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32章 倒霉的一天

作品:萌妻倒嫁

    邢慧摔在地上后,四肢痛的都来麻木了,好不容易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边想讨好马小爱的人便开始起哄,各种说辞都有,辱骂暗损,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

    邢慧爬起来后,看着众人对马小爱的维护,对自己的贬损,甚至就连刘萌萌这个不知情的人都不放过,屈辱顿时抚上心头,怒瞪众人一眼,转身大步向店外走去,甚至连自己买的菜都懒得捡,她和马小爱的仇算是彻底结下了,她想她一生都不会忘记今天所受的屈辱。

    看到邢慧走后,一个三十左右的女人向马小爱她们走了过来,一脸热情讨好的跟她们打招呼。

    “阎夫人好,那种女人我也很不喜欢,要不要我去修理她一番,给您出出气?”

    其实这个女人一开始就认出了马小爱,毕竟她是粮氏的员工,怎么会不认识自己的老板娘呢。洪秋萍在粮氏是一个小小的财务出纳,工作了七八年却没有一点变化,三十多岁了,还依旧是个小员工,这她怎么会甘心呢,在这里见到老板娘,当然不会放过一个机会,极力的想要巴结她。

    “对不起,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不喜欢假手于人,再说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凭什么要帮我,馨儿,佳佳,我们走。”

    洪秋萍的讨好奉承,马小爱却丝毫不买账,虽然她刚才有看到是洪秋萍暗自出腿绊到邢慧的,但她本能的不喜欢这种溜须拍马的小人。一改之前的玩闹态度,丝毫不给面子驳回她的话,然后看都不看她一眼,叫着孟佳佳她们一起离开了冰淇淋店。

    对于马小爱的轻视,洪秋萍不觉得丝毫丢脸,依旧挂着笑脸看着她们离开,心里却想着,只要自己搭上马小爱这条线,升职加薪是完全有可能的,更重要的是可以通过她认识一些上流社会的成功男士,到时自己飞黄腾达也只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现在这点轻视根本就不算什么。

    邢慧带着屈辱狼狈回到家里,刘萌萌依旧还在睡觉,根本就不会注意到自己老妈的变化。看了一眼刘萌萌紧闭的房门,邢慧很想一脚踹开,把她拉起来大骂一顿,要不是她招惹上阎夜霆,自己今天也不会受到如此屈辱。

    “刘萌萌…”

    脑中这样想着,邢慧也的确这样做了,可当她踹开刘萌萌的房门后,看到她那张熟睡的安静小脸,整个心里立刻就软了下来,想要拿她出气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大叔,你好帅哦!”

    刘萌萌睡的很沉,邢慧踹门的巨大声音并没有影响她的好梦,侧过身体,露出一脸的娇羞表情,随后梦中的呓语从嘴中飘出,清晰的落在邢慧的耳朵里。

    刘萌萌说完梦话后,呵呵的傻笑了两声,接着沉稳的睡着。

    看着眼前熟睡的女儿,邢慧感觉到一股深深的无力,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刘萌萌的梦话了,可每次的内容都离不开一个人,那就是她口中的大叔,现实中的阎夜霆,她这是有多喜欢他呀,所以每次做梦才会梦到他?

    刘萌萌对阎夜霆这种几乎疯狂的感情,让邢慧难以理解,更无法认同,可她却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那就是她的女儿彻底被阎夜霆迷住,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虽然他们之间目前还没有爱情,可刘萌萌爱上阎夜霆只是早晚的事,可阎夜霆会不会爱上她,这是邢慧无法预料的事,她也没有信心阎夜霆会爱自己的女儿。

    无奈的看了看刘萌萌眼,邢慧颓废的走出她的房间,关上了房门,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床边看着床头柜上的一家三口照片中男子,迷茫的出声问到:“老公,我该怎么办?我该拿我们的女儿怎么办?”

    照片中的男子正是刘萌萌的爸刘勇,他已经去世了十年之久,而邢慧这十年来都是独自一个人拉扯着刘萌萌长大。正因为她们家庭的原因,邢慧才会这么要强,更养成了现在的这种性格,她只是不想被别人同情,更不想自己的女儿受到别人异样眼光,不想她受到一丝委屈,这难道有错吗?

    邢慧的提问没有得到任何回答,松懈的倒在床上,无神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脑子没有一刻闲暇,想着最近发生的一切,尤其是刘萌萌和阎夜霆结婚的事,突然的打的她措手不及,让她还来不及准备好一切,却不得不面对女儿即将嫁人的事实。

    不可否认阎夜霆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更是做女婿的最佳人选,可他真的能包容刘萌萌的一切缺点吗?他真的可以爱上刘萌萌吗?两人又真的能否互相扶持的相度一生吗?他不会背叛女儿?

    对于阎夜霆这个女婿,邢慧有些太多的不确定,而唯一确定就是他不缺权势,更不缺女人。今天他们在饭店遇到的那个高贵端庄的女人,虽然极力掩饰自己对阎夜霆的心思,可敏感是女人的天性,她的那点心思邢慧又怎么会察觉不到呢,而他们之间真的就如表面上那样平淡如水吗?

    想到这些,邢慧无论如何都无法放心把女儿交给阎夜霆,可想到他看女儿的异样眼神,还有对女儿的特别对待,坚决的心一点一点松懈,也许他会爱上自己的女儿也说不一定。

    既然刘萌萌已经认定了他,并且他们也已经领了结婚证,自己何不放手一搏,赌阎夜霆会爱上自己的女儿。只要自己赌赢了,不仅女儿可以得到幸福,还可以挫挫马小爱的嚣张气焰,到时自己只要有阎夜霆这个王牌在手,害怕马小爱不像自己低头吗?

    邢慧像是突然醒悟一般,精神抖擞的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可没过两秒钟后,她又立刻蔫了下来,像个谢了气的皮球,一张脸皱巴的很难看,心里默默的唾弃着自己。

    邢慧觉得自己一定是被马小爱气晕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想法,这完全就是拿女儿的一生在赌嘛,如果阎夜霆没有爱上刘萌萌,两人最终还是离婚,到时刘萌萌又该怎么办。以自己对女儿的了解,她肯定会爱上阎夜霆,而她真的能接受阎夜霆不爱她的事实吗?

    想到这些邢慧很快打消之前放手一搏的想法,可她却不甘心,不甘心放弃这次可以打压马小爱的机会,更不甘心让刘萌萌错过阎夜霆这个优秀男人。

    再次把目光放到照片中的男人身上,邢慧无声的向他寻求着答案,可是始终还是没有人回答她。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后,邢慧起身向屋外走去,这时她的电话响了起来,拿起电话一看,竟然是自己那个所谓的闺蜜的打来的,而她的这个闺蜜正是汤明阳他妈,自从刘萌萌的爸爸去世以后,她就彻底认清了这个闺蜜的嘴脸,这些年来,两人一直都保持疏远的关系,她给自己打电话干什么?

    邢慧很不想搭理这个嫌贫爱富的闺蜜,她们家落寞以后,这个闺蜜没少奚落她,后来更是不给自己好脸色看,更看不起刘萌萌这个女儿。

    电话一直在响着,邢慧不情愿的接了起来,不冷不热的问到:“你打电话有事吗?”

    “邢慧,我们明人也就不说暗话,我就直说了,我儿子还有两个星期就回来了,我们家已经为他安排好结婚对象,他们一个月后就会订婚,我就是想提醒你一下,管好你的女儿,不要让刘萌萌坏了我们家明阳的好事。”

    邢慧心里冷笑一声,感情李玲打电话来,是向自己示威的,她看不上我女儿,我还看不上她儿子呢。就汤明阳那小子,白送给我们家都不想要呢,谁稀罕呀!

    “什么我们家萌萌坏你们家儿子好事,谁坏谁好事还说不一定呢,我可告诉你,就你那儿子,我们家萌萌还真不稀罕,我们家萌萌就要跟粮城首富阎夜霆结婚了,告诉你儿子不要再来我们家,我们不欢迎外人,我们家萌萌更不会喜欢他。”

    “跟阎夜霆结婚?就刘萌萌那样的,估计给人家提鞋都不配,你就吹牛吧!我才不相信呢!”

    邢慧和自己斗气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李玲又怎么会相信她的无稽之谈,不仅不相信,还借机损了刘萌萌一番。

    “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等他们结婚时,我会给你发请柬的,到时你别吓的不敢来。”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就拭目以待等着你的请柬,别忘了一个月后的同学会,到时我可要所有同学给我作证哦!”

    李玲和邢慧是从小到大的朋友,更是同学,可从邢慧结婚以后,两人的关系就变了,直到现在就只剩下互损斗气,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了,与仇人没有两样。

    说到同学会,邢慧愣了一下,可大话已经说了出去,现在再推脱岂不让李玲笑死, 她才不要被她耻笑呢!

    “去就去,谁怕谁呀!我们到时就拭目以待吧!我一定去亮瞎的双眼。”

    邢慧说完后利索的挂上电话,今天真是背到家了,刚被马小爱给羞辱了,又被所谓的假闺蜜给挑衅了,在不找回气场,还真以为她邢慧好欺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