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9章 五千万赎金

作品:萌妻倒嫁

    在一直在平静的待到晚上,刘萌萌的心终于安稳了下来,可正当她想要放松下来时,她的手机却响了起来,本意会是阎夜霆打来的电话,可拿出手机才发现不是他。

    看到电话是李思音打来的后,刘萌萌迟疑了一下后接通,她记得李思音说她要回国的,而这时给她打电话,难道她还没有走吗?

    电话接通后,很快就证实了刘萌萌的想法,不过,虽然李思音的确没走,但现在人已经去了机场,并订了晚上八点的飞机回新加坡,而她现在给刘萌萌打电话,只是希望离开前再见她一面。希望她可以送送自己。

    听着李思音无比真挚的恳求,刘萌萌想要拒绝却又拒绝不了,无奈之下也只能答应,毕竟她只是真的当李思音是自己的朋友。

    挂断电话,刘萌萌本想跟阎夜霆说一下自己要去机场的事情,但却看到了时间已经过了晚上七点,她没有了可以继续浪费的时间,索性拿着手机便向楼下跑去。

    来到楼下,刘萌萌敲了敲门口停放的一辆黑色轿车的车窗,等到车窗降下来后,立马着急的说到:“现在送回我去机场,我有很重要的事。”

    听到刘萌萌的要求,车前座上的两人都微愣了一下,然后互相对视一眼后,打开了车门,恭敬的将她请上了车子。

    当车子缓缓驶出刘萌萌就爱小区后,后面很快有跟上来了四五辆车子,上了大道以后,分散在刘萌萌所乘坐的车子前后左右,每辆车漓都坐着四名黑衣男子,个个面色紧绷,严阵以待,好像正在面临一场严峻的考验一样。

    在车子行驶后不久,前排的黑衣男子就和阎夜霆取得了联系,向他讲述了这里的情况不久,刘萌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而给她打电话的人正是阎夜霆。

    电话里,阎夜霆并没有反对刘萌萌去机场的行为,交代她注意安全后,便挂断了电话,而人却已经坐上了去往机场的车子,严峻的神色一点都不必哪些保镖差一分一毫。

    其实,在南宫雅在加拿大逃走后,阎夜霆便猜到她会再次回到国内,但没想到她会回来的这么晚,而且还做的这么隐秘,就连入境记录都查不到她的踪影,使得他只能靠李思音这一条线索得知她的消息。

    前一段时间李思音的造访,阎夜霆认为并非偶然,而她今天的再次联系,更是阴谋重重,因此阎夜霆更加担忧起刘萌萌的安危来,南宫雅的狠厉,他在加拿大已经见识过了,所以他绝对不能让刘萌萌出事,不然他会后悔一生。

    车子来到机场后,刘萌萌就急匆匆的下跑了进去,当她来到登记口出处时,远远的就看到了李思音向她招手,于是便匆忙的跑了过去,非常庆幸自己赶上了。

    看到刘萌萌一路跑来,李思音的眼眸晦暗了一下,她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对不对,但表姐一家对她有恩,她必须帮她这一次。

    “谢谢你,萌萌,谢谢你能来。”

    当刘萌萌走到李思音面前,她立马就热情的抱住了自己,从她的话语中更能听出明显的真心诚意,好似她们是非常重要的朋友一样。

    “思音,能来送你我也很高兴。”

    伸手回抱着她,刘萌萌并没有发现李思音有什么异常,在这一刻她只是在送别一个朋友,虽然感情不深,但却是她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两人拥抱了一会儿后,就放开了彼此,李思音看了一下时间还有十分才能登机,便说自己要去卫生间,并问刘萌萌去不去。

    由于从家里出来的匆忙,刘萌萌也的确有些想要上卫生间,于是便和李思音一起去了,只是她刚走进卫生间隔间,还没来得及关上门,就被人从后面捂住嘴巴,然后没一会而就昏睡了过去,意识沉底陷入了一片迷茫。

    在卫生间里大概停留了不到三分钟的时间,李思音就从卫生间走了出来,跟她一起出来的还有一个跟刘萌萌非常相似的女孩,一样的衣服,一样的打扮,而最大的不同之处就是她披着头发,让人很难看清楚她的脸庞。

    在李思音她们出来后,另一个白衣女人随后走了出来,手里拉了一个很大行李箱,一路向出口走去。

    有说有笑的来到登机口处,女孩挥手看着李思音进入登机通道离开,直到彻底看不见她的身影后,转身大步向机场停车场走去,只是一张小巧的脸颊依然被长发遮盖,使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女孩一路来到机场门外,当所有保镖以为她就是刘萌萌,以为她会上保镖停在路边的车子时,她却直接拉开身旁经过的车子,飞快的坐进去后,便快速关上了车门跟着车子离开。

    等候在一旁的保镖顿时感到不妙,立马兵分两路,一路去机场寻找,一路追赶着女孩乘坐的车子,而这时阎夜霆也来到了机场,在听到保镖的报告后,立即意识到刘萌萌出事了。

    于是,他立即冷静下来,吩咐人封锁了机场的各个出口,并命人全力追赶载着女孩离去的车子,务必要把假扮刘萌萌的人追回来。

    然而,阎夜霆不知道的时,早在女孩离开机场时,刘萌萌就已经不在机场,被撞上了一辆不起眼的银色面包车,曾与他的车子擦肩而过,可他却没发现刘萌萌在里面。

    但是,这却不是最糟糕的事情,保镖在追赶女孩所乘坐的车子时,遭遇了其他的车子的拦截,最终不仅跟丢了那个女孩,更造成了巨大的交通车祸。

    听着手下底气不足的汇报,阎夜霆的脸色越来越冷清起来,双手更是青筋暴跳,努力的压抑着胸腔里的火气。

    “去与航空公司协调一下,让去新加坡的飞机立即返航。”

    现在刘萌萌已经失踪,阎夜霆虽然愤怒担忧,但他的理智还在,同样他也清楚的知道刘萌萌暂时不会有任何事情,因为他才是南宫雅的真正目标,她之所以会抓走刘萌萌,也只是过想要以此要挟自己罢了。

    坐在回家车子上,阎夜霆面色无比的沉静,从刘萌萌失踪到现在差不多快两个小时过去,他始终都是最冷静的那一个,同样也是最担心的一格,因为没有人比他更爱刘萌萌。

    刘萌萌的失踪阎夜霆很后悔,但后悔伤心已经无济于事,是他低估了南宫雅的能力,所以才导致了现在的局面,现在他能做的就是冷静下来,尽快找到南宫雅的去向,救出刘萌萌,这是当下最重要的事情。

    当阎夜霆的车子还未驶进自家别墅,他的手机便响了起来,来电显示竟然是刘萌萌的手机号,这让他惊喜的同时,也意识到这个电话并非刘萌萌本人打的。

    “阎夜霆,还记得我吗?”

    电话接通,一个比较熟悉的女音立马传了出来,阎夜霆无比的确定这不是刘萌萌的声音,而是南宫雅那个可恶的女人。

    “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

    随着阎夜霆冷声质问,南宫雅的声音立马变得阴冷无比,如今的她早已不是当初的校长千金,名门淑女,甚至连自己的家都不能回,自己的身份名字都不能用,彻彻底底的变成了一个家破人亡的流浪之人。

    然而,真正造成这一切的人就是阎夜霆,只是因为自己爱上了他而已,他却狠心的夺走了她的一切,将她彻底推入了无底深渊,这让她怎么能够不恨呢,让她怎么能够甘心看着他和刘萌萌幸福呢,就算要下地狱,她也要拖着他们一起,死也要拉着他们。

    “准备好五千万现金,明天上午八点,你一个去鱼人码头等着,别向耍花招,你老婆可是新鲜的很呢。”

    说完南宫雅就张狂的笑了起来,然后随着噗通一声响起,电话里便传来了忙音,很明显电话已经报废,而通话的时间也刚刚好不到一分钟,让阎夜霆想要定位她的方位都很难。

    收起电话看着车子驶进家门,阎夜霆沉默了下来,五千万现金不是一个小数目,现在已经晚上十点,各大银行早已关门,想要筹到五千万现金并非易事。

    回到家中,一屋子人正紧张的等着他的消息,看了众几眼,阎夜霆并未开口说一句话,可大家却瞬间安静了下来,纷纷坐在客厅中不发一言。

    收回视线徒步上楼,然后直接进入书房,开始有条不紊的筹钱,他已经拿刘萌萌冒了一次险,绝对不能再让她任何闪失,不然他后悔一辈子都无济于事。

    随着阎夜霆的上楼离开,原本喜气洋洋的阎家瞬间冷清了下来,每个人都沮丧的低垂着脑袋,谁也无法想到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发生这种事情,尽管他们并不是很喜欢刘萌萌这个女孩,但他们依然希望她可以平安无事,安全归来。

    沉寂了很久后,坐在客厅里人各自起身上楼,每个人上楼时都不禁的书房看去,可最终谁都没有走过,而是无奈的叹气转身,此时并不是他们去安慰他的最佳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