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78章 满意交代

作品:萌妻倒嫁

    看到刘萌萌从南宫雅身后退出来,阎夜霆没有回应她热切的问好,而是紧锁着眉头打量着刘萌萌,只是越看他的脸色越发的难看,顿时整个屋子都被他散发出来的冷气覆盖,让每个人心里都忍不住捏了把汗。

    “怎么回事?”

    明明阎夜霆问的不急不缓,可屋里的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紧张感,而刘萌萌更是紧迫的低下头不支声。

    虽然阎夜霆平时为人处世相当低调,但在粮城这个地方,稍微见过一点市面的,也都差不多认识他,更何况他前段时间送妹妹来上学,来过学校一趟,在加上他经常在财经报道上出现,所以这一屋子的人,除了刘萌萌意外,没有人不知道他显赫身份。

    在惊讶的瞬间,大家就已经认出了阎夜霆,而他们也都看的出来,阎夜霆明显是冲刘萌萌来的,虽然不清楚两人的关系,可谁也不想得罪这位大人物。

    听着阎夜霆问话,一屋子的人都提心吊胆起来,只有之前躲在父母身旁抱怨的张琪不知道事情的利弊,见到刘萌萌家终于有人来了,便立马站出来指着刘萌萌就说到:“你就是刘萌萌的那个叔叔吗?她不仅把我打成这样,还毁了学校收藏的画作,你现在来的正好,我现在要告她。”

    “是吗?”

    终于有人敢跟自己说话了,阎夜霆收回放在刘萌萌身上的视线,打量眼前这个开口要告刘萌萌的女孩,虽然气势很足,但毕竟还年轻不懂事,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

    “琪琪,快停下。”

    “妈吗,我说的都是事实...”

    听着阎夜霆那句必以为然的“是吗”,张琪的父母立刻心惊胆战起来,急忙拉住女儿,阻止她的鲁莽行为,却不想张琪根本就不听,依旧不依不饶的放肆着。

    “你给我闭嘴。”

    张琪的母亲紧张的拉了她两下,见到她依旧不听劝,抬手就甩了她一巴掌,顿时打的张琪有些蒙圈,捂着被打的脸颊就哭了起来。

    “妈...”

    “你给我消停会儿,阎总,小女孩不懂事,冲撞了您,请您不要介意,至于...打架的事情我们就不追究了,关于学校毁掉的画,也将由我们全权赔偿,还请您原谅小女的鲁莽。”

    看到女儿哭,张琪的妈妈也有些于心不忍,可阎夜霆不是谁都能得罪的起的人,而她们家在粮城也算是个小门小户的生意人,就更不能得罪粮城的商界大鳄,如果打女儿一巴掌,赔个十几万钱,就能卖阎夜霆一个面子,也算是值得。

    “妈...”

    听到妈妈这么讨好阎夜霆,不仅主动了事,还要赔学校的画,张琪没惊讶的跌倒,立马就想开口反驳,却一旁的父亲给拉住,更示意她不要说话,她也就只能闭上嘴巴,怒不可视的瞪着刘萌萌,恨不得立马拿到杀了她。

    相较于张琪对自己的震惊,南宫雅和教导处主任到时表现的相当淡定,丝毫没有惊讶之色,可刘萌萌却没有她们那么好的定力,她和张琪一样,差点没惊讶的摔一跤。

    这那是差了一星半点呀,明明之前还雄赳赳气昂昂要追究自己责任,怎么大叔一来就变卦了呢?难道大叔有什么通天法术,吓得她们不敢对自己怎么样?

    诧异的看着一脸谈好的张琪母亲,刘萌萌没把自己的眼珠子瞪出来,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这样发展下去。

    看了看还在父亲怀里哭的张琪,她的确是伤的比刘萌萌严重,但这不代表就是刘萌萌挑头闹事,更说明不了是她的错,事情到底怎么样还有待考量,至于他们想要卖自己一个面子,那也得看看阎夜霆愿不愿意接受,敢欺负到他头上来,事情绝不会就这样算了。

    “仅凭令爱片面之词又能说明什么呢?在事情没弄清楚之前,我们还是不要妄下定论的好。”

    收回看着张琪一家的视线,扫视了屋子里其他几人一眼,阎夜霆优雅的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声音不急不徐,却差点让张琪的母亲跌倒。

    张琪的母亲急忙稳定心神,急切的想要开口为女儿辩解,却不想被阎夜霆一个狠厉的眼神扫过来,顿时让她忘记了所有声音,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刘萌萌,你来说怎么回事。”

    见到张琪母亲被阎夜霆吓成呆愣模样,刘萌萌那还敢开口说话呀,只能像个认错的小学生一样,站在他面前动都不敢动一下。

    “阎...阎总,事情其实是...”

    “没问你。”

    刘萌萌不说话,其他人倒是汗流浃背了,教导处主任拿起桌上的纸巾擦了一把人头的汗珠,局促的从办公桌里面走了出来,看着阎夜霆就要开始解释事情的经过,却不想刚开口就被阎夜霆冷冷的打断,顿时让他愣在当场,只能祈求刘萌萌快点开口解释。

    “我...”

    看到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自己,刘萌萌双手不停的揪着自己的衣摆,揉了又揉,搓了又搓,紧张怎么也无法组织好自己语言,恨不得咬掉自己的渗透。

    “你说吧,只要不是你的错,我就不追究你的问题。”

    安静又紧张的的房间里,突然响起了阎夜霆低沉的嗓音,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竟然出声安慰了刘萌萌,竟然还纵容她打架。

    听着阎夜霆的话,屋里所有人都惊讶起来,不经开始怀疑两人的关系,忽然觉得他们并不像叔侄,也更没有听说过阎夜霆有刘萌萌遮掩的侄女。

    和众人同样诧异的还有刘萌萌本人,随着阎夜霆的声音落下,抬头希翼的看着他,看到他一脸严肃,不像是在哄骗自己后,整个瞬间安心下来,一扫之前的紧张局促。

    在收到阎夜霆一个肯定眼神后,刘萌萌便开始绘声绘色的讲着事情的经过,虽然说得很是偏向自己,但她说的也都是事实。

    听到刘萌萌把事情经过讲完后,张琪立马激动的站起来反驳,即使是她挑衅在先,但她依旧不认为自己有错,她觉得都是刘萌萌的错,要不是她去勾引端木磊,自己就不会跟她吵起来,更不会毁了学校收藏的油画。

    “事情不是她说的那样的,我是不小心把颜料弄到她的画了,可是我跟她道过谦的,是她不依不饶我们才会吵起来的,真的不是我的错,教室里的其他同学都可以作证,我是无辜的。”

    张琪挂着一脸的泪水,楚楚可怜的为自己辩解着,虽然承认了自己有错,却把主要责任推给了刘萌萌,然而她却不知道,在她第一次开口时,阎夜霆就没有相信过她说的话,他本能的相信着刘萌萌,现在更是如此。

    “真的是这样吗?”

    阎夜霆问的轻描淡写,可却让张琪顿时闭上了嘴巴,只能一个劲的哭,因为她比谁都清楚事情到底是什么样子,她更不敢保证当时在场的同学都向自己,只要有人愿意为刘萌萌作证,自己就真的完了。

    “既然这是在学校发生的事情,那就由学校来处理,我想学校也定能给我一个满意交代。”

    没看一旁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张琪,阎夜霆扫着教导主任和南宫雅淡淡的说着,可字里行间无不透露着压迫感,更让人不怒自威。

    “阎总,既然对方已经认识到自己错误,也愿意负责赔偿,你看这件事能不能就这么了了,毕竟两人是一个班的同学,以后还要天天见,闹太僵也不太好。”

    心下知道阎夜霆要追究此事,南宫雅作为学校的老师,又是两人的班主任,自然要站出来替两人解围,当然也是在学校解围,毕竟爸爸是学校的校长,学校也是他们家的产业,她理应出来维护。

    抬头看了一眼南宫雅,一开始进来时就觉得她眼熟,但也仅仅只是眼熟而已,并不会让阎夜霆因为她的几句话,就选择息事宁人,如果真是刘萌萌有错,那就另当别论,可关键是她没有错,就不能这样白白受欺负。

    阎夜霆不知道自己现在有多麽护短,早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将刘萌萌纳入了自己的保护范围,他不允许任何欺负她,不想让她流一滴眼泪,更不想看到她受一丝一毫的伤害。

    “谁对谁错,事情该怎么了结,这是你们校方该处理的事情,我无权过问,人我先带回去,至于交代,希望校方能尽快给出回复。”

    南宫雅本以为阎夜霆会给自己几分面子,毕竟两家认识,他们又相过亲,却没想到他依旧态度强硬,丝毫没有要和解的意思,更不给自己一分面子。

    “可是...”

    看着阎夜霆那双冷漠无情的眼眸,南宫雅不甘的闭上了嘴巴,垂落的双手紧握,看着他拉着刘萌萌走出了教导处,心里的屈辱不停的增长,让她的眼眸中都充满了恨意。

    “阎总...阎总...我求求你饶了我女儿这一次吧,求求你...”

    见到南宫雅也无法说服阎夜霆,张琪的妈立刻着急的追着他们走了出去,一边追一边求着,可阎夜霆丝毫没有要搭理的意思,更没想过要妥协,拉着刘萌萌坐进车里,就把车子开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