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7章 男人本色

作品:萌妻倒嫁

    也许是刘萌萌的提及,使得阎夜霆把他们的婚礼再一次提上了日程,可却赶上了年末多事之秋,不管在时间方面,还是在其他事情上,都无法在年前举办婚礼。

    几番慎重考虑后,阎夜霆最终把婚礼放到了年后,至于具体的日期,他想要争取一下家里人和邢慧的意见,毕竟他们也需要参与其中,更需要时间上的配合。

    度过愉快的周末后,阎夜霆便再一次投入到了工作之中,由于婚礼的一再出现问题,使得他的工作忙碌了许多,恰巧又逢年底,因此导致了他总有着处理不完的工作。

    看着马小爱他们一行人乘车浩浩荡荡的去往机场后,刘萌萌便无聊了起来,看着只有自己一人的空荡屋子,那可孤寂的心慢慢显现出来,无论她在家做什么都提不起劲。

    独自在家中待了两个多小时后,刘萌萌终于耐不住空虚无聊的时间,简单的收拾了几样东西,找了一顶鸭舌帽扣在脑袋上,背着背包便让司机把自己送去了闹市,然后一家家商店闲逛,一家又一家小吃店开吃。

    喜滋滋的吃着阎夜霆口中的不健康食物,大口大口的喝着冰可乐,刘萌萌就像是撒欢的鸟儿 ,尽情的在街上溜达,把最近这些天的霉气都蒸发了出来,不仅把肚皮吃的鼓鼓的,人也开朗了起来。

    累了便在街边的长椅上坐下,冬天的粮城不冷不热,即使有太阳,也是柔柔的,十分舒服。

    抬头望着天空中的暖阳,刘萌萌觉得今天是个不错的日子,很适合逛街游玩,要不是考虑到唐茵怀孕,她一定拉着她出来陪自己玩一整天。

    正当刘萌萌酒足饭饱的享受着午后的阳光时,一个发传单的大妈走了出来,随手就递给了她一本杂质。

    原本是不打算接那本杂质的,但想到自己现在挺无聊的,刘萌萌就伸手接了过来,这时大妈身后又走来了两个女孩,一人手中拿了一本同样的杂质,一边相互谈论着,一边在另一张长椅上坐了下来。

    看了那两个女孩一眼后,刘萌萌便收回目光,随意的翻动着手里的杂质,而就在这时一个无比熟悉的名字飘进了她的耳朵里,使得她的目光不得不再一次放在了那两个女孩身上。

    坐在长椅上,两个女孩随手把杂质放在一边,便欢快的讨论起来,而讨论的内容正是杂质中一片文章,是讲述刘萌萌与阎夜霆这对夫妻的事情,讲述他们之间差距与婚姻。

    听着女孩的讨论,刘萌萌快速翻动杂质寻找起那篇文章起来,很快在倒数第五页找到,大致看了一下里面的内容后,在一起竖起了耳朵霆两个女孩的讲述,而她原本愉悦的心情也一点一点的冷却下来。

    两个女孩的年纪并不大,从相貌上来看,她们并不比刘萌萌大多少,但言语中尽是超脱她们年纪的现实,不仅把妒忌嘲讽的姿态完美展现出来,更在言辞间不看好他们的爱情婚姻,处处充满妒忌不满,恨不得刘萌萌立马被阎夜霆抛弃。

    合上杂质,落寞的目光落在杂质封面女郎身上,刘萌萌很不想去在意别人说了什么,可她却不得不承认自己配不上阎夜霆,更不得不认同她们所说的男人皆薄情的说法,因为现实中男人薄情的实例太多太多,而阎夜霆会不会夜也是一个薄情的男人,她却不得而知,因为她对男人了解甚少,对阎夜霆的了解也同样少的可怜。

    议论声还在继续,可刘萌萌已经无心再听,拿起杂质起身,来到垃圾桶处,将杂质扔了进去,背着背包继续向前走着,但却没有了之前的活泼愉快,有些迷茫,有些无措,不知给何去何从。

    远处,两个高大男子悄悄的跟在她身后,仔细的留意着她的一举一动,但却始终不上前靠近,更不和她有任何的交集,只是默默的跟着,不做任何多余的事情。

    又在街上晃悠了很久后,刘萌萌的心虚依旧难以平静下来,索性便直接来到街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就直接去了粮氏集团大厦。

    刘萌萌觉得与其自己在这里胡思乱想,还不如去找阎夜霆,就算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准确答案,但至少也比现在踏实很多,有时过分的猜想也并非好事。

    来到粮氏集团后,刘萌萌便直接向电梯口走去,恰巧总裁专用电梯正在运行中,而另一部员工电梯却停在了一楼。

    电梯门打开,刘萌萌想都想就走了进去猛咳电梯刚升到五楼就停了下来,两个女人走了进来,一个老气的黑色套装,一个红色的抹胸紧身裙,飘逸的波浪卷发,精致妖艳的妆容,十分的性感妩媚。

    随着红衣女子的进入,浓重刺鼻的香水味顿时飘满电梯内,使得刘萌萌不悦的皱起眉头,并不喜欢这样的香水味,甚至感到讨厌。

    抬头看向站在身前的红衣女人,刘萌萌觉得有些熟悉,但却说不上在哪里见过,可就在这时,女子却开口和旁边的套装女子说话了,而内容却让刘萌萌顿时哑然。

    “田姐,你说我这样能迷倒阎总吗?”

    “这...anne,我觉得你还是不要鲁莽行事比较好,阎总貌似是有妻子的,你别弄巧成拙。”

    听到anne的询问,被叫田姐的女人脸上多了一丝为难,但最终还是给出了诚恳的回答,像是提醒又像是警告。

    可是,anne却并不以为意,不悦的看了她一眼,毫不避及的大放厥词起来,根本不在乎这里有没有外人。

    “有妻子又如何,我们不过是各取所需,我看中他的权势,他看中我的身体,就算我们今天就勾搭在一起,也丝毫不影响他的婚姻,田姐,枉费你在这里圈子混这么久,连这一点都不懂吗?男人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我anne在这一行混这么久,还没遇到过搞不定的男人。”

    对于anne这番傲慢嚣张话语,田姐没在做出回答,anne的嚣张在模特圈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她没有必要非得和她较真,而她听不听自己的劝解,也是她的事情,她只是做了自己本分的事情。

    随着anne的话音落下,电梯里再次安静了下来,而刘萌萌却陷入了沉思,直至电梯到达了顶楼,她都没有察觉。

    电梯到达了顶楼后,anne带着田姐走了出去,而刘萌萌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任由电梯下降,脑海中一遍又一遍播放着anne刚才的话语,不禁的扪心自问,阎夜霆会是她说的那种男人吗?

    当电梯再次停下,有人走进来时,刘萌萌这才回过神来,可她人已经来到了十楼,而电梯也在下行模式中。

    “等一下。”

    乘电梯即将关闭之际,急忙跑出电梯,然后搭乘另一部电梯上了顶楼。

    来到顶楼总裁办,一切都如同往常一样,并没有任何的不同,可刘萌萌却想起了刚才电梯里遇到的女人,目光不自觉向阎夜霆办公室望去,拉着窗帘,房门紧闭,看不清里面的实况。

    转头看向秘书台看去,原本的两个前台秘书都不在位置上,这不禁的让刘萌萌怀疑起有什么事情发生,又或者说是有人故意支开了她们。

    目光再次落在总裁办公室房门上,刘萌萌突然有了一种妻子来抓奸的错觉,而实际上她并不知道阎夜霆在不在里面,更不清楚那个anne口中的阎总是不是他。

    收敛眸色,脚步不由自主的向前走,一直来到阎夜霆办公室门前停下,抬手附上门把,刘萌萌的心顿时紧张无比,像是手中握着千金大石一样,局促又沉重。

    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手上轻轻用力,房门便被推开了一条缝隙,可不等她睁开眼睛去看,anne挑逗十足的声音便传进耳朵里,顿时让刘萌萌失去了一切勇气,不敢睁开眼睛,也不敢在前进一点点。

    “这样您舒服吗?要不要我在靠近一些。”

    “嗯...”

    anne甜腻的妩媚的声音落下后,室内就传来了男人低喘之声,这样的声音刘萌萌再清楚不过,阎夜霆每每失控时都会有这样的闷哼,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揪心的疼痛顿时在心头蔓延开来,使她下意识的放开门把,紧紧附上自己的心脏,第一次体会心痛是怎样的一种感觉,痛的她无法呼吸。

    骤然转身,眼睛还未睁开,眼泪就滑落了下来,可她却一点都不想哭,抬手,一边拼命的擦着眼泪,一边埋头就向电梯里跑去,不管不顾,就连撞上了人也不做任何的停留,进入电梯,就立马关上门下一楼,然后一股脑的跑出粮氏集团大厅。

    一路打车回到家中,刘萌萌立马就将自己关在了房间中,坐在床头抱头就痛哭了起来,她不坚强,她不勇敢,她不敢去看屋内的情况,因为她害怕看到真实的事实,害怕一旦看到了真相就会失去阎夜霆,失去他的宠爱,失去他一切的好,害怕他们再也回不到从前,所以她逃了,懦弱的逃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