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3章 不堪的真相

作品:萌妻倒嫁

    接到父母的催促电话后,阎夜霆又在国内拖延了几天,可眼看着新年逐渐到来,他和刘萌萌的关系依旧没有丝毫的变化,他依旧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如何才能化解自己给她的伤痛。

    在国内蹉跎了几天,阎夜霆最终还是在新年即将到来之际,独自踏上去美国路程,可一颗心却从来没有离开粮城一分一秒,因为这里有着他真正所爱的人。

    自从那天晚上阎夜霆离开后,他就在没去过刘萌萌家,而这却并不代表她可以平静下去,她努力隐瞒的一切,最终还是在第二天早上揭开,而她们家也因此陷入了死寂,四处都充满了无尽的哀伤。

    早上,刘萌萌醒来时,邢慧已经做了早餐,虽然她没有什么胃口,但还是强迫自己随意吃了一些,而这时,她妈妈却身着一身黑色套装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看到刘萌萌神色如常的坐在餐桌上吃早餐,邢慧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她真的很怕刘萌萌会把自己一直关在房间内,怕她一直不吃不喝,但现在看来,她的担心完全就是多余的,她的女儿没有她想象中那么脆弱。

    “妈,你这是要去哪儿,怎么还穿一身黑呢。”

    起身来到客厅中,一边看着邢慧收拾东西,一边好奇的问着,刘萌萌并不认为她妈穿一身黑是打算去约会,而今天又是正常坐班时间,而她却留在了家里,明显是有事请了假。

    “哦!妈都忘了跟你说了,今天是你黄伯伯和姗姗的葬礼,我要早点过去帮忙,你要是没事,也和我一起去吧,毕竟大家认识几十年了,在这种时候该帮的还是要帮的。”

    听着邢慧絮絮叨叨的话语,刘萌萌的脸色瞬间大变,垂落的双手也不自觉的紧握了起来,一张小脸充满无尽的恨意,有阴又冷。

    “妈,你不要去。”

    “你这孩子,人家都通知咱们了,怎么能不去呢。”

    背对着刘萌萌,邢慧有条有理的将手机、车钥匙,以及其他东西往包里装着,嘴里忍不住说教着,可却没有注意到刘萌萌已经大变的脸色,整理东西便向餐厅走去,然后开始收拾餐桌。

    “萌萌啊!虽然你黄伯伯他们以前是待我们不好,但现在人都死了,我们就没有必要在计较那么多,你也别再记恨他们,咱们可不能让人看笑话,说咱们小气,你要是不愿意去,就别去了,妈一个人去就行...”

    邢慧一边将两人吃剩下的早餐处理掉,整理着餐桌和碗筷,一边说着以前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言语中尽是对黄珊珊父女的同情原谅,并且还督促刘萌萌也放下,可是她却忽略女儿现在的神色,忽略的她的反常态度。

    “我说不去就是不去,妈,你也别去,他们死有余辜,不值得同情。”

    “你这孩子...萌萌,你没事吧!”

    听到刘萌萌这么说,邢慧又忍不住想要说教吗,可当她收拾好东西走出餐厅,对上刘萌萌的脸庞,说教的话语立刻就要卡在喉咙中,立马转换成担忧的神色,急忙跑到她身边,还以为她哪里不舒服呢。

    “他们的死纯粹就是他们活该,我们不去闹腾已经是仁至义尽,没必要去参加葬礼。”

    然而,刘萌萌只是看了她两眼,便转身向自己房间走去吗,可说出的话依旧没有一点人情味,甚至带着咬牙切齿,不难听出里面的无尽恨意。

    “刘萌萌,你给我站住,我平时是这么教你的吗?人都死了,你至于要这么计较吗?再说他们也并没对我们做什么,你就不能心胸大度一点吗?”

    面对刘萌萌依旧恨意满满的态度,邢慧也恼火起来,先不说黄家现在败落没败落,就单单他们家一下子死了两个人,她们就应该放在以前的事情,而是人都死了还在这里诅咒他们活该。

    “妈,你让我心胸大度一点,那你怎么不问问他们做过什么呢?是,他们以前的确没对我们做过什么太过分的事情,但是现在呢?黄姗姗曝光了我结婚的事情,我不仅没跟她计较,反而还去求大叔帮他们家,可是他们是汇报是什么,是和别人合谋绑架我,是...”

    说到上次的绑架事件,刘萌萌的情绪再次崩溃了,脑海中顿时浮现出黄珊珊她爸爸欺负自己的画面,那一幕幕不堪的经历就像倒带一样播放着,让她彻底的失控哽咽,原本就红肿的眼睛顿时又哭泣开来,语塞停下,她整个人都瘫坐在了地上。

    如果她不认识他们,如果他不是看着自己长大的长辈,或许刘萌萌就没有这么放不开,更不会如此的痛恨他们,可是这一切都没有如果,她认识黄珊珊父女,从小就认识他们,一个是儿时的玩伴姐妹,一个是看着她出生长大的长辈,可他们却对她做出了那样的事情,这就她如何能够放得开,如何能够不去恨他们。

    “萌萌...你说什么...他...他们是绑架你的人?”

    无比震惊的看着躺在地上哭泣的刘萌萌,邢慧一时之间很难接受这样的反差,原本她以为上次的绑架事件,纯粹是为了钱财,可万万没想到绑架自己女儿的人会是他们。

    对于黄珊珊父女参加绑架事件的事情,刘萌萌没跟任何人提过,不是她不想说,而是她不能说,因为那件事情对她来说,是最残忍,最不能接受的事情,她宁可这一生的都不再提及,但终究还是会恨,还是责怪,痛恨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

    “妈...他们不是人,他们是魔鬼,他们害了我一生...妈...我恨他们...我恨他们...”

    看着眼前的母亲,刘萌萌再也藏不住心里的秘密,一边哭着,一边诉说着自己的委屈恨意。

    这些天来,她没有一刻忘记过那件事情,没有睡过一天踏实安稳觉,而一切都是因为他们父女,因为他们的恩将仇报,自私贪婪,肆意的毁坏了她的一生。

    看着女儿痛苦难当的哭泣,邢慧的心狠狠的疼着,她再也无法平静下来,她是一个母亲,可以原谅任何事情,但唯独不好能原谅别人伤害她的孩子,绝对不能原谅。

    “萌萌,妈在这里,妈不去了,不去了,我在陪着你。”

    蹲下身子,将刘萌萌紧紧抱在自己怀中,任由她哭泣难过,陪着她痛,只要她愿意,她永远都会留在她身边,因为她是她的妈妈,就算所有人都抛弃她,唯独她不会。

    “妈...”

    趴在邢慧怀中,刘萌萌像是找到了宣泄点一般,放肆的大声哭出声,彻底的将自己的软弱悲伤展现出来,像是要把身体里的水分哭干一般。

    “没事的,妈会陪着你,没事的。”

    邢慧的安慰之声对刘萌萌并未起到太大的作用,她依旧放肆的哭泣着,哭的喉咙都发哑发干,依旧不肯停止。

    “妈,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大叔不要我了,他不要我了...”

    “怎么会呢,他不会不要的你,他那么爱你,不会不要的你,你不要乱想。”

    对于刘萌萌的哭诉,邢慧依旧一知半解,可她知道现在并不是询问的时候,所以她只能尽可能的安慰刘萌萌,希望她可以早点平静下来。

    “他不要我了...大叔不要我了...他嫌我脏...他嫌我脏...”

    “傻丫头,说什么胡话呢,你怎么会脏呢,阎夜霆爱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嫌弃你脏呢。”

    尽管刘萌萌情绪极其不稳定,说出的话也是有头没尾,但邢慧依旧不厌其烦的安慰着她,不管她能不能听进去,邢慧都不停的拍着她的后背说着,可刘萌萌接下来的胡话却让她震惊起来,更为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女儿身上。

    “不,他嫌我脏,我不干净了,我被别的男人抱过了...妈,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不能没有大叔,不能没有他....”

    “萌萌,你说了什么?”

    抬头对上妈妈吃惊不已的眼眸,刘萌萌哭泣的更加厉害,将脑袋紧紧埋在她胸前,双手死死的抱着她的腰肢,无比悲痛的诉说起来,说着她怎么也接受你不了的事实。

    “妈...黄伯伯他...他...强暴了我...大叔知道了这件事情,他知道了...”

    “萌萌...”

    听着刘萌萌悲鸣的痛哭声音落下,邢慧的眼泪随之滚落下来,她怎么也无法想象单纯的女儿会经历了这样的事情,这对她太过残忍了,她才二十岁,花一般的年纪,怎么能接受这样的事情,让她怎么接受。

    母女俩紧紧抱在一起,悲戚的哭声顿时响彻整间屋子,让她们这个只有母女俩的小家沉底陷入了悲伤,让她们都无法坚强起来,更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陪同刘萌萌一起哭着,邢慧怎么也无法想象女儿这段时间到底经历了什么,那么单纯天真的她是怎样强装坚强度过这十多天的时光,她又一个人默默的承受了些什么。

    时间一如既往的过去,屋内,刘萌萌母女相依偎的哭了很久很久吗,直到刘萌萌哭累睡着,她们这才停止了悲伤,哭泣,逐渐平静下来。

    看着女儿挂满泪痕的昏睡小脸,邢慧心疼极了,可她却也无可奈何,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她无力阻止,也无力挽回,只能期望着她能够早日看开。

    至于阎夜霆的对此的看法想法,她无权干涉,也干涉不了,毕竟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最终还是需要他们自己去面对解决,不管最终的结果如何,她都没有权利去责怪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