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2章 你家男人不行

作品:萌妻倒嫁

    得到了唐茵的安抚和鼓励后,刘萌萌当晚又来了一遍昨晚做过的事情,可这次她的计划还没得逞呢,阎夜霆就收回了手臂,使得她的计策落空。

    第一次失败了,很快刘萌萌就发动了第二次锲而不舍攻击,只是她这一次的确是得逞了,让阎夜霆的手碰到了自己的敏感位置,但也着实的把阎夜霆给惹怒了,猛然掀开被子下床,然后便不容置疑的把她抱回了他自己的房间,直接把她扔在了床上后,就大步离开了她的房间。

    当她慢慢反应过来跟过去时,阎夜霆已经从里面反锁了房门,对着在外喊叫的她说到:“从今天起,你自己睡,不准在来我房间。”

    阎夜霆说完这几句话后,便不在发出任何声音,无论她怎么敲门踹门,他都毫无反应,万分无奈之下,刘萌萌只好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盼望着明天可以再次进入阎夜霆过的房间。

    然而,从刘萌萌被阎夜霆赶回房间后,一连好几天过去,她不仅一次都没有再次爬床成功过,就连白天两人一起时,阎夜霆都是和保持着安全距离,搞得她又闹心又郁闷。

    又一次爬床以失败告终后,刘萌萌大早上起来就拒绝了阎夜霆送她去上学,胡乱的塞了两口早餐后,便自己打车去了学校,然后带着满身怒火在校门口等着唐茵。

    等待的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刘萌萌心里默默的保证着自己不打唐茵,但她要杀了那个死丫头,谁让她给自己出的这什么馊主意,现在倒好胸没有丰满起来,她倒是被彻底赶了出来,不仅失去了给i帧及暖被窝的人,还使得大叔躲着她,想想她的火气就急剧攀升,恨不得立马生吞活剥了唐茵那死妮子。

    当刘萌萌在学校门前等了半个多小时后,林毅的车子终于出现在了学校门口,唐茵心情不错的从车上走了下来,可看到校门口等着自己的刘萌萌后,脸上的笑容就立马隐没了去,恨不得立马从她眼前消失。

    “早啊!萌宝。”

    “早你呀的个大头鬼,老娘是专门在这里等着你,我今天非得杀了你泄愤。”

    自己都快被气死,她还在这里悠然自得的和自己打招呼,顿时让刘萌萌本就旺盛的怒火直飞冲天,挥动书包就要向唐茵挥去,想要先凑她一顿泄愤。

    “妈呀!救命啊!”

    一看刘萌萌这幅喊打喊杀的模样,唐茵吓得麻溜的拔腿就跑,激动的脸自己怀孕的肚子都顾不上,赶紧抓紧时间逃命。

    由于一开始就和唐茵差了一段距离,在加上路上碰到好几个同学耽误了时间,等刘萌萌追到播音系教学楼下时,唐茵已经逃回了教室,寻求了马上要上课的老师的保护,使得刘萌萌不得不铩羽而归,带着一腔的怒火会美术系去上课。

    又是一周的礼拜四下午,正好刘萌萌今天下午没有课,而唐茵却有一节课,可刘萌萌却实行了强制措施,硬是在中午放学后就把她从学校拉了出来。

    离开学校后,刘萌萌摆弄拽着唐茵来到附近的公园里的一条人工小河边,拉着她就要把她往河里推,一泄心头之恨。

    “萌宝,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你可别真的把我推下去啊!你要为你家闺女的未来考虑一下,你真把我推下去了,你家闺女以后就没老公啦!”

    “去你的老公吧!我老公都不搭理我了,我上哪去生一个闺女呀,既然我都没闺女了,你儿子生出来也是没媳妇的主,还不如不出来的好。”

    唐茵不说两人玩闹时的约定还好,一说刘萌萌就更来气了,说什么要让她家儿子娶咱家闺女,全透视放屁,闺女她爸都没了,还上哪找闺女去。

    “萌宝,咱们冷静啊!冷静!闺女她爸没了咱们可以再找一个嘛,可儿子没了可就找不回来了,你忍心这么对你未来的女婿吗?”

    “还再找一个?我就要这一个闺女她爸,别人谁都不要,我要你现在就把他还给我,不然我跟你没完。”

    其实她们俩扯来扯去的闺女儿子,都是连毛都没影的事,存粹就是两人无聊时开的玩笑,什么定娃娃亲,什么把你闺女嫁给我儿子,什么姐妹兄弟的,全都是两人自作主张的玩闹,根本就没有这么一回事,可这两人现在却扯得津津有味,句句话都离不开闺女和儿子。

    “我给你找回来,给你找回来还不成吗?”

    “这还差不多。”

    几经无奈之下,唐茵只好求饶讨好,见到她态度还算诚恳后,刘萌萌便放开了她,然后找了一个长椅做了下来,静听唐茵打算怎么把她老公找回来。

    先是松了一口气,然后看了看已经发泄够的刘萌萌,唐茵主动坐到了她身边,等到两人都休息够了,这才开始问起事情的原委。

    愤怒不平的和唐茵说了事情经过后,刘萌萌就要她给自己一个最好的解决办法,可唐茵却扶着下巴纳闷了起来,她就不明白了,阎夜霆一个三十多岁的老处男,竟然这么轻易的就抵挡住了刘萌萌这么赤果果的诱惑,这简直就是太寻常了。

    按理说一个三十多岁的老处男,应该极度好勾引才对,因为他们身体里一紧个积压了足够的能量了,极度的需要一个爆发口才对,可阎夜霆怎么就无动于衷呢,难道他有什么隐情?或者他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疾,就连林毅这个好兄弟都不知道的?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再三思索后,唐茵得出了一个非常不好的结论,那就是阎夜霆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疾,就是说他不能人道,在通俗一点就是不是真正的男人,因为他办不到男人最基本的能力。

    听完唐茵的结论后,刘萌萌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她,就好像她是什么稀有的怪物一般,所说的一切都超出了自己的认知。

    “你别这么看着我呀,你家大叔要是真的不行,你这么看着我也没用,有时间在这儿瞪我,还不如带你家大叔去医院看看,说定他还有点救。”

    “你...”

    经过一番天马行空的揣测之后,阎夜霆这种禁欲系男神,很不幸的沦为了唐茵口中的不行之人,而且还是根深蒂固,大有要把刘萌萌也拉入自己的认知行列当中。

    “萌宝啊!你还别不信我说的,搞不好你家大叔还真是古时候的太监,要不然他怎么能天天抱着你这么个大美人而无动于衷呢,这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能...”

    听着唐茵又一番的长篇大论,刘萌萌眼前出现了无数条黑线,越听越觉得像是那么回事,因为她已经不是一次感受到阎夜霆更对自己的渴望了,可他每每都能半途而发,最终什么都不做,这除了说明他有问题以外,还能说明什么呢。

    “茵茵,你说这不会是真的吧?”

    “我觉得是真的可能性很大。”

    看着唐茵无比认真的神色,刘萌萌是彻底被她带入阴沟里去了,脑海中不停的闪现着大叔是太监这码事,陈彻底底的和唐统一了展现,一起加入了yy阎夜霆能不能行这回事之中。

    在两人深入彻底的yy了一番过后,刘萌萌依旧还是不明白阎夜霆到底是能行还是不能行,于是她向唐茵投去了求助讯号,希望她这个有经验的人可以解答自己的疑惑。

    “茵茵啊!说了半天,你倒是说说大叔是能行还是不能行啊?”

    “这个嘛...还需要进一步考证一下...”

    接收到刘萌萌的疑问讯号后,唐茵认真的思考起这个问题,虽然她和刘萌萌一致认为阎夜霆是不能人事的,但却没有十足的把握,更没有确凿的证据,所以这个问题很值得深入探究一下。

    “考证?怎么考证?”

    怎么考证的确是一个疑难,一边思索怎么解决这个难题,一把看向身边的刘萌萌,唐茵脑子里立刻闪过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于是便立马惊喜到:“咦?有了,我有了怎么验证的办法了。”

    “什么办法?快告诉我。”

    一听唐茵有了办法,刘萌萌也立马跟着激动起来,凑到她身边就问是什么办法,而唐茵却看了她两眼,然后神秘的凑到她耳边说出了自己方法。

    听完唐茵的建议后,刘萌萌迟疑的看着她问到:“这样真的能行吗?我要真的按你说的那样做了,你说大叔会不会把我当沙包一样扔出去?”

    “当然能行了,他要是真把你扔出去,那不恰好说明他有问题吗?如果他不扔你出去,你们不就能顺理成章的洞房花烛了吗?这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你相信我没错的。”

    明明自己还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可唐茵却用自己的那套毫无根据可言的理论忽悠着刘萌萌去实践,可笑的是刘萌萌还真的相信了她的话,不仅露出了志在必行的决心,更是不达目的不罢休,把自己的老公出卖的真真切切不说,还明目张胆的伙同外人算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