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35章 公主抱

作品:萌妻倒嫁

    两人坐在车里,阎夜霆冷脸看着刘萌萌痛苦模样,有些后悔让她吃了蛋糕。担忧的发动车子打算开走,可刘萌萌的突然变红的脸庞,却让他无法安心下来,停下开车的动作,有些心疼的问到:“脸怎么那么红,发烧了吗?”

    “我没有发烧啊!就是肚子好饱,还有身上好痒啊,大叔,你帮我挠挠后背,我自己抓不到。”

    上车以后,刘萌萌就觉得身体不太对劲,全身都痒的让她坐立不安,可碍于阎夜霆在车里,所以才一直忍着,可现在她再也忍不住,只好不顾形象挠了起来,不一会儿整个人就像个煮熟的虾米一样,全身都透着红光。

    刘萌萌说着便着急难耐的背过身子,指望阎夜霆给她挠背,可阎夜霆只是不解的看着她,丝毫没有动作。

    “大叔,真的好痒,你快帮帮我挠挠啊!痒死我啦!”

    刘萌萌一边着急的催着阎夜霆,一边不停的挠着自己胳膊和脖颈,甚至就连脸上也痒了起来,痒的她恨不得把自己全身都挠破。

    “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会突然痒起来。”

    意识到刘萌萌有些不对劲,阎夜霆顾不上其他,立马把她掰向自己,这才看清楚她脸上的状况。脸上不仅红的吓人,而且还起了一块一块的小疙瘩,脖子、胳膊、手上到处都是,立马让阎夜霆一阵心惊,赶紧抓住刘萌萌想继续抓挠的双手。

    “大叔,你抓着我干什么,我真的好痒。”

    刘萌萌现在什么都顾不上,只知道自己身上很痒,想疯狂的去挠抓。

    “别挠了,你看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我们立刻去医院。”

    看到刘萌萌那张已经起满小疙瘩的大红脸,阎夜霆不敢再耽搁,立刻发动车子往医院的方向开去,可刘萌萌却一点都不老实,不仅继续挠着身体,还乱动的在车上蹭来蹭去,弄的他更加着急。

    尽量把车子开到最快的速度,可在这繁华的市区大道上太过拥挤,开了十多分钟都还没能到达医院。而刘萌萌的情况却更加严重起来,整张脸都不能看了,就像长满青春痘一样,身上也没好到哪里,可她自己还在继续挠,经她的光滑皮肤立刻就起满小疙瘩,密密麻麻的看着就让人头皮发麻。

    遇到红灯,阎夜霆急忙把车子停下,侧头一看才发现刘萌萌已经把自己t恤撩起来,拼命的挠着自己肚皮。而她的肚子上早已起满了小疙瘩,大片连在一起,看起来甚是吓人,就像是被大火烧伤后的伤疤一样,扭曲难堪。

    “好了,别再挠了。”

    阎夜霆恼火大声呵斥着刘萌萌,腾出一只手抓住她的双手,不让她在继续挠伤自己,双眼喷火一样看着她,气她的不听话。

    “大叔…我…我痒…真的好痒…”

    被阎夜霆一吼,刘萌萌顿时觉得委屈起来,眼泪吧啦吧啦的往下流,身上更是痒的难耐,可手却被他抓着,只好用哭泣来宣泄自己的委屈。

    “再忍一下,很快就能到医院了,忍一下就好。”

    看着刘萌萌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阎夜霆满身的怒火顿时消散不见,放缓声音别扭的安慰着她,却依旧紧紧的禁锢住她双手,以防她再抓挠自己的皮肤。

    “大叔……呜呜……”

    刘萌萌的哭诉立刻又引起阎夜霆的一阵心疼,一只手抓住她的双手,另一只手着急的打着方向盘启动车子,顾不上还亮着的红灯,一踩油门便冲了出去。

    “大叔…”

    刘萌萌还挂着泪珠的双眼,看到阎夜霆闯红灯的举动,瞪大了双眼,眼看就要撞上前面的车子,忘记哭泣急忙叫着他。可阎夜霆却没有丝毫要停车的意思,反而加快了车速,吓的刘萌萌立刻紧紧的闭上双眼,不敢看撞车的那一幕。

    一阵车喇叭声后,耳边没有如期的传来碰撞声,更没有想象中的疼痛,刘萌萌难以置信的睁开双眼,这才发现他们已经过了刚才的十字路口,平稳的行驶在大道上。

    “大叔,你吓死我了,呜呜…”

    想到刚才那惊险的一幕,刘萌萌刚刚忘记的眼泪立刻又涌现了出来,直接变成了嚎啕大哭,彻底忽略了身上奇痒难耐。

    本就因为刘萌萌的突发状况烦躁的阎夜霆,再听到她的大哭后情绪更加浮躁不安,可又不忍心训斥她,只好任由她哭着,自己则是不知不觉加快了车速,更加疯狂的往医院开去。

    车子在马路上一阵飞奔之后,阎夜霆很快的车子停在一家医院门前,下车便抱起刘萌萌往医院里面走,丝毫不嫌弃她现在的难看模样。

    刘萌萌坐在车里忘我的哭着,突然感觉身体一空,然后整个人都被阎夜霆抱在怀里,心跳立刻加速,就像马上要跳出心脏一样。

    手悄悄的按住自己不稳的心跳,刘萌萌乖巧的窝在阎夜霆的怀里,偷偷的打量着他冷硬的脸庞,从他脸上看到一丝担忧的情绪后,心里莫名的慌张起来,带着一点庆幸、一点开心,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喜悦慢慢在心里漾开。

    “大叔…”

    “再忍一下,马上就到。”

    软儒的声音里带着浓重的鼻音,顿时激起阎夜霆心里的一阵荡漾,仿佛轻柔的羽毛划过心房一样,带着一点刺痛,一点心颤,荡漾不已。

    “嗯!”

    软儒的嗓音再次响起,一种异样的情愫两人之间化开,让他们彼此更加靠近,柔情似水,蜜意更浓。

    压下心中的颤抖,阎夜霆抱紧怀里的人,加快步伐走进医院。

    来到医院里面,阎夜霆很快把刘萌萌放在救治床上,并叫来了医生给她检查。整个过程中,阎夜霆都陪在刘萌萌身边,牵着她的手一刻也没有松开。

    一番检查之后,确定刘萌萌是食物过敏才引起的皮肤发痒,幸好送来的及时,所以并没有太大问题。医生给刘萌萌打上抗过敏的吊瓶后,退出了病房,而阎夜霆却黑着脸看着病床上的刘萌萌,既心疼又气氛。

    “大叔…对不起…我不该吃蛋糕的,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察觉到阎夜霆的低气压,刘萌萌乖巧的认错道歉,小手慢慢拉上他的手臂,轻轻的摇晃,一张变花的红脸低眉顺耳,浮上一种女孩的羞涩风采。

    “刘萌萌,既然都知道自己会对芒果过敏,那你还吃芒果蛋糕,是想自己找罪受是吧?”

    “大叔,我真的知道错了,你不要生气好不好,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知道阎夜霆是担心自己才生气的,刘萌萌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拉着他的手臂不停的摇晃,撒娇般的向他再次认错,脸上挂起孩童般的灿烂笑容。

    “别笑了,丑死了。”

    轻轻甩开她的小手,拉过一旁的椅子坐到病床旁边,虽然嘴里这么说,但阎夜霆脸上却没有一点嫌弃的表情,心里更不这么想,明明已经丑死了,可他却觉得十分可爱好看。

    “那大叔还是不要看了,我不想大叔讨厌我!”

    被说丑了,刘萌萌本能的侧过头,不想让阎夜霆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负气的嘟着嘴巴。

    阎夜霆没想到刘萌萌这么在乎自己的看法,平时见她大大咧咧的,原来她也有在乎的事情。

    看着她不肯看着的侧脸,阎夜霆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有些过分,可又不好意思道歉,歉疚的把她窝了窝被角,起身走出病房。

    坏大叔!臭大叔,竟然说我丑,我才不丑呢!哼!

    侧过脸后,刘萌萌心里气愤的数落着阎夜霆,很不服气他说自己丑,直到阎夜霆开门离开,她才转过头看着门口,心里泛起一股失望,拉起被子盖到头顶,再次数落阎夜霆的冷漠无情。

    阎夜霆出去打了电话回来,看到刘萌萌把自己蒙在被子里面,嘴里还不停的碎碎念着,无奈的叹息一声,拉开被子露出她的小脑袋,缓声说到:“一会儿打完点滴,你想去哪里住,还回家吗?”

    “大叔是坏人,我现在不想理你。”

    看到阎夜霆回来,刘萌萌心里挺欢喜,可她还是有自己的小脾气的,被自己喜欢的人说丑了,她又沮丧又生气,那点小性子一下子就爆发出来,拽过被阎夜霆拉开的被子,再次盖住自己的头,闷闷的喘着粗气。

    “哎!”

    对于刘萌萌的小脾气,阎夜霆只能叹气,三十年来从未哄过人的他,还真不知道要如何哄女孩开心,只好任由刘萌萌憋在被子里,自己在窗前坐下,看着快要打完的点滴。

    躲在被子里,刘萌萌见阎夜霆迟迟没有声音,偷偷的拉下被子露出双眼,看到他坐在床前看着自己,顿时觉得没那么生气了,彻底把被子拉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呼吸顺畅后,两人沉默的对望着,谁也不先开口说话,气氛宁静又诡异。阎夜霆依旧是千年不变的冷脸,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脸上是变化的,被刘萌萌赤果果的目光打量的很不自在,脸颊有些微微发红。

    然而,刘萌萌之所以这么直愣的看着他,却是因为他那酷似剑圣盖聂的冷硬气质,她正在幻想自己与盖聂大叔的相逢美好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