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0章 今天必须死

作品:萌妻倒嫁

    深夜,刘萌萌在一阵头晕眼花中醒来,睁开眼睛到处到都是一片黑暗,惨白的月光从门缝中投射进来,使得她久久才适应此时的黑暗。

    看着门缝中的那一点微弱光芒,不适的活动了一下身体,这才发现自己不仅被捆绑住了手脚,就连嘴巴也被人用胶带封上,让想法发声却吐不出一个字。

    艰难的从地上爬坐了起来,借着门缝中的那一点月光看着四周的一切,刘萌萌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此情此景,不是绑架是什么。

    恐惧立刻侵染她的心房,懦弱的眼泪划破脸颊,口中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在这样的黑夜中尤为的孤寂可怜。

    然而,再多的眼泪和害怕都已经改变不了现状,哭了一会儿后,刘萌萌便逐渐的安静了下来,努力告诉自己不要害怕,告诉自己不要慌张,可恐惧的因子还是一点一点的深入她的心脏,使得她只能蜷缩着身子,全神戒备的看着大门的方向,默默的祈祷着阎夜霆能够快点来救她。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刘萌萌身上的紧张感却一点也没有退却,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绑来这里,更不知道是什么人绑架了自己,同样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想要对自己做什么,可她不想死,还不想这么离开老妈,离开阎夜霆,明天就是他们的婚礼,她还等着做大叔的新娘。

    正在刘萌萌的情绪即将奔溃时,门外出来了说话的声音,一男一女,男的声音很粗犷,但却十分的陌生,而女的声音虽然阴冷,却带着浓浓的熟悉感,好像在哪里听过一般。

    听着屋外的对话声,刘萌萌变得更加的紧张起来,身子不停的向角落里缩去,她不知道门外说着的没女人是谁,但她觉得自己可能认识她,这很快让她回想起了昏迷前的庆幸,她清楚地记得自己是去机场给李思音送行的,更记得自己是和她一起进入卫生间的。

    回想着晕倒前的一切,在听听外面的谈话声,一个可怕的想法映入刘萌萌的脑海中,原来这一切都是一场阴谋,根本没有什么朋友情谊,骗她去机场本身就是一个圈套,李思音根本就是他们一伙的。

    意识到这个阴谋,刘萌萌努力隐忍的眼泪再一次流淌了下来,她不坚强,胆小懦弱,可她是真心当李思音是朋友的,甚至唐茵跟自己说过很多遍她很可疑,可自己始终都是相信她的,但却没换来同样的真心以待,一切都是一场早有预谋的阴谋。

    缩在黑暗的角落中,刘萌萌整个人都像是受了惊吓兔子,除了发抖哭泣,她找不到任何可以宣泄的方法,更摆脱不了现在的困境。

    随着身体的发抖退缩,刘萌萌很不小心的碰倒了角落漓摆放的杂物,发出了的声音,使得门外两人的谈话声顿时停了下来,然后便是逐渐接近房门的脚步声。

    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刘萌萌整个身子都僵持了下来,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眼泪依旧流淌,可屋内却安静的诡异,除了自己暴跳如雷的心跳,就剩下那让她汗毛倒竖起来的脚步。

    脚步骤然而至,房门在刘萌萌的紧紧注视中打开,一个女人的身影在月光的照耀下映入眼帘,使得她愕然止住呼吸,呆呆的看着笼罩在月光中的女人,陌生中带着浓浓的熟悉。

    “醒了?”

    随着女人在房门前的静立驻足,之前说话的粗犷男声想起,一个高大伟岸的男人出现在女人身后,尽管刘萌萌看不清他的面容,可依旧不妨碍她对他的惧怕,直白的目光直直的落在她身上,顿时引起一阵寒战,恐惧立刻由心底而生。

    “阎夜霆的老婆竟然是个小丫头,他的喜好还真是特殊,不过小丫头倒是挺水灵的。”

    “怎么?有兴趣?”

    熟悉的玩味女音响起,刘萌萌下意识的紧缩了一下身体,急忙收回看着门口的视线,尽量的减少自己的存在。

    “兴趣倒是有一点,不过和你相比,我更喜欢妩媚妖娆的你。”

    “呵呵!我怎么能跟她相比呢,人家不仅是阎夜霆的心头好,更是含苞待放的纯洁小花一枚,直到现在还没被任何人开发过呢,这样放弃岂不太可惜。”

    猛然抬头扫向门口畅谈自如的两人,刘萌萌眼中的惊恐顿时加大,她清楚的感受到了女人的不怀好意,跟该感受到了她身上的满满恨意,仿佛能够将世界都毁灭一样。

    “这样说来的确可惜,不过,道上有道上的规矩,我志在拿钱,碰她不符合我的规矩。”

    听到男人这样的回答,刘萌萌紧张不已的心立刻稍稍安定了一些,如果他们只是要钱,阎夜霆之欧亚哦给他们钱就可以保自己平安,怕的就是他们要得不只是钱。

    “呵呵!你还真是一个讲道义的杀人犯呢!”

    目光从男人的脸上移动屋内刘萌萌的身上,女人的声音变得异常诡异起来,若有所思的视线直直的打在她身上,把杀人犯几个字说的异常的清晰有力,仿佛刘萌萌害怕刘萌萌听不到一般。

    感受着女人的目光,刘萌萌把脑袋紧紧的埋在双腿间,瑟缩着身体不敢看门外一眼,直到房门再一次关上,男人与女人的声音逐渐远去,身体才逐渐放松下来。

    抬头看向紧闭上的房门,眼泪哗哗的流淌下来,此刻的刘萌萌非常的害怕,哭已经是身体下意识的反应,一个害怕的心脏找不到任何停歇点,任由恐惧不停的在心中蔓延。

    挣着双眼一直看着第二天到来,眼泪已经彻底干涸,双眼又红又肿,坐在黑暗中蜷缩着身体,明明并不冷的天气,却打从心底觉得寒冷无比,除了默默的祈祷有人能够来救自己以外,什么也做不了。

    感受着四周的静寂,看着门外的光线逐渐亮堂起来,刘萌萌不知道现在几点几时,更不知道自己在这个阴冷的黑暗房间里待了多久,她只知道自己不能睡,也不敢睡。

    清晨,清脆的鸟鸣声从远处传进屋里,随着1门缝中的光线照射,屋内的景象逐渐清晰了起来,刘萌萌这才发现自己是在一个废弃的车库中,空间非常的狭小,到处都是浓重的泥土味道。

    安静的早晨,清脆的鸟鸣,废弃的车库,刘萌萌很快意识到这不是在市区内,而是在人烟稀少的郊区,或者更加偏僻的地方。

    正当刘萌萌想要挪动到门口看看外面的情况时,轰鸣的汽车声传了进来,吓得她立马又缩回角落,久久的不敢在动一下身子。

    车声逐渐远去,直至外面再一次安静下来,刘萌萌再一次大着胆子,慢慢的挪动着被捆绑着身体,悄悄的来到大门后,透过门缝看着外面的一切。

    首先映入眼中的一片碧绿的草地,杂草丛生的庭院,接着是远处的树林马路,尽管门缝中能看到的情况很受局限,但刘萌萌还是从中嗅到了一丝熟悉感,隐约记得自己好像来过这里,但这里具体是哪里,什么时候来过却又记不太清,好像那是很久远的事情,久到她都忘记了一般。

    当刘萌萌正心中的那一抹熟悉感疑惑不已时,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身影映入她的眼中,使得她下意识想要出声大叫,可却只能呜咽两声,什么也叫不出来。

    直愣的望着屋外的出现的男人,虽然距离有些远,但丝毫不影响刘萌萌的判断力,她认识那个男人,他不是别人,正是黄珊珊的爸爸。

    刘萌萌顿时大喜起来,想都没想几丛地上勉强的骂了起来,然后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撞击车库的房门,极力想要引起黄珊珊父亲的注意,脑子里是自己有救的喜悦,丝毫没有意识到真正的危险正在逐渐靠近。

    刘萌萌的撞击房门声,成功的引起了黄父的注意,而他在听到声音后也确实向车库走了过来,只是和他一起走过来的还有另一个女人,正是那个让刘萌萌感到熟悉又害怕的女人。

    从门缝中看着两人逐渐靠近车库,刘萌萌突然跌坐在地方,整个人都震惊不已,原本以为的生路立刻变成了绝望之路,她怎么也无法想到,黄姗姗的爸爸竟然跟那个女人是一伙的,竟然也是绑架她的人之一。

    房门打开,女人和黄父居高临下的看着跌坐在地上的刘萌萌,一个全然散发着阴冷的气息,一个忐忑不安的跟在身后,两人眼中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

    “她...她看见我了怎么办?”

    听着黄父迟疑的声音,女人看着刘萌萌的双眸瞬间充满了笑意,裂开嘴角玩世不恭的回到:“看见了有怎样,她注定会是个死人,死人是不会泄露任何秘密的。”

    惊恐的抬头看向门口站立的女人,刘萌萌慌张的后退着身子,好像她是洪水猛兽一般,不仅可以将她吞噬,更可能随时要了她的生命。

    扫着刘萌萌不断后退的身子,对上她惊恐不已的双眸,女人脸上的笑意骤然不见,换上满满恨意,冷漠又残忍的说到:“刘萌萌,你我本无恩怨,要怪就怪你是阎夜霆的老婆,所以你今天必须死。”

    暮然顿下身子,直愣的看着女人说完关上房门离开,全身冷的像是冰块一般,仿佛死神正在一点一点向自己接近,而她所有的反抗都将是徒劳的。

    然而,却不是最残忍的事情,更残酷的事情还在后面等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