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3章 噩梦

作品:萌妻倒嫁

    抱着刘萌萌坐在车里,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阎夜霆不停的呢喃着她的名字,就算**还有短短三分钟就会爆炸,他依然也不肯放开刘萌萌一分一毫,如果今天他无法救她,那么,他宁愿陪着她死去,那样至少他们都不会孤单。

    也许是阎夜霆的轻声呢喃起到了作用,躺在他怀中的刘萌萌紧皱了皱眉头后,眨着眼睛慢慢醒了过来,第一眼看到他后,泪水便瞬间倾满了眼眶,张开干涩嘴巴,沙哑而脆弱的叫到:“大叔...”

    随着那声熟稔的‘大叔’响起,刘萌萌顷刻间流淌了出来,直接落在阎夜霆附在她脸颊上的指尖,滚烫的灼伤了他的皮肤。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不要怕,大叔会一直陪着你的。”

    眼泪继续流淌,刘萌萌定定的望着他,整个眼眸中满满都是他,她的愿望实现了,在绑架的这段时间里,她无时无刻不祈祷着阎夜霆能够来救,因为他就是自己的王子骑士,不管发生了任何事情,只要有他在都可以平安度过。

    无论是论坛的事情,还是媒体围堵,或者是这才的绑架,刘萌萌始终相信阎夜霆会来救,始终坚信他不会抛下她不管。

    “谢谢你,大叔...谢谢你能来救我...”

    “对不起丫头,是大叔来晚了,是大叔没保护好你...”

    面对刘萌萌真诚的感谢,阎夜霆顿时自责不已,如果不是他一时大意,如果不是他太过自信,也就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刘萌萌也不用受这么多苦,一切都是怪他,怪他没能保护好她。

    “大叔...”

    “阎总,没有时间了,您还是赶快离开吧!”

    随着时间的飞快流逝,方源带着拆弹专家终于赶了过来,可定时器上的时间却所剩无几,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安全的拆除一个**很难,所以专家也只能规劝阎夜霆离开,然而他却不但不离开,反而强制他拆除**。

    “我不会走的,你今天必须拆了这个颗**,不然你就和我们一切陪葬。”

    冷硬的说完后,阎夜霆的目光瞬间变得温柔起来,低头直直的看着怀中的刘萌萌说到:“相信我,我一定能带你离开的。”

    “嗯,我相信大叔,我一直都相信大叔。”

    努力止住眼泪,刘萌萌一边说着,一边用脸颊蹭蹭他的手掌,坚定的对上他的眼眸,无论今天是生是死,她都相信阎夜霆,从心底相信他,因为她知道世上没有人会比他更爱自己。

    “阎总,时间来不及了。”

    看着定时器上的时间飞速跳跃,拆弹专家额头布满一层都大的汗珠,拿着拆弹钳子的手抖得非常厉害,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离自己是那样的接近。

    “滚开,我自己来。”

    时间已经只剩下最后的十秒钟,而拆弹专家却迟迟下不了手,这让阎夜霆哥顿时着急起来,抢过他手中的钳子,推开他便把钳子放在了他之前要剪断的蓝线上,然后低头看向刘萌萌,看到她眼中的信任后,暮然闭上眼睛,就用力间断了铜线。

    随着铜线的剪短,刘萌萌和阎夜霆一起闭上了眼睛,默默的等待着爆炸来临的那一刻。

    可是,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预期中的爆炸声却迟迟没有来临。

    缓缓睁开双面,垂头相望很久后,两人同时相视一笑,眼泪瞬间划破脸颊,阎夜霆紧紧的将刘萌萌抱在了怀中,就像是抱着全世界一般,脸上充满了劫后余生的浓浓幸福。

    紧紧的抱着怀中的刘萌萌,阎夜霆心里默默的起誓,他发誓这一生都不会再让她遭遇到一点危险,不会在让她离开自己分毫,因为他已经习惯了有她在的日子,没有了她自己就是漂泊在海中的孤叶,找不到任何存货下去的意义。

    两人在车内想用了很久后,阎夜霆抱着刘萌萌从车内走了下来,然后一路马不停蹄的赶往了医院。

    抢救室中,阎夜霆紧紧的握着刘萌萌的手,即使医生给她缝合脑袋上的伤口时,他都没有放开一下,一直陪伴她左右,不曾离开一步。

    在医院做了缝合清理后,刘萌萌疲惫的昏睡了过去,明明只是过了一天的时光,可她却觉得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样漫长,漫长的让她以为自己再也不会醒过来一样。

    从抢救室出来后,刘萌萌就被送进了vip病房,而她除了脑后的重击伤口外,身体其他地方并没有任何问题,至于她之所以会昏睡过去,也只是因为惊吓过度,疲惫睡去。

    病房里刘萌萌一直睡着,而阎夜霆也一直寸步不离的受着她,直至晚上八点,方源前来医院汇报情况,他才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什么情况?”

    “南宫雅中枪落入了海中,应该很难活下来,而另一个男人目前还没抓到。”

    听完方源的汇报,阎夜霆的眸色加深了一些,看了一眼身后的病房后说到:“死要见尸,活要见人,一个都不能放过。”

    “知道了。”

    回答完阎夜霆的话,方源抬头看了看他身后的病房,然后从容的离开了医院,而阎夜霆则是看着他的背影沉思了片后,转身向病房里面走去。

    “不要...不要...”

    然而,阎夜霆的手刚碰上门把,便听见了里面传来的断断续续尖叫声,顿时让他心下一紧,急忙打开了房门。

    床上,刘萌萌不安的躺在上面,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额头沁满了汗珠,一张小脸红的快滴血一般,眼角默默的流着眼泪,双手死死扭着身下的床单,不停的摇晃着脑袋,大喊着“不要”。

    “萌萌,不要怕,我在这里,大叔在这里。”

    看到此情此景,阎夜霆的心了立马就被揪了起来,急忙跑到床前紧紧的握住她的手,恨不得代替她痛,代替她还害怕。

    “不要...不要过来...不要碰我...”

    “萌萌,大叔在这里,不要怕,大叔会陪着你的。”

    阎夜霆的轻声安慰似乎并没有作用,在他的手碰上刘萌萌后,她的反应更加激烈起来,不仅大吼大叫,更剧烈的挣扎着想要甩开他的手,好像他才是真正欺负她的那个人。

    “萌萌,不要乱动...”

    看到刘萌萌又甩又踹的激烈反应,阎夜霆也跟慌张了起来,为了能够让她安静下来,便直接将她抱在了怀中,任由她厮打啃咬,就是不放手。

    “啊!”

    一声痛苦的闷声溢出口腔,阎夜霆清晰的感受到刘萌萌牙齿嵌入自己皮肉,疼痛顿时荡漾开来,可他除了闷哼了一声之外,却依旧紧紧抱着她,任由她咬破自己的肩甲,放任她不断的捶打自己。

    也许是阎夜霆抱得太紧的缘故,刘萌萌胡乱虎屋的手臂慢慢放了下来,身体也随着放松,没过多久后便趴在他肩头沉睡了过去,嘴角还带着咬破他肩甲的血迹。

    “萌萌...萌萌...”

    试探的叫了两声,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后,阎夜霆手中的力道慢慢放松,轻轻的将刘萌萌的放回床上,失去她嘴角的血迹,拉过被子感到她胸膛,按下了紧急呼叫铃,然后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她。

    通红的小脸已经恢复正常颜色,额头的汗珠也已经干涸,紧握的拳头随之舒展开来,细碎的喊声溢出唇角,一切看似那样的平和,可那紧皱的眉头却依然没有舒展开来,而阎夜霆的心也随着她的眉头一起紧皱着,难受的快要喘不过气来。

    他清楚的知道刘萌萌刚刚是做了噩梦,而梦中的内容也是他亲眼见证过的画面,可他却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经历哪些不堪的屈辱痛死,没有丝毫的办法。

    “阎总...”

    很快房门打开,一众医护人员出现在病房门前,看着床上安睡的刘萌萌和静坐的阎夜霆,不知是该进还是该出。

    “她...”

    抬起看向一众医护人员,阎夜霆下意识的想要开口说点什么,可刚说了一个字就停顿了下来,目光再次放回床上,被褥下握着她小手的双手,不自觉的收紧了一下,久久不再开口。

    良久过后,慢慢放开她的小手,收回放在她脸颊上的目光,看向还为离开的众人说到:“你们帮她检查一下吧,她刚刚做了噩梦。”

    说完,阎夜霆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转身落寞的站在窗前,眸色晦暗,心一点一点的泛着疼痛,不强烈却也难以忍受。

    等到医生给刘萌萌检查完身体离开,阎夜霆转过身子,目光再一次落在了她的脸上,干净的小脸,仿佛不染一点杂质的百合花一样,纯洁而神圣。

    那天的视频阎夜霆并未看到结局,而他也不确定最终是不是发生了他害怕的一切,但他知道,无论事实的结果怎样,受到伤害最大的人都是刘萌萌,那样的经历她这一生都可能无法忘记。

    在感情上,阎夜霆不得不承认自己有着严重的洁癖,可无论刘萌萌有没有那样的经历,他相信这都以影响他对她的爱,在他心里,刘萌萌一直都是那个可爱单纯,无比善良的女孩,她在自己心里就是最纯洁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