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77章 打架毁画

作品:萌妻倒嫁

    会议室里,阎夜霆坐在最前端的位子上,一边坐着企划部的高层,一边坐着端木集团的负责人,以端木蓉为首的几人,正侃侃而谈的讲着两家公司的合作,而他始终将眼神放在端木蓉身上,压根就没有听到那些人讲了些什么。

    “总裁...”

    看着眼前美丽干练的端木蓉,阎夜霆满脑子里都是之前看到的那副画面,总觉得照片里的男生和端木蓉有些像,可就是想不起他是谁,又和端木家有什么样的关系,正当他捉摸不透时,方源突然在一旁叫了他一声,顿时打断了他的思路。

    “什么事?”

    听到阎夜霆这么问,一屋子的人都诧异的看着他,一脸的难看表情。

    “咳咳,总裁,端木经理问您还有什么意见吗?”

    知道阎夜霆刚才走神了,方源立马尴尬的咳了咳,小声的凑到他身边告诉他端木蓉问了什么。

    扫了一眼多事的方源,阎夜霆没有丝的毫尴尬,从容的拿起面前两家商定的合同看了起来,很快指出了几个不认同的地方,然后看着众人说到:“今天就到这里吧,等你们把合同修改好了,我们在签约。”

    说着阎夜霆便起身打算离开会议室,可一旁坐着的端木蓉却突然站了起来,看着他说到:“阎总,合同我们之前不是已经商定好了吗?为什么还要推后签约呢。”

    粮氏集团主要是以食品发展,虽然其他方面也有所涉及,但主流还是在食品上,而端木集团与则比较单一化,主要以地产百货为主,这次两家合作是为了把粮氏集团的主流食品纳入端木集团的百货商场,对他们来说是双方互惠的合作。

    可由于端木集团只是国内企业,并不像粮氏那样,是国际化的大公司,所以一开始姿态就比人低了一等,原本两家公司谈的好好的,现在阎夜霆突然推迟签约的时间,这立刻让端木蓉紧张起来,他们现在必须要和粮氏合作,所以她不允许合作出现任何意外。

    回头看了一眼端木蓉那张精致倔强的脸庞,阎夜霆停下离去的脚步,在她面前站定后问到:“你是不是有个弟弟在粮城大学上学?”

    “什么?”

    听到阎夜霆突然转变的话题,吃惊的不知端木蓉一个人,虽然不解他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如实回答了他的问题。

    “是。”

    “你弟弟叫什么?”

    在端木蓉刚回答完,阎夜霆便皮不急待的追问起来,再一次让众人大跌眼镜,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他这么急不可耐的样子。

    听着阎夜霆的疑问,端木蓉的疑惑更深,轻拧了一下眉头回到:“我弟弟叫端木磊,是粮城大学大四的学生,不知道阎总为何突然问起他事情来,难道他和我们这次的合作有什么关系吗?”

    “安排下去,明天上午和端木集团签约。”

    面对端木蓉的疑问,阎夜霆没有给出任何回答,直接转身向身旁的方源交代了一下后,便大步走出了会议室,留下一群满身疑问的人。

    端木蓉悄悄的松开紧握的拳头,天知道她方才有多麽紧张,好端端的阎夜霆怎么突然关心起弟弟的事情来,据她所知,两人应该不认识才对,为什么两人今天都向自己问起对方的事情,难道两人见过面了吗?

    确定了签约时间,端木蓉带着一群下属离开了粮氏,脑子里不经回想起早晨弟弟向自己打听阎夜霆的事情,在加上刚才阎夜霆的反应,她百分百确定两人之间有什么。

    阎夜霆回到办公室就开始沉思了起来,从端木蓉的话中,他确定自己昨天看到的人就是端木磊,更是今天抱着刘萌萌的人。

    在办公室里思索了半天,可最终还是没想出一个所以然来,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时间,交代了一下取消晚上的所有行程后,便拿着手机匆忙的下班离开了公司。

    一路开车来到粮城大学门前,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放学的时间,便把车子停在了路边,等着刘萌萌出来。

    可看着陆陆续续从学校里走出来的身影,始终都没有刘萌萌的影子,眼看一个多小时过去,阎夜霆便着急了起来,在联想到妹妹发给自己的照片,整个人都不好了起来。

    一边把车子开进学校四处寻找着,一边拨打着刘萌萌的的电话,阎夜霆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现在的行为有多么像一个担心妻子出轨的丈夫,只是一心都在刘萌萌身上。

    开始拨打了两遍,一直都无人接听,终于在拨打了第三遍后电话接通了,不等接电话的人说话,阎夜霆便冷声问到:“人呢?在哪里?”

    紧握着手里的电话,看了看一旁的教导处主任和班主任南宫雅,又扫了一眼已经坐在一旁的张琪父母,刘萌萌这才拿着电话小心的回到:“我在教导处。”

    一听人在教导处,阎夜霆的心莫名的安静了下来,甚至还出舒了一口气的举动。

    “待在那里,我马上到。”

    “大叔...”

    听到阎夜霆要来,刘萌萌立刻紧张起来,刚开口想要回绝他的提议,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只好无奈的低下头,对着一屋子的人说到:“我叔叔说马上就到。”

    思索了一下,刘萌萌最终还是觉得说阎夜霆是自己叔叔好一些,只是她现在担心并不是他是不是自己叔叔,而是担心他看到自己这幅摸样,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好事后,会不会气晕过去。

    在没找到唐因后,刘萌萌便回到学校上了班主任的绘画课,可就在南宫雅安排好课题离开之后,她原本是在专心临摹老师交代的画作,却不想一旁的张琪不小心把颜料弄到自己的画板上,知道她并不是有意的,就没有计较,换了一张画纸,便重新画了起来。

    可是她的忍让并没有获得应有的尊重,当她刚把南宫雅交代的油画画了一半,张琪又故技重施,再一次报废了自己的画作,而这一次她不仅不跟自己道歉,还在一旁冷言冷语的说自己不要脸,更指桑骂槐说自己是交际女,这本来就心情不好的刘萌萌顿时恼火起来,然后两人便不管不顾的吵了起来。

    随着两人的争吵愈演愈烈,张琪便推到了她的画板,两人也就这样动起手来,一边的其他同学不仅不劝阻她们,反而在一旁看热闹,最终惊动了老师,而这却不是最重要的,因为她们两人的扭打扔东西,不仅自己身上弄满了颜料,还毁了老师给她们临摹的油画样品。

    虽然临摹的油画样品并不是真迹,但也值不少钱,所以学校要求赔偿,并把她们都叫来教导处,让他们请来了家长。

    来到教导处,张琪很快叫来了父母,而刘萌萌虽然给自己老妈打了电话,可是一直都没有人接,她想不到别人也就只能干等着。

    就在教导主任快等的不耐烦时,阎夜霆的电话打了进来,可刘萌萌却不敢接,更不敢告诉他自己闯祸的事情,但最终还是顶不过教导主任的压力,接通了电话,这才让她想从无尽的等待中解脱出来,可一想到接下来要面对的事情,她顿时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自己当时干嘛要那么冲动呢,被骂几句又不会少块肉,以往自己不是看的很开的吗?今天怎么就没忍住呢,真是彻底败给自己了。

    光想想那幅画刘萌萌就倍感有压力,虽然不是真迹名花,好歹也是大家作品,没个几十万也差不多十多万,就是把自己卖了也不够赔的。

    苦恼着油画的事情,刘萌萌又看了看自己身上,一身杂七杂八的颜料,衣服也皱皱巴巴的,红肿的伤痕叶到处都是,估计大叔来了也认不出自己是谁,别说他生不生气了。

    想到这里,刘萌萌无形的往角落里缩了缩身子,想要隐藏自己存在感,可奈何屋子就这么大点,待了这么多人后,根本没有她能藏身的地方,更何况张琪还无时无刻的瞪着自己,恨不得吃自己的肉,喝自己的血。

    看着愤恨看着自己的张琪,刘萌萌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痛恨自己,虽然两人一直关系不太好,但自己也没有得罪过她,两人甚至连话都很少说,更别说有深仇大恨。

    随着刘萌萌的胡思乱想,阎夜霆毫无预兆的就出现在了教导处主任办公室门前,看着一屋子的人,毫无感情的问到:“请问刘萌萌是在这里吗?”

    “你怎么在这里?”

    听到阎夜霆的声音,众人纷纷抬头向门口看去,南宫雅更是惊讶的矢口出声,怎么也无法想到阎夜霆会出现在学校里,就在所有人都看着门口的来人时,刘萌萌不自觉的向南宫雅身后躲去,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

    果然是人背喝凉水都塞牙,刘萌萌本想藏在南宫雅身后的,却不想在她出声时,阎夜霆就向她看了过来,同样也看到了她身后的刘萌萌,更看清了她满身的狼狈不堪。

    没有回答南宫雅的疑问,紧皱着眉头走进办公室,紧缩着刘萌萌的身体,便冷声叫到:“出来。”

    “呵呵,大叔你好。”

    听到阎夜霆那声线平稳声音,刘萌萌就知道大叔现在很生气,而后果也是非常严重的,只好特别没骨气的从南宫雅身后站了出来,讨好的叫着他,却没想到自己的话差点让屋里的所有人惊掉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