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40章 牵手

作品:萌妻倒嫁

    知道刘萌萌害怕,阎夜霆主动拉起她的手,坐到马小爱和阎振良对面。

    看着两人坐下后还紧握在一起的双手,孟佳佳气的都快咬牙切齿了,可却畏惧阎夜霆的威严,一个字都不敢说。

    孟佳佳不敢造次胡说,可不代表马小爱也不敢,瞪着两人相握的双手,不满的开口说到:“刘萌萌,你想占我儿子便宜到什么时候,还不赶快的吧把你脏手拿来,是想儿子嫌弃的甩开才甘心吗?”

    经马小爱这麽一天提醒,刘孟萌萌这才意识自己还握着阎夜霆的大手,急忙收回自己的手,抱歉的说到:“对不起,大叔,我不是有意占你便宜的。”

    听到刘萌萌这话,阎夜霆真为她的智商感到着急,明明是自己强拉着她的手好不好,怎麽反倒成了她占自己便宜了,再说他们已经结婚,牵个手怎麽了,她用的着这麽着急解释马吗?

    “什么占便宜,她现在是我老婆,我们牵个手怎麽了,妈,请你注意你的措辞,如果不愿意看可以不看,我们又没请你看。”

    被刘萌萌甩开手,阎夜霆心里顿时燃起一抹不快,有些赌气的再次牵上她的小手,紧紧握在手心里不让她挣开,看着对面的马小爱故意大声说到,仿佛怕别人听不到一样。

    “阎夜霆这是你对待你妈的态度妈吗?你到底是谁不是我儿子,怎麽没有一个地方让我顺心的。”

    “原来这麽想的人不止我一个,原来妈也是这麽想的,爸你确定我不是你跟别的女人生,我怎麽跟妈一点都不像呢!”

    俗话说不是冤家不具头,阎夜霆跟马小爱估计上辈子就是冤家,所以这辈子都是互相来还债的,两人每次好好说不上两句话准掐起来,让阎振良夹在儿子和老婆中间很是为难。

    “小霆,你说的什么花话呀!赶紧跟你妈道歉。”

    话是老妈自己挑起啦来的,他干嘛阎要道歉,阎夜霆才不会给马小爱道歉呢?

    “把你们都叫出来,我是有事情要宣布的……”

    虽然不肯道歉,但阎夜霆也没有揪着不放,正了正神色,严肃认真的说着,刚说到半截却挺停了下来,侧头看着与自己紧握双手的刘萌萌继续说到:“从今天以后我和刘萌萌就是正式的夫妻,她今天住我们家里,明天我市区的公寓打扫干净后,我们就会搬过去住,至于婚礼的事情,我和刘萌萌的妈妈商量好再办,在婚礼以之前我们暂时一起住。”

    “什么?你们要搬出去住?我不同意,我更不同意你们结婚。”

    听了阎夜霆的话后,孟佳佳还没着急呢,马小爱倒是先着急起来,立刻找站出来反对。

    “你反对无效,我已经做了决定,谁也无法阻止,我的婚姻我做主,你们谁也别想插手。”

    马小爱反对的话刚说完呢,阎夜霆立马就否决了她的反对,一锤定音的说着自己的决定。看的刘萌萌和阎夜馨两人小姑娘一愣一愣的,打从心底佩服阎夜霆。

    大叔果然高大贵气上档次,简直是威武爆表,用刘萌萌的话来说,那就是牛气杠杠的,以后一定抱住大叔的大腿不放松,跟着大叔有肉吃。

    在阎夜馨眼里,阎夜霆这番话无疑是男人的真性情,正好重正了他们家男人的雄风。而孟佳佳却没有她这麽激昂了,整个人都蔫了下来,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一下子没了无与刘萌萌打架时的斗志高昂。

    “阎夜霆,我告诉你,我就是不同意你们结婚,更不同意你们一起搬出去住,如果你执意要跟刘萌萌结婚搬出去住,我就当没你这个儿子好了,你也就当没我这个亲妈,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互不来往,更不互不相干。”

    “老婆,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呀!她他是你亲生儿子,难道还能不认你不成。”

    母子俩的大战再次爆发,马小爱再次搬出要跟阎夜霆断绝关系的话来,没吓唬住儿子,倒是吓到她老公。

    “不用你管,他要是执意跟刘萌萌结婚,我现在刘就立马和他断绝关系,你们谁也别阻止。”

    见不得他们母子俩吵架,阎振良急忙站出来打圆场,可两人都丝毫不领情,反倒一起抵对他。

    “这话你都说了好多年,要断赶紧断,光说不练我都听腻了,你要是想断绝关系就断,我无所谓。”

    马小爱的坚持丝毫没让阎夜霆退步,反倒更加猖狂起来,料定老妈做不到和自己断绝关系,所以阎夜霆才这麽说的。

    “你……老公,你看看你的好儿子,他就是这样气他亲亲妈的,是想要气死我好分家产吗?”

    果然,马小爱没敢接阎夜霆的话茬儿,激动的站起来后,又坐到阎振良身边,撒娇的搬出老公这个靠山。

    “小霆啊……”

    “爸,我意已决,你不用再劝我。”

    看到老婆委屈的样子,阎振良看看一脸冷硬的儿子,劝说的话刚到嘴边呢,便被他打了回来,只好无奈的看着自己老婆,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

    “霆哥哥,你说过会娶我的,你怎麽可以说话不算数。”

    看着马小爱夫妇都战败而归,孟佳佳梨花雨般的小脸看着他,说着阎夜霆曾经答应过的婚约,希望可以挽回他的决定。

    “对不起,佳佳,我一直都拿你当妹妹看待,我不能跟你结婚,你还小,以后会遇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的,我下周会去美国出差,我会去跟孟伯父孟伯母说清楚这件事的,你还是忘了我吧!”

    孟佳佳喜欢自己,阎夜霆一直都是知道的,可他除了当她是妹妹以外,真的没有一丝其他感情,这也是他从来回应她的心意的原因,甚至为了让她死心,这些年来自己都一直有意躲着她,可佳佳却一直执迷不悟,到现在都不肯放下。

    至于两人之间的婚约,也都是双方父母一厢情愿的决定,定下婚约时自己他们就答应过自己,如果自己在三十岁之前没结婚,自己在履行和佳佳的婚约,可现在自己并没有违背当初的诺言,和刘萌萌结婚那天自己还没过三十岁生日,算不得悔婚,更没有背弃承诺。阎夜霆相信佳佳的父母是个开明的人,不会因为此事为难自己,至于佳佳对自己的执着,只不过是小女孩的一时情迷罢了,等她真正长大以后,她会明白这根本不是爱情。

    “霆哥哥,你怎麽可以这样对我,我喜欢可了你这麽多年,你却对我这麽残忍,我讨厌你,讨厌你……”

    阎夜霆的决绝让孟佳佳很难接受,泣不成声的大吼了几句,飞快起身向楼上房间跑去。

    “佳佳……”

    看到孟佳佳哭泣的跑去上楼,马小爱追了上去,两人一起消失在客厅。

    看着这感伤的场面,阎夜馨觉得很不适合自己,别有深意的打量了一下哥哥和刘萌萌,慢悠悠的起身跟着上楼。

    “哎!”

    该走的人都走了,阎振良叹了一口气后站了起来,看了看低头默不做声的刘萌萌,最后把目光放到儿子阎夜霆身上,带着叹息的说到:“既然你已经有了决定,就好好和刘萌萌过日子吧!你妈和佳佳那里我会尽量去劝说,至于你孟伯父伯母那里,你最好亲自去好好解释一下,毕竟两家这麽多年的交情,生意上也有来往,如果他们有什么过分的地方,你就多忍忍,他们只有佳佳这麽一个女儿,难免娇惯宠溺,可这都是人之常情,你要理解我们做父母关心子女的心情。”

    “我知道该怎麽做,谢谢爸的教导。”

    阎振良的这番话看似简单,却无不提醒着儿子做人做事的道理,虽然他现在不管公司的事情,可有些事他看的比谁透,儿子再怎么出色,也没有老子的老练通透。

    “公司的事情我不管,但是你妈可是我的心头肉,你以后还是少惹她生气,不然倒霉的只能是我。”

    后面的这些话,阎振良虽然是对阎夜霆说的,但更像是自言自语,说完后他便转身上楼,撇下小夫妻俩人留在客厅之中。

    “大叔,我是不是不被欢迎的人,我让大叔变成不忠不孝的被背信弃义的人了,我……我很抱歉……”

    阎夜霆他们一家人谈话期间,虽然刘萌萌一直都没说话,可他们所说的每一个字她都记在心里了。都是因为她,大叔才会那样顶撞自己的妈妈,才会伤了孟佳佳的心,更违背了两家之间的婚约,都是她不好,大叔都是因为她才会陷入现在的境况,她就不该出现在大叔的生命里,自己就是一个累赘,一个**烦。

    想到这些刘萌萌的眼泪一颗一颗的从眼角落了下来,慢慢打在她紧握的手背上。

    看到刘萌萌把所有错误都拦在自己身上,阎夜霆既欣慰又心疼。欣慰的是她的懂事孝顺,心疼的却是她的眼泪,自己不该在她面前说和爸妈谈这些,害得她又哭了起来。

    “不管你的事的,这都是我自己的决定,爸妈会理解我们的,你不要难过,也不觉得自己有错,把这些都交给我,我会处理好一切的,放心的把自己交给我好吗?”

    温柔的把刘萌萌抱在怀里,说了一段两人认识以来最长的一段话,也是他有生以来说的最动听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