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5章 最后一次帮你

作品:萌妻倒嫁

    转眼间好几天过去,眼看着期末考试一天天接近,而刘萌萌却因为脸上的伤,迟迟没有去学习上课,一直待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每天除了不停的温习课本外,就是吃饭睡觉,日子过得也算惬意。

    早上,阎夜霆早早就出门上班去了,而刘萌萌则是留在了家中,看着一室的沉静格外无聊,于是便回放收起起东西,因为结婚要重新装修房子,所以他们需要搬回去和马小爱他们住几天,。

    走进自己的房间,看着一屋子梦幻的设计,刘萌萌突然很不舍得,第一次意识到自己要从一个女孩变成一个女人,这种落差她有些适应不了。

    迷茫的躺在床上,睁大双眼看着天花板,刘萌萌真心希望自己可以永远停留在二十岁的年纪,不想长大,不想接触现实,希望永远都可以活在阎夜霆的臂弯下。

    虽然心里清楚的知道这样的想法是不可能的,但刘萌萌还是忍不住悲天悯人了一把,以此来祭奠自己即将过去的单身美好时光,可惜,她刚酝酿好伤感情绪,还没来得及悲伤一下呢,书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彻底打断了她酝酿已久的情绪。

    起身眨眨眼睛看向桌子上手机,撇撇嘴无奈的向书桌走了过去,伤感这样的情绪果真不适合,作为一个青春美少女,享受当下才是适合她的事。

    来到书桌前,拿起电话一看,刘萌萌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好端端的李思音怎么给自己打电话来了呢,她最近不是很少去学校吗?搞得自己还以为她回新加坡了呢。

    犹豫了一下接通电话,刘萌萌便直接问了她打电话的来意,虽然她们之前关系是挺不错的,可随着李思音有意无意疏远,现在的她们已经没有了之前那么熟悉,她这样突然打电话来,使得刘萌萌有些不知要和她怎么相处,气氛变得十分的尴尬。

    相较于刘萌萌的尴尬不自在,李思音倒是平静了很多,依旧和往常一样叫她萌萌,热情的和她说学校的事情,并主动帮她录了这几天的重点课程,更说要亲自给她送过来。

    对于李思音突来的热情,刘萌萌虽然很不适应,但也没有拒绝的了理由,于是便告诉了公寓的地址,约定好她什么时间到后,便挂断了电话。

    看着已经挂断的手机,刘萌萌疑惑了起来,不是她对李思音有什么戒心,而是她的热情来的太过突然,自己完全就适应不了。

    本想着要不要告诉一下阎夜霆这件事情,但想到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也就没去打扰他。

    放下手机,随意的整理了一下房间后,便来到客厅一边等着李思音,一边无聊的看着电视。

    在家等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后,门铃声终于响了起来,刘萌萌先是确认了一下门外的来人是李思音后,然后才开了门,把她请到了家中。

    在进入屋子后的第一时间,李思音便悄悄的打量起整个屋子的布局装修,尽管她也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但阎夜霆家一比较,顿时就有种小巫见大巫的感脚,瞬间理解了表姐那么痴迷阎夜霆的原因,不单是他长得英俊非凡,更重要的是他的能力与家世,这样的超高条件放眼全球又真正能找到几个呢。

    “思音,你要喝什么。”

    虽然还是觉得有些别扭,但人已经来到了家里,刘萌萌也不得不让自己热络起来,毕竟她是真的很喜欢李思茵这个女孩,不管她因为什么原因而疏远自己,自己都当她是朋友。

    “萌萌,我能参观一下你家吗?”

    “能啊!你随便看吧,我去给你拿喝的。”

    对于李思音突然提起的要求,刘萌萌没有丝毫的异议,让她随便看后,便转身去了厨房拿饮品,并不介意会不会被她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

    刘萌萌走后,李思音便大胆的在屋子里观望起来,虽然她不懂装修,但作为一个美术生,她依然可以欣赏到阎夜霆家的完美装修,从每一个小细节都能看出他的用心,而整个又不失温馨高雅,不是一般人可以设计出来的。

    参观完客厅后,李思音的视线很快就落在了一间敞开的房门上,本能的想要走上去看看,却又介于自己并非这里的主任,便不敢贸然闯入,而这时刘萌萌的声音却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思音,你看什么呢?”

    回头看了刘萌萌两眼后,接过她递过来的饮料,一边向沙发走去,一边说到:“萌萌,你一个人在家吗?”

    “嗯,今天周五,大叔要上班。”

    拿着饮料坐到李思音对面,刘萌萌便毫不避讳的回答了她的问题,而李思音也终于发现了她的不对劲之处,尽管她脸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但仔细看还是能看到一些还没有完全消退下去的青紫色。

    “萌萌,你最近怎么没去学校上课,是跟你的脸有关吗?”

    “呵呵!”

    对上李思音打量的目光,刘萌萌抬手附上自己的脸颊,不太好意思的笑笑,同样也承认了她的说法。

    关于刘萌萌受伤一事,李思音并没有问太多,和她聊了一会儿学校的事情后,便把自己的录下来的给课程给了她,从始至终都变现非常自然亲切,很快两人便逐渐数落了起来。

    见到刘萌萌不在对自己有所防备和不自在,李思音逐渐讲话题转向了刚才看到的房间,如果她没看错,那是一个女生的房间,而门口处还摆着行李箱,明显就是在收拾东西。

    “萌萌,那个房间是你的吗?可以让进去看一下吗?”

    “当然可以啦,不过,过几天就要重新装修了,我还真有点舍不得。”

    一边说着,刘萌萌便一边拉着李思音来到自己房间门前,然后两人一起走了进去。

    刚在外面李思音就隐约看到了这是一个女性化的房间,可真正走进来之后才发现,这里何止是一个女生的房间,简直就是一个梦幻的主公房,到处都是暖意满满的粉色,梦幻的蕾丝装饰,就连大床也是同款的粉色公主床,正式每个女生都会渴望的梦幻房间。

    看着房间漓的一景一物,李思音不得不感叹起刘萌萌的幸运,也许是老天太过眷顾她,所以才给她了太多别人不能拥有的东西,可这本身就是一种不公平,拥有和失去往往是正比才对,而刘萌萌显然已经打破了这个平衡,所以她所拥有的幸福真的会一直享福下去吗?现在他们谁都1不得而已。

    收回目光放在门口的行李箱上,李思音脑海中飘出刘萌萌刚进屋时所说的话,抬头看向随意整理着房间的刘萌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疑惑问到:“萌萌,你是要搬家吗?”

    “也不算是搬家啦,就是因为结婚要装修房子,要回大叔家住几天,结婚典礼过后,还是会回来住的。”

    面对李思音的提问,刘萌萌倒是觉得没什么不能说的,现在她和阎夜霆要举办婚礼的事情已经人尽皆知,回不回家住根本就不算什么。

    “哦!”

    听完刘萌萌的回答后,李思音便没在多问,又参观起她的房间,一直在和她一起度过了整个上午。

    中午,刘萌萌打电话叫了外卖,留李思音一起吃了午饭后才放她离开,但在她临走前,她这才说出了来此真正目的。

    她要走了,在期末考试过后,她便要回新加坡了,这次是特意来跟刘萌萌道别的。

    看着李思音从自家出去后,刘萌萌突然伤感起来,怎么也没想到她们才相处这么短的时间就要分开,消息来得太过突然,一时之间她真还有点舍不得。

    从刘萌萌家出来后,李思音便直接打车去商贸街区,在那里逗留了很长一段时间后,一个白衣女子来到了她所在的位置前,坐在了她的对面。

    抬头看了看女子陌生的脸庞,李思音犹豫了一下,但在看到女子手腕上的一道不明显的小疤痕后,舒展开了紧皱的眉头,可脸上依旧没有任何的笑容。

    她相信眼前这个陌生女子就是自己表姐,但她不会在继续帮助她,不管她接下来要做什么,又或者想要对刘萌萌怎么样,李思音都希望这一切都与她无关,因为她已经看到了表姐的下场,她不想成为第二个表姐。

    “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

    面对李思音冷漠又决绝的声音,坐在她对面的女子轻声笑了笑,一张惨白的脸上透着无尽的阴沉气息,一双充满恨意的双眸毫不掩饰。

    “放心,我会遵守承诺的。”

    这点冷漠又算的了什么呢,比这残忍十倍百倍的事情她都经历过,现在的她不仅家破人亡,早已是不再是从前的她,不单改变了容貌,就连心都跟着改变了,现在除了无尽的恨,早已容纳不下任何东西。

    一直和女子在商贸街待到了下午四点后,李思音才更从容的离开,每一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境遇,现在的她能为表姐做的只有这么多,至于她以后路,全都得靠她自己去,报仇也好,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也好,都已经与她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