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族之劫 第197章 出关,巧遇,互相恶心(求订阅月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彩鹢小说网 www.chuangyun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学府变故,此刻的苏宇不知道。

  也没人再给他传递消息,他也没做什么,只是让夏虎尤帮着照看一下师姐,免得被人坑了。

  窍穴,一个个被开启。

  持续数天了!

  《强身诀》修炼成功,这让苏宇开窍速度大增!

  不得不说,破山牛一族的功法,太适合开窍了。

  而破山牛,居然只是勉强进入种族前百名,真的浪费了它们的功法,当然,可能种族不同,破山牛一族开窍快也没啥用,顶级强者不够多。

  这也正常!

  开窍,山海之前还能占据点优势,到了山海之后,就不是开窍多少的问题了。

  260个窍穴!

  这是此刻苏宇开窍的数量,精血早就用完了,此刻的他,硬生生地靠着那些元气来开窍。

  几十滴五行种族精血,也让他又开启了4个神窍。

  神窍开启数量达到了44个!

  而开天刀窍穴,还没全部开启完毕,苏宇镇定心神,一次次观摩开天刀意志之文。

  这篇意志之文,他已经看了好几天了。

  渐渐地,苏宇意志海中,一枚神文浮现。

  “破!”

  继血、雷、战、杀、阴、刀之后,苏宇再次勾勒一枚神文,破字神文!

  因为是夏龙武书写的,“破”字也极为强大。

  上次因为吸收了永恒神文神韵,苏宇的6枚神文都有不小的进步,其中“血”字神文更是神光内敛,虽然还没达到进阶三阶神文的地步,可比起当初要强的多。

  “雷”字神文也沾光,直接进入了二阶。

  如今的苏宇,拥有3枚二阶神文,4枚一阶神文,包括刚勾勒的“破”字神文,都算是一阶巅峰。

  “夏龙武……”

  苏宇吐了口气,有些出人预料。

  夏龙武是文明师!

  这一点不奇怪,战者也会兼修文明道,这很常见,可能让自己勾勒出一阶巅峰的神文,夏龙武的文明师等级起码是山海!

  山海境的文明师,这对兼修来说,已经很强大了!

  “7枚神文了!”

  苏宇吐气,这段时间,他看意志之文的时间不多,就算如此,也勾勒了足足7枚神文,而且很多都是二阶,最弱一阶巅峰。

  单从等级来看,已经不比一些腾空文明师差了。

  意志力蓄满度,此刻勉强维持在80%,可苏宇相信,强度绝对比那些意志力达到99%的家伙要强,除非那些家伙也锤炼了意志力。

  开元窍260个以上,神窍44个以上……

  此时此刻,苏宇觉得自己真实实力,绝对有把握杀入百强榜前十。

  一些弱小的腾空,比如自己老爹那种36窍进阶的腾空,最多4窍合一,成为四石腾空,苏宇觉得……哪怕老爹进了腾空,自己也不一定就会输!

  “入学……三个月不到!”

  苏宇暗暗心惊!

  当然,消耗资源多,这个他知道,可能让他在这个阶段,具备挑战腾空的实力,也让苏宇心惊,难怪说那些天才越阶挑战不难。

  功法强,武技强,肉身强,爆发强……

  就这,要是还不如那些随便弄个功法晋级的家伙,那也太弱了!

  “还差28个窍穴!”

  强身诀也有窍穴重合,重合度不低,此刻,再开启28个元窍,苏宇就能彻底修炼成功开天刀了。

  一旦完成开天刀修炼,那就开窍达到了288个!

  苏宇甚至想着,一鼓作气,将《时光》第二重窍穴也全部开启,开窍数量超过300个!

  “今天是16号了……”

  苏宇盘算了一下,还有几天才开始比赛,还早。

  这一次一些老牌学员也会参与,那些人可是真正修炼到了养性极致的存在,自己不强大起来,哪有把握赢下他们。

  识海秘境,自己一定要去。

  神窍开启了44个,此刻的苏宇,可没有那么多无主意志力可以吸收,研究中心的那个碎片室,太过混杂了不说,也不能一直吸下去,免得吸干了,那就不好了。

  “识海秘境!”

  5个名额,最少要进入前五,学府这边,哪怕一些阁老拿到了名额,恐怕也会让名下的强大学员参与进来。

  包括詹海这些人!

  实力强大,拿个第一,还能多一个名额,这些人不会嫌弃自己名额多的。

  詹海,百强榜第一,和腾空交手而不败!

  万石九重,养性顶级,实力强大。

  这样的人,不止一人,苏宇岂能不努力增强自己。

  不说那些老学员,就说这一届的新生,苏宇猜测,万明泽、夏虎尤都是接近腾空的那种,郑云辉这些人实力差点,可保不准就有什么杀手锏。

  一个个要靠山有靠山,要背景有背景,要资源有资源,苏宇不信他们一直停步不前。

  继续开窍!

  261个,262个……

  时间,也一点点过去。

  不用精血,苏宇虽然利用了强身诀来修炼,可速度的确比之前慢了不少,精血还是能让他加速一些的。

  平均一小时,大概只能开窍1个。

  速度已经很快了!

  大量的元气,朝他席卷而来,被他数百窍穴吞噬,吸收,净化!

  ……

  秘境外。

  一位学员一脸崩溃地走了出来,“老师,里面是不是有腾空境跑到万石区修炼了?抢元气抢的太快了,那元气呼啦啦地就跑去那边了,这也太……太那个了吧!”

  他都想骂人!

  我花了200点功勋进去的,结果还没修炼一会,就被人疯狂抢夺那些元气,这还怎么修炼?

  还没修炼多长时间,就被活生生地挤压出来了。

  元气搅动的太厉害了!

  聂老心中也是无奈,笑道:“可能是误入吧,我会警告对方的!你这次修炼功勋减半,我退给你100点功勋。”

  “谢谢老师!”

  学员大喜!

  这还不错,居然还退了一半,自己虽然被人弄的修炼很麻烦,可好歹也坚持了几个小时,已经很不错了,赚了!

  等这位学员走了,聂老微微皱眉。

  这小子……下次真要送到腾空区域去修炼了!

  数百窍穴开启,元气搅动,吞噬元气的速度比那些腾空都快。

  这么下去,千钧和万石区域的学员根本没法修炼的。

  偏偏……这混蛋东西,每次来只给100点功勋,因为他是千钧!

  开了几百窍的千钧!

  聂老也是哭笑不得,这种场景,几乎没遇到过。

  除了一开始初代的那些强者,后期的修者,谁会开启数百元窍?

  有这个时间,人家早就万石甚至腾空了!

  “还真准备越阶战腾空?”

  聂老微微摇头,在他看来,其实意义不大,哪怕苏宇真的能越阶战腾空,还不如踏踏实实开144窍,直接进入万石,以苏宇的天赋,早点进万石,现在恐怕都万石四五重了!

  过个半年一年的,这小子恐怕能肉身入腾空了!

  而且还不是弱小的那种,而是开窍144的那种强大的战者!

  正想着,老黄来了。

  一进门,就抱怨道:“还是你清闲,督察院屁事太多!我这刚上任,就遇到了这么个麻烦事,我说大清查,这两天那些阁老差点没把我瞪死!”

  上一任督察院院长老何,那是谁也不得罪,天天和稀泥。

  反正过的很轻松!

  喝茶养鸟遛狗都有时间,算是个老好人,大家也都习惯了,结果黄老一上任,就要搞大动作,其他人自然不习惯。

  聂老淡笑道:“你不是觉得在这太清闲了吗?那现在给你忙一下,还不舒服?”

  “少来!”

  说着,黄老眼神凝重道:“事情你知道了吧!你觉得什么情况?”

  “周明仁没那么傻,周平升也没蠢到那个地步,刺激一下吴嘉和陈永还正常,牵扯到了整个学府,你信吗?”

  “不信!”

  黄老摇头,他又不是白痴,怎么可能会信。

  不说他,当日督查的齐阁老他们也不信。

  所以最后只是惩罚了学员,加上周明仁自己低头了,所以取消了他的府长位置,算是给了大夏府一个交代。

  可大家心里都有数,黄浩……可能真的被人动了手脚。

  黄老说着,又道:“你觉得是谁?”

  聂老沉吟片刻道:“多神文一系那几位,要不洪谭,要不陈永,要不……那位!”

  朝修心阁那边扬了扬下巴!

  不是多神文的人,就是那位在搞鬼!

  “我也这么觉得!”

  黄老点头,“所以当时我就没继续追查了,继续追查下去,也难得到结果,先杀鸡儆猴,平定事端再说!”

  聂老点点头,开口道:“做到维持公正就足够了,不要太过偏袒,一切皆有规矩!规矩可能有漏洞,在漏洞上被人利用了,那是规矩的问题,但是不要自己去触碰规矩!”

  “放心,我知道!”

  老黄也没再说,迅速道:“那小子还没出来?”

  “没呢。”

  黄老感慨道:“真能待!这是不把100功勋用到极致不罢休啊!”

  说着,迅速道:“我待会还得回去,多神文一系那边我不好去说,你记得提醒这小子,别给我乱来,犯了规矩,我也饶不了他们!黄浩要是真的记忆被人篡改了……这是犯法的!”

  黄老眼神不善道:“现在没证据就算了,这东西也没法查,除非来一位无敌慢慢探查,可若是多神文一系的人干的,给我小心点!”

  篡改学员记忆,这是不能容忍的!

  哪怕他心里也偏袒向多神文一系,有些东西,底线还是要有的,否则,整个学府,整个人族都得乱。

  柳文彦能活到今日,能继承五代的神文,就是因为规矩在保护他!

  否则,哪怕大夏王保他,他也早就死了。

  聂老点头,“我会提醒他的!”

  “那就好,我先走了!”

  黄老不多留,他来就是为了转达这句话的。

  苏宇既然还没出来,那就不用多说什么了。

  看他风风火火地走了,聂老失笑,在秘境区待了几十年,老黄好不容易找到点事情干,这次倒是顺了他心了。

  “洪谭……陈永……”

  聂老心中猜测了一下,是他们吗?

  还是万天圣?

  ……

  10月18号,清晨。

  苏宇原本预定三天内出关,实际上远远不止。

  连头带尾,他进去足足5天了!

  18号清晨,聂老正在喝茶,忽然眼神一动,门开了!

  苏宇出来的刹那,聂老眼神一变!

  好像看到了一鼎烘炉!

  元气冲霄,耀眼无比!

  苏宇踏步而来,在他眼中,却是恍如一尊太古妖兽虎扑而来。

  “嗯?”

  聂老瞬间清醒,再看,又没有任何异样,还是那个苏宇,面带笑容,白衣胜雪!

  聂老深深看了苏宇一眼,苏宇也有些恍惚,五天了!

  总算出来了!

  “老师,黄老师走了?”

  “嗯!”

  聂老看了他一阵,轻声道:“修炼成了?”

  “嗯!”

  苏宇笑着点头,“还算顺利,元气秘境,真是个好地方!”

  超级好地方!

  聂老淡笑,当然好地方,100点功勋给你修炼了足足5天,这也就是学府,搁在外面,你做梦呢!

  感应了一下秘境,聂老忽然道:“等你强大了,需要回馈一部分资源给学府!你吞噬的元气太多了,这秘境不是给你一个人修炼用的,学府数万学员,都和你一样,这秘境就崩了!”

  苏宇有些不好意思,急忙道:“我会的,谢谢老师!”

  “别谢我。”

  聂老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慢条斯理道:“学府这地方,就是天才吃的多点,等强大了起来,再回馈一些东西给学府,形成良好的循环!你这时候能吃,那没关系,不要忘了,这些东西也是前人留下给你们的就够了。”

  苏宇连忙点头。

  学府这些秘境,都是前人的神文化成的,他当然知道,此刻也不多说。

  自己强大起来了再说!

  说罢这个,聂老又道:“在学府,要守规矩!不是为了限制你们,而是为了保护你们!规矩,其实是用来保护弱者的,否则,强者没了约束,肆无忌惮,还有弱者的事吗?”

  苏宇再次点头。

  “你弱小的时候,规矩在保护你,同样,你强大的时候,规矩就在限制你,不要觉得不公平!也不要觉得,全世界就你遭受了不平待遇,错,真正心里不平的,是那些强者。”

  苏宇再次点头,有些隐约明白了他的意思。

  聂老平静道:“我们这些人,管不了太多,但是学府,还在我们的管辖范围内!你想杀人,想对付谁,那是你的事,但是,记住了——规矩!”

  苏宇再次点头。

  “你如此,你的老师如此,多神文一系如此,单神文一系如此,否则,之前就不会有郑玉明被重伤,之后罚到先锋营的事!他不守规矩,就是这代价,你们……也一样!”

  苏宇再次点头,这次开口道:“老师,我没这想法,也没触碰这些的意思,老师的意思是……”

  “只是提醒你们,没有其他意思。”

  “明白了!”

  苏宇点头,这么说,这几天我不在,多神文一系可能有人触犯了学府的规矩?

  他大概懂聂老的意思了!

  “师祖,还是师伯?”

  至于自己老师,伤势还挺重的,哪有时间出来鬼混。

  再联想一下师姐之前被人刺激……不会是师伯吧?

  见苏宇要走,聂老沉思了一下又道:“你出关应该是为了名额争夺的事,名额你在争,其他人也想争!这一点,大家目标一样,苏宇,得饶人处且饶人,一些老学员,视此次为唯一机会,下手也许狠辣,你能不下死手,那就尽量克制一下自己!”

  苏宇点头,憨笑道:“肯定的!除非是故意的,否则只是为了争胜,那我能理解,换成我七老八十了,还没晋级腾空,我也急,也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

  “去吧!”

  聂老摆摆手,心里明白就好。

  他是担心苏宇下手太黑,太狠,废了一批老学员,尽管那些人实力不强,被很多人视为废物,但是下手太狠,也不利于苏宇自己。

  至于为何笃定苏宇比那些人强……聂老懒得多说。

  一位养性、千钧学员,出关的刹那,给他一股猛虎出笼的感觉,这小子能弱到哪去?

  开天刀开窍144个,这小子几天就完成了,太可怕了!

  希望单神文一系,这次聪明点,最好正常比赛,否则,真安插一些人对付苏宇,恐怕吃不了兜着走。

  ……

  “苏师弟!”

  “师弟,好几天没看到了,闭关去了?”

  “……”

  一路上,苏宇遇到了一些同学,不少人出声问候。

  苏宇笑着一一回应。

  身上的传音符,颤动了一下,苏宇也没拿出来看,继续朝研究中心走着。

  走了几步,前面出现一人,笑道:“苏宇,几天不上课,也不请假?”

  苏宇眯着眼,笑道:“刘老师,您真闲!怎么在哪都能遇到您!”

  刘洪笑道:“不闲,最近忙着呢!这不名额争夺赛,还需要我来主持么,太忙了,也是刚好遇到了苏同学,苏宇,你要报名吗?报名的话,直接跟我说,我给你报了,免得你再跑一趟。”

  “不劳烦老师了,我自己去报名就行!”

  苏宇笑着回应,也不再说话。

  刘洪笑了,幽幽道:“早点晋级腾空,腾空才是真正的开始,在养性待着,不嫌无趣吗?”

  “会的!”

  “那就好,对了,单天昊的孙子,已经朝大夏府这边赶了,你的老师废了,太可惜了,那家伙到了大夏府,也不知道会不会挑战我,我还真担心啊,吴琦、胡文升都只差一步就晋级了,我这腾空,挺害怕的……”

  苏宇笑道:“刘老师战力无双,还会怕一个毛头小子?”

  刘洪玩味道:“可是……人家是你们的对头,又不是我的,苏宇,要不你接战去玩玩?”

  “老师高估我了,我才养性,何必送死。”

  “可惜了!”

  刘洪笑了一声,边走边道:“忘了说了,这次的比赛规则,我准备变一下,弄点好玩的!”

  苏宇侧头看向他。

  刘洪也不在意,边走边道:“为了让比赛更有激情,更有乐趣,我想了一下,可能会组织一下,进行5人团队战,这样,最后一组胜利的就是赢家,独得5个名额!这样是不是更好玩?是不是让弱者也有机会翻盘?是不是更加充满了不确定性?”

  刘洪笑呵呵道:“免得某人太强,名额就铁定是他的!不,我不这么玩,我非要5人团战,我若是还想玩的更大点,那就随机组成5人一队,比如说把你和翟峰这些人组成一队,好玩不?”

  “……”

  苏宇扭头看着他,眼神发寒。

  刘洪笑呵呵道:“当然,翟峰只是举例,他现在没办法进入秘境了,但是单神文一系不缺人,你们又没人,苏宇,你说这比赛有趣不?”

  刘洪感慨道:“真有趣,带着自己的敌人,一路杀上去,赢取名额,真好玩啊!”

  “……”

  苏宇凝眉,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刘洪笑了,幽幽道:“我把杨沙、刘贺、林耀都安排给你如何,赢一下,拿几个名额,你觉得怎么样?”

  苏宇眼神发冷!

  这混蛋!

  刘洪嘿嘿笑道:“有趣吧?赢了,我分钱,输了,我也不损失什么,反正这几个家伙单独参赛,也拿不到名额!顺便告诉其他人,我故意拖你后腿……啧啧,真幸福啊!”

  “……”

  艹!

  苏宇心中想骂人!

  为什么人能如此无耻?

  是的,他将这几个家伙安排给自己,在单神文一系看来,这就是明目张胆地坑人,坑苏宇,确保苏宇百分百不会拿到名额!

  一人带4个废物,还是敌人家的废物……这……还打个屁啊!

  若是这样苏宇都赢了,没人会觉得刘洪不行,只会觉得,那些对手太他么垃圾了!

  相当于苏宇一个打九个,你们都输了,不是废物是什么!

  苏宇心中抑郁,低沉道:“刘老师想做什么?”

  “没想做什么!”

  刘洪笑道:“我们是敌人啊,对付你,不是应该的吗?但是啊……其实我是给你制造机会啊!”

  苏宇凝眉。

  “你想啊,你的队友这么弱,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你为了救你队友,下手狠一点,毒一点,那是很正常的!没人会说,你一个带4个废物,下手狠辣不应该吧?可若是你一人,明显比别人强,还下毒手……你名声可就臭了!”

  刘洪幽幽地传音道:“我们是一伙的啊,你忘了!那些家伙居然敢挖我师父坟,我不得报仇吗?小苏宇,我是为你好啊!”

  苏宇心中狂骂!

  好你祖宗!

  这混蛋东西,就是为了坑自己,不,不管输赢,他都赢了。

  苏宇赢了,他的人分名额。

  苏宇输了,他的功劳,他可以去单神文一系邀功,我刘洪多厉害,轻松把苏宇拿下!

  如此一来,哪怕比赛出现了大的岔子,那也无妨,他这个主办者,不会被任何人责怪。

  否则,苏宇真的一个人赢了,拿到了名额,作为主办者,单神文一系绝对会迁怒他。

  “刘老师,信不信我现在大声喊出来……”

  “你喊啊!”

  刘洪笑道:“你喊了,别人就信?别闹了!苏宇,哪有自己人,会给你安排4个累赘的,也就我了,我信任你啊,我觉得你能赢啊,你看,我对你多有信心!”

  “……”

  苏宇有些被气死的冲动,他想打死这混蛋!

  “放心,我安排三个,最后一个你说安排谁?不要太厉害的,我给你安排,你赢了,还能多一个名额,舒服吧?我要三个就够了,反正我自己铁定能进去!”

  苏宇眼神不善,盯着他看了一阵,半晌才道:“刘老师,您这么聪慧,不该当老师,您应该去万族教,我觉得一教之主都能当了!”

  此话一出,刘洪幽幽道:“真有道理,下次我试试,看看能不能创个教派,忽悠点资源,别说,这么干的人还不少,你倒是提醒我了,要不我拉你入伙,我们一起创个小教派如何?”

  “……”

  苏宇心累,他觉得自己很聪明了,起码学府很多人给他的感觉都是小白,可这家伙……和他交锋,自己赢过吗?

  上次别看自己弄了不少功勋回来,可别忘了,这家伙是干无本买卖的,最后他赚了很多的!

  “别这么看我!”

  刘洪笑道:“咱们是自己人,最后一个名额我给你保留着,随时找我,你不找我……那我就自己安排了,我这人,做事还是很讲道义的!”

  苏宇不想理他,迈步就走。

  身后,刘洪笑呵呵道:“一定要赢啊!我就一个弟弟两个学生,他们太难了,靠我,我没办法都送进去的,苏宇,劳烦你了,我可是将赌注都押在你身上了!”

  “……”

  苏宇边走边骂,心中恼火。

  混账,混蛋,王八蛋!

  老子迟早打死他!

  一定!

  这家伙恶心人比谁都厉害,刚刚的好心情全都没了。

  原本想安安稳稳拿名额的,现在被他这么一弄,还怎么安稳?

  就算赢了,还要分刘贺这些人名额……赢了都不痛快!

  除非……都是自己人!

  “对,林耀算我的人了,刘贺和杨沙……”

  瞥了一眼离开的刘洪,苏宇哼了一声,比演戏是吧,行啊,咱们好好来演,老子让你全家都成了互助会的人,你到时候爽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