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5章 我好想你

作品:萌妻倒嫁

    心里的疑问有很多,却得不到任何的回答静静的看了手机很久后,阎夜霆最终还是拿起了手机,他想看她的脸,想听她的声音,想念她的一切,哪怕是看一看照片也是好的。

    划开手机,很多的短息和未接提醒出现在屏幕上,使得阎夜霆不禁的好奇起来,这些里会有她打来的电话或者发来的讯息吗?

    想到这个可能性,阎夜霆握着手机的手,不禁的加重了一些力道,无比期待的点开一条又一条提醒讯息查看,就在他即将放弃那一点期待时,一条来自于老婆的讯息跃入他的视线当中,顿时让他喜不自胜。

    她愿意主动联系自己了,是不是代表她已经原谅了自己,是不是代表她也在想着自己,虽然短信只有简单四个字,并且是条拜年短信,可阎夜霆还是从中读到了很多讯息。

    手机上显示受到短信是时间是七个小前的上午十二点左右,而这时得国内应该是凌晨四五点左右,一般这个时间大家都在睡觉,而刘萌萌那么爱睡懒觉,如果不是想自己了,又怎么会在这个时间给自己短信呢。

    意识到这个问题,阎夜霆顿时大喜过望,拿起外套,一边拨通助理的电话,一边开门就向楼下跑去,在电话接通后的第一时间,吩咐助理**最早的机票回国。

    楼下一众人听到他的要回国的消息后,目光齐刷刷的向他投了过来,在看看他慌慌张张的着急神色后,都愣了愣神,一时之间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挂断助理的电话,阎夜霆大步向大门走去,大有要说走就走的架势,但就在他离开大门还有几步之遥时,马小爱反应了过来,出声叫住了他。

    “站住,大过年的,你要上哪儿去。”

    回头看了一眼马小爱,在看看大厅各种疑惑的众人,阎夜霆的目光最终落在的沙发上的两位老人身上,整了整神色后,说到“外公,外婆,我有非常紧急的事需要立马回国,等我处理好那边的事情,我会再来美国给二老拜年。”

    “有急事你就走吧,新年每年都有,不差这一次。”

    听到外公外婆如此理解的话语后,阎夜霆恭敬的向他们道了别,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家门,从车库里开取了车,便马不停蹄的赶去了机场,一颗欣喜的心在飞到了千里之外的刘萌萌身边,恨不得立马就出现在她眼前。

    夜里一点,刘萌萌刚刚迷糊糊的睡着没多久,她的手机就突突的响了起来,响第一遍时,只是不悦的翻了一下身子,而响第二遍时,她这才烦躁的醒了过来,可她刚要去接电话时,打电话的人却在这时挂断了电话。

    紧皱着眉头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刘萌萌犹豫着要不要看看是谁打来的,虽然很期望是阎夜霆打来,可是心里却害怕期望太大,失望就越大,就像那天的短信一样石沉大海,一天一夜过去,依旧没有一点回音。

    看着了电话许久,都不见它再次响起,刘萌萌便放弃了想要去看看的想法,只要她现在不看,也就不会失望,不会失望,她今晚就能好好睡觉,不然她肯定又要失眠整晚。

    趴回床上,拉过被子重新盖在身上,尽管她很期望阎夜霆的来电,可心里却有一个清晰的声音告诉她,不应该有这样的幻想与期望,因为他已经这么多天都没来找过自己,冷淡的态度早已说明了一切。

    不自觉的扭头看了一下不再响起的电话,刘萌萌将脸埋入枕头中,默默的告诉自己不要再想他,告诉自己要睡觉,可她心里的声音刚刚落下,桌上的手机就发出了叮的一声短信提醒声音,立刻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抬头定定的看着手机,心里已经矛盾犹豫,可最终还是败给了想念,他们已经八天没见面没联系了,她早已想他想的快要疯掉,怎么可能会放掉任何和他有关的事情呢。

    掀开被子爬起来坐在床头,拿电话的伸出去又缩回来,连续几次后,刘萌萌更加的烦躁起来,狠狠的抓了几下脑袋,将自己披散的头发抓成鸡窝,这才心下一横,不管不顾的拿过了桌上的手机。

    可是,当她把手机拿在手中,她却再一次胆怯了,有些不敢看里面的来电和短信,既希望是阎夜霆,又害怕是他,因为怕他说些自己无比接受的事实。

    紧握着手中的电话,刘萌萌整个人就像是百抓挠心一般坐立难安,可不看她又舍不得,整个人都陷入了无尽的矛盾之中,心里的两个小人激烈的争论着,谁也说服不了谁。

    “啊!”

    烦躁的轻声尖叫了一声,将手机扔回桌上,拉过被子将自己从头到尾盖的严严实实的,不耐烦的甩出“睡觉”两字后,便不再搭理手机。

    一分钟过去,两分钟过去,直至五分钟后,刘萌萌突然翻开了被子,想要大叫两声发泄心中的郁闷,但最终还是忍住了,目光再次投向桌上的手机,伸手就拿了过来,在自己还来不及反悔前划开手机屏幕。

    两通未接电话提醒,一条短信清晰的出现在信息栏里,心中顿了一下,抬手点开短信便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直至许久之后才睁开来。

    睁开眼睛,醒目的电话号码出现在眼眸中,心里大喜过望,因为这是她期待依旧的号码,而且两通电话都是他打来的。

    看着未接提醒,刘萌萌压着激动不已的心脏,手指慢慢移到那条短信上面,无比紧张的点开,简短的‘我在你家楼下’几个字引入眼眸,顿时让她震惊的呆滞下来,手机随即滑落在床上。

    听着手机掉落在被褥上的声音,刘萌萌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向窗口看去,然后整个人立马从床上爬了起来,慌里慌张的就向窗口跑去,就连拖鞋都来不及穿。

    来到窗口,掀开窗帘向楼下看去,果然看到了站在路灯下阎夜霆,黑色的休闲裤,灰白的羊毛衫,亚麻色的长款大衣,目光灼灼的看着楼上的黑暗窗口。

    暮色中,刘萌萌一不小心就对上了他的目光,吓得立马收回脑袋拉好窗帘,一颗局促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就好像不是自己的,下一刻就会跳出一般。

    脸上尽是难以掩饰的激动神色,震惊而又喜悦,小手紧紧的按着心脏的位置,目光不自觉的看向房门,下一刻光着脚丫子就开门跑了出去,一路扶梯而下,眼里心里都只有那个站在路灯下的男人,急切的希望见到他。

    三层楼的阶梯,虽然不高的,可也不是一两步就能到的,而刘萌萌却只有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人就已经来到了楼下,丝毫不顾及自己赤果果的脚丫子,以及身上淡薄的两件式保守睡衣,一阵冷风刮来,就像是能把吹走一般。

    飞快跑到距离阎夜霆不到十米的地方停下,双手紧紧拽着睡衣下摆,一双白嫩嫩的小脚丫子窘迫的紧缩着,双眸直直的望着路灯下男人,整个都紧张的像是要飞起来一样,丝毫感觉不到夜风的寒冷。

    听到跑动的响动声,阎夜霆下意识的就向声音来源地看去,刘萌萌的身影便毫无预兆的映入眼眸,瞬间让他震惊的呆愣下来。

    原本他是不期望她能下来的,可当他看到她以一副狼狈模样出现时,他才发现自己是那么的想要见到她,是那么的想念她。

    可是,当阎夜霆彻底看清刘萌萌的姿态后,激动的神色立马清冷了下来,迈开长腿便三两步来到她身边,在她还未来得及反应时,将她整个人横抱了起来,紧皱的眉头清晰揭示着他不高兴。

    “谁让你这样就下来的,不知道穿鞋穿衣服吗?”

    身子骤然被人抱了起来,刘萌萌还没来得及发出尖叫惊呼呢,耳边就传来了阎夜霆训斥的声音,而他人丝毫没做停留,抱着她来到车旁,打开车门就一气呵成的将她塞进了副驾驶坐。

    把刘萌萌放在副驾驶座后,阎夜霆便立马脱下了自己的大衣,将她整个人裹得严严实实后坐进驾驶座,立刻打开了车内的暖风。

    “大叔...”

    看着阎夜霆一系列的体贴温柔激动,刘萌萌的眼泪瞬间蓄满眼眶,随着熟稔而沉闷的喊叫出口,眼泪便无声的滚落了下来,她以为他不要她的,可是他还是对自己这么好,好的让她难以抗拒。

    “傻丫头...”

    “呜呜...”

    凝望着刘萌萌蓄满泪水的双眸,下意识的抬手想要帮她拭去泪花,可是手还未触碰到她的脸颊时,便毫不掩饰思念的将她紧紧抱在了怀中,呢喃哭泣声同时响起,心酸酸的疼痛开来,却痛的非常开心。

    “大叔,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丫头,我也想你,每时每刻都在想。”

    紧紧拥抱着彼此,真实的感受着对方的存在,两人无所顾忌的相互倾诉着自己的思念,没有了之前争吵不休,没有先前的冷漠无视,心中都只有彼此,跟着身体本能的需求着对方,就像是久病床前的良药,一切痛苦谁都立马迎刃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