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60章 三不知人员

作品:萌妻倒嫁

    愤恨的扭头看着自己身旁多事的唐茵,刘萌萌心里彻底泪奔了,大姐呀!你可真是我的好姐妹呀!这才多大一会儿啊,你就把我卖的彻彻底底,一年多的友谊竟然比不上一个刚刚见面的妹子,自己这是该笑呢!还是该笑呢!

    “当然好啊!就是不知道你们社团会不会要我,我对动漫了解的不多。”

    看着两眼放光看着自己的唐茵,阎夜馨心里忍不住想要大笑三人,刘萌萌你现在一定气死了吧,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什么样的人交什么样的朋友。刘萌萌你果然很有趣,就连你交的朋友都很特别呢!

    “会会会,我们社团缺的就是你这样的漂亮可爱妹子,只要你愿意加入,我们一定欢迎之至。”

    生怕阎夜馨不愿意加入,唐茵连忙否决她说的可能性,彻彻底底将一旁的刘萌萌忘的干干净净,眼中只有眼前的软妹子。

    “这样啊!我第一次参加社团,学姐能教练我怎么报名吗?”

    看透了唐茵的本质,阎夜馨变得更加温婉可人起来,继续利用唐茵来达到自己的目的,顺便打击一下刘萌萌的小心脏。

    “好啊!我这就带你过去报名,有我的推荐,我保准你进入动漫社。”

    “谢谢学姐。”

    唐茵笑容满面的说完后,拉着阎夜馨便向动漫社的摊位走去,刘萌萌这下是彻底没了存在感,完全被两人凉在了一边。

    有了唐茵的推荐,阎夜馨很快报名加入了动漫社,而刘萌萌却顿时觉得世界暗无天日了,自己以后绝对会被阎夜馨吃的死死的,毫无反击之力。

    望着艳阳高照的天空,刘萌萌第一次觉得自己的世界没有爱了,好想大呵三声,然后把阎夜馨给赶走。可还不等她感叹完毕呢!阎夜馨瑟的声音,便再次在耳边响起。

    “以后我们就是一个社团的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向学姐请假呢,学姐到时不要不理我哦!”

    “我……”

    看着一脸愉悦的阎夜馨,刘萌萌真的是无言以对,想死的心都有了。大叔现在都不搭理自己了,他妹妹倒是找上了自己,这叫什么事呀,难得自己真的就要这样毁在这对兄妹手里?

    “呵呵!学姐再见,我明天再来找你哦!”

    “明天见,馨儿明天一定要来哦!”

    唐茵和阎夜馨没一会儿便有了交情,看着欢快道别的两人,刘萌萌真恨不得立马很唐茵断交,自己怎么就交了一个见色忘友的朋友呢,而且还是对女色有兴趣的女性朋友,真是流年不利、交友不慎呀!

    “萌萌,你和馨儿认识呀!这么可爱的小百合怎么不早点介绍给我认识,我好喜欢她呦!”

    看到阎夜馨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唐茵这才收敛笑容回头看向一边的刘萌萌,一脸的埋怨神色,好像刘萌萌私藏了什么好东西一样。

    “唐茵,我要跟你绝交,你这个见色忘友的人,我再也不要理你啦!哼!”

    阎夜馨走了,刘萌萌看到眼前的唐茵就顿时没好气,对着她就是一阵乱吼,吼完还气愤冲她冷哼了一声,撅起嘴巴就转身往动漫社的摊位走去,看上去就像真的生气了一样。

    “哎,萌宝,你怎么生气啦!你等等我啊!”

    唐茵这才觉得事情有些不对,急忙追了上去,可刘萌萌却成心和她作对一样,唐茵追上来她就走,唐茵停下她也停。几个来回之后,唐茵便放弃了在追她的想法,她们两人的关系很铁,不是一般人能拆散的,无论每次吵架吵的多厉害,第二天绝对会跟没事人样,又一起哭一起笑。

    之后的时间两人都各自忙着社团的事情,直到下午五点刘萌萌才离开学校,而唐茵也回了宿舍。

    一晃好几天过去,刘萌萌也搬来了宿舍居住,其实她一点都不想来宿舍住。从小一个人住习惯的的刘萌萌,对宿舍种群居的生活很不习惯,总觉得自己的**都暴露在别人眼前,让她莫名的没有安全感。

    虽然不想来宿舍居住,但刘萌萌还是不得不搬来了宿舍,原因就是她被自己老妈从家里给赶了出来,她没有其他地方可去,只好来到学校宿舍居住。

    今天是周五,刘萌萌和唐茵下午都没有课,而阎夜馨今天却难得所有课都在下午,刘萌萌终于从她的魔抓中挣脱出来,可以躺在宿舍里,享受一下难得的清闲。

    “萌宝,你老是这么对阎夜馨言听计从也不是办法啊!在这样继续下去,估计再没几天你就该进医院了,没被折腾死也被气死了。”

    唐茵躺在下铺,脸上盖下本书,对着上铺唉声叹气的刘萌萌说着。那天和阎夜馨第一次见面过后,刘萌萌便告诉了她,阎夜馨是自己老公的妹妹,而且两人还很不对盘。

    从那以后唐茵就没再给阎夜馨好脸色,顿时后悔自己拉她进动漫社,可是人已经进了社团,后悔也于是无补。看着刘萌萌这几天被阎夜馨呼来喝去,唐茵想想就一肚子气,一定要想个办法,杀杀阎夜馨的威风,让她再也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欺负萌宝。

    “我也不想啊,可是我有把柄落她手里,我真的没办法啊,只能任她随意摆布,我现在一见她来学校我就害怕,万一她真把我结婚的事情捅出去,我就彻底的玩完啦!到时估计每人一口吐沫星子就能把我淹死啦!”

    刘萌萌腰酸背疼的趴在床上,又是叹气又是感慨的,阎夜馨这几天在学校总是变着法儿的整自己。一会儿让自己给她买学习用具,一会儿又给她买东西买水,大中午的还非得让自己去食堂排队,差点没把挤死,然而她最后还不吃。这些还是轻,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阎夜馨还让她去打扫他们班级的教室,还极力拦社团的杂活给她干,竟然大早上的让她去买早餐。

    这短短的几天刘萌萌几乎都快把腿给跑断了,觉得自己都快成了阎夜馨的随身用人,随叫随到,让干嘛就得干嘛,在这样下去,自己没累死也要疯掉了。

    “萌宝,他哥不是你老公嘛!你找你老公撑腰不就好了吗?有她哥帮你,她一定不敢在戏弄你。”

    几番思索后,唐茵觉得这是一个可行的办法,可以尝试一下,可刘萌萌却给她否决了,原因就是阎夜霆疼阎夜馨比她自己多,而且他们还在冷战期间,大叔已经好几天没搭理过自己了,更没来找过自己。

    “大叔才不会在乎这件事会不会曝光呢,阎夜馨在他心里比我重要,他一定会帮自己妹妹的,至于我这个名义上的老婆,他才不会管这么多呢!”

    说这话刘萌萌语气中,明显带着赌气的成为,故意把阎夜霆给丑化了,气它好几天都不来找自己,也不给自己打电话。

    “这样啊,真的好可惜,可你就要这样放弃了吗,以后都甘心任人宰割。”

    “甘心你个大头鬼,我也不都是被逼的,看看我最近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就差没有疯掉了。”

    纵使刘萌萌心里有千百个不愿意,可依旧改变不了自己变成了奴隶的事实,而且还是阎夜馨这个讨厌的人的奴隶,这样她如何能甘心呢!

    “既然你这么甘心,那何不试一试我说的办法,这样不仅可以向阎夜馨瑟,还可以帮助你和大叔和好,是个一举两得的方法。”

    “好像也是耶!”

    刘萌萌思索了一下,似乎是这个道理,那自己要不要试一下唐茵的这个方法,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呢!

    “不是好像,根本就是这样好吗?”

    “呵呵,还是糖糖你最聪明,那你说我接下来该怎么办,我可是一点主意都没有。”

    听到唐茵的话后,刘萌萌立马激动的趴到床边,低头急切的看着下床的唐茵,想让她给自己一个很好的建议,或是直接帮她过了这一关。

    “这个嘛?你知道阎夜霆住哪里吗?”

    刘萌萌无辜的摇了摇头,表示她不知道,唐茵只好无奈的继续问到:“那你总知道他在哪里上班吧?”

    她的话刚落下,刘萌萌又是一阵摇头,气的唐茵一下子从床上弹跳起来,举起手里的书往上铺扔去。

    “你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阎夜霆到底是不是你老公呀!”

    避开唐茵扔过来的书,刘萌萌这次没在摇头,而是用力的点了点头,可也让唐茵更加无奈起来。

    头疼的再次躺回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头顶的上铺,再次开口说到:“他的电话你总该知道吧!现在就打电话给他,告诉他阎夜馨的所作所为,看他是什么反应。”

    “这样真行吗?”

    给阎夜霆打电话这个方法,刘萌萌不是没想过,可是她怕自己满心欢喜会被冷漠拒绝。所以这几天以来,她也没主动联系过阎夜霆,甚至连一个电话都不敢打。

    “当然行了,你听我绝对不会有错的。”

    见刘萌萌有些松动,唐茵极力再次劝说着,很快刘萌萌便缴械投降,答应给阎夜霆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