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4章 不能没有他

作品:萌妻倒嫁

    凌晨四点,昏睡了十多个小时的刘萌萌慢慢醒了过来,挣来沉重的双眼,看着眼前的一切。

    安静的病房,惨白柔和的灯光,紧紧相握的手掌,疲惫的面容,一切都是这么真实清晰,原来她已经脱离那个黑暗的车库,原来阎夜霆已经找到了她,原来一切痛苦不堪都已经过去,一切都回到了原点。

    澄澈的目光紧紧锁住阎夜霆趴在床边的疲惫脸庞,青色的胡茬,苍白的面色,凌乱的短发,带血的衣衫,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如此狼狈,但却狼狈的十分有味道,让她忍不住心颤发酸,不知不觉间早已情根深种,一颗心里满满都是他。

    小心翼翼的抽出手掌,轻轻附上他邋遢的脸颊,眼中带着幸福的笑意,指尖一点一点划过他的脸颊,这个男人是她的,这个男人深爱着她。

    “呃!”

    捣乱的小手瞬间被一只大手紧握住,小嘴不禁的张大,惊愕出声,一颗心扑腾扑腾的狂跳着,震惊的看着已经醒来的某人,顿时窘迫开来。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刘萌萌本以为阎夜霆会就此取笑她的一番的,可她却并没有那样做,而是抓着她的手放回自己面颊之上,使她的体温通过掌心传到他的面颊上,融化了他脸上的所有寒霜,顿时变得柔情似水,双眸清晰的映着她的缩影。

    看着他眼中的自己,刘萌萌的脸颊立刻潮红起来,那个不安分的心跳的更加迅猛起来,在他紧迫的视线不停低垂脑袋,以此来躲避他的视线追击。

    “我...我没事,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实在是承受不住阎夜霆那深情款款的目光,刘萌萌急忙抽回小手,立刻把脑袋垂的更低,一张小脸立刻绯红一片,温度高的可以烤薯片。

    “很好看。”

    放下已经空掉的手掌,阎夜霆心中划过一抹不舍,每每看到刘萌萌娇羞的神色,他总是忍不住想要多靠近她一分,忍不住想要把她捧在掌心,尽情的观赏她的每一个动人姿态,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在他眼中都是最美的风景。

    听着阎夜霆熟稔的夸赞,刘萌萌心里顿时像抹了蜜一样甜,虽然心里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并不怎么好看,可还是忍不住因为他的一句简单好看而欣喜不已。

    “萌萌...”

    亲昵的呢喃声响起,阎夜霆的手掌已经触到了刘萌萌的脸颊,轻轻的抬起她低垂的脑袋,迫使她把娇羞的姿态坦然展现在自己眼前,双眸直直的对上她闪躲的目光,倾身上前,一个温柔似水的轻吻落在唇齿间,既不深入,也不愿轻易离开。

    晃动着水汪汪的眼眸直愣的看着眼前的熟悉脸庞,带着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仿佛在期望着更多的深入,又仿佛希望时间静止在这一刻间,留住这一刻的美好。

    睁开眼眸对上她澄澈的目光,阎夜霆不禁的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很想把这个吻继续下去,可最终还是迫使自己放开了她,坐回了床边的椅子上,扯了扯被角盖在她胸前,轻柔的说到:“时间还早,再睡一会儿。”

    双手紧握着被褥边角,水光银银的目光紧锁着阎夜霆,刘萌萌没说反对,却也没闭上眼睛,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脸上透露着隐隐的委屈,好像在抱怨刚才的吻太过短暂。

    “听话,睡觉。”

    对于阎夜霆的再次出声提醒,刘萌萌不仅不买账,反而加大的脸颊的委屈,嘴角轻轻塌陷,如水的眼眸低垂下来,眼中水光轻晃,仿佛下一刻会奔泻出来一般,模样煞是惹人怜爱,如同被狠心遗弃的可怜猫咪一样,让人忍不住想要轻柔她的脑袋,给她温柔的宠爱。

    面对刘萌萌楚楚可怜的模样,阎夜霆的思绪和行为顿时失衡,不等他大脑做出反应,大手就已经先一步抚上她的脑袋,无比温柔的轻抚起来,指间充满浓浓的爱怜与宠溺。

    “哎!说吧,你想怎么样?”

    阎夜霆从来都不是一个心软的人,可是在刘萌萌面前,他的心总是硬不起,只要她的一个小小眼神,就能让他放下所有坚持原则,就能牵动他的每一个柔软身影,不自觉的被她带走,整颗心都为她而柔软。

    塌陷的嘴角慢慢浮动起来,悄悄的抬起眼眸看向阎夜霆,刘萌萌眼中闪过奸计得逞的光芒,明明心里已经乐不可支,可面上却强忍着笑颜,继续装可怜博同情。

    “我...我不想怎么样,我...睡不着...”

    “嗯...”

    阎夜霆的这声‘嗯’拉了很长的语调,平静的眸色依旧直直的瞅着刘萌萌,丝毫让人看不出他回答的隐藏含义。

    抬头偷瞄着阎夜霆的平静面色,刘萌萌有些被他弄蒙,一点都不明白他的回答是什么意思,是让她继续睡觉呢,还是任由她不睡呢?

    “不睡你想干嘛?”

    抬眸扫上刘萌萌的偷瞄的眼眸,阎夜霆便沉声问着,沉稳有力的声音就像大提琴一样好听,让她窘迫的同时,却也为之着迷。

    看着刘萌萌呆愣的神色,阎夜霆身体里的恶魔因子开始作祟,故意将原本平淡的话语说的极其暧昧,让人想要不往歪处想都有些困难。

    “不睡?难道你想和我做有趣的事?”

    随着阎夜霆的声音落下,刘萌萌果然立马羞红了面颊,低垂下脑袋,真真实实的想歪了,不过她本身的想法也并没有多么纯洁,只是没有阎夜霆说的这么露骨而已。

    “吭!乖乖睡觉吧,天快亮了,再不睡就没有时间睡了。”

    干咳一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绪,阎夜霆一边旧话重提要求刘萌萌睡觉,一边小心翼翼的掩饰自己的动情,他怕在和她继续闹腾下去,自己不但会忍不住再次吻她,更会做出其他的不当举动,因为她实在太过美好,让他无法不上瘾沉迷,更无法抵抗。

    “大叔,你...陪我睡...”

    然而,这一次阎夜霆依旧没能达到自己目的,当他的手刚碰上被角,就被刘萌萌准确无误的抓住,然后楚楚可怜的模样再次浮现,带着深深的怯弱与留恋,让他想要拒绝却无法拒绝。

    “好,我陪你。”

    说完,阎夜霆便起身上床躺在她身边,顿时整个病床都塌陷了一下,仿佛承受不了他的重量一般。

    定定的看着已经躺在自己身边的阎夜霆,刘萌萌眉头紧皱,嘟着嘴巴,好似对他与自己之间的距离并不满意,尤其是隔在两人中间的被子,她并不希望有它存在。

    “好了,怕了你行了吧!”

    扯开被子直接躺进被窝,刘萌萌的身子立马就靠了过来,一双小手紧紧的抱住他的腰肢,将整个身子都紧缩在他怀中,脸颊紧紧贴在他的胸膛上,安静的听着他沉稳的心跳,顿时让他无语又无奈,感觉就像是养了个胆小的闺女一样,这反差实在让他觉得滑稽不已。

    “睡吧!”

    安抚的轻拍着刘萌萌的后背,阎夜霆便缓缓闭上了眼睛,连续两天的不眠不休,实在让他疲惫不已,放松下来自然就很快睡了过去。

    听着耳边响起的细碎喊声,刘萌萌悄悄的抬起脑袋,借着室内的灯光痴迷的看着阎夜霆的侧脸,尽管邋遢布满胡茬,可在她心里依旧是那样气度不凡,帅气逼人,仿佛世间再也找不到比他更好看的男子。

    痴恋的目光一点一点扫过他的脸颊,静雅的享受着独属于他们两人的静谧时光,刘萌萌视线无比的明亮,十多小时的昏睡,早已让她精神百倍,如果不是看到了阎夜霆的疲惫,她肯定会赖皮的缠上他,尽情的享受他的宠爱。

    目光不知不觉落在他的肩甲上,尽管血迹已经干涸,可那被咬过的痕迹还是那样的明显,眸色瞬间暗淡下来,低头趴在他的胸膛,听着胸腔中砰砰作响的心跳,脑海中逐渐浮现出梦中的画面。

    刘萌萌清楚的记得梦中记得一切,男人的步步紧逼,衣物的撕扯,凄厉的喊叫,女人放肆的笑颜,一切的一切都历历在目,清晰的提醒着她那段不堪的存在,让她想忘却怎么也忘不掉。

    手下不禁更加抱紧了阎夜霆的腰肢,脑袋不自觉的贴的更紧了一些,这样的温暖,这样的安心,她一刻也不想失去,更不想被他嫌弃,自私的想要留在他身边,独享他的宠爱。

    刘萌萌知道自己就是咬伤阎夜霆肩膀的始作俑者,可她不敢承认,更不敢坦白那天早上所发生的一切,如果事实真的能够一直隐瞒下去,她希望隐瞒一辈子,一生都不会有人知道。

    也许,刘萌萌并不懂什么是爱情,但她知道她不能没有阎夜霆,不能没有他的宠爱,因为她不坚强,也不勇敢,她早已习惯了躲在他身后,习惯了有他的保护,习惯了生活中有他,习惯了有他的一切,就是上瘾的毒药,想戒都无法戒掉。

    习惯是一种非常可怕的东西,它总会在不知不觉间,一点一点的消磨你的意志,等到你发觉时,它早已深入骨髓,成为身体中难以割舍的一部分。

    现在对刘萌萌来说,阎夜霆就是她身体中的一部分,如果她想要舍弃他,就要连同自己一起舍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