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30章 最佳损友

作品:萌妻倒嫁

    阎夜霆给林毅打完电话后不久,他便风风火火的赶来了拳馆,连拳服都来不及换,便急忙闯进阎夜霆特定练习拳室,看到他无聊的打着沙袋,心里松了一口气,估计这家伙又被他老妈给搓火了,跑他这里发泄来的,可惜他今天还真不打算陪他打。

    看到阎夜霆后,林毅便放慢了脚步,不急不躁的走到他身边,躲过因他的猛烈捶打撞过来的沙袋,一副看好戏的姿态问到:“呦!这是谁又惹您老生气啦,看来还气的不轻。”

    停下捶打沙袋的动作,阎夜霆看了看林毅那张与他气质完全的不相符的刚毅俊脸,优雅的摘下拳套,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直接命令的说到:“换衣服陪我打一场。”

    “哥们,你还是找别人陪你打吧!今个还真的不行,我一会儿要去相亲,还指望能拐个漂亮衣服回家呢,要是和你打了,那还不得鼻青脸肿,到时那个美女还看得上我。”

    阎夜霆放下拳套,走到休息区坐下,听到林毅这么说,依旧是一脸的冰冷,拿起旁边的毛巾擦着脸上的汗水,不屑的开口说到:“就你还去相亲,就你那一大票的女友,随便拉一个绝对立马愿意跟你结婚,你还费什么劲相亲,今天你是陪打也得打,不陪我打也得打。”

    “呦!大哥,不带你这样坑人的,我相亲怎么啦?那说明我想结婚,至于那些所谓的女朋友,在我眼里顶多就是算是个寂寞伴侣,都当不得真,都不知道被多少个男人睡过了,我才不会娶那种不干净的女人做老婆呢,我的老婆必须是干干净净。”

    对于林毅的这番话,阎夜霆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敢认同。对于他前面的那些谬论,他是绝对不认同的,既然不喜欢为什么还要在一起,甚至做最亲密的事,在他眼里,除非是自己喜欢的,不然他是绝对不会碰一下的。这就好像是一种心里洁癖一样,因此,阎夜霆至今为止还是个干净的处男,对自己不喜欢的女人更毫无兴趣。

    “我劝你还是别把希望放在相亲上,想找处女做老婆,你还是去未成年少女吧!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立马去换衣服出来跟我打,一个是你现在就让我打,你选一个吧!”

    在如今这个极速发展的21世纪的社会里,阎夜霆这个三十岁的处男已经是个奇葩了,那也仅仅是因为他洁身自好。然而,社会的现状却早已腐烂不堪,每个人都在享受着快餐式的爱情,同时也在享受**的交欢,要想找个干净的处女结婚,那是很难的,就算是个处女,你还得担心是不是二手的,因为有一种医学技术叫做处女膜修补,所以阎夜霆给了林毅一个很好的建议。

    “我(#′)靠!你还有没有人性,竟然让我去拐带未成年少女,我有那么丧心病狂吗我?……”

    听到阎夜霆的建议,林毅一脸吞苍蝇表情,真不敢相信沉默寡言的他能说出这种话来,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惊讶的都快不认识他了一样。

    “你要是不介意我现在打你,那也可以,开始吧!”

    阎夜霆丝毫没把林毅的吃惊放在眼里,从容的拿起刚刚摘下来的拳套带上,做好准备便向他打了过去,林毅急忙闪开他的攻击,这才真正着急起来。

    “我了个去,你竟然来真的呀!不带你这样玩的……”

    林毅抱怨的话还没说完呢,阎夜霆结实的拳头再次向他扫了过来,急忙伸手抓住他的拳头,讨饶的说到:“大哥,你就饶了我吧,我今天真得去相亲,是家里安排的,不得不去,改天还不行吗,到时一定陪你打个痛快。”

    林毅说话间,阎夜霆又是一阵飞快出拳,他一边说着一边闪躲,可毕竟还是有些分心,一个不留神便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阎夜霆快速出拳,一拳打在林毅那张喋喋不休的嘴角上,痛的他立刻龇牙咧嘴,整个人也被搓起了火。

    “我(#′)靠!你来真的,那我就奉陪到底,看看我们今天谁打谁。”

    打到林毅嘴角后,阎夜霆便停下了攻击,看着他恼羞成怒的样子,摆出一副你活该的表情,使得林毅更加恼火,直接粗鲁的脱掉自己的外套扔在地上,接着就向他去了过来,很快两人便扭打开来,谁也毫不相让。

    一阵激烈的对战之后,两人都累的筋疲力尽,阎夜霆得到了彻底的发泄,随意的瘫软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与他相比,林毅明显狼狈了许多,虚弱无力的摊在地上,身上的衣服早已汗湿贴在身上,汗如雨下粗犷的喘着大气,刚毅的脸上有着不少的青紫,显然被虐的很惨,而阎夜霆那张冷硬的脸庞却依旧如无其事,保持着一贯的冷冽,整个人除了累了一些再无其他。

    在地上躺了一会儿后,阎夜霆调整好呼吸的平率,漫不经心的问到:“能告诉我恋爱是什么感觉吗?”

    听到这个问题,还在疲惫中的林毅猛然咳了起来,过了好久才停下,讽刺意味十足的开口说到:“呦!我们阎大少竟然想知道恋爱是什么感觉了,是不是思春啦,也想找个女人发泄发泄?”

    “去死!”

    听到林毅调侃的讽刺态度,阎夜霆立马从地上爬了起来,直接无情的奉送他两个字,然后走到休息区坐下,用毛巾擦着脸上的汗水。

    对于阎夜霆这般恶略态度,林毅倒是丝毫不介意,依旧躺在地上休息,更是不怕死的继续调侃到:“也难怪你会思春想女人,你都三十岁啦,在不在想想,估计以后想要想都没机会了,毕竟男人在这方面憋久了会出问题,折寿这是必须的,说不定还能变弯,或者直接成太监了也说不一定呢!”

    “要死我送你一程。”

    又听到林毅一番不要命的调侃,这回阎夜霆丝毫没有手软,直接拿起休息椅上的矿泉水,狠狠地超他那已经惨不忍睹脸上砸去,想着最好把这家伙给砸晕。

    “我(#′)靠,阎夜霆,你谋杀亲夫啊!我呸,我才不和你这种冷酷无情的人搞基呢,我还是喜欢我的美女们。”

    林毅猛的一头从地上拾了起来,躲开了阎夜霆的攻击,一脸气愤的大声着,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语病,又连忙解释一番,一副生怕他误会,真的跟自己搞基,毕竟阎夜霆这么多年都没有过女人,说不一定还真有这个取向,那他可就危险啦!

    “我看你是嫌自己命太长了吧!我不介意现在就送你去地狱走一遭。”

    看到林毅那怀疑的打量眼神,阎夜霆阴森恐怖的声音缓慢的从嗓中发出,全身的气息更无一不透露着他很生气这个讯息。

    “别,哥们,我一点都不嫌命长,算我怕了你行不,咱君子动口不动手,我就只是说说而已。”

    感觉到阎夜霆浑身冰冷的气势加大,还有他那恨不得吃了自己的凶狠眼神,林毅赶快向身后推开两步,尽量与他保持着安全距离,无可奈何的松口求饶。对于阎夜霆这个朋友,他还是很了解的自己要是在继续逗下去,还真不保准自己会不会死在他手里,为了小命着想,面子尊严什么的都不是事儿。

    阎夜霆瞪了林毅一眼后,冰冷的转身向练习外走去,丝毫不想搭理林毅这个神经病。

    “哥们别走呀!我还没告诉你恋爱是什么感觉呢?”

    看到阎夜霆要走,林毅也顾不上什么安全距离了,抬脚三两步追上他的脚步,右手随意的搭在他的肩上,与他并肩走着。

    “恋爱的感觉啊!就像是吸毒一样,有了第一次,就绝对想有第二次,看到对方后,会忍不住想要亲近对方,想要…”

    两人往外走着,阎夜霆看了看林毅放在自己肩上的手臂,一脸嫌弃的甩开,让他的话立刻停了下来,收回自己的手臂,不屑的说到:“你这人真无趣,难怪到现在都还是处男,我要是女人,也绝对不喜欢你。”

    说完这话,林毅冷哼一声,抢在阎夜霆前面走进更衣室,把他远远甩在后面。

    看到林毅走进更衣室的身影,阎夜霆自觉的放慢了脚步,心中悄然思索着他刚才所说的话,刘萌萌的身影很快便飘进他的脑海里,怎么也挥之不去。

    许久之后,阎夜霆总算是赶走了脑中刘萌萌的身影,正要进更衣室呢,林毅便换好衣服,神清气爽的走了出来,整个人都焕然一新,只是那张脸过于精彩了一点。

    “大哥,拜你所赐,兄弟我今天的相亲算是泡汤啦!现在我只能以这幅尊容去见我的美女了,你就等着晚上赔偿我的损失吧!”

    对于林毅的这般威胁,阎夜霆置若罔闻的走进更衣室,丝毫不给予理睬。

    林毅这次是真的赶时间去相亲,便没在和他多说,直接转身离开了拳馆。

    更衣室里,阎夜霆一身**的站在花洒下面,黄金比例的身材,腰间的六块腹肌在花洒的冲洗下若隐若现,虽然他现在还不确定自己对刘萌萌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至少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他不仅不讨厌她,甚至还有点喜欢这个小女生,与其跟一个不喜欢的女人结婚度过余生,还不如继续和刘萌萌的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