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0章 深夜等待

作品:萌妻倒嫁

    看着后座静静相拥的两人,司机悄悄的下车退到远处,尽量的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希望他们能够快点和好,因为他们是那样的相爱,都那么的在乎对方。

    过了许久后,因为他们的车子阻碍了交通,司机实在是处理不过,值得来到两人身边,打断了两人的深情相拥。

    “少...少爷,这里不可以停车。”

    “跟我回去好吗?”

    没有搭理司机的提醒,低头看着怀中的刘萌萌问着,如果不是迫不得已,阎夜霆愿意一直这样抱着她,知道天荒地老都无所谓。

    “我...我想回家...回我妈家...”

    听着阎夜霆几近恳求的声音,刘萌萌真的很想和他回去,可是她最终说服不了自己就这样回去,也许让他们彼此都冷静一下,才是最好的选择。

    “好,我送你回去。”

    “嗯!”

    刘萌萌知道这是阎夜霆对她最大妥协,所以她值得答应让他送自己,任由自己继续享受着他个给的温柔。

    牵着刘萌萌的手来到宾利车旁,阎夜霆将她塞进副驾驶座上,体贴的给她系上安全带,这才关上车门,来到驾驶座上把车子开走。

    一路来到刘萌萌家楼下,车子刚停稳后,阎夜霆便下车帮她打开车门,然后把牵着了下来,一路谨慎的将她送上楼,亲自交到邢慧手上,细心的交代她要吃晚饭后才肯离去。

    待在自己房间中,听到屋外的关门声后,刘萌萌的眼泪便流了出,她真的很不舍得,一点都不舍得离开他,不想让他走,不想看不到他,可是她也无法面对他,因为她脏,她配不上他。

    回头看着刘萌萌紧闭的房门,邢慧敏感的察觉到了什么,可是感情的事谁又能说的准呢,他们的问题终究还是需要他们自己解决,任何人都插手不了。

    “萌萌,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随便什么都可以。”

    听到刘萌萌明显带着哭腔的声音,邢慧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真实感受到了儿大不由娘,女儿长大了,她夜老了。

    半个多小时过去后,邢慧做了刘萌萌最爱吃的饭菜,虽然她没在哭了,但也并没有吃多少,而不管邢慧怎么问,她始终都不肯说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让邢慧不要担心,就没有了下文。

    吃过晚饭,再次回到自己房中,刘萌萌悄悄的来到窗前向楼下看去,阎夜霆的车子依旧停在楼下,人则是站在车旁,看着她房间的窗口,手里不知从哪里拿出来的烟,正冒着星星点点的火光。

    看着阎夜霆落寞孤寂的身影,刘萌萌慢慢滑坐在地面上,用力的抱着自己的身体,拼命的阻止着自己想要冲下楼,扑进他怀中的冲动。

    夹在指间的烟一直亮着火光,可阎夜霆始终都没有放到嘴边抽一口,他清晰的记得上一次抽烟的时间,是在八年前的回过接受粮氏集团的前一天晚上,从那一天过后,他便借了烟,直到现在已经八年过去。

    原本,他以为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在碰烟这种东西,但今天他却再一次拿起了,因为烦躁,因为困惑,所以需要宣泄,而这时烟就是最好的东西,可以让他平静下来,可以麻痹他的神经。

    看到刘萌萌房间窗口黑暗下来,阎夜霆收回了视线,将手中的烟丢在地上踩灭,在黑暗中站了很久后,开门坐进车里,然后驾车消失在黑夜里。

    回到家中,已经过了夜里十二点,阎夜霆很想现在喝一杯,可想到明天还有工作要做,便放弃了这样的想法,回到卧室内,看着屋内熟悉的一切,不由自主的再次想起了刘萌萌,心微微的疼痛开来。

    他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更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离开,但他希望这一切都是暂时的,只要他睡一觉,明天一切都会好起来。

    从那天刘萌萌回家后,一连三天过去,阎夜霆每天上下都会去她家看看,尽量的想要缓和两人间的气氛,想要尽早的让她回到自己身边。

    可是吗,三天时间飞快过去,无论他说什么,刘萌萌都沉默以对,只要他稍微激动一点,她便会闭门不见,让他无计可施,让他苦恼不已。

    转眼间又到了下班时间,而阎夜霆却不想回家,因为那里没有刘萌萌,但他也不去她家,因为他害怕面对她的冷漠,因为他怕自己会失控,怕自己会思念她更深。

    办公室房门无声的被推开,许凯那张调笑的脸庞出现在视线内,对上他秃废的眼眸,便调侃到:“老兄,你最近很不对劲啊!难道是房事不和谐吗?”

    拿起桌上的文件夹便无情的向许凯扔了过去,但却被他轻松躲开,随后低头看着落在地上散开的文件,嘴角狠抽了两下,可嘴里依旧不怕死的调侃着。

    “这么大火气,看来老婆是没满足你,所以肾脏虚火太旺盛。”

    “你要是还想从这里走出去,你就继续说。”

    这一次,阎夜霆没在拿桌上的东西撒气,直接阴冷的瞅着许凯,眼眸中的温度达到历史最低,使得整个屋子都变得异常寒冷,让许凯不禁的开始打冷战。

    “好了,不说还不行吗?真是怕了你了。”

    对于许凯临时倒戈的节操,阎夜霆并不太在意,看都不看他一眼,便开始整理着桌面,大有要下班的准备。

    “说吧,怎么回事?兄弟我今天就是听你诉衷肠的。”

    扫了一眼许凯英勇就义神色,随手拿起外套,一边往身上穿,一边开口说到:“陪我去喝一杯。”

    “好嘞!今天我一定舍命陪君子,咱们来个一醉解千愁。”

    面对阎夜霆的要求,许凯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一边拍着胸脯,一边跟着他走出办公室,全然一副哥俩好模样,其实心里却打着去酒吧泡妞的想法,压根就没有要陪他喝酒的意思。

    然而,当许凯一路跟着阎夜霆来到酒吧街后,他却悲催的发现,阎夜霆带着他来得根本就是什么美女云集的酒吧,而是一家隐秘措施非常好的私人会所,除了一大帮男服务生外,一个漂亮女人都没有。

    “收起你脑子里的想法,你今天哪都别想去,除了陪我喝酒外,害的负责送我回家。”

    “大哥,你这也太霸道了吧!”

    心里的小算盘被阎夜霆识破,许凯神色并未有太大的异样,跟着他走进了包房后,便对此释然了。

    坐在包厢后,阎夜霆很快点了酒品,然后便沉闷的喝着,不说话也不搭理许凯,安静的听着他在一旁不停的絮絮叨叨,不断的抱怨这不好,那不人道,总之就是没一点满意的。

    两瓶精纯威士忌下肚后,时间也到了晚上九点,而阎夜霆的脑袋也开始发晕起来,大有要喝醉的感觉。

    放在手中的杯子,靠在沙发椅背上,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刘萌萌那张澄净的小脸,思念的因子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不少,让他更加想念她,想念她身上干净的味道,想念她纯粹的欢脱笑颜,想念有她在怀的温度。

    思念的种子一点一点在心中蔓延,让阎夜霆深深的意识到不能在喝下去,不然他接下来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你继续吧,我先回去了。”

    随口说了一声后,阎夜霆便立即起身大步向包厢外面走去,而许凯则是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摇了摇头,深深感叹爱情的伟大,竟然能让阎夜霆一个铁骨硬汉,变成了现如今的这幅模样,足以可见爱情的可怕之处。

    因为喝了不少酒,阎夜霆便没有开车,走出会所后,便沿着街边漫无目的的走着,吹着冬季夜里的冷风,努力的想让自己清醒起来,想让自己不那么的迷茫。

    然而,一个多小时过去,他的酒不经丝毫没有醒,反而大有加剧的趋势,使得他不仅整个脑子都昏沉起来,意识更是模糊不清,到最后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他要立马见到刘萌萌,一刻也耽误不了。

    意识不清的来到路旁,拦下一辆出租车后,便报出了刘萌萌家的地址,然后看着车子向她家开去。

    夜里十一点的时间,小区里大多数住户都已经睡下,只剩下稀稀散散的几家窗户还亮着等,而刘萌萌的房间就在其中。

    站在刘萌萌家楼下,看着她房间的窗口,阎夜霆拨通了她的电话,等了许久都没有人接起,可他依旧不死心的拨打着,一遍又一遍,直到她肯接为止,因为他直到她并没有睡着。

    在阎夜霆一遍又一遍的电话炮轰之下,刘萌萌最终无奈的接通了电话,可她还没说出一个字呢,阎夜霆就抢白说到:“下来,我在你家楼下。”

    说完就立马挂断了电话,丝毫没不给她反驳的时间,生怕晚挂一秒,她就会说出让他心痛的话语。

    可是,时间飞速流逝,等待中半个小时过去,楼道里依旧没有任何声音,刘萌萌丝毫没有要下来的意思,甚至还关掉了房间里的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