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65章 试婚协议

作品:萌妻倒嫁

    低头对上刘萌萌那双灵动的眼神,阎夜霆再次叹息一声,明白她还不在状态中,只好吞下自己要说的话,无奈拍拍她的后背,极尽的安抚着怀里的女孩。

    “我只是想和你好好谈一谈,没有其他意思。”

    “哦!你要跟我谈什么?”

    依然不明所以,但刘萌萌这次好歹出声回应了,可阎夜霆却并没有因此感到高兴,反而变得更加无奈。

    “回房间洗个脸我们在谈吧!”

    “哦!”

    没有从阎夜霆脸上看到任何闪躲的情绪,刘萌萌这才答应了他的提议,主动退出他的怀抱,一步一回头的向自己房间走去。

    打开房门走进屋子,里面的摆设丝毫没有发生变化,只是比自己走干净了许多,也整齐了许多。明显是有人整理过这里,虽然离开这里已经好多天了,可刘萌萌却依稀记得自己走时的凌乱样子。

    看着眼前整洁如新的房间,刘萌萌内心深处泛起一丝暖意,伴着异样情愫久久化不开。带着一丝欣喜走进卫生间,打开水龙头,将凉水浇在自己脸上,直到脸上的那股温热散去,这才擦干脸颊走出房间。

    客厅里阎夜霆拿着手里的纸张看着,听到开门的声音向刘萌萌望去,然后轻柔的说到:“过来坐吧!”

    乖巧的走到阎夜霆对面坐下,发现他在打量自己后,立刻低下头开始不安起来,紧张的不停揪着自己的衣摆。

    收回看着刘萌萌的视线,阎夜霆盯着手里的纸张沉思起来,仿佛在犹豫着什么,眉间多了一丝纠结。

    随着阎夜霆的沉思,整个客厅安静了下来,刘萌萌就显得更加局促不安起来,就在她快受不了这种恐慌折磨时,阎夜霆突然紧皱了一下眉头,像是决定了什么重大的事情一样,然后抬头再次看向刘萌萌,从容不迫的手里的纸张递了过来。

    “你先看看这上面的内容吧,等你看明白了我们在谈。”

    “嗯?”

    虽然有些疑惑不解,但好过什么都不说强,刘萌萌看了一眼阎夜霆的神色,接过了他递过来的纸张,然后认真的看了起来。

    纸张的内容不多,薄薄的一页都没填满,标题上醒目的写着“试婚协议”几个大字。

    一眼便看到了标题,刘萌萌的脑子有些发蒙,根本就猜不透这几个字有什么含义,抬起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阎夜霆,希望他可以解答自己的疑惑。

    然而,刘萌萌的举动却并没有让阎夜霆主动解答她的疑问,只是一个轻微的侧目,提醒她接着看下去,便起身向厨房走去,任由刘萌萌脑中的疑惑加大。

    阎夜霆走后,刘萌萌再次把视线放在手里的纸上,认真的看起里面的内容,可她越是往下看,眉头就皱的越死,最后整个小脸都变得皱巴起来,脸色也越来越黑。

    即日起,刘萌萌与阎夜霆以结婚目的进行试婚,为期一百天,签字后立即生效。

    协议一,试婚期间,男女双方必须一起居住,平日开销由男方负担,女方负担家务琐事。

    协议二,试婚期间,男女双方都不得与异性有暧昧行为。

    三,试婚期间,女方必须接受男方任何要求,包括身体接触。

    四,协议期间,女方平日必须衣着端庄,晚上不得晚归,如有需要晚归,必须先通知男方,得到批准后方可外出,但不得超过晚上十点。

    五,协议期间,女方必须负责一日三餐,早晨不得超过七点起床,晚上不得超过十一点睡觉。

    六,协议期间,女方必须每周陪男方回家一次,不管男方父母如何刁难,都不得有任何异议。

    七,协议期间,女方必须以男方为生活中心,不得有任何忽视男方行为。

    八,协议期间,女方不得无理取闹,要乖巧懂事。

    九,协议期间,女方不得与任何异性有肢体接触,更不能与异性单独相处,阎夜霆本人除外。

    十,其他待定,关于本协议解释权归男方所有,男方有任意更改协议的资格,女方不得有任何意义。

    以上是刘萌萌小姐与阎夜霆先生的个人协议,在协议生效期间,两人都必须遵守协议的每一条,如有任何一方违反协议,宣告此次协议失败,阎夜霆先生与刘萌萌小姐的婚姻便宣告离婚,婚姻作废,一切回到原点,双方都不得在干扰对方生活。

    刘萌萌一条一条的看完了协议,这次她难得聪明了一次,但也因为一点聪明内心开始疯狂尖叫起来。这是赤果果的剥削,里面的每一条都对自己没有一点好处,根本就是惨无人道剥削摧残,而且还没有一点反抗权利。

    这分明就是压迫,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刘萌萌的小宇宙爆发了,她发誓死也不会欠这份协议。

    “看完了吗?”

    刘萌萌正想着要怎么毁了这协议呢,阎夜霆便端着咖啡和一杯果汁走了过来,把果汁放到她面前后,便坐在了她对面,然后开始优雅的喝着咖啡,对于刘萌萌那扭曲的黑脸装作视而不见。

    抬头看了一眼一脸平静的阎夜霆,刘萌萌心里的大火熊熊燃烧起来,气愤的一巴掌把协议拍在茶几上,撅着嘴巴不管不顾的就开始抱怨着阎夜霆的不公平。

    “我才不要签这什么破协议呢,里面没有一条对我好的,我就是我,我才不要别人管呢,你如果不喜欢我也没办法。”

    “哼!这是**裸的剥削,大叔真坏,我才不要上当呢。”

    刘萌萌说的是那个一气呵成啊,这还是她第一次在阎夜霆面前说话这么利索,同样也是最大胆的一次。说完便不满一声,还撅着嘴巴把头扭向一边,以身体例行来表示抗议。

    看到刘萌萌这幅可爱模样,阎夜霆嘴角慢慢翘起一丝弧度,这几天以来的郁结情绪得到了一丝缓解,可表面上依旧装作一副平静模样,放下咖啡一本正经的说到:“你说这是剥削,那请你告诉我,我哪里剥削你了。”

    “哪里剥削我了?这里面的每一条都是,所有的便宜都让你占去了,我却成了一个十足的小用人,而且还是不能反抗的用人。”

    被阎夜霆这反问,刘萌萌的情绪更加激动起来,说话的声音都不觉的提高了两个分贝,然后拿起茶几上的果汁一口喝光,咣当一声把杯子重重的放回桌子上,继续噘嘴扭头不看阎夜霆。

    看着被重重放回茶几上的杯子抖了抖,阎夜霆的秀眉宁结了一下,敢在他面前这么放肆人,刘萌萌还是第一个,不过他却没有丝毫生气的迹象,这似乎不是什么好征兆。

    收敛了下神色,阎夜霆拿过刘萌萌放在桌上的协议看了看,然后正色的问到:“我们已经领了结婚证,那我们算不算是夫妻?”

    “算。”

    虽然觉得阎夜霆这个问题问的有些莫名奇妙,但刘萌萌还是很诚恳的回答了,然后依旧生闷气撅着嘴巴不看他。

    对于刘萌萌的态度阎夜霆也不恼,继续拿着协议问到:“那丈夫要求妻子做家务不过分吧?要求妻子对自己忠诚不过分吧?至于每周回父母家一次,我们作为子女孝顺父母就更没什么可说的,还有洗衣做饭本来就是妻子的义务,我的这些条件根本就没什么不妥之处,又何来剥削压迫一说。”

    阎夜霆的声音很平淡柔和,却句句说到刘萌萌心里去,她很可耻的认同了他的说法,可还是感觉有哪里不对,依旧坚持着自己的想法,可气势已经比刚才弱了许多。

    “虽然你说的很多,可你凭什么要规定我睡觉起床时间,还有什么不得超过十点回家,还有什么不能与异性接触,我也自己的生活圈好不好,你这是干扰了我的**,**你懂不懂?”

    听到刘萌萌说**,阎夜霆心里好想笑,你都跟我结婚了,你还要什么**啊,我就是你的**。

    压抑着笑意看了看依旧气呼呼的刘萌萌,阎夜霆把手里的协议放下,带着一丝惋惜的语气说到:“我没想干涉你的**,我规定你的睡觉起床时间只是为你的身体考虑,希望你能有一个良好的生活习惯,规定你晚上必须十点前回来,也是考虑到你的安全,至于与异性接触,只是为你的名声考虑,毕竟你是个女孩,跟太多异性来往总是不太好的,既然你这么不理解,那这协议就当我没提过,对于我们的婚姻,我想我们都应该再考虑考虑,现在回头一切还来的急。”

    刘萌萌瞪着眼睛看着阎夜霆,努力的想要听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可还是有些迟钝反应不过来,看着他傻傻的问到:“那然后呢?”

    “然后?我们都离婚了还有什么然后。”

    阎夜霆故意把离婚说的特别清晰,生怕刘萌萌听不清楚一样,然后淡定的拿起桌上的咖啡喝着,欣赏着刘萌萌那吃惊的怪异表情。

    听到离婚两字,刘萌萌的脑子顿时卡壳了,这个问题她还真没想过,自己才刚刚结婚不到一个月,怎么就更离婚挂上边了呢?

    听说离婚好像挺麻烦的,好像要打官司什么,她才没那个美国时间呢,再说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现实版的盖聂大叔,怎么能让他这么轻易从自己手里溜走呢,那岂不枉费了自己暗恋了他这么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