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49章 特别的母女

作品:萌妻倒嫁

    阎夜霆看着被挂断的电话,脸上明显闪烁着不悦,这是邢慧第二次挂断自己的电话,并且两次都说的是同样的事情,打破了这一天的所有平静,眉头紧皱,不悦的情绪加深。

    方源谨慎的站在阎夜霆身边,虽然刚才电话里那人的话自己并没有听清楚,可他还是明显的感受到总裁的变化。看着阎夜霆渐渐暗下来的神色,心中暗叫不好,总裁这是要发火的前兆,不知道哪个倒霉鬼会被烧到,希望不是自己就好。

    “接下来的事情交给副总处理,你准备一下,明天一早跟我去美国,今天到处为止。”

    本以为阎夜霆会发怒的,没想到他却平静的交代着工作的事情,然后匆忙的下班走了。方源有些反应不过来怎么回事,看着阎夜霆离开办公室后,这才想到他说了什么,然后懊恼的拍拍自己的额头,硬着头皮去找副总交代工作之事。

    总裁自己惹不起,副总自己也惹不起,自己这助理做的都快成了夹心饼干了,总裁是走了,可受苦的却是自己,副总要是知道总裁把自己的工作推给他,会不会直接把我丢出门呢?

    想想方源就觉得自己在劫难逃了,可却没有办法逃脱,承受副总的怒火总比承受总裁的怒火强。

    实际上阎夜霆很不想去邢慧家里,他不知道邢慧为什么三番五次要赶刘萌萌出家门,更不知道她们母女俩到底发生了什么。可他就是害怕刘萌萌真的被赶出来,更怕她独自一人流落街头,她那种孤独无助的样子自己见过一次就够,再也不想见到第二次。

    阎夜霆自己也说不清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可只要想到刘萌萌那无助的样子,自己的心就会隐隐的作痛,让自己怎么也无法释怀。

    车子很快来到邢慧家楼下,这次刘萌萌没有提前出来,阎夜霆沉默走上三楼敲响房门,心中隐隐犯着担忧,有些害怕看到刘萌萌委屈的样子。

    其实,刘萌萌也没有像她哭的那么伤心啦!她只是想博得老妈的同情安慰,所以才哭的那么狠,可邢慧都走了,她又哭给谁看呀!

    收起眼泪停止哭泣,看着老妈紧闭的房门,抱怨的努了努嘴巴,拿起纸巾擦掉脸上的眼泪,便随意的拿起水果盘里的水果吃着,然后回房收拾起自己的漫画海报。

    老妈这么冷酷无情,她才不要再回到这里呢!今天她就要把自己的这些宝贝都带走,以后再也不回来了,让老妈一个人待在这里孤独终老吧!

    把咬了一口的苹果随意放在桌子上,刘萌萌便找来两个大袋子,一边把自己宝贝的漫画海报往袋子里装,一边气愤的碎碎念着,用这样的方法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等到两个袋子都装满后,刘萌萌看着屋里的任何东西都想带走,可她的袋子已经装满,而屋里的东西也太多了,如果她真想都带走,只能连整个屋子都搬走,不然是搬不完的。

    看着一床的玩偶,刘萌萌决定带走一个,正考虑着要带走哪一个呢!敲门声响了起来,连忙放下东西跑去开门。

    房门打开,阎夜霆看到了完好无损的刘萌萌,之前担忧的心情立刻放下,可却没忘因为刘萌萌又一次耽误了工作的事情。没有抬腿进屋,站在门口冷漠的说到:“走吧!我带你回去。”

    “大叔,等我一会儿行不,我要拿点东西。”

    阎夜霆没有回应刘萌萌要求,但也没有转身走开,而是抬脚走进了屋里。

    “谢谢大叔,我马上就好。”

    刘萌萌见他这是同意了连忙屁颠屁颠的跑回自己房间,拿起床上的一堆娃娃挑选起来。

    刘萌萌走了,阎夜霆在屋子里打量起来,在屋里寻找着邢慧的身影,这时刘萌萌旁边的房门打开了,邢慧平静的从里面走了出来,看着站在客厅的阎夜霆说到:“你能跟我谈谈吗?”

    转身看着身后邢慧,虽然现在的她已经没有了电话里的怒火,但身上却充满了淡淡忧伤。

    “伯母,你想跟我谈什么?”

    这样平静忧伤的邢慧阎夜霆还是第一次见到,一时之间有些不适应,可依旧保持着礼貌回应着她的话。

    虽然邢慧和刘萌萌的相处方式很特别,但依旧可以看出她对女儿的浓浓爱意,并不输给任何一个母亲,可也就是这样才让阎夜霆感到好奇,好奇她们是一对怎样的母女。

    “坐下谈吧!”

    见到阎夜霆答应了自己的请求,邢慧走到沙发上坐下,等到阎夜霆坐下后,这才继续说到:“我们家的情况想必你也了解,我只有萌萌这一个女儿,我比任何人都希望她幸福。我不在乎你的家世如何,更不在乎你父母喜不喜欢我的女儿,有没有婚礼也不重要,我只有一个要求,你能答应我吗?”

    “您有什么要求就直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尽全力去做。”

    看到邢慧慎重的态度,阎夜霆也自觉的认真起来,对邢慧更是充满了敬意。虽然阎夜霆和马小爱不对盘,整天吵吵闹闹,可他从来都没有轻视过自己的母亲,在他眼里每一个母亲都应该受到尊敬,每一个母亲都是最伟大的。

    “我也没有什么过分的要求,我只希望你可以好好对待萌萌,无论如何都不要伤害她好吗?这点你能做到吗?”

    事事太过于多变,阎夜霆并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做到邢慧的要求,他是一个比较现实成熟男人,早已过了轻易做出承诺的年纪,可面对一个母亲的满满期待,他说不出拒绝的话,但也不想说违心的话,沉默的看着她,思索着要如何回答她的问题。

    “你不能答应我吗?”

    阎夜霆的沉默让邢慧原本就不安定的心忐忑起来,急切的希望他可以答应自己,可以让她安心的把女儿托付给他,让她确定自己所做的都没有错。

    “我…对于您的要求我很理解,我只能说我会尽量做到一个丈夫的责任,尽量不让她受到伤害,毕竟事事太过无常,对于未来的事情我们谁都无法预料,更无法做出确切的保证。”

    按目前的情况来说,阎夜霆认为这是自己能的最好回答,现在的刘萌萌对他来说有的只是责任,他还不确定自己对她有怎样的感情,更不确定两人以后会怎样,他不会轻易做出难以兑现的承诺。

    “看来我有些心急了,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吧,萌萌是个被我宠坏的孩子,不对的地方你就多原谅一些吧!真正了解她以后,你会发现她的好的。”

    “老妈,你是不是又跟大叔说的坏话了,你就这么不喜欢我吗?”

    邢慧的话刚说完呢,刘萌萌就打开自己的房门走了出来,见到在跟阎夜霆说话,立马大声叫着,表示自己深深的不满,她可没忘记老妈刚才的无情,所以她一定要跟大叔走,然后让老妈后悔。

    “臭丫头,我什么时候说你坏话啦!想让人喜欢也要招惹喜欢呀,你就不会跟你同学糖糖学学吗?看看人家多招惹喜欢。”

    “妈…我是你女儿还是糖糖是你女儿啊?有你这么做比较的吗?”

    虽然糖糖是自己的好朋友,可被老妈拿来跟她做比较,刘萌萌还是不高兴,她就是她,才不想和任何人比较呢!

    “你当然是我女儿了,不然我干嘛费劲把你养这么大,臭丫头你快跟你老公走吧,待在这里除了让我生气还是生气,赶紧让我一个清净会儿吧!”

    “走就走,你以为我稀罕待在这里呀!大叔,我们走。”

    听到邢慧嫌弃的话语刘萌萌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手里拎着两个大袋子,勉强抱着一个和她差不多高的兔子玩偶就往大门的方向走。然而,刚走了两步便停了下来,急急的喘着粗气。

    看着吵闹的母女俩,阎夜霆原本沉闷的心情好了越多,对她们特殊的相处方式忍俊不禁,向邢慧点了点头后,主动帮刘萌萌拿起两个袋子往门外走去。

    双手终于空闲下来,刘萌萌抱紧怀里的兔子,回头冲邢慧得意的扮了一个鬼脸,然后赶在她发火前快速走出家门。

    刘萌萌下楼来到车前,阎夜霆已经把东西放进后备箱,人也已经坐到了车里,抱着兔子直接坐到副驾驶坐上,便催促着他开车。

    阎夜霆侧头看了一眼刘萌萌手里的大兔子,伸手直接提起来扔到后座,冰冷的给出来五个字。

    “系上安全带。”

    看着阎夜霆的冷脸,刘萌萌不舍的看了一眼被扔到后座兔子,老实的系上安全带,阎夜霆这才满意的把车开走。

    看着女儿离开的身影,邢慧无奈的笑了笑,起身走进刘萌萌的房间,看到里面的凌乱状况后,再次无奈的笑笑。对刘萌萌这个女儿,自己还真是没有办法呢!让人想生气都气不起来。

    笑着摇了摇头后,邢慧走进房间,开始一件件的收拾起来,很快又把刘萌萌的房间恢复了原来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