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2章 获救

作品:萌妻倒嫁

    接完电话走回阎夜霆身前,方源知道现在不应该去打扰他,可是有些事情并不是就此就能结束的,因果循环,该偿还的总要有人去讨,总要有人来偿还的。

    “总裁...”

    面对方源明亮的视线,阎夜霆依旧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依旧抱着抱着怀中的女孩不置一词,使得他不得不停下语调,神色变的落寞起来。

    事情变成现如今的状况是谁都不想的,而阎夜霆现在的失魂落魄画面同样也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可是事已至此,再多的悲伤已经挽回不了刘萌萌的生命。

    “总裁...”

    当方源再次开口去安慰阎夜霆时,呼啸而至的警鸣声骤然响起,顿时打断了他的话语,引起所有人的关注。

    齐刷刷的转身向农家门外看去,一队警车浩浩荡荡的驶了过来,然后在院中停下,一大帮人立刻训练有素的包围了整个院落。

    看着逐渐向自己走来的警察队长,方源不禁的紧皱起眉头,第一次发现警察办事的效率原来这么快。

    “方秘书...”

    “爸,姐...爸,姐...爸...”

    面对方源明显不悦的神色,警察队长神色僵硬了一下,刚勉强开口打招呼,却被一阵哭天抢地的哭声打断,然后一个年轻少女直接扑倒在已经残破不堪的废墟前面,一张干净的小脸全然被泪水覆盖,悲痛的不能自持。

    收回看向警察队长的视线,目光落在跪倒在痛苦的女孩身上,方源的瞳孔骤然睁大,听着女孩那一声声悲戚哭叫,整个人都为之一振。

    暮然抬起目光向阎夜霆扫去,正好对上他同样震惊不已的视线,然后同时向地面哭泣的女孩看去,木管瞬间变得骇人可怕,仿佛要吃了她一般。

    “你...你说...他们是你姐和父亲?”

    问这话的人是阎夜霆,虽然强烈的掩饰着心中的渴望,可颤抖的声音还是泄露了他此刻的情绪,激动的难以掩饰。

    抬起满泪水的脸颊向阎夜霆看去,黄妍妍先是看到了他那冰冷没有一丝温度的面容,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一下,然后匆忙低下脑袋,停止了哭声,撑在地面上的双手,下意识的用力,指甲直接嵌进泥土中,面色晦暗而矛盾。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随着女孩的垂暮,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她的身上,好像她的一句话就能决定谁的生死一般,带着紧紧的压迫感,让她局促的透不过气来。

    “你...你是阎总对吗?”

    过了许久后,女孩的身子松懈了下来,瘫坐在地方,双眸胆怯的向阎夜霆身后的两具尸体看去,眼泪再一次哗啦啦的奔泻而下,因为那是她的父亲和姐姐,尽管她尽了最大的努力赶来救他们,可最终还是晚了一步。

    看了那两具尸体一会儿后,黄妍妍最终还是决定告诉阎夜霆真想,她姐姐和父亲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现在他们已经得到了最惨烈的报应,不应该再有人为此牺牲。

    “姐姐说萌萌姐被带上了一辆a8开头的银灰色面包车,带她走的是一男一女,他们向北去了,你现在去找也许还来得及。”

    听着黄妍妍细碎的话语,阎夜霆整个人都变得更加冷冽起来,可眼中却不再是一滩死寂,而是黑的深不见底。

    缓慢的起身走出废墟,抬眸扫了一眼众人,阎夜霆的视线最终落在警察队长身上,冷然开口说到:“该怎么处理不用我教你吧!”

    “阎总放心,我一定会处理的妥妥当当。”

    转头看了一眼惨不忍睹的废墟和依旧哭泣的女孩,阎夜霆骤然攥紧双手,然后大步向院落外面走去,这种钻心蚀骨的疼痛,他今生感受一次就已经足以,他绝不想在感受第二次。

    随着汽车的轰鸣声再次响起,阎夜霆他们一行人很快离去,而他也彻底冷静了下来,开始金罗密布的全市搜索刘萌萌的下落,并联系了是公安厅,封锁了粮城内所有的交通要塞,以及严查各个航线,将南宫雅他们拦截在粮城内。

    坐在交通局大厅里看着各个路段的监控视频,不断的回放着刘萌萌被绑架前后的监控画面,努力的从中寻找着有力的可用信息。

    看着不断变化的监控画面,阎夜霆不得不感叹南宫雅的良苦用心,为了绑架刘萌萌没少下功夫,不仅本人不曾出现,而反侦察能力也相当的高,只是她遇到的对手是他,所以也注定了她的失败。

    随手指出画面中的女子,然后将她放大,虽然从面貌上来看,她并不是南宫雅,但阎夜霆却十分肯定是她,因为一个人的相貌如何改变,她的身形和气质都无法改变。

    有了女子的大体特征后,众人很快在一个偷渡港口的交通要道上再次看到了女子踪影,而黄妍妍所说的银灰色面包车连同车上男子都已经不在,只有女子一人乘坐出租向港口而去。

    监控画面立刻后退倒回,银灰色面包车随之出现在画面之中,只是车子在开进一个闹市的后巷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看到这里,阎夜霆再也坐不住了,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刘萌萌一定还在那辆车内,只要南宫雅还没离开粮城一刻,她暂时就不会有危险,因为她是南宫雅最后的保命符。

    起身大步向门外走去,一边快步前行,一边吩咐着手下严防南宫雅逃脱,一定要在她离开粮城之前抓住她,这一次他绝对不能再给她逃走的机会,更不能再给她任何伤害刘萌萌的机会。

    车子急速前行,随着阎夜霆的一声令下,一大批警察很快包围了闹市的后巷,并封锁了各个出入口,进行了大规模的搜索排查,最终在后巷的垃圾场内找到了那辆银灰色面包车。

    面包车先是被盖上了黑布,然后被掩藏在众多的垃圾之中,如果不是阎夜霆让人严防排查,一般很难有人会发现在车子的所在,更不知道车内有什么。

    当众人急急忙忙的把车子清理出来时,阎夜霆却屏退了众人,在方源耳边轻声的低语了几句后,顶着四周阵阵恶臭,踩着肮脏不堪的地面,一步步向面包车走去。

    车子安静的停在垃圾场内,没有一丁点的动静响声,就像车里没有任何活物存在一样,而由于车窗的黑色玻璃,从外面也看不到里面的情况,更不知道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存在。

    有了两次的爆炸经历后,阎夜霆不得不谨慎起来,来到车前面五米的距离就停了下来,神情冷然的看着安静一片的车子,他不确定刘萌萌在不在里面,但他绝对不能再拿她去做任何的冒险。

    招手,让拿来车钥匙,提步来到车后,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插上钥匙打开后备箱,刘萌萌衣衫褴褛的身躯出现在眼前,顿时让欣喜起来,原本寒冷如霜的面颊瞬间被柔情沾染,木讷的看着她久久挪不开视线。

    “都不要过来。”

    看着阎夜霆震惊的僵持背影,众人立马提步上前,可就在他们马上就要到达他身边时,冷森的声音骤然响起,阻止了所有人的脚步。

    脚步声停下,阎夜霆僵硬的身子终于有了动作,可是,当他的手指将要碰触到车内的刘萌萌时,却穆然的停止了下来,双眼死死的盯着捆绑在她腰间定时**装置,看着上面的跳动的时间,整颗心都跟着波动起来。

    “立马去找拆弹专家过来,要快。”

    冰冷的声音再一次溢出口腔,却变得无比的局促紧张,紧张的声音都随之颤抖。

    “是!”

    得到命令后,众人立马散开,局势再一次紧张起来,每个人都面色凝重,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目光从定时器移到刘萌萌的脸颊上,此时她正安静的沉睡着,脸上挂满干涸的泪痕,眉头紧皱,双眼红肿,原本竖起的头发乱糟糟的散开着,鲜红的血液沿着黑色长发,最终凝结发尖,慢慢风干。

    俯下身子,颤抖着手指向她鼻息叹息,一股浅浅的呼吸侵染在指尖的皮肤上,瞬间让阎夜霆整个心都踏实了下来,无比庆幸她还活着,庆幸一切都还来得及。

    松开僵硬的面颊,手指拂过她的面颊,一点一点向脑后的伤口探去,虽然探到了血红一片,但好在伤害口并不深,而血液也干涸停止了流淌,暂时让他安心下来。

    脱下西装外套包裹住她的上身,小心的爬上车里,轻轻的将她从车上抱在怀中,熟稔的撇开她额前的碎发,贪婪的打量着她的面容,手指轻柔的一点一点抚摸,如视珍宝一般。

    “萌萌...”

    动情的呢喃出声,此刻阎夜霆脸上没有了商场上决然冷漠,没有平日的高高在上,唯有对爱人的满满柔情,不管他曾经有多麽强大,而现在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一个无法放开爱人手的男人。

    如果这一切可以选择,阎夜霆宁可承受这一切的人是自己,宁可南宫雅直接拿自己开刀,而不是刘萌萌,因为她是那样的单纯可爱,她的世界本应该只有欢乐才对,这样的残忍血腥根本就不适合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