻的死在这座城市之中,再也见不到大叔,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妈妈,见不到人亲人。

    脚步逐渐缓慢下来,恐惧孤独的眼泪悄悄的打湿脸颊,她不想哭的,可是眼泪还是不听话的流了下来,无论她怎样擦拭,怎么去安抚自己的情绪,泪水依旧没有要停歇的趋势,只能让她更=更加恐惧害怕。

    虽然有些乱走乱撞,但好在刘萌萌总算是走回了维多利亚港口,并且远远的就看到了之前和阎夜霆一起乘坐的游轮,安静的停泊在海港上,这让她恐慌难安的心逐渐放松了一些。

    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提起已经沉重疲乏不已的脚步,慢慢的向游轮的方向移去,终于来到港口岸上后,刘萌萌总算稍稍安心了一些,看了看人流已经减少了很多港口沿线,找了一个长椅坐了下来,一边舒缓的揉着自己酸痛不已的双腿,一边默默的看着港口的游轮,心里默默的祈祷着阎夜霆可以来找她,可以尽快找到她,让彻底脱离现在的恐惧害怕。

    夜色越来越深,时钟早已过了夜里十二点整的时间,海港线上的人员也越来越稀少,而此时的刘萌萌已经在长椅上蜷缩了起来,无尽的海风不停吹打着她单薄的身体,让她逐渐感觉到冷意,只有紧紧抱住自己,才会觉得稍微暖和一点。

    看着海岸线上越来越稀少的人群,和街道上逐渐减少的车辆,刘萌萌最终把视线放在了游轮之上,脑中回想之前在上面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浪漫美好,使得她感受到了深深的幸福,可是那么幸福太过短暂,在端木蓉出现的那一刻,属于她的幸福就消失了,没有了王子灰姑娘童话,没有了浪漫气息,有的只是酸痛的伤心难看。

    一阵强烈的海风吹来,刘萌萌下意识的抱紧了自己的身体,可依旧还是没有暖和多少,看着安静下来的四周,看着静默孤独的自己,软弱的眼泪再次流淌了下来,这一次去没有去擦拭,更没有去控制自己的情绪,任由眼泪肆意侵泄着。

    抱着孤独无助的自己,刘萌萌总是忍不住去想,如果端木蓉没有出现该多好,那样她还和大叔待在游轮,她依然还是幸福的灰姑娘,没有孤独无助,没有担心害怕,有的只是幸福甜蜜。

    可是,现实中却没有如果这个词汇,不管她愿不愿意接受,端木蓉都实实在在的出现了,而阎夜霆也的的确确离她而去,她同样也真实的走丢,这一切都真真实实的存在着,丝毫没有因为她不接受而发生任何变化。

    松开抱着的手臂双腿,慢慢从长椅上站了起来,迈开脚步缓慢的向的马路上走去,眼泪在海风的吹打下,慢慢风干不在流淌,刘萌萌那颗期待的心逐渐冷却,她慢慢的相信了内心深处那个最不愿意接受的猜想,那就是阎夜霆根本就没有来找她,或许他直到现在还不知道她已经走失,或许他现在正陪在端木蓉身边,满心关心的都是她,从来都没有她刘萌萌的存在。

    来到马路边,刘萌萌现实镇定了一下心虚,慢慢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要慌张,然后看着车来车往的宽敞马路,迟疑了很久后抬起手臂,向远处驶来的一辆出租车挥了挥手。

    看着出租车逐渐向自己驶过来,刘萌萌唯一庆幸的是她还在中国境内,庆幸这里还有使用着中国汉字,庆幸这里还有人说汉语,不至于让她彻底的处在陌生的环境中,变得彻底的一无所知。

    出租车慢慢停在了她的身边,刘萌萌没有第一时间选择上车,而是来到驾驶座的玻璃窗前,然后敲了敲玻璃窗,因为她没有钱,也没有通讯工具,所以她需要和司机商量了一下。

    驾驶座的车窗很快打开,司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开口就用粤语问了她要去哪里,而刘萌萌却听着这句粤语似懂非懂,一脸的茫然无知,非常尴尬的看着司机说到:“师傅,我想去半岛酒店,但是我没钱,要等到了酒店才能给你钱。”

    听着刘萌萌的话语,司机仔细的看了看眼前这个一身狼狈的女孩,虽然衣着光鲜亮丽,但却凌乱不堪,已脸上又有着明显的哭过痕迹,而她又在这样的深夜里自称没钱,一看就让人觉得很有问题。

    “对不起,我不跑半岛酒店那一片区域。”

    收回狐疑的目光,司机谨慎的拒绝了刘萌萌的后,便关上车窗把车子开走,而刘萌萌却整个人颓废了下来,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去拦了车,最后却被残忍的拒绝,让她想要在大气精神后没有了勇气和毅力。

    远处一辆和出租车很像的红色轿车里,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从车窗里弹出脑袋,小心的打量着刘萌萌的一举一动,看着她被出租车司机拒绝,在看着她落寞无助的站在街边,迟疑一会儿后,主动开了过去。

    当车子停在刘萌萌身边后,坐在驾驶座的男子从车窗探出脑袋就用汉语问到:“小姐,你要去哪里?我可以拉你去。”

    “真的可以吗?”

    一听有人愿意载自己,刘萌萌立刻就激动了起来,可想到自己没钱和刚才那个司机的态度后,激动情绪立刻就蔫了下来,看着司机就十分窘迫的说到:“可是,我没有钱,要到了目的地才能给你钱...”

    “什么时候给都行,只要给钱就行,上车吧,我送你。”

    抬头狐疑的看向司机一脸诚恳的笑容,刘萌萌有些心虚不敢上车,因为她没有酒店客房的房卡,也没有任何能证明身份的整件,所以她也不确定自己到了酒店后能不能给司机钱,但她却不想在这里过夜。

    “小姑娘,你上车吧,钱晚会儿给也没问题的。”

    “那个...师傅...你能不能借我电话用一下?”

    见到司机催促自己,刘萌萌也不敢在迟疑下去,但她必须要保证能给的起车费,所以她只好向司机借电话,想着给阎夜霆打一个电话,好歹让他帮自己付一下车费。

    “没问题啊!你先上车,我这就拿给你。”

    “谢谢你师傅。”

    一听司机还愿意借自己手机,刘萌萌立刻觉得自己遇到了好人,没有任何犹豫的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然后便欢喜的说到:“师傅,送我去半岛酒店。”

    “好。”

    回答完刘萌萌的话后,司机就把车子开了出去,可他却迟迟没有把电话借给刘萌萌,看着车子开了一段后,刘萌萌就有些着急,于是再次出声请求他借自己电话。

    “好,我马上拿给你。”

    从后视镜里看了刘萌萌一眼后,司机就急忙去掏手机,正当刘萌萌满心期待的等着他把手机递过来时,他却突然拿出了一个小喷雾快速的在刘萌萌眼前喷了一下,然后她便闻到了一股芳香,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呢,脑袋就晕沉了起来,眼皮越来越重,很快便倒在后座上昏睡了过去。

    一边开着车子,一边从后视镜里看着昏睡过去的刘萌萌,司机很快露出贪婪的目光,从心底觉得自己今天特别的幸运,建了一个大便宜不说,对方还是一个娇嫩的小美人,单凭这张可人的小脸就能卖个好价钱,如果还是个处就更能大赚一笔了。

    想着这些,司机眼前就好像出现了一大叠钞票,使得他立马兴奋的加快了车速,恨不得立马把那些钱拿到手,然后去好好逍遥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