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2章 你是我一个人的

作品:萌妻倒嫁

    随着婚礼时间的接近,阎夜霆将公司的所有事物交给许凯后,便带着刘萌萌去了海边度假酒店,亲自操持婚礼上的事情,不允许这次的婚礼在出任何的差池。

    在度假酒店忙活了两天后,时间便到了林毅和唐茵的婚礼,因此他们不得不从自己的婚礼现场赶回了市区,去参加唐茵他们两人的婚礼。

    由于阎夜霆搞得反对,刘萌萌最终还是没能给唐茵当伴娘,只是作为最好的朋友参加了婚礼,而阎夜霆则是以男方朋友身份参加。

    看着婚礼有条有理的进行着,看着唐茵脸上的欢快信服笑颜,刘萌萌也从关心底为她感到开心,真心祝福她可以一直这么幸福下去。

    当婚礼正进行一般时,阎夜霆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而此时台上的两对新人正接受着牧师的祝福,看了看手机上的来电,再看看身边激动不已的刘萌萌,阎夜霆挂断了手机,轻轻搂住她的双肩,陪着她一起见证了新人最美好的时刻。

    婚礼仪式结束,刘萌萌立马就冲到了唐茵身边,扬言一定要抢到捧花,而这时阎夜霆却转身默默离开,给方源回了一个电话得知具体情况后,和刘萌萌打了声招呼,直接离开了婚礼现场。

    也许是阎夜霆突然离开的原因,也许是刘萌萌运气不佳,明天就要结婚的她却没能幸运的抢到新娘捧花,而毫无结婚打算准备的孟佳佳却抢到了,顿时让她气愤不已,妒忌的小眼神刷刷的向孟佳佳射去。

    婚礼还在继续,而阎夜霆已经离开了会场,一路驾车来到海港码头,然后登上了靠在岸边的一艘游艇,在游艇驶出港口时,他也见到了来此要见的人。

    黑鹰,和阎夜霆有过一面之缘,但也就是这仅仅的一次见面,却让他彻底的败在了阎夜霆手下,也因此对他怀恨在心,一直渴望着一雪前耻,能够再次和他一决胜负,痛痛快快的再打一场。

    “竟然是你?”

    面对与南宫雅合谋绑架刘萌萌的黑鹰,阎夜霆非常诧异,虽然黑鹰并不是什么正经人士,但他还不至于沦落到要绑架妇孺谋生,这非常有损他金三角黑道大哥的尊严。

    “对,是我又怎样?你没想到吧!”

    对上黑鹰满是愤恨的目光,阎夜霆沉默了下来,他的确很诧异他参与了绑架事件,但如果绑架刘萌萌的是人,那么一切都能得到解释,因为他不管在心狠手辣,还是在反侦察能力上都非常的强悍有经验,恰巧解释了他们当时天衣无缝计谋,单凭南宫雅是想不出来的。

    “阎夜霆,既然我已经落在了你手上,要杀要剐随你便,但我希望你可以我一个痛快。”

    听着黑鹰认命却不肯低头的话语,阎夜霆的眸色骤然凌厉起来,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伤害的刘萌萌的人,但在他给予黑鹰惩罚之前,有一件事他必须弄清查,尽管他已经得知了结果,但他还是希望知道过称。

    “想要一个痛快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必须要回答我一个疑问,你们有没有碰过我老婆。”

    “呵呵,我都要死了,为什么还要回答你的问题呢?”

    对于阎夜霆的威胁,黑鹰并不以为意,反而变得轻松下来,从踏上黑道这条路时,他就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死,所以是生是死他早已不在乎,既然敢和南宫雅合作,他就早已想到了后果。

    “不过,我今天心情好,告诉你也无妨, 虽然我没碰你老婆,但我观看了别人碰你老婆,不过可惜的是你来得太快,并未看到最精彩的就被打断了,所以至今都有点遗憾呢。”

    看着阎夜霆冰凉刺骨的面色,黑鹰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这一生佩服的人没有几个,但阎夜霆却算的上一个,让他既佩服又愤恨,能够激怒他也是一种胜利。

    “想死,我满足你。”

    冰冷的目光扫了两眼黑鹰极具挑衅的目光,阎夜霆给出了让人不寒而栗的答案,然后平静的转身说到:“给他留口气,扔进公海喂鲨鱼。”

    “是。”

    当阎夜霆转身走出船舱,里面便传来了砰砰的枪声,而黑鹰却丝毫没有求饶,反而张狂的笑着,没有一丝的惧怕,面对死亡表现的十分的坦然。

    从码头回到婚礼现场,整个婚礼已经结束,只剩下林毅他们一家人在会场里欢送宾客,而刘萌萌则是兴致高昂的吵吵着要闹洞房。

    看到阎夜霆走进会场,林毅立马松了一口气,刘萌萌实在是太闹腾,他还真承受不起她来闹洞房,自己倒是没什么,可惜老婆却是个将近四个月的孕妇,万一有个什么闪失,他得后悔一辈子。

    收到林毅求助的眼神,阎夜霆看了看依旧兴致勃勃的刘萌萌,最终还是将她带离了会场,直接向海边度假酒店赶去,希望她明天依旧可以情绪这么高。

    车子经过一个不到一小时的行驶后,刘萌萌和阎夜霆一起到达了婚礼所在的酒店,可两人刚回到房间里,阎夜霆便接了一个电话后离开了房间,而刘萌萌却有些兴奋的睡不着,眼看着时间即将达到夜里十二点,却依旧没有一点睡意。

    躺在床上,一边拿着手机上网闲逛,一边不时的看向房门,不经意的看到了今天的头条新闻,竟然不时林毅和唐茵的婚礼,而是她和阎夜霆这对一再延迟婚期的新人,但新闻的内容却让她哭笑不得。

    虽然今天的婚礼阎夜霆有中途离开,但他的确参加了婚礼是事实,然而,新闻中却是他没有参加婚礼,原因是为了避开刘萌萌,直接揣测他们的婚姻告吹,步上了离婚的道路。

    好奇的继续浏览着相关新闻,刘萌萌渐渐发现她和阎夜霆已经被离婚了,网上尽是此类新闻,而且看好此事的人不在少数,都说她配不上阎夜霆,说她是灰姑娘上位,终究是一场空梦。

    看着网上众说纷纭的新闻揣测,刘萌萌的脸色逐渐变得难堪,心里非常的气愤不平,虽然她也觉得自己配不上阎夜霆,可被人如此直白的披露这一点,她还是很难用平常心对待,生气早已可以预料。

    扔下手机,躺在床上就开始生闷气,他们明明明天就要结婚了,可那帮多嘴的人却说他们离婚了,禁止就是咒她不幸福嘛!

    越想这一点刘萌萌就越是生气,气的拿起床上的枕头又甩又揍,可依旧不解气,于是她生出了一个非常不错的想法,那就是公开婚讯,邀请媒体参加,直接用事实来大脸是最好不过的。

    说做就做,刘萌萌立刻放过手里的枕头,拿起手机就想给阎夜霆打电话说此事,可就在这时,阎夜霆却开门走了进来,使她放弃了要打电话的想法。

    “大叔,大叔,跟你商量一件事儿呗。”

    对上刘萌萌寓意明显的双眸,阎夜霆平静的走到她身边问到:“什么事?”

    “我们婚礼的事情可不可以邀请媒体参加?可不可以在网上通报一下?”

    看着刘萌萌和以往截然相反的态度,阎夜霆顿时疑惑起来,他们这次的婚礼正是考虑到她不喜欢媒体出现,所以才没有发任何的通告,也没有邀请任何一家媒体参加,一切都进行的非常低调。

    “你不是不喜欢有媒体吗?怎么突然...”

    “大叔,我们就邀请媒体参加好不好,不然别人真以为我们离婚了呢!”

    攀上阎夜霆的手臂,刘萌萌就展开了撒娇攻势,她之所以突然想要邀请媒体,无非就是两个原因,一个是义正视听,二是为了杜绝其他女人对阎夜霆的肖想,像anne那样的事情,她不想在发生第二次,所以她想要昭告天下,阎夜霆是她老公,谁也不能跟她抢。

    “离婚?谁说的?”

    “网上呀!网上都说完我们已经离婚了。”

    撅着长长的嘴巴,刘萌萌表示对网上的说法很不满意。

    “你呀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气啦!”

    “我就小气,就小气,你是我一个人的,谁也不能跟我抢。

    听着刘萌萌任性幼稚的话语,阎夜霆整个人都轻飘飘的,非常喜欢她现在身上的霸道劲头,伸手点了点她撅长的嘴巴,无比欢快的说到:“看在你这么在乎我的份上,就答应你的请求,我们把所有的媒体都邀请来好不好?”

    “好!”

    欢喜的回答完阎夜霆的话语后,刘萌萌扑进他怀中,心中气愤郁闷顿时一扫而空,只剩下满满的开心喜温暖。

    “早点睡觉,明天还得早起呢。”

    “嗯!”

    听着阎夜霆的提醒,刘萌萌从他怀中退了出来,可是却没有听话的躺下睡觉,而是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哎!你先睡,我洗个澡再睡。”

    无奈的轻叹一声,伸手宠溺的揉了揉刘萌萌的发顶,然后低头轻轻的亲吻她的额头,阎夜霆夜也很舍不得她,但他怕自己会忍不住,所以只能委屈她先睡。

    “好吧!”

    虽然对阎夜霆的说法不太满意,但刘萌萌也没在矫情什么,乖乖的躺在了床上,然后看着他走进卫生间,怎么也无法想象自己明天就要嫁人了,而且还是嫁给阎夜霆这样的大人物,可她却一点做新娘的感觉都没有,第一次觉得粗线条的神经也有好处,至少不会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