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28章 离婚

作品:萌妻倒嫁

    听完岳母的一番话后,阎夜霆第一次觉得有人比自己老妈厉害,可他却更加头痛不已,他这哪是结婚呀,纯粹就是自找麻烦,连自己的老妈都受不了,更加无福消受这比老妈还厉害的岳母。

    “你…你…”

    听到邢慧那滔滔不绝的嘲讽辱骂声,马小爱立马气愤的站了起来,激动的用手指着她,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你什么你,给你点颜色就想开染坊,要不是看在你阎夜霆她的份上,我早就给你两巴掌了,直接把你这个神经病拍晕,不要大白天出来吓人。”

    马小爱活这么久以来,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指着鼻子骂,心中的怒火那个旺盛呀!可还没等她组织好反驳的语言呢,邢慧便狠厉的打断了她的话,气的她整个人都发抖起来,顿时都有了要掀桌子冲动。

    马小爱是个急脾气的人,怒火一上来,什么事都干的出来,被邢慧这么一番冷嘲热讽,立马撸着袖子做出一副要干架的模样,可奈何她们中间隔着一个大圆桌,所以她上手就要掀了桌子。还好坐在一旁的阎振良手疾的阻止了她的举动,束缚住她的双手,急忙安抚的说到:“老婆,冷静!冷静!”

    “阎振良,你给我撒手,没看到你老婆被欺负嘛!你放开我,我今天一定要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不然,都还以为我马小爱好欺负呢!你……”

    马小爱被阎振良阻止后,不停的在他怀里挣扎,嘴里更是不依不饶的大放厥词,场面顿时混乱不堪。看到这样的情形,阎夜馨和孟佳佳再次见识到马小爱彪悍的一面,两人赶紧起身走到离她远一点的距离,生怕被她的怒火波及,到时伤及无辜就不好了。

    “闹够了吗?都给我安静一会儿。”

    随着阎夜霆的一声怒吼,整个包厢里都回荡着他怒气难的平声音,屋子里顿时安静下来,众人都愣愣的看着他,忘记了所有反应。

    “刘萌萌你给我起来,这样的家庭不嫁也罢,起来跟妈走,你妈就是饿死都不会把你嫁到这种丑恶的家庭里。”

    屋子里是安静下来了,然而,阎夜霆还来不及享受这片刻的安宁,邢慧的声音便再次响起,而她这次的话却是对身旁的刘萌萌说的,说完更是不顾众人的诧异,强硬的拉起还在呆愣中女儿,连拖带拽的拉着她走出了包厢。

    “有种你别走呀!有本事留下跟我单挑,我今天非得打的你满地找牙不可。”

    看着邢慧拽着刘萌萌离开,马小爱恨得牙痒痒,挣扎着就要冲上和邢慧较量一番,奈何有个阎振良死死的抱住她,让她怎么也无法脱身。

    “妈,你真是我的亲妈呀!”

    邢慧拖着刘萌萌走了,阎夜霆再看看自己老妈的样子,心里的怒火从来没有这么旺盛过,无可奈何的冲马小爱大喊一声后,急忙往屋外追去。

    阎夜霆的这一声大喊,顿时喝住了疯狂挣扎的马小爱,让她停下了所有动作,愣愣的看着他向屋外追去。

    阎夜霆走后,屋里终于彻底安静了下来,过了好几秒后,马小爱这才从呆愣中回过神来,难以置信的看着抱着自己的阎振良,傻傻的问出了这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老公,他刚才是不是冲着我吼了?”

    “没错妈,哥刚才就是为了那对母女凶了你,而且他还帮她们说话了呢!”

    阎振良有些不忍心告诉马小爱这个事实,可阎夜馨却是唯恐天下不乱一般,替他回答的了这个问题,并且还在这件事上加了把火,直接是想把马小爱气晕的节奏。

    “馨儿,你是嫌你妈没气够吗?”

    听到女儿的快嘴,阎振良狠瞪了阎夜馨一眼,出声训斥着她。可阎夜馨却丝毫不介意自家老妈更加生气,更不理会老爸的呵斥,俏皮的冲他吐了吐舌头,悠闲的坐了下来,心情十分不错。

    相较于阎夜馨的隔岸观火,孟佳佳倒是热情了很多,急忙走到马小爱身边,伸手扶着她的身子,轻声细语的安慰到:“阿姨,你不要生霆哥哥的气啦!霆哥哥只是被那对母女暂时蒙蔽了双眼而已,等他看清了刘萌萌的真面目,他肯定不是回来给阿姨赔不是的,您就别太生气啦!”

    孟佳佳这番安慰的话里,无不透露出对阎夜霆的包庇之意,更是把所有过错都推到刘萌萌母女身上,这不但让马小爱更加恼火,再加上之前阎夜馨的话,所以马小爱很自然的这一切的罪过都加注到了刘萌萌身上,让她彻底成了冤大头。

    “阎振良,你儿子合伙外人这么欺负我,你就不管吗?你今天必须给我报了这个仇,不然我跟你没完。”

    一场好好的见面礼,让马小爱闹的跟战场一样,听了邢慧的讽刺,阎振良本就窝火,可毕竟是自己老婆先挑起的事端,他只好忍着,可马小爱到现在都还不知悔改,还有理来质问自己,作为一个大男人阎振良也是有脾气的,只是唯独对马小爱一个没脾气,可今天这事他也很生气,顿时没忍住冲她吼了起来。

    “好了,你还嫌闹的不够吗?难道要我也走了,你才甘心吗?”

    阎振良平时对马小爱几乎就是百依百顺,阎夜馨有记忆以来,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有男子气概的吼自家老妈,顿时愣住,心里激动的恨不得给他鼓掌。

    阎振良现在的气势何止是阎夜馨没见过的,就连马小爱自己都很少见,就更别提孟佳佳这个外人了。一阵呆愣后,马小爱立马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嘴巴一憋,呜呜的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抱怨着,列举出阎振良的条条罪状。

    “好你个阎振良,你竟然敢凶我,你忘了结婚时自己的承诺了吗?可怜我十八岁就被你骗回了家,十九岁就为你生下了儿子,你现在儿子女儿都有了,立刻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是吧?这样的日子是没法过了,我要跟你离婚,现在就离婚。”

    “对不起老婆,我不该凶你的,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保证不会有一次了。”

    马小爱这一哭,阎振良立刻就心疼的要死,在听听她所说的这一番话,顿时没有了刚才的气焰,恨不得立马跪下认错。

    阎振良和马小爱之前的地位差距,很是明显马小爱比阎振良高出许多,他只有乖乖听之任之的份,根本没有说话的权利。而这些在阎振良心里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爱这个女人,他愿意成服在她之下,然而,他最害怕的也就是马小爱说离婚,更怕她伤心难过,那样简直比杀了他都让他难受。

    “我才不要原谅你呢,我的命好苦呀,怎么就嫁给了你这个负心汉呢,我好想念哥哥呀!”

    “老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要怎么样才肯原谅我?只要你说的,我什么都答应你。”

    听到阎振良这么说,马小爱嘴角很快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焦点,带着点奸计得逞的笑意,可她却装作一脸无辜,有些不敢相信的问到:“真的吗?你不哄我?”

    终于见到老婆松口,不在说离婚的事情,阎振良想都没想就斩钉截铁的回到:“真的,我绝不骗你。”

    “好,这是你说的,到时我提出条件你可别反悔哦!馨儿和佳佳都可以作证哦!”

    有了阎振良的这番保证,马小爱立刻喜笑颜开,没有了之前的丝毫可怜哭泣模样,欢快的请求屋里的另外两人作证。

    看到马小爱脸上的灿烂笑容,阎振良这才意识到自己被老婆给坑了,可话已经说出去了,自己又怎么好收回来呢,更何况马小爱还有认证,他只能期望老婆大人不要给他出什么难题。

    “说吧,你有什么要求,只能我能办到的绝不反悔。”

    “其实我的条件很简单,我要你把粮氏集团的所有股份转到我的名下,我要做公司的名字董事长。”

    阎振良还真没想到马小爱会有这样的要求,看着她没有马上回答,不是他舍不得公司股份,而是他不知道马小爱的意图何在,至于公司的股份在谁的名下,他一点都不在乎,只要是马小爱想要的,就算是把自己所有资产都给她,他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不就是公司股份嘛,就算你让我把所有资产都转到你名下都没问题。”

    马小爱之前一直都不管公司的事情的,怎么突然想到要公司的股份呢?阎振良实在想不通,思索了再一会儿,便答应了她的要求。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就赶快吃饭,吃完饭我们就去律师事务所把这事办了。”

    得到自己想的后,马小爱立马变回以前的样子,吵着要吃饭。

    “这么着急?”

    “早办早轻松嘛!老公,你快点去让他们上菜,我都快饿死啦!”

    见阎振良露出怀疑之色,马小爱立刻推搡着让他出去叫人上菜,生怕他猜到自己的意图。

    阎振良走后,孟佳佳和阎夜馨立刻好奇的凑到马小爱身边,问她为什么要公司的股份,最后都被她用秘密两字给打发了。

    这场没了邢慧母女的饭局,马小爱吃的是相当的惬意欢喜,用完午饭后,还真和阎振良去了律师事务所,办了股份转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