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1章 要我帮你换一副吗?

作品:萌妻倒嫁

    忍了一晚的燥热浴火,第二天早上一到,阎夜霆便立马从床上爬了起来,看着刘萌萌那张安睡如婴孩般,就是一阵欲哭无泪。

    其实,从昨晚和刘萌萌讨论了胸大胸小的问题后,阎夜霆就没睡着过,脑子全都是她那诱人的身躯样貌,在加上又和她躺在一张床上,顿时让他有种这就是人间炼狱一般,使他倍受煎熬。

    大早上就洗了一个冷水澡,阎夜霆觉得在这样下去,他都可以参加冬泳队了,直接去冰河里游上两圈都没有任何问题,说不定还能那个大奖什么的。

    一边认命的做着早餐,一边禁不住的回想着和刘萌萌结婚后的时光,阎夜霆发现自己原来也和老爸一样,有做妻奴的潜质,就因为刘萌萌一句想吃一辈子他做的早餐,他便每天早早的起床,苦哈哈的给她做早餐,这要是让公司的那帮下属看到,还不惊掉下巴。

    回想着自己结婚后的画风突变,阎夜霆虽然比感叹自己着自己的巨大改变,但却没有懊悔不甘的情绪,反而觉得满足满甜蜜,甘之如饴的为刘萌萌做着一切,本能的想要宠她爱她,给她最好的一切。

    把做好的早餐摆在桌上,转身去冰箱里拿刘萌萌爱吃的蓝莓果酱,突然从反光玻璃上看到了自己面容,阎夜霆真的很怀疑这是自己吗?这个眉宇间都带着浓浓的甜蜜柔情之人真的是自己吗?

    拿出蓝莓果酱放在餐桌上,阎夜霆不自觉的翘起嘴角笑了笑,他终于理解了老爸这三十多年来,对老妈的宽容隐忍,原来那根本就是一种宠爱纵容,是因为爱她,所以才能做到三十年如一日的谦让宠爱,这是一股多麽浓烈的爱意呀!不禁的让他羡慕起爸妈的感情,更为他们有着这样真挚感情而感到幸福。

    “大叔...”

    穿着松垮的睡衣,踩着柔软的地毯,一边睡眼朦胧的向厨房走去,一边伸着小手揉着自己的眼睛,人还未踏进厨房呢,便先发出了软软的声音。

    收起思绪看向正走进厨房的刘萌萌,阎夜霆的视线很快从她睡眼朦胧的脸上落在她光着的脚丫子之上,英挺的眉毛不禁的轻皱了起来,一抹不悦油然而生。

    “你的拖鞋呢?”

    “拖鞋?”

    停下揉眼睛的双手,低头看向自己的脚丫子,刘萌萌这才感受到一股冰凉的触感从脚心传进了身体之中,调皮的动了动踩着光洁瓷砖地面的脚丫子,眯着眼线的笑了起来。

    也许是刘萌萌不穿不爱穿拖鞋养成了习惯,所以她每次下床时都不记得穿拖鞋,每每都要阎夜霆提醒,因此他们家里就有了她的很多拖鞋,她自己的房间有,阎夜霆的房间有,客厅里更是有。

    “你穿拖鞋。”

    “呵呵...大叔...”

    看着已经向自己走来的阎夜霆,刘萌萌再次不好意的动了动自己的脚丫子,然后对他露出大大的微笑,在他走到自己面前还没站定时,一个猛扑,直接扑到他身上,双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脖颈,双腿紧紧的卡在他的腰上。

    当阎夜霆意识到她的举动后,急忙伸手拖住她的屁屁站稳时,刘萌萌便再一次露出自己招牌式的甜蜜笑容,双手调皮的勾着他的脖子往下垂落自己的上身,直到阎夜霆不得不因为她的举动而弯下腰,这才笑嘻嘻的对上他的双眸说到:“大叔,我做了好可怕的噩梦,我害怕。”

    看着刘萌萌丝毫没有害怕表情的双眸,阎夜霆抱着她慢慢站直了身子,他觉得现在应该害怕的人是自己,因为他明显看到了某人的矫情病犯了,明明怕自己不穿拖鞋被训,却假意说自己做了噩梦,还害怕呢,他看噩梦都被她的矫情给吓跑了才对。

    “你呀你,真拿你没办法。”

    “哎呀!疼啦!大叔。”

    再一次被刘萌萌这么蒙混过关,阎夜霆真心无奈有无语,伸手叫不甘心的在她的小屁屁上拧了两下,听到她连声惨叫后,便抱着她回到了房间,帮她拿出了替换的衣服。

    “还不下来换衣服?难道要我帮你换吗?”

    “要!”

    拿出刘萌萌的平常穿的衣服放在床上,站在床边看着还像八爪鱼一样抱着自己的刘萌萌,阎夜霆便逗趣的提醒着她,可刘萌萌那声干净利落的回答,却着实害的他大了一次,原本还带着轻笑的面容顿时僵住,整个人都尴尬不已。

    “都多大了还要别人帮忙穿衣服,下来,自己穿。”

    掩饰下自己的窘迫之色,阎夜霆没好气的就把刘萌萌从身上拽了下来,然后不给她任何再次黏上自己的机会,大步流星的走出了房间,顺便还贴心的给她带上了房门。

    撅着嘴巴看了看紧闭上的房门,刘萌萌觉得阎夜霆真不经逗,自己就让他给换个衣服就吓成了这样,要是自己真的光溜溜的站在他面前,他还不得乘坐火箭飞速离开呀!

    走出刘萌萌的房间后,阎夜霆便重重的除了一口气,他只是想逗一下刘萌萌才那么说的,却不想最后反倒被她给逗弄了一番,要不是他跑的够快,还真有可能把自己三十年的老脸交代在这里,到时就是真真实实的晚节不保了。

    还给她换衣服呢,这还没换呢就被倍受煎熬了,这要是真的给她换了衣服,还不得立刻变身大灰狼,直接吃点她这只小绵羊,到时她哭都来不及。

    走回厨房坐在餐桌前,阎夜霆深深的觉得自己以后要离刘萌萌远一点,不然以他现在的忍耐力,分分钟都有可能变成大灰狼,简直就是随时拉响了十八级警报,需要二十四小时高度戒备。

    等到刘萌萌换好衣服洗漱出来,阎夜霆便识相的不再招惹她,两人相安无事的吃完早餐后,他就开车送刘萌萌去了学校,然后直接去公司上班。

    来到学校,刘萌萌还没上完早上的两节课程呢,就接到了唐茵的夺命连环扣电话,使得她整节课都上的备受关注,不止一次被教授点名提问,甚至还被警告了好几次。

    下课铃一响,刘萌萌就立马拿出电话给唐茵回了过去,电话刚接通,她就用怒气冲天的声音吼到:“你大爷的,想死直接说,我这就成全你呀的。”

    “你赶快下来,我在你们教学楼们口。”

    丝毫没将刘萌萌的怒吼当回事,唐茵平静的告诉她自己的位置后,就利索的挂断了电话,脑中不由得想着刘萌萌昨晚的成效,想着阎夜霆是不是会感谢她。

    看着已经被挂断的电话,刘萌萌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声“你死定了”后,便急忙收拾东西,拿着书包出了教室,直奔教学楼大门。

    走出教学楼大门,刘萌萌远远的就看到唐茵站在树荫下向自己招手,嘴角裂开一个大大的诡异笑容,迈开步子就向她走了过去。

    “萌宝,萌宝,快说说你昨晚的战况如何呗,我都快好奇死了。”

    就在刘萌萌还茶几布就走道唐茵面前时,她便自己跑了过来,然后便一脸激动这个问着问题,顿时让刘萌萌觉得这个画面似曾相识,有种奇妙的画面翻转感觉,眨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瞅了瞅唐茵,瞬间把自己刚才怒气置之度外,自觉的跟着唐茵的思维走了起来。

    “什么战况?我昨晚没干什么呀!”

    “我说你这什么脑子啊,怎么这么快就忘了,不用说就知道你昨晚出了睡大觉,肯定就什么都没做了。”

    一听刘萌萌这懵懂无知的话,唐茵激动的神情急蔫了下来,心知肚明的不对刘猛抱有希望了。

    “茵茵啊!你别管我昨晚有没有睡觉了,你快告诉我,你那个丰胸的方法是不是真的管用啊!怎么我让大叔碰了之后就怪怪的呢,感觉就i型那个触电了一样,没吓死我。”

    顾不上唐茵失望的神色,拉起她的手就急忙往人少的地方走,一边走着,一边说出自己心里的疑问,其实昨晚不仅阎夜霆被她吓了一大跳,就连刘萌萌自己也被当时的感觉吓到。

    “你说啥?”

    “哎呀!我说大叔摸了我这里之后怪怪的。”

    随着刘萌萌话锋的突然逆转,唐茵一时间还接受不了这样打的反差,所以只能呆愣的靠着本能发问,而刘萌萌却丝毫没有注意到她怔愣的神情,直接直言不讳的在说了一遍,甚至为了让她明白还指了指自己的胸部。

    “哈哈!哈哈!萌宝,你真是太可爱啦!哈哈...”

    大的看着放肆狂笑的唐茵,刘萌萌有种被耍的后知后觉,愣愣的瞅着她,在心里默默的确定着自己的感觉。

    “没事的,没事的,有感觉就对了,要是没感觉就真的奇怪啦,这是好的现象,你继续再接再厉,要不了几天你就能看到成效了。”

    好不容停止了大笑,伸手就拍上刘萌萌的肩膀,带着安慰的语气说完这段话后,唐茵便急忙转身向食堂走去,可却憋了满脸的笑意,一直到最后再一次笑了出来,但此时的她已经逃离了刘萌萌的可控范围内。

    看着远处张扬大笑的唐茵,刘萌萌很怀疑她是不是精神错乱,所以她很好的和唐茵岔开了一段距离,默默的跟在她身后打量着她,直到彻底确定她的疯病好了后,才大步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