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1章 明阳哥哥威武

作品:萌妻倒嫁

    和汤明阳冰释前嫌后,阎夜馨逐渐发现他并不是自己以前认知的那样,他虽然是喜欢刘萌萌,但他知道刘萌萌结婚后,便和她保持安全距离,并没有什么越轨行为,是一个相当正派的人。

    看着眼前和刘萌萌他们一起玩闹,一起开心欢笑的汤明阳,阎夜馨心里逐渐甜蜜起来,好像只要能看到他的笑容,自己心里就想被暖流划过一般,带着一丝丝甜腻不说,更是温暖无比。

    阎夜馨和刘萌萌一直在汤明阳家玩到了下午,最后一帮人在花园架起了烧烤架,直接来一场室外烧开狂欢派对,喝啤酒,吃烤串,玩游戏,一帮人玩的不亦乐乎。

    看了看玩的正起劲的刘萌萌,阎夜馨拿了一杯果汁走到游泳池边的凉伞下坐下,抬头看着刚刚入暮的夜色,十分的羡慕刘萌萌的生活,单纯简单快乐,不像她从小就孤独一个人,不能参加噪杂的聚会活动,不能有任何剧烈的运动,就是一个养在温室的花朵,一旦离开了温度适中的温室花房,便很快会枯萎过去。

    “怎么不喝大家一起玩?”

    汤明阳的声音再次出现在头顶,这次阎夜馨没有激动娇羞,抬头对上他干净的眸色,荡开嘴角,自嘲的笑了笑。

    “我说我不适应这样的聚会你信吗?”

    “我信。”

    惊愕的看着回答的干净利落的汤明阳,阎夜馨脸上的自嘲神色瞬间消失,第一次她感觉到了有人能够理解自己,有人能够在意自己的孤独,这让她高兴的难以附加。

    看了一眼阎夜馨激动的情绪,汤明阳自然的坐在了她身旁,把手中的啤酒放下后说到:“我相信你,因为你没有必要为这种事情说谎。”

    听着汤明阳依然坚信的客气,阎夜馨把目光放在前面的水面上,蓝色的池水非常的干净,干净的就像汤明阳的笑容一般,总让她不自觉的想要接近。

    “谢谢你相信我,你是第一个真心相信我的人,以前我参加过这样的聚会,可我的不适应在他人的眼里却是高冷的不近人情,他们都认为这是我的自我优越感,不屑与他们为伍,可实际上我只是孤独太长时间,一下子适应不了这样的热闹场面,从小到大,我都是家里的小公主,可我比任何人都要孤独,我没有朋友,么偶有玩伴,始终都是我一个人。”

    讲完这么长的一段话后,阎夜馨这才发现今天的自己话有点多,于是伪装坚强的对汤明阳笑笑,故作无所谓的说到:“我今天话有点多,你别嫌烦哦!”

    “不想笑就不要,这样勉强的笑容真的很难看。”

    然而,她伪装的坚强很快被汤明阳毫不留情的戳破,使得她顿时失去了所有的笑颜,落寞的地下脑袋,默默的看着手中的果汁。

    其实,汤明阳说的很对,勉强出来的笑容真的很难看,而且伪装自己也相当疲累,可是她除了伪装自己坚强以外,她还能做什么呢,她有先天性心脏病,这是不争的事实,也就注定了她不能像常任那样自在的活着,她需要比别人活的更加的小心翼翼,因为只有这样她的生命才会更长久一点。

    “你没必要伪装自己的,想笑就笑,不想笑就不要笑,你是为了自己在活着,又何必去在意别人的看法呢,自己快乐不是最重要的吗?有心脏病又怎样,世界上有心脏病的人多的去了,他们都能自在的活着,你为什么不能呢,凡是只要你努力,没有什么不能行的。”

    注视着阎夜馨认真的说完这段话后,汤明阳便突然执起她的手臂,根本不顾她的意愿,就把她拉入了人群当中,然后拿过一瓶并啤酒便放到她手中,自己则是拿起另一瓶,和她对碰了一下,就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汤明扬知道今天的自己很反常,尤其是看到阎夜馨落寞转身离去的身影后,他的身体就不受控制的跟了上去,想要赶走她身上的落寞孤寂,想让她从心底开心快乐起来。

    一瓶冰啤酒很快被他灌进肚子里,可心里的那么疼惜不甘依然存在,转头对上阎夜馨呆愣的双眸,双手不自觉的捧上她的脸颊,看着那张娇嫩的粉唇就想要吻下去。

    “呦!明阳哥哥要耍流氓了哦!”

    正当汤明阳即将要吻上阎夜馨的双唇时,刘萌萌煞风景的话语出现在两人身旁,顿时让两人瞬间分开,各自都羞红了脸,而阎夜馨更是激动的起身便跑开,看的汤明阳很想追上去,可碍于刘萌萌还在身旁看着,只能看着她一路跑进屋里。

    跑进没有人的客厅之中,双手便立马附上自己发红滚烫的双颊,脑海中慢慢浮现出刚才的画面,如果刘萌萌刚才没有出现,她和汤明阳是不是就再一次接吻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阎夜馨你的双颊就灼热的停不下来,让她本就狂躁的心更加的焦躁不安起来,恨不得立马把自己彻底隐藏起来,然而,让她真正担忧的重点却不是她差一点就和汤明阳接吻了,而是她竟然不排斥他的靠近,竟然在心里期待着他的亲吻,这是多麽不可思议的事情啊!

    意识到自己这样的心里后,阎夜馨变得更加的局促不安起来,只要一想到汤明阳的那张脸,便忍不住心跳加快,羞涩不已。这样的她是不正常的,也很容易被人看出异常,于是她立马生出了想要离开的想法。

    慢慢打开房门,远远的看了看还在人群中的刘萌萌,以及正和她一起玩闹的汤明阳,阎夜馨忽略自己心里不适,慢慢走出了房间,然后便大步向大门的方向走去,直至来到门外。

    看着眼前宽敞的街道,阎夜馨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正想给刘萌萌打个电话说自己先回去时,一个熟悉的温怒声音出现在身后,使她穆然的停下所有动作,只听得见自己砰砰直跳的心跳。

    “你想回去吗?”

    其实,在阎夜馨进入别墅后,汤明阳就一直注意着她的动向,因此他也看到了她从屋里出来,但他不明白的事她为什么要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因此而生气。

    随着汤明阳的声音落下,一切都静止了下来,阎夜馨不敢回头,他亦不敢上前,而躲在远处偷看的刘萌萌却在为他们干着急,一遍遍的懊悔自己刚才打断了他们的好事,要不然阎夜馨也不会想要逃走。

    “那...那个,我有点不舒服,想要先回去了,麻烦你跟我嫂子说一声。”

    “你可以自己跟她说。”

    过了很久后,阎夜馨不得不硬着头皮转过了身子,但却始终不堪正眼去看汤明阳,随便找了一个几口后,就想要赶快离开这个让她窘迫不已的地方,却不想汤明阳不仅不应承她的话,反而直接拒绝了她的要求,顿时让她更加的难堪不已。

    “那...我自己个跟她说吧。”

    掩饰下自己难堪的神色后,阎夜馨便立马从包里拿出手机,可是她还没有找出刘萌萌的电话呢,手机就被人抽走,当她抬头看向抽走自己手机之人时,却撞上一双满是怒火的双眸,紧接着那双双眸的主人便在她怔愣间吻上了她的双唇,带着怒气的霸道拥吻,顿时让她忘记了所有的一切。

    炽热凶猛的拥吻结束,阎夜馨呆呆的看着正注视着自己的汤明阳,从他的眼眸中清晰的看到了自己的身影,理智告诉她此时应该抬手给他一巴掌,可是垂落在双侧的双手却怎么也抬不起,只能下意识的握紧在握紧。

    “我送你回去。”

    静默的对望了数秒后,汤明阳最终败下阵来,尽管他也想对刚才的行为说点什么,可最终他发现自己除了震惊自己的行为外,竟然一个解释的词语都找不到,而且还根本就不想要解释。

    没有得到阎夜馨的回答,汤明阳也不管她同不同意,拽起她的手便把她拉进了车库之中,把她塞进车子里后,便发动给车子,一路向她家开去。

    一路无言,当车子来到阎家大门停下时,两人谁也没有开门下车,更没有人说话,都只是安静的坐在车子里,仿佛在等对方先开口一样。

    时间过了很久,最终两人都很默契的保持了沉默,但阎夜馨显然已经没有了等下去的耐心,推开车门便下车大步离开,而汤明阳只能看着她离去的身影,默默的攥紧双手,忍住想要把她拉回来的冲动。

    阎夜馨走了很久后,汤明阳才发动车子打算离开,只是在他开车时却车前的一样东西,那就是阎夜馨的手机,使得他顿时停下开车的动作,看着手机发呆。

    看了那个粉色的手机很久之后,汤明样突然裂开嘴角笑了起来,然后毫不犹豫的将车子开走,他需要一点冷静的时间,需要一点时间来理清这一切,但他必须保证他还理清这一切后,他还能够来到这里。

    站在房间的窗台前,默默的看着汤明阳把车子开走后,缓缓的坐在了地面上,双手抚上自己心脏的位置,阎夜馨发现她一点都不排斥汤明阳的亲吻,她渴望他的接近,渴望他的触碰,就像上瘾的毒药一般,想戒都戒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