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69章 过火的拥吻

作品:萌妻倒嫁

    虽然阎夜霆对刘萌萌这个小妻子有诸多的不满意,但好在她年纪小,还有很多的提升改造空间。

    既然两人现在已经结婚,阎夜霆觉得自己有必要对这个小妻子负责,把她打造成自己理想中的妻子,虽然这样做很麻烦,也不符合他的风格,但谁让他不讨厌刘萌萌呢,甚至还有一点喜欢,一点心动,单凭这一点,就值得自己试一试。

    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五点,太阳也暗沉了下来,一点一点消失在天际。

    阎夜霆一边整理着桌面,一边思考着自己今后的人生,目前来说,他对刘萌萌这个小妻子是不满意的,所以他需要抽出时间,来好好教导自己的妻子。

    整理好所有的东西后,阎夜霆关掉了电脑,拿起内线电话,说了句“我下班了”,便挂断了电话,大步从办公室走了出去。

    秘书办公室里,方源拿着手里的电话,久久回不过神来,非常怀疑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

    等到方源回过神来,跑去总裁办公室确认时,阎夜霆已经来到车库,直接把车子开出了公司。

    经过二十分钟的路程,阎夜霆把车子停在了一家楼下,今天是他有史以来下班最早的一天,他不期望刘萌萌能够做出一桌美味的晚餐,但至少有做家务,和其他事情。

    乘坐电梯来到自家楼层,本想敲门让刘萌萌来开的,却突然有些好奇她会在做什么,便不由自主的输入密码开门走了进去。

    进入屋子之后,映入眼帘的是没有任何人的客厅,同样也没有任何变化。

    脱下外套放在沙发上,一边解析度领带一边向餐厅走去,只是,当他刚走到餐厅门前,还没来得及看里面的情况,便听到了噗的一声吐水的声音。

    扯下领带向声音的来源处看去,只见刘萌萌还穿早晨的衣服,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站在冰箱旁边,手里拿着一罐牛奶,保持着喝牛奶的姿势,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好像自己的出现是多么不应该一样。

    把刘萌萌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后,阎夜霆的视线顺着她还低着白色牛奶的下巴,慢慢落在洁白的瓷砖地面上,不用想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与刘萌萌呆萌的状况相比,他更庆幸餐厅的地面上没有铺地毯,不然他又该换地摊了。

    看了一眼刘萌萌傻掉的样子,没太放在心上,拿着手里的领带便往餐厅里走了进去。

    “脏死了。”

    看到阎夜霆走了进来,刘萌萌不自觉的舔了舔嘴唇,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后,急忙想把手里的牛奶放回冰箱,却不想自己这个举动迎来了阎夜霆的不满,让她拿着手里的牛奶不知如何是好。

    阎夜霆之所以会来餐厅,主要是他有些口渴,原本他是有些期待刘萌萌会在家里做什么的,可进门看到毫无变化的客厅后,他便打消这个想法,没有了任何期待。

    不过,就算他对刘萌萌没有了期待,但她还是再次刷新了他的认知,不用想就知道她是刚刚睡醒起床。一个人能从睡到晚上,这也是一种特殊的技能,所以他还能指望刘萌萌什么呢,这只是让他觉得自己的改造之路,又漫长了一分。

    嫌弃的说了一声后,将手里的领带放到了餐桌的椅背上,大步向冰箱的方向走去,却没想到刘萌萌突然尖惊叫了起来。

    “你…你…干什么…”

    冰冷的视线扫了她一眼后,没有搭理刘萌萌的话,伸手便想打开冰箱拿冰水出来喝,却没想到刘萌萌会误会自己想要打她,不仅大声喊叫,还抱着他的手臂扑到他身上。

    “你不能打我,我不怕你…啊…”

    阎夜霆本就没打算要和刘萌萌计较什么,他只想喝瓶水而已,却不想刘萌萌会反应这么激烈,不仅抱住了他的手臂,还把他扑倒在地上。

    然而,在两人摔倒的一瞬间,刘萌萌本能的尖叫出声,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发出完整的声音,双唇便附上一张冰凉的嘴唇,煞那间挡住了她所有的尖叫。

    闪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紧贴着自己的俊郎轮廓,刘萌萌那个颗脆弱的小心脏碰碰的跳着,立刻脸颊泛红,双眼瞬间冒出无数的小星星,让她不自觉的添了一下那张冰冷的嘴唇,然后做了一个可耻的吞咽动作。

    被扑倒在地上,阎夜霆直觉背后一阵冰凉,可他还没来得及反应那股凉气从何而来,便被双唇上的柔夷侵蚀了所有思绪,呆愣的看着整亲吻着自己的刘萌萌。

    突然,双唇被一个温润的东西撩拨了一下,立刻引起身体的一阵战栗,内心里的那根绳弦瞬间被拨断,让他不能自持的想要更多。

    双手瞬间抚上刘萌萌的脑袋,对着她唇角狂热的吻了起来,剥夺了她所有的呼吸,不停的攻城略地,侵占所有,就像永远也要不够一般,迷失在唇齿间美好亲吻当中。

    开始,刘萌萌只是在对阎夜霆这张无可挑剔的俊脸发花痴,正沉浸在与大叔亲密接触的美好当中,却不想突然有个湿润的异物滑入口中,瞬间剥夺了她所有的感知,让她的脑袋晕沉起来,只能被那人带着一次又一次的攀升另一个高度。

    脑袋越发的晕沉发蒙,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刘萌萌只觉得自己像一条溺水的鱼儿一样,急切的想要呼吸到新鲜空气,却又舍不得离开让身体舒畅的海洋。

    随着呼吸的薄弱,刘萌萌本能的抓住手边的物体,就像是抓住海上的浮木一般,除了紧紧抓着,什么也做不了。

    似乎感受到刘萌萌的一样,阎夜霆豁然睁开眼睛,一股清晰的刺痛从手臂传来,瞬间让他清醒了一分,急忙松开刘萌萌的脑袋,把呼吸还给她。

    清新的空气再次回到口中,刘萌萌立刻觉得自己瞬间活了过来,张开嘴巴大口的呼吸着,却不想一丝银丝从嘴角溢了出来,在加上她那一张一合的嫣红小嘴,更加的诱人至极。

    在这样的诱惑之下,不得不说男人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一个利落的翻身,阎夜霆便把刘萌萌紧紧的压在身下,下身的炙热仿佛迫不及待想要冲破靠拢,紧紧的顶在刘萌萌腰间,好像这样它就会感受一点。

    形式的突然逆转,顿时让刘萌萌本就不灵光的脑子发愣,怎么也反应不过这是怎么一回事,好在的已经可以顺畅的呼吸,她也就没什么好害怕的了。

    看着刘萌萌那一张带着婴儿的酡红小脸,阎夜霆眼中发出亿万道光芒,恨不得立刻将她吞入腹中,彻底与自己融入一体。

    毫不犹豫的再次亲上那张渴望的娇唇,阎夜霆从来没有过这样强烈的感觉,从没这么渴望得到一个人,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把炙热的火焰,仿佛就要将自己烧化了一般。

    再次被人夺去呼吸,刘萌萌立马不满起来,激烈的反抗着在自己身上为所欲为的人,可是却怎么也撼动不了那人分毫。

    口中的空气越来越稀薄,难道自己就要呼吸困难死去死去吗?自己才二十岁啊,正是大好年华时光,她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结束自己短短的一生,她还有很多事情没去做,她还没让大叔爱上自己,还没完成自己的梦想,还没有孝顺自己老妈,她不想这么死去,一点都不想。

    很快,刘萌萌便停下了所有的挣扎,眼泪不知不觉从眼角流了下来,打湿了脸庞,落入唇齿间,一股咸咸的苦涩瞬间在口腔中蔓延开来,让沉浸在美好中的阎夜霆拧了拧眉头,豁然睁开双眼,一张梨花带雨的小脸出现在眼前,顿时让他清醒过来,呆呆的看着身下哭泣的人儿,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空气终于回到了口中,刘萌萌顿时哭的更凶悍了起来,仿佛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眼泪怎么也流不完。

    “呜呜…呜呜…”

    听着刘萌萌的哭声,阎夜霆所有的**喧嚣,瞬间化成一摊清水,只剩下漫漫心疼柔夷,下意识的抬手抚上她的脸庞,想要帮她擦去脸上的泪水,却不想被刘萌萌极速躲开,然后猛然推开他的身体,连滚带爬的跑回自己房间。

    砰地一声巨响,刘萌萌房间的门重重的关上,阎夜霆听着巨响,久久没能从地上爬起来,直到地板的凉意传遍全身,彻底让他脑子清醒过来,这才从地上缓慢的爬起来。

    转身走出餐厅,来到刘萌萌房门前,刚抬起手打算敲门,便听到里面的一声怒吼,瞬间让他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目光不自觉的暗淡了几分,让他整个人都充满了一股浓浓的忧伤。

    举步回到自己房间,阎夜霆把自己关进了浴室,站在花洒下一遍又一遍冲刷着自己,仿佛这样可以让他彻底清醒过来,让他意识到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

    懊恼悔恨过后,一抹从未有过的别样情愫滑上心头,有些酸涩,有些茫然,还有一股怅然若失。

    从新将自己整理一番走出房门,客厅里依然安静着,而刘萌萌的房间也不曾打开过,阎夜霆承认今天的自己有些失态,甚至难以控制,但他并不是有意要这样做的,今天发生的一切,他也是第一次经历,他的慌张惊讶丝毫不亚于刘萌萌,只是他不善于在人前表露自己的情绪,掩藏的很好。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后,把目光从刘萌萌房间收了回来,阎夜霆认命的走进餐厅,开始整理被两人制造出来的烂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