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8章 不要和你睡

作品:萌妻倒嫁

    由于早上跟邢慧说好了要去家里拜访的,可被刘萌萌这一觉睡的,只能改到了晚上,而但阎夜霆带着她回到家中时,人还没进门,邢慧的大嗓门已经开吼。

    “死丫头,大晚上跑去出去也不知道说一声,你想担心死我是吗?”

    听着老妈的怒吼,刘萌萌急忙躲到阎夜霆身后,瘪着嘴巴表示自己很委屈,要不是阎夜霆带她出去,她能在大半夜出去吗?所以这一切都应该由阎夜霆负责。

    “妈,昨晚是我带她出去的,是我做的不对,不怪她。”

    看着刘萌萌瘪着的嘴巴和无辜的小眼神,阎夜霆很主动的站出来承认错误,不过他的那一声‘妈’却叫的邢慧心惊肉跳,虽然他们早就结婚了没错,可还是他第一次叫她妈。

    吃惊不已的看看阎夜霆,在看看他身后不停闪躲的刘萌萌,邢慧的嘴角狠狠的抽了抽,瞬间闻到了浓浓的奸情味道,只得暂时收起火气,放下昨晚的事,侧身让两人走进了屋里。

    让他们进屋后,邢慧便转身去了厨房泡茶,可那双精明的眼眸却死死的盯着两人出现到现在都没松开过的手,心下一阵欢喜,明白这两人是和好了。

    做了热,拿了茶具出来后,邢慧便开始熟练的泡着茶水,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们聊着,而眼角的余光却始终不离开刘萌萌身上。

    一直看着她欢喜满满的面颊,看着她和阎夜霆之间的每一个小动作,每一个娇羞神色,渐渐明白女儿是彻底长大了,不再是女孩,而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女人,而把她变成女人的人就是阎夜霆,这个无比优秀的男人。

    可是,他真的不在意那件事情吗?心里真的没有疙瘩吗?毕竟那种搁在任何一个男人身上,都不可能一时半会儿就接受的了的,更何况是阎夜霆这样高高在上的男人,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接受自己老婆被强的事实呢。

    想到这些,邢慧在看向他们的目光便深幽了起来,虽然她很喜欢阎夜霆这个女婿,可如果他真的介意刘萌萌发生过那样的事情,她断然是不会再让他们在一起的,因为那样只能伤害刘萌萌更深,与其最后都痛苦,还不如现在就做个干脆的了断,这样对他们谁都好。

    晚上,邢慧留阎夜霆吃过晚饭后,便提议一起出去走走。

    大年初三的夜晚,街上依旧喜气洋洋,彩灯高绽,依旧有着很多人在放烟花,同样玩耍的人也不在少数,三人刚走上街头,刘萌萌的孩童天性就本激发了出来。

    看着刘萌萌欢欢喜喜跑去玩耍的模样,阎夜霆并没有跟上去,而是放慢了脚步,和邢慧并肩走在了一起,因为他知道邢慧有话要和自己说,从她发现他们和好后她的眼眸就深沉了很多。

    停下脚步,侧头看向一直注视着女儿的阎夜霆,邢慧很感激他可以如此爱着刘萌萌,可是有些事她觉得还是要说清楚比较好,毕竟两人是过一辈子的,如果彼此心里有疙瘩,那样就算他们再怎样相爱,也是过不长久的。

    “伯母,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但我想告诉你,我不介意那些,也不需要去介意那些,因为我爱的只是刘萌萌这个人,我很心疼她有那样的经历,但不会因此嫌弃她,更不会因此而心里有疙瘩,因为没有必要,因为她在我心里就是最纯洁的,而她实际上也的确如此,不管身心,都是最纯洁的。”

    在邢慧开口前抢先说完这一席话后,阎夜霆终于把目光从刘萌萌身上移开,放在了邢慧身上,看着她无比慎重的说到:“伯母,以前我不叫您妈,是因为我觉得我和萌萌还没到哪一步,但现在我愿你叫你一声妈妈,因为不管在法律上的,还是实际上,我都是萌萌的丈夫,我愿意尊称她的母亲为母亲。”

    听着阎夜霆诚恳无比的话语,邢慧那颗担忧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原本她所有的担忧疑虑,阎夜霆都知道,所以他才会在今天见面时叫自己妈妈,这是他接受自己女儿的最好证明。

    “伯母,之前我叫您,您并没有答应,在这里我再慎重叫您一次,请求您把女儿交给我好吗?”

    如果说之前邢慧对阎夜霆还心有芥蒂,但听了他说这么多后,她已经完全放下了疑虑,红着眼眶点了点头,她相信阎夜霆,相信他是那个可以给女儿幸福的人。

    “妈!”

    “哎!”

    当阎夜霆低沉有力的声音响起,邢慧立马就做出了回应,现在在她心中,阎夜霆更是她真正的女婿,是刘萌萌的丈夫,是可以给她幸福的男人,是她们的家人。

    “大叔,和我一起放烟花。”

    “好。”

    随着刘萌萌站在远处喊叫声响起,阎夜霆和邢慧的谈话正式结束,大步的向她走了过去,然后陪着她做一切她想做的事,而邢慧则是远远的看着他们,打从心底希望他们可以一直这样幸福下去。

    抬头看向天际稀稀散散的几颗繁星,邢慧在心底默默的问到:老公,你看到了吗?我们的女儿已经找到了她的幸福,她长大了,已经越变城一个女人了,有了一个爱她胜过一切的老公,我们都可以放心了。

    收回目光,看向远处玩闹的女儿和女婿,邢慧轻松的笑了笑,整个人都变得明亮了起来,她的女儿已经找到了她的幸福,而她也该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

    人的一生很短,而她也早已不在年轻,也错过了很多,但有些事情现在去追回也并不晚,她不想因为别人目光而遗憾终生,她相信在天上的丈夫会支持她的决定,更相信女儿也支持她去追求她的幸福。

    三人在街上散步到九点后,邢慧便带着刘萌萌一起回家,而阎夜霆却没有跟上去,而是把她们送回家后主动离开,给她们母女留下单独相处的时间。

    “妈,你干嘛让大叔走,家里又不是没地住。”

    站在阳台上看着阎夜霆下楼把车子开走,刘萌萌立马就不满的抱怨起来,那姿态真真的应征了有了老公忘了妈的话,简直让邢慧觉得白养她了。

    “是啊!我不该让他走,我应该让他把你这个白眼狼也带走。”

    “那你不早说,大叔都把车开走了。”

    直接忽略老妈所说的白眼狼三个字,刘萌萌直接就顺着她的话往下爬,而且还表现出一副很可惜的样子,好似要是阎夜霆没走,她真会跟下去一样。

    “刘萌萌,你个白眼狼,老娘真是白养你了。”

    “哪能说白养呢,我不给你找了个这么棒的女婿吗?一个大叔能抵好几个我呢。”

    所谓吃饱撑着就说的是刘萌萌这种,心情不好就把老妈晾一边,心情好了就给她添堵,并且还不忘炫耀自己老公,深深沉浸在与老妈的斗嘴之中。

    母女俩瞎扯了一会儿后,便各自回房洗了澡换了睡衣,只是当刘萌萌正要睡觉时,邢慧拿着枕头来到了她房中,然后大刺刺的爬上她的床,不害臊的抱着她说要和她一起睡。

    看着老妈肆无忌怠的跳上自己的床,刘萌萌急忙拉过被子,将自己盖了个严严实实,生怕泄露了一点点春色,让老妈看出端倪,说什么也不愿意和她一起睡。

    “别盖了,早看到了,你妈连你都生了,什么没见过啊!”

    面对刘萌萌的紧张不已,邢慧倒是显得不以为意,虽然她嘴上那么说,但实际上她也并未看到什么,不过她可以想象得到,从刘萌萌回来后的一举一动中,她早就发现了端倪,所以也就没什么好在意的了。

    “妈,哪有你这样的啦!我不要和你睡。”

    “死丫头,你不跟我睡,你想跟谁睡,你老公?”

    看着邢慧凶巴巴的神色,刘萌萌很想回答是,可是却不敢这么说,因为她明显看到了老妈危的眼神,如果她敢回答是,她今晚铁定要到大霉。

    “不是,不是,我跟你睡,跟你睡。”

    “这还差不多。”

    刘萌萌狗腿子的模样立马让邢慧心里舒服了起来,直接掀开被子就躺了进去,可刘萌萌还是不自觉的拉了拉睡衣,生怕邢慧向她身上看,一张小脸烧的红彤彤的,让人一猜就知道有问。

    知道刘萌萌这是害羞了,邢慧也识趣没提昨晚的事,安心的和她一起躺了下来,然后便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她聊天,一直聊到刘萌萌犯困睡去,她才拿着枕头又回到了自己房中。

    虽然她们的聊天中并没有提到阎夜霆或者那次的绑架事情,但邢慧还是不难看出刘萌萌已经放下了那件事情,为此她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十分庆幸她能够逐渐放下那件事情。

    在绑架那件事情上,邢慧觉得自己不得不感谢阎夜霆,正因为他的大度不在意,所以才能让刘萌萌这么快的放下,才能让她变得快乐起来,于她来说,他才是让刘萌萌忘记伤痛的最大功臣。

    生活中有太多的不如意,但让邢慧感到庆幸的是,一切呕已经好了起来,她的女儿依旧是那个快乐无比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