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2章 伤害她的人是他

作品:萌妻倒嫁

    听着刘萌萌自艾自贱的话语,看着她奔溃的面容,阎夜霆整个人都像是定在了地面上了一样,面色冷彻的不能自持,双手早已紧握成拳,全身青筋暴跳,愤怒和难堪同时交织在心房之中,又痛又难受。

    “是不是觉得很恶心?嫌弃了?不想要了?阎夜霆,你也不过如此。”

    明明是非常难堪的话语,刘萌萌却说的十分的平静,没有了先前的歇斯底里,没有先前的悲愤不堪,平静的像是一种认命,像是一种解脱。

    看着阎夜霆依旧不言不语的身影,暮然转身,带着情绪失控后的平静,落寞的向自己房中走去,凄凉而悲哀。

    “刘萌萌,我...”

    “什么都不要说,不要在践踏我仅剩的一点尊严。”

    阎夜霆更想要辩解的话语还未说出口,刘萌萌便毫不迟疑的打断了他,顿下身子,背对着他,不再发一言一词,用无比的冷漠的背影等着他主动离开。

    “萌萌,我...”

    “你给我滚!现在,马上给我滚!我一分一秒都不想再看到你。”

    再一次狠心打断他的话语,刘萌萌的情绪瞬间达到了奔泻的最高点,回身跑上前就把阎夜霆向大门口推去,愤怒的吼叫声音大的整栋楼都能听得到。

    “萌萌,你冷静点。”

    被刘萌萌推到了门口处,阎夜霆便站立不动,双手禁锢住她的肩膀,就想让她冷静下来,可惜刘萌萌却并不想冷静,挥手就把他的手给无情的开。

    “你不滚,我滚。”

    用尽全身力气将阎夜霆狠狠的推撞到门板上,刘萌萌便扭头就向房间漓跑去,然后大力的将房门摔上,整个过程都一气呵成,没有一丝丝的拖泥带水。

    “这...这是怎么了?”

    当室内安静下来后,邢慧的身影很快出现在客厅之中,看了看刘萌萌紧闭的房门,在看看靠在门板上的阎夜霆,犹豫了一下,但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其实,在刘萌萌起来开门时,邢慧就已经醒来,但她知道敲门的人一定是阎夜霆,索性就待在了房间内,并不想出去打扰两人,但由于两人后来的激烈争吵,使得她不得不将他们所说的话听进了耳朵里,更不得不走出房门,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番情景。

    面对邢慧的疑问,阎夜霆依旧站在门口,低垂着脑袋不置一词,使得她不得不向屋内的刘萌萌询问。

    “萌萌...”

    “你让他走,让他走,我不想看到他。”

    然而,邢慧刚开口想要询问,刘萌萌便激动的打断了她,一个劲的嚷嚷着着让阎夜霆离开,声音中尽是哽咽的声音,不用想就知道她在哭。

    回头看向阎夜霆落寞的身影霆,邢慧为难了起来,虽然她很想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但看他们现在情绪,似乎都不适合做解释,而阎夜霆继续留下夜只能让刘萌萌情绪更激动而已。

    也许是听到了刘萌萌的哽咽驱赶,也许是感受到了邢慧的为难视线,阎夜霆终于有了一丝反应,抬头看了一眼刘萌萌紧闭的房门,在看了一下邢慧的为难,低头苦涩的说到:“伯母,今天我先回去,你去看看她吧。”

    说着,阎夜霆便转身打开房门走了出去,而邢慧看着他离去的身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她很欣赏阎夜霆这个人,而且他也对刘萌萌很好的,所以她一直都当他是女婿的最佳人选,从一开始就支持他们再一次,可是现在看来,这些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他们之间存在的问题还有很多,是自己忽略了太多东西。

    “萌萌,他走了,你能跟妈聊聊吗?”

    提步来到刘萌萌房门前,抬手敲了敲房门,邢慧便和她商量着,没有了往日的暴躁蛮横,没有以前的霸道,语气很温柔,充满了浓浓的担忧。

    屋内,刘萌萌靠着门板紧抱双腿坐在地上,听着邢慧轻柔的声音,心里泛起一股暖意,她知道妈妈对自己的宠爱,知道她在担心自己,可她现在却什么也不想说,因为她还没有做好要面对这一切的准备。

    “妈,我困了,有什么我们明天再说吧。”

    “好,那你早点睡,妈不打扰你了。”

    看着依旧紧闭的房门,邢慧没在强迫她,无奈的轻叹了一口气后,在房门前静立了很久,直到四周都uc恨第安静了下来,这才低垂着脑袋转身回放。

    楼下,阎夜霆静站在刘萌萌窗外楼下,沉默的看着楼上漆黑一片的房间,不想离开,却夜无可奈何。

    吹了很久的冷风后,阎夜霆便彻底了醒了酒,等他回到家中时,时间早已是凌晨四点,距离天亮还有不到两个小时,可他却一点都不困,不想睡觉,不想平静下来。

    推开房门,看着漆黑一片的屋子,清晰的感受着满室熟悉的味道,脑海中缓缓飘出那天刘萌萌让自己要她时的面颊,决绝而苍凉。

    带上房门,摸着黑走到大床前,无尽的将身体摔在床上,阎夜霆不洗澡,不换衣服,就这样安静的躺在上面,肆意的吸允着上面的熟悉味道,好像一生都闻不够,戒不掉这种味道。

    黝黑的双眸逐渐闭上,右手臂弯搭上额头,阎夜霆觉得这几天过得比这一生所有的时间都累,而心也没有一刻不痛,就算睡着都隐隐泛着痛意,让他睡得及其不安稳。

    杂乱的心绪,疲惫的身体,错乱的神经,这一切都让阎夜霆急切想要休息,可无论他把眼睛闭的多么,他始终都没有一丝睡意,更没有要休息下来的意图。

    张开眼睛看着一室的黑暗,刘萌萌歇斯底里的声音传进耳膜中,在心里激荡开来,惊奇一圈又一圈涟漪,平缓而有序,疼痛一点一点在心底蔓延开来,直达身体的每个细胞。

    他真的介意?介意她被别的男人抱过了吗?真的嫌她脏?真的是因为这些才不愿意要她的吗?事实真是这样的吗?他真是这么肤浅的人吗?

    一个又一个疑问瞬间在心中匍匐开来,而阎夜霆却找不到任何的准确答案,不知道要怎样回答自己,更不知道要怎样面对刘萌萌,也许他真的是一个肤浅的人,也许他真的就是一个混蛋。

    再次闭上眼睛,大手慢慢搁在心脏的位置,轻轻的扪心自问着自己,一切真的是这样的吗?一切真的都如同刘萌萌所说的那样吗?他嫌她脏,他不要她了?

    不!

    心脏骤然收紧,阎夜霆下意识的就做出了否决的回答,可是,他却依旧骗不了自己,在他否决时,心口那一瞬的针扎疼痛,清晰的提醒着他,他介意了,他介意她被被人抱过,介意她不在纯洁。

    原来,他阎夜霆也是俗人一个,甚至比一般男人还要肤浅俗不可耐,根本就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大度高尚,就脸自己都骗不了,又如何能骗得过别人呢,更骗不了敏感的刘萌萌。

    “呵呵!”

    嘲讽的笑意在黑暗中响起,讽刺苦涩的笑意瞬间爬满他的面颊,醒目而敞亮。

    原来,他们之间的问题,从来都不在刘萌萌身上,而是在他自己身上吗,是他亲自推开了她,是他不要她的,她从来都没主动离开过自己。

    笑容慢慢凝固在脸上,化不开,拭不掉,苦涩而晦暗,无奈却也放不开。

    清晨的日光透过玻璃照进房间,慢慢照亮整间屋子,阎夜霆依旧躺在床上不不动一下,手臂搭额头,紧闭双眸,脸上尽是晦暗酸涩,他面对不了真实的自己,更无法用真实的自己去面对刘萌萌。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太阳攀上枝头,慢慢挂上天空,明亮的阳光打在窗玻璃上,折射出一道道刺眼的光线,却也明亮美好,就犹如他与刘萌萌之间一样,甜蜜幸福的让他沉浸其中,却忽略了玻璃本身是不会发光的。

    一直静默的躺在房中,眼看着太阳越过头顶,挂在当空,阎夜霆依旧不起床,不收拾自己,不去上班,如果真的可以一直这么躺下去,他希望自己一直躺着,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想。

    突突的电话铃声响起,打破了一室的沉静闲散,让阎夜霆想要继续躺下去的想法破灭,可他依旧不想动弹一下,不想接电话,不想听到任何人的声音,包括他自己。

    电话铃声响了又响,终于在它不屈不挠的响了四次之后,阎夜霆彻底败下阵来,无奈的拿起电话接通,可电话里的内容却让他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时逢年底,父母早已带着妹妹去了美国外公外婆家,而他原本也打算在最近几天带着刘萌萌去美国过年的,可现在外公外婆,父母都已经等在了那里,而他却弄丢了老婆,面对他们的催促紧赶,他措手不及,个人能够不知该何去何从。

    先不说现在刘萌萌愿不愿意和他去美国,就单他自己都不知道现在该何如面对她,不知道他们该怎样继续走下,这样他的有何脸面去祈求她,去祈求她和自己一起去美国。

    一切似乎早已注定,他自己做的孽,最终还是要他自己来承受,而在这件事情中,受到伤害最大的人就是刘萌萌,他给的伤害是不可磨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