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27章 女人的战争

作品:萌妻倒嫁

    阎夜霆走后,包厢里立刻就炸开锅,三个女人顿时激烈的讨论起,而对于她们讨论的内容,阎振良却深感无奈。马小爱今天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完全就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搞砸这次的见面礼,最后还能彻底阻断阎夜霆和刘萌萌的婚姻。

    有了马小爱的出现,作为她最佳儿媳妇人选的孟琪佳佳出现在这里也就不奇怪了,既然孟佳佳都来了,自然也就少不了阎夜馨的出现。所谓三个女人一台戏,看着激烈讨论着怎样破坏见面礼的三个女人,阎振良总算是深刻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俗话说为女人与小人难养也,女人简直比小人更可怕,不过就算马小爱再怎么可怕,在他眼里都是最美的。

    看着讨论的三个女人,阎振良无奈的摇摇头,默不作声的听着,过了不久屋外便响起了脚步声,紧接着传来阎夜霆的沉稳声音,三个女人立马树倒猴孙散的坐好,同时闭上嘴巴紧张的看着大门方向。

    阎夜霆的声音落下后,房门很快把从外面打开,阎夜霆进屋后,一个中年妇人跟在他身后走了进来。看到走进包厢的中年妇人后,马小爱立刻瞪直了眼睛,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邢慧这个和她抢东西的冤家竟然出现在这里,她们的缘分还真的浅啊!

    “是你?”

    异口同声、一模一样的问题,邢慧在看到马小爱后,立刻停下了脚步,和她问了一样的问题,显然两人是认识的,却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面。

    见到邢慧后,马小爱除了吃惊以外,还有更夸张的举动,她猛然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由于起身快用力过猛,身后的木椅愣是让她给碰倒在地上,在她说话的同时,发出了巨大的响声,立刻吸引了屋内所有人的目光。

    椅子倒地,马小爱顾不上扶起,看看站在包厢里的邢慧,在看看她身后的刘萌萌,惊讶的问到:“你是刘萌萌她妈?”

    两家人来这里见面前,大概都做了一点了解,而作为敌对的一方,马小爱当然是要摸清对方底细的,她知道刘萌萌是个单亲家庭的孩子,父亲早年去世,她和母亲相依为命,而现在邢慧和她一起出现在这里,那邢慧只能是她妈,不可能是其他不想干的人。

    听到马小爱激动的问题,邢慧顿时觉得她不仅是个暴发户,还是个很没礼貌的暴发户,对她的厌恶又加深了一步,可她现在还没搞清楚状况,也不好贸然反驳马小爱的不礼貌行为,她还没忘记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女儿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妈,伯母,你们认识?”

    看到马小爱与邢慧的见面方式,阎夜霆心里早已确定两人之前见过,似乎还发生了不太愉快的事情,但他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完全只是想缓解现在的窘迫气氛,打破尴尬。

    有了阎夜霆的这一句话,邢慧这才确定了马小爱的身份,虽然不喜欢她,可为了女儿能嫁个好人家,她只好忍下心中的不愉快,大方的自我介绍到:“你们好,我是刘萌萌的妈妈邢慧,想必你们就是阎夜霆的父母吧!初次见面有些失礼,两位莫见怪。”

    “哼!”

    对于邢慧的微笑打招呼,马小爱很不屑的冷哼一声,随后一屁股坐在阎振良早已扶好的椅子上,态度傲慢的像只斗胜的公鸡。

    “你好!我是阎夜霆的父亲阎振良,这位是我的妻子马小爱,她就是种小孩脾气,亲家母不要见笑,快坐吧,别都站着了,刘萌萌也坐下吧。”

    马小爱的举动顿时让场面冷了下来,整个屋里都充满了诡异气氛,不用看就知道阎夜霆那张脸有多臭。妻子的无礼让阎振良很是无语,为了打破这冷场的诡异气氛,他礼貌的站起来,勉强的微笑着向邢慧介绍着,强忍着马小爱向自己投过来的杀人视线,避免继续尴尬,急促的招呼着刘萌萌母女坐下。心里却在祈求老婆能饶了自己,一边是儿子,一边是老婆,他还真有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不仅要面对儿子的冰冷,还要承受老婆的怒火,这要到何时才是个头啊!

    “伯父,伯母好!”

    阎振良的一番解释顿时让气氛缓和下来,邢慧虽然很不高兴,但还是坐了下来,她身后的刘萌萌赶紧乖巧的站出跟阎振良和马小爱打招呼,轻柔怯弱的声音从嘴里飘出,自主的忽略了屋内的另外两人。她可还记得昨天摔跤的事情,所以她才不会跟那两个害自己的人打招呼呢!她刘萌萌很记仇的,要不是看在大叔的面子上,她肯定会报这个仇的,现在这样已经很便宜她们了。

    “你好,赶紧坐下吧!”

    对子刘萌萌这样的乖巧女孩,阎振良倒没有马小爱那么排斥她,露出一个和蔼可亲的微笑,礼貌的让她坐下,然而,他的微笑却招来了很多人的不满,除了马小爱以外,还有女儿阎夜馨和孟佳佳,三人齐声的冷哼一声,顿时让他尴尬不已,脸上的笑容都变得扭曲。

    “真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女儿,就刘萌萌这幅穷酸模样,想嫁给我儿子,简直就是做梦,从新投胎一百次,倒贴给我儿子,我们都不要,我劝你们还是死了这条嫁入豪门的心吧,我们阎家认定的儿媳妇只有一个,那就是佳佳,除了佳佳以外,其他的女人在我眼里都是恬不知耻的小三,有多远给我滚多远,小心我拿出孙悟空的金箍棒,一下子把你们打回原形,妖孽就是妖孽,上不了台面的。”

    和阎振良一样尴尬的人还有邢慧母女,可她们还没从几人的冷哼中缓过劲时,马小爱那张犹如机关枪一样的小嘴便开腔了,该说的、不该说,噼里啪啦的都一股脑的倒了出来,快的连阎夜霆都来不及阻止她,顿时让邢慧母女俩一阵目瞪口呆,惊讶之色无溢于言表。

    听了马小爱的这一翻话,屋内除了惊讶诧异的邢慧刘萌萌以外,有人欢喜有人愁,欢喜的当然是孟佳佳和阎夜馨,发愁的却是阎振良和阎夜霆父子。看到儿子一头黑线后,阎振良很想自己会地遁术,立刻消失在这个包厢里,那样就不用再面对这对让人头疼的女子,他再一次认为这两人上一辈子一定是结下了深仇大恨,所以这一生才会成为母子,一对让人头疼不已的冤家母子。

    “妈!”

    阎夜霆一声恼怒的大吼,立马打断了三人的欢喜情绪,阎夜馨和孟佳佳顿时止住脸上的笑容,吞了吞自己的口水,惧色的看着阎夜霆,不敢再做出任何放肆的举动。然而作为天不怕地不怕的马小爱来说,她才不怕自己儿子呢,顶着阎夜霆的怒火直上,再次出口呛声,语言更是比之前更加犀利。

    “你叫妈也没用,该说的我一样都会说,刘萌萌这样倒贴上来的女生,在我们家多的数不胜数,你要真一个个都娶回家,你娶的过来吗?你在看看这个刘萌萌,全身上下没有一个让人看的顺眼的地方,整个就是个土不拉几的小屁孩,要胸没胸,要脸没脸,你要找好歹也找个能看的吧,找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带出去就不怕别人笑掉大牙吗?你不要脸,我们阎家还要脸呢!”

    马小爱一口气说后,豪爽的端起桌上的茶杯一饮而尽,这才觉得解渴,连续说了这么长的两段话,还真费了她不少的口水。

    看着马小爱那副天不怕地不怕的雄赳赳、气昂昂模样,阎振良仿佛再刷新了对自己老婆的认知,呆愣的看着自己老婆,对她佩服的五体投地,崇拜之情简直是难以形容,恨不得立马向她竖起大拇指,可介于儿子冰冷的气息越来越强大,简直就是要冻死人的节奏,他还是打消了一个想法,小心的打量着母子两人,以防他们掐起来。

    “妈!”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女儿,你看不上我们家萌萌,我们还看不上你这个婆婆呢!长得人模狗样的,内心却是个猪狗不如的畜生,我们才不稀罕嫁给你们这种表面道貌岸然的清高家庭,谁知道你们背后干了多少龌龊事情,说不定你们坏事干多了,晚上连个安稳觉都睡不好,所以才大白天出来到处喷粪,嘴巴臭的简直比茅坑里的屎壳郎还臭。”

    阎夜霆的一声妈可真是叫的震耳欲聋,吓的马小爱都缩了缩脖子,老实的闭上了嘴巴,可她的话却早已激怒了进屋就憋着怒火的邢慧。

    正所谓冲动上脑,神仙也拦不住,就跟男人总是认为老婆是别人家的好一个道理,女人却总是认为自己家的孩子比别人家的好,就算自己的孩子再怎么不好,自己可以打可以骂,而别人却说不得骂不得,邢慧同样也是如此,刘萌萌就算再怎么不济,可在她眼中永远都是自己的宝贝疙瘩,她绝不可能任由别人这么践踏自己的女儿。

    怒火一旦被激起,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即使阎夜霆的气势强大的足已让邢慧害怕,可作为一个爱自己孩子的母亲,她还是勇敢的站起来反驳着马小爱的话,语言同样也是毫不吝啬,大有与马小爱一战到底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