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56章 夜店相遇

作品:萌妻倒嫁

    阎夜霆从刘萌萌家离开后,便直接开车回到了家里,然后闷声不吭的把自己关进书房,谁叫不之声,甚至连晚饭都没出来吃。

    看着这样的情况,马小爱觉得事有蹊跷,难不成他们俩吵架了,所以儿子才会闷声不吭的跑回家里的?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是太好了,自己生的儿子自己还是了解的,看来刘萌萌离下堂不远啦!

    想到这里马小爱脸上再次挂上张狂的笑容,丝毫不担心儿子会不会饿着,交代了一下不让人去打扰阎夜霆后,脸上已经完全乐开了花,就像打了打胜仗一样。

    看着老婆这样诡异的笑容,阎振良忽然觉得有些渗得慌,心里不自觉的为儿子捏把汗,估计儿子又要倒霉了。痛心的看了一眼书房的房门,阎振良拉着马小爱回到房里,开始两人独处空间。

    阎夜霆在书房里一待就到了晚上十一点,以往这个时间他早已进入了睡眠,而今天他却没有丝毫睡意,大脑异常的精神。

    其实,阎夜霆在书房里的这段时间,他什么都没有干,脑子里不停的回想着今天下午所发生的事情,想着自己那个冲动的吻,想着那个亲吻刘萌萌的男人,各种想法不停的往外冒,让他怎么也平静不下来,更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

    阎夜霆没有恋爱经验,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这种状况算什么,更不清楚自己到底怎么了,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他不想失去刘萌萌,更不想看到她投入其他男人怀抱,只想自己把禁锢在自己的羽翼之下,小心的藏在自己的手心。

    越想阎夜霆越是烦躁,第一次有了想要喝杯的冲动,于是他拨通了林毅的电话,让他陪自己去喝一杯。林毅答应了阎夜霆的要求,不过却事先声明地点他来选,阎夜霆心绪烦躁,便答应了他的要求,挂上电话后就开车离开了家里,向两人约好的地点赶去。

    开车来到林毅所说的地点,阎夜霆整个脸都黑了起来,他明明说了要去一个安静的酒吧,为什么林毅这小子却把自己叫来了夜店。虽然工作上阎夜霆多多少少会接触到这种地方,但他本能的不喜欢这种污秽的娱乐场所,怎么也想不通一个天天吵着要找纯洁女人结婚的人,偏偏喜欢来这种地方寻乐,难道这里有他想要的纯洁女人?

    林毅走出夜店便看到阎夜霆黑下来的那张俊脸,急忙上前搭上他的肩膀,哥俩好的推着他往里走。

    “说好的地点我选,来到来了,哪有不进去的道理。”

    阎夜霆不悦的看了一眼林毅那张灿烂笑脸,视线落在他放在自己肩膀的手上,视线冰冷的就像刀刃一样,分分秒秒洞穿他的手掌。

    “别这么看着我,我拿开还不行吗?一天到晚这么凶,那个女人会喜欢你啊!”

    看到阎夜霆警告的眼神,林毅讪讪然的收回手臂抱着后脑勺,一脸惋惜的调侃着阎夜霆,却接到他一个更加冰冷的狠瞪,吓的自己连忙笑笑远离他。

    “我错了还不行吗?您阎大总裁多的是女人喜欢,你根本就不用讨任何女人的欢喜,不过……”

    林毅假意认错,心里却想着继续调侃他,毕竟能拿阎夜霆打趣的机会不多,他得好好把握住这个机会,把他加注自己身上的痛苦补回来。但林毅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呢,就被阎夜霆一个狠厉的眼神给瞪了回来,同时两人也进入了夜店大厅,林毅的声音很快被掩埋在吵闹之中。

    “来都来了,还走什么走,这里可是男人的天堂啊!要走也是享受一番在走。”

    看着夜店里的混乱场面,阎夜霆恨不得立马转身离开,却被林毅给拉住,强行给拽上二楼的vip专区。

    “你……”

    “知道你总裁大人不喜欢这里,所以小的我特意选了这个清净之地,放心吧,这里只有我们两人,你今天就是喝死都没人管你。”

    上了二楼后,阎夜霆正想痛斥林毅的行为时,却被他给打断,抬腿随意的走到靠边的沙发上坐下,招手就叫来了酒保,叫了两瓶上好的洋酒,这才对着向自己有过来的阎夜霆说到:“是你叫我出来的,一切消费你全包,本大爷可没有带钱包。”

    “你还真是无利不起早啊!随时不放过很宰我的机会。”

    阎夜霆走到林毅对面坐下,这里可以看到楼下的全貌,却不受楼下的吵闹干扰,是个安静的地方,相对来说在这里喝酒也是可以的。

    “看来你对我选的地方挺满意,作为劳动报酬,我是不是该再叫几个小姐上来娱乐娱乐。”

    看到阎夜霆满意自己选的位置,林毅又开始瑟起来,挂上一脸的迷人笑容,煞有介事的说着。被阎夜霆再次狠瞪之后,摆摆手扫兴的说到:“你这个男人还真没有情趣,连这个乐趣都不懂,像你这样活着还有什么劲呀!”

    “不满你可以滚!”

    林毅正自娱乐自乐的说的挺起劲呢,却被阎夜霆一个冰冷声音打断,只好可怜的闭上嘴巴,无辜的看了他两眼后,乖乖替总裁大人倒上一杯洋酒,然后兴奋的看着楼下舞池里女人扭动的身躯。

    几杯洋酒下肚后,阎夜霆的情绪终于得到了一丝缓解,放下酒杯顺着林毅的视线看去,却看到一个衣着暴露的女人正在舞台上扶着一根钢管跳舞。收回视线看着林毅那一脸垂涎欲滴的色相,很想告诉所有人,自己不认识这个人。

    “擦擦口水吧!就这种货色也值得你如此垂涎,你的品味还真是烂的无可救药。”

    “嘘!”

    听着阎夜霆的话,林毅响亮的吹了一声口哨,笑的花枝招展的向那个钢管舞女郎招手,见她向自己看来时,轻佻的扔了一个飞吻给她,这才笑着收回视线。

    看着阎夜霆一脸嫌弃的神色,林毅很不怕死的调侃着他的逆鳞,挂上一脸你不懂的神秘笑容。

    “呵呵,你这个千年处男怎么会懂这里面的乐趣呢!等你哪天真正破处了再这么说吧!这里面的情趣可是能让你****的。”

    “恶心,低俗。”

    自己是不是处男这件事,林毅已经说了千百遍了,阎夜霆鄙视他这种做法,却不想欲盖弥彰,完全不中他的圈套,只给了四个字的简洁回答,然后拿起酒杯继续喝酒。

    “切!处男就是处男,果真是无趣的很,大哥你自己在这里好好享受吧!美女们!我来啦!”

    其实林毅也不确定阎夜霆是不是处男,只是自己每次提起这事他都黑脸,所以才会不时拿出来调侃两句,今天倒是难得没有黑脸的一次。

    不过,林毅可没时间去想阎夜霆不黑脸的原因,楼下还有大批美女等着他呢!说完后仰头喝光酒杯里的洋酒,冲阎夜霆摆摆手便向楼下走去。

    林毅去了楼下,阎夜霆独自一人坐在二楼喝着闷酒,时间也在一点点过去,转眼间已经是凌晨两点钟。阎夜霆看了一眼手表,已经在这里待很久了,该是回去的时间了,站起来看着楼下熙攘的人群,寻找着林毅的身影。

    阎夜霆本打算和林毅打声招呼便回去的,却不想在他找到林毅的身影同时,看到了另一个熟悉身影,让他整个人都为之一阵。

    阎夜霆看到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下午自己亲过刘萌萌,依旧是短裤t恤,柔顺的长发高高的梳在头顶,简单的扎成一个丸子头,不到一米六的个子,待在人群中丝毫不起眼。可阎夜霆却看见了,甚至清楚了看到了她潮红的脸庞。

    “该死!”

    站在二楼看着楼下坐在吧台处的刘萌萌,阎夜霆眼中的怒火蹭蹭的往上冒,这种地方是她该来的吗?还有她那什么装束,短裤也太短了一点吧!几乎连大腿根都漏出来了,这不摆明了引人遐想吗?最可恶的是她竟然敢在这种地方喝酒,连一点自我危险的意识都没有。

    眼看林毅的胳膊就要搭上刘萌萌的肩膀,阎夜霆心里的怒火再也压抑不住,转身飞奔下楼,推开人群来到他们身边,用力的甩开林毅放在刘萌萌肩头的大手,拉起她就要往门外走。

    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刘萌萌因为下午被阎夜霆莫名其妙的吻了之后,一想到那是自己真正的初吻就非常来生气。

    郁闷之下便主动提议要出去喝酒,于是她的死党唐茵便带她来了这里,说是要庆祝暑假结束的最后狂欢,虽然两人都是第一次来这里,但丝毫不怯场,更打算不醉不归。

    刘萌萌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第一次来夜店这种地方,竟然让自己老公给逮个正着,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阎夜霆,整个人都呆愣下来,大脑彻底当机,连惊呼的声音都忘记发出,呆呆的看着眼前暴怒的阎夜霆。

    和刘萌萌一样发愣的人还有唐茵这个傻妞,不过她不是我因为惊讶,而是完全被阎夜霆的皮相迷倒,双眼花痴的看着眼前的帅哥,完全把刘萌萌这个死党抛在了一边。

    这时吧台处的三人之中,唯一还清醒的人只有林毅,在被阎夜霆突然摔倒在地后,惊讶的看着他怒吼到:“阎夜霆,你疯了吗?”

    听到林毅的爆吼声,阎夜霆停下拽住刘萌萌往外走的脚步,恨不得上前在补上两脚。林毅见他那似乎要动真格的架势,急忙从地上爬起来,躲他远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