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55章 初吻被夺

作品:萌妻倒嫁

    看着刘萌妻萌渐渐消失的身影,阎夜霆双手紧紧握住方向盘,内心正承受着从未有过的煎熬。

    阎夜霆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知道自己现在很生气,气就像要爆炸了一样。当自己看到刘萌萌很那个男人亲密相拥的那一刻,自己就恨不得立马冲上去将两人分开,尤其是男人满面的深深爱意,和刘萌萌那天真的笑容,尤为刺眼,刺的自己的心里要炸开了一样。

    作为一个三十岁的成熟男人,阎夜霆做不到像小男生那样鲁莽冲动,可他不喜欢现在的这种感觉,就像自己的东西被人窥视了一样,让自己怎么也无法安心。这种感觉是阎夜霆从来未有过的,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把刘萌萌纳为自己的所有物的,更不知道自己内心这种感觉是什么,除了气愤还有更多酸涩心痛。

    看着汤明阳的车子开走,阎夜霆强忍住冲撞上去的冲动,发动车子飞奔向相反的方向开去,车速快的惊人,毫不顾忌已经亮起的红灯。

    车子在马路上疯狂的飞奔着,阎夜霆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不冷静,自从刘萌萌出现以后,自己的意志总是被她轻易瓦解,完全被她牵着走,因她的快乐而快乐,因她的悲伤而悲伤。

    阎夜霆这种不要命的狂奔方法,很快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马路上的车主被吓的都纷纷停下车子给他让道,交警也及时出动起来,飞速的追赶着他的车子。

    车子开了一段时间后,在一个十字路口被交警拦下,而此时的阎夜霆似乎也恢复了一些理智,自动停下车子后,立马给方源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来处理此时。然后跟追上的交警交代了一声后,调转车头,再次向刘萌萌家的方向开去。

    方源刚回到家里,本以为可以松一口气呢,没想到总裁的电话立马就打了过来,而原因却是因为他超速闯红灯导致交通堵塞。

    接到这个阎夜霆的电话,方源差点没吓的扔了电话,可却没有那个胆量。阎夜霆的声音明显带着浓重的怒气,冰冷的就像来自地狱一样,而更让方源难以相信的却是总裁飙车,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先例,自己也从没见过这么不理智的总裁。

    听着阎夜霆挂断电话,方源认命的再次穿上鞋子,拿着车钥匙出门,赶去了交警大队。

    开车再次来到家的小区,这次阎夜霆没有在小区门外逗留,直接把车子开到了她家楼下,借着最后的那一股冲动劲儿飞奔上楼。

    刘萌萌回到家里后,便那张盖聂的素描摊开在餐桌上,然后开始仔细的打量起来,越看越是觉得好像,兴奋的口水都差点流了出来。

    对着这张逼真的画像,刘萌萌简直是爱不释手,各种想法立刻在她大脑里横飞,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yy着盖聂大叔。可是她的yy之路才刚刚开始呢,便被一阵急促的门铃声打断,只好暂时收起脑中的各种想法,不耐烦的跑去开门。

    “谁呀……”

    被人打断了好事,刘萌萌那还有心思去看门外来人是谁呀,直接打开房门,没好气儿就冲门外的人吼到。可当她看清门外的来人是要阎夜霆后,嘴巴顿时惊讶的成了o刑型,口中的话也顿时打住,呆愣的看着门外满身冰冷气息的阎夜霆。

    “你……啊……”

    刘萌萌还未从阎夜霆突然出现的惊讶中清醒过来呢,便被他下一个举动吓得惊叫出声,彻底呆愣当场,任由他为所欲为。

    双手紧紧的将刘萌萌抱入怀中,冰冷的唇瓣随即覆上她的双唇,强制把她固定在怀中,立刻在她的那双娇嫩的唇瓣上残暴的肆虐起来,将她惊叫的声音如数吞入腹中,更不让她有丝毫反抗。

    这时的阎夜霆是不理智的,这个吻仅仅只是他愤怒之下的行为,没有丝毫温柔可言,更像一种宣泄,用这种渴求的方式宣泄着自己那不安的情绪。

    阎夜霆的不温柔让刘萌萌痛苦不堪,她丝毫感觉不到恋人间亲吻的美好,嘴唇上传来一阵又一阵的疼痛,与其说阎夜霆在亲吻自己,不如说他是在撕啃自己,仿佛想要吃自己的肉喝自己的血一般,只有无尽的疼痛。

    阎夜霆抱着刘萌萌足足吻了一分多钟,直到尝到一丝血腥混合咸涩的味道后,这才慢慢离开了她的唇瓣。一丝血迹缓缓从刘萌萌嘴角流了下来,她的双唇已经变得红肿不堪,晶莹的眼泪无声无息的滑落脸庞,呈现出一股妖冶的美好。

    睁着已经被泪水模糊的双眼,刘萌萌愣愣的看着眼前残暴的完全不认识的阎夜霆,唇角的疼痛清晰的告诉她,刚才阎夜霆对他做了什么,委屈羞愤立刻袭上心头,泪水流的更欢,胸腔涩涩的闷堵着。

    看着眼前哭泣的刘萌萌,阎夜霆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傲慢后悔的情绪冲上大脑,可事情已经发生,便没有了挽回的余地。抬起手指颤动的抚上她的脸庞,可还不等阎夜霆为刘萌萌擦去眼泪呢,身后便传来了一声惊叫声,让他唐突的呆愣在当场。

    “你们在干什么?”

    “妈……”

    看到邢慧出现,刘萌萌立刻像看到救星一样,飞奔冲进她的怀里,委屈的放声哭泣起来,用另一种方式回报着阎夜霆的做法。

    “你对萌萌做了什么?”

    在刘萌萌向自己冲来时,邢慧便看清了她所有的状况,除了她委屈的神情外,还包括她嘴角的血迹和眼泪。而这里只有阎夜霆和她两人,邢慧理所当然的认为是阎夜霆把刘萌萌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恼羞成怒的质问着他,更心疼女人的遭遇。

    “我……”

    收回僵在半空中的手臂,阎夜霆无力反驳,刘萌萌现在的样子,的确是他完成的,是他的冲动行为伤害了她,面对邢慧他无言以对。

    “萌萌,告诉妈他把你怎么着了,有什么事妈给你做主,我绝不会让你吃亏受委屈的。”

    “妈……”

    听着邢慧的话,刘萌萌趴在她怀里哭的更凶起来,眼泪哗哗的往下流,死活都不肯开口说原因。

    “萌萌,你别光顾着哭呀!告诉妈到底怎么回事,你要急死妈呀!”

    刘萌萌迟迟不说原因,急得刑慧恨不得立马吃了阎夜霆,可又不能扔下她不管,只好继续追问。

    “伯母,你不要再问萌萌了,一切都是我的不对,让您担心我很抱歉,麻烦您照顾萌萌几天,我改天再来接她回去。”

    看着刘萌萌在邢慧怀里伤心哭泣,阎夜霆的理智彻底回笼过来,心中既懊悔又烦躁。虽然他心疼林晓晓,但他也无法释怀之前所看到的一切,尤其是那个男人亲吻她的情景,总是不时的在他男子里缠绕,让他怎么也无法冷静下来。

    “阎夜霆,你不许走,要走也得把话说清楚再走。”

    邢慧是个完全护犊子的人,那见得女儿受委屈默默忍受的,看到阎夜霆要走,立马火气往上冒,叫着他,不让他走。

    可是她刚说完呢,便刘萌萌给制止住了,使劲抱着她的腰肢,不让她有丝毫行为。

    “妈…你就让大叔走吧!我没事的。”

    看着纠缠着的母女俩,阎夜霆悄悄叹了一口气,错过她们的身子直接向楼下走去。现在的他们都不太理智,不适合继续谈下去,自己离开暂时离开是最好的选择,不仅仅给刘萌萌一个缓解的时间,也给自己一个冷静的时间。

    阎夜霆走了,刘萌萌的眼泪渐渐平复了下来,回到屋里后便向邢慧称述了事情的经过。其实她心里并没有想要责怪阎夜霆的行为,只是他的方式受伤到自己,让自己觉得难堪委屈。

    刘萌萌跟老妈聊了一会儿后,便进了自己的房间,而邢慧则是去做晚饭了。虽然阎夜霆的行为她很不喜欢,但这毕竟是他们小夫妻俩之间的事情,就算自己是刘萌萌的亲妈,对夫妻之间的事情也无法过多的参与。

    对于阎夜霆这个女婿邢慧是满意的,不过他这次的行为却出乎自己的意料,完全是一个成熟男人的行为,也许他是对萌萌动心了吧,所以才会有这样鲁莽的行为,这也许是一个好的开始。

    回到房间里,刘萌萌把自己扔在床上,用床上的布偶盖住自己的头,脸色瞬间变红起来。她之所以让阎夜霆离开,多半就是因为羞涩,毕竟她也是一个怀春的少女,心里有着无数的浪漫情怀,可阎夜霆却打破她对初吻的幻想,一点都不浪漫温情,只有疼痛和羞涩。

    “大叔是坏人,我讨厌大叔。”

    虽然刘萌萌平时经常犯迷糊,可是这是她的初吻,却被阎夜霆那不明不白的夺走,她不仅仅是气愤羞涩,还有深深的委屈,因为阎夜霆的态度委屈。

    “坏大叔,臭大叔,竟然就这样走掉,以后都不要理你了。”

    刘萌萌也和所有女孩一样,对初吻抱着期待,更希望把初吻献给心爱的人,她愿意被阎夜霆亲吻,因为她喜欢他,可是大叔却从来没有向自己表明过心意,在事情发生后,更是无情的离开了,对自己没有丝毫交代。这些让她气愤又茫然,一时之间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更搞不懂阎夜霆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