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64章 无理取闹

作品:萌妻倒嫁

    今晚的晚饭刘萌萌和唐茵可算是吃的欢愉啊,两人脸上都是喜滋滋的,吃的胃饱人饱的,离开餐厅时,两人还不停打饱嗝。

    坐进车里阎夜霆侧头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刘萌萌,见到她一副酒足饭饱的慵懒样子后,放弃了带她走走消食的想法,发动车子载着唐茵向粮城大学开去。

    路上刘萌萌大刺刺的靠在椅背上,肚子饱的让她动都不想动一下,而后座的唐茵也是如此,于是车里除了沉寂还是沉寂。阎夜霆对这两个管不住自己嘴的女孩有些无奈,可依旧什么也没说,也没有对刘萌萌表现出太多的关系。

    很快车子便到粮城大学门口,停下车子阎夜霆看了一下依旧舒服躺在车子的两人,平静无波的说到:“到了。”

    “啊!这么快就到了呀!”

    听到阎夜霆说到了,刘萌萌猛然坐直起来,看到眼前明目的学校大楼,心中竟然冒出一股说不出的失落,真想学校可以再远一点。

    “哎!到了呀!大叔帅哥,谢谢你今天的招待,至于这个傻妞就送你啦!”

    看到眼前的学校,唐茵慢吞吞的从后座爬了起来,一边慵懒的打着哈欠一边开门下车,然后毫无节操的把刘萌萌抛弃了。

    眼看着唐茵下车往学校走去,刘萌萌坐在前座没说话,也没主动下车去追,依旧低头坐在车里,气氛一下变得诡异起来,让她的每一个细胞都紧张起来。

    虽然刘萌萌这几天看似再正常不过,可她自己知道自己有多在意阎夜霆的太多,其实她的内心是渴望他来找自己的,可他却一直都没来。

    再次见面,阎夜霆的冷漠其实让刘萌萌很难堪的,可她就是不想这样继续下去,她非常渴望看到之前的那个大叔,那个对自己疼爱有加的大叔。

    刘萌萌看不清自己的感觉到底是什么,但当她看到阎夜霆对自己的关爱后,便没有原因的开心起来,更忽略了两人之前出现的问题,可现在只剩他们两人,而她也不得不再次面对阎夜霆的冷漠。

    紧张的绞着手指,刘萌萌生怕听到他赶自己下车的话,然而,阎夜霆还是打破了沉默,平静的声音中却充满了无奈。

    “我们回家谈谈吧!”

    这短短的几天里,阎夜霆想了很多事情,尤其是他和刘萌萌结婚的事,最终的结论还是自己当初太过轻率,做事有些欠考虑。他们两人之间差距太大,虽然自己并不介意刘萌萌的家世,可毕竟两人从小生活环境不同,在加上年龄上的落差,两人会争吵是在所难免的事情。可是这并不是他想要的婚姻生活,对于他来说刘萌萌最终还是太小了,他还是对这段突来的婚姻后悔了。

    听到阎夜霆说要和自己谈谈,刘萌萌没有开口说话,过了许久之后才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可手却悄悄的握紧了。虽然刘萌萌平时很大条,可阎夜霆今天的异样她还是清晰的感受到了,心里开始打起鼓来,心慌的猜测着他要和自己谈的事情。

    见到刘萌萌闷声点头的样子,阎夜霆无奈的轻吐一口气,然后发动车子往两人所住的市区公寓开去。对于刘萌萌这个女孩,他最终还是做不到就此放手,即使两人有太多生活差距矛盾分歧,他现在也不想就此与她失之交臂。

    虽然直到现在阎夜霆还是弄不清自己对刘萌萌的感情,但他知道自己对她是心动的,至少这一点其他从其他女人身上从未感受到的,单单是这一条就值得他赌一把,希望结果可以去他所愿。

    来到市区的公寓,刘萌萌低头默默的跟在阎夜霆身后,就像是犯了错的孩子,害怕担忧着。

    坐着电梯来到他们所住的楼层,刘萌萌的手心冒出一波又一波的细汗,人也更加紧张起来。而阎夜霆却没有给她任何安慰,带着她进屋后便直直的向书房走去。

    看着眼前被收拾的一尘不染的屋子,刘萌萌站在鞋柜旁羞愧起来,这一切明确的告诉着她自己和阎夜霆的差距,更告诉她自己并不是阎夜霆理想的妻子人选。

    阎夜霆从书房拿了东西出来后,就见到刘萌萌站在门口发呆,只能继续说服自己,她还太小需要时间,只要真正长大就好。

    “愣着干什么,过来坐。”

    看了看刘萌萌后,阎夜霆出声换回她的思绪,然后坐在了客厅的沙发,随手把手里的几页纸张放在了茶几上。

    抬头向阎夜霆的方向,最终刘萌萌把视线落在了茶几上的纸张上面,模糊的看到协议两个字,心里的恐慌变得更深,难以置信的看向依旧冷然的阎夜霆,眼泪渐渐模糊了视线。

    盯着茶几上的纸,阎夜霆想着要如何开口跟刘萌萌说这件事情,他不想看到她伤心难过的样子,可又忍不住想要知道她对自己的态度。之所以做出这个决定,他并不想伤害任何人,只是想给他们彼此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看清自己感情的时间。

    蓦然抬头向门口看去,却撞进一个眼泪缥缈的瞳孔里,阎夜霆心下一惊,她这是怎么了,自己什么还没说呢,怎么就哭了呢?

    “大叔最讨厌了,我讨厌大叔。”

    哭着向阎夜霆大喊两声,刘萌萌转身就拉开房门往门外跑去,她不想和大叔离婚,她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里,越快越好。

    一边跑一边擦着眼泪,可眼泪却怎么也擦不完,索性任由泪水宣泄,疯狂的按着电梯。她知道大叔是后悔跟自己结婚了,所以他现在想要纠正这个错误,可为何自己却那么不舍呢,只要一想到大叔要跟自己离婚,心里难过的就不能自持。

    看着敞开的大门,阎夜霆有些摸不着头脑,怎么好端端的就哭着跑了呢,小女孩的变化速度之快还真不是自己这个大叔能跟的上的。但是跟不上也要跟,谁让他对她心动了呢,也许一开始注定了自己的被动局势。

    哀叹一声急忙起身追了出去,却正好见到刘萌萌走进电梯,顾不得多想迈开长腿就向电梯伸去。顿时一股疼痛从腿上传来,而电梯的门也随之打开,伸手就把里面的刘萌萌拽了出来,吓的电梯里的另一个女人目瞪口呆。

    “你放手,我不要跟你回去,我讨厌你,你是坏大叔,臭大叔。”

    就算刘萌萌平时多么粗鲁野蛮,可她那点力气再阎夜霆这个大男人身上根本就不算什么,充其量只能起到挠痒痒的作用,任她怎么挣扎都挣不开阎夜霆的牵制。

    “啊……”

    看清电梯门外站的人是谁后,电梯里的女子惊叫出声,她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个与女孩拉扯的男人会是鼎鼎大名的商界传奇阎夜霆。被阎夜霆一个冷冽的眼神一扫后,急忙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然后看着阎夜霆把刘萌萌拉走,直到电梯关上下到一楼,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

    被阎夜霆强行拽进屋里后,刘萌萌耍赖一般的瘫坐在地板上,然后放声大哭起来,一遍遍诉说着阎夜霆的罪状。

    “大叔最坏了,我讨厌大叔,呜呜……我要回家……我要找我妈,你欺负我……呜呜……妈……”

    “好了!”

    看着眼前完全是小孩子气的刘萌萌,阎夜霆不自觉的抚上自己的眉心,感觉整个脑袋都要炸开了一样。自己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呀,老天要这么惩罚我,这个刘萌萌哪是什么佳妻良人呀,根本就是上天派来折磨自己的人。

    听着刘萌萌响彻整个屋子的哭声,阎夜霆越加的烦躁起来,头疼欲裂,顿时火气上升,冲着地上的刘萌萌就大吼起来。

    “哭,哭什么哭,有什么好哭的,烦死了。”

    随着阎夜霆的吼声停下,刘萌萌的哭泣声也停止了,抬起一张哭花的小脸,愣愣的看着居高临下的阎夜霆,大脑停止思考,怎么也反应不过来。

    看着眼前哭的如同花脸猫一样的呆萌女孩,阎夜霆上一刻的愤怒慢慢松懈下来,再一次被刘萌萌彻底打败。没好气的上前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然后把她按在沙发坐好,这才拿起桌上的纸巾帮她擦着脸上的眼泪。

    “多大的人了,一天到晚就会哭,你到底知不知道羞啊!”

    虽然语言中带着深深的无奈,但也透露着无尽的宠溺,这一刻阎夜霆才发现,自己对刘萌萌真的是没有办法,只要她一个无辜的眼神,自己的所有愤怒都会立刻化为乌有,就是想对她生气都气不起来。

    “哎!我该拿你怎么办呀!”

    看着刘萌萌呆呆的望着自己,阎夜霆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问着她也是问着自己。现在的他真的很迷茫,被刘萌萌这个小丫头给搞的晕头转向,无奈的坐在她身边,轻轻的把她搂进怀里。

    “丫头,我们好好说话行不,我为我上次的鲁莽行为道歉,但你是不是也该想想自己也有不对的地方。”

    听着他的话刘萌萌不再是呆若木鸡,抬头希翼的看着他,男子却依旧迟钝的反应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