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84章 为他哭

作品:萌妻倒嫁

    其实,在端木磊注意着刘萌萌的同时,阎夜霆也在打量着他,听到他说的话后,更是把眼眸拉长,不自觉的看向身边的刘萌萌,见到她一副痴呆表情,整个人都拉下脸。

    “我们进去吧!”

    看着端木蓉姐弟离去的身影,阎夜霆的声音不由自主的冷了几分,说完后就直直的向饭店里面走去,丝毫没有了之前的投河姿态。

    “你老公怎么了,怎么突然觉得他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清楚的感受阎夜霆周遭氛围的变化,唐茵碰了碰刘萌萌的肩膀,推搡着她跟上去,却小心的凑到她耳边小声问着,希望她能替自己解释在这是为何。

    “没有怎么呀?他一直都是这样的呀!”

    听着唐茵的话,刘萌萌下意识的抬头向前面阎夜霆看去,自觉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完全和以往一样。

    “哎!就当我想多了吧。”

    扶了扶自己的额头,唐茵在替刘萌萌的智商捉急的同时,也希望是自己感觉错了,也许阎夜霆真的没有丝毫变化,完全是她多想。

    很快三人便走进了阎夜霆预定好的包厢,在他们点好餐点后,侍者就很快离开了,而包厢里也就安静了下来,经过之前的的偶遇,刘萌萌脑子里总是不自觉的想着端木磊跟自己告白的事情,而阎夜霆则看着她飘远的思绪,脸色越来越冷。

    “哎!萌妞,刚才才端木学长说等你答案,是什么答案呀?怎么感觉有点神神秘秘的。”

    喝着桌子上的茶水,唐茵看了看两人,觉得气氛非常的奇怪,于是就主动找话题想要缓和气氛,却不想她开口说完后,一个是变得更冷,一个是一脸紧张,气氛不仅没得到一点缓解,反而更加紧张局促起来。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愤恨的看着身旁的唐茵,刘萌萌真心觉得自己交友不慎,怎么就跟这么一个大嘴巴做了朋友呢,简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越是不想提的事,她反倒是提的静静有味。

    “萌妞你...”

    看着刘萌萌那恨不得吃了自己的眼神,唐茵很快意识到了什么,立刻闭上嘴巴,下意识的向阎夜霆看去,只见对方也是一副冷冷的瞪着自己的表情,立马缩了缩头,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因为在门口与端木磊姐弟的相遇,这顿饭除了吃货唐茵意外,阎夜霆和刘萌萌可谓是吃的食不知味,在吃饭期间更是未说过一句话,各自守着自己的一片小天地僵持着。

    吃了晚饭过后,唐茵明显感觉气氛不对,这次她百分百相信自己的感觉没有错,所以她果断的选择了离开这古怪的两人,出了餐厅就急忙打车回了学校,跑得比兔子还欢。

    对于端木磊喜欢刘萌萌的事情,唐茵其实也多多少少知道一些,以前她总是提醒刘萌萌,可是她总是不相信,依照端木磊之前说的话,在加上刘萌萌的感应,她不难猜出问题的所在。

    看来端木磊已经忍不住跟刘萌萌告白了,而刘萌萌也没有立马拒绝他,所以才造成了现在的局面,阎夜霆也一定是感觉到两人之间关系的不寻常,所以今晚才变得怪怪的。

    坐在车里,唐茵脑子里不断飘着刘萌萌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想的她都感觉到头疼,更别提一项大条缺根弦的刘萌萌了,这种事还是越少人搀和越好,自己还是静观其变的好。

    回到学校唐茵便回宿舍睡觉了,可刘萌萌却没有那么幸运,如果说之前唐茵在时,她没察觉到阎夜霆的不正常是她感知度不够,但现在没有唐茵在,阎夜霆反而比之前更加冷硬沉默,这就是不正常中的不正常,晾她神经再怎么大条,还是清晰的感觉到了他的变化。

    开门走进屋里,阎夜霆很快开了灯,屋里依旧整洁如新,明显能看出刚刚有人打扫过的痕迹。

    刘萌萌跟在他身后走进屋里,看着阎夜霆理都不理自己就往自己房间走,心里极度委屈起来,根本不知打为什么一会儿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之前不是好好的吗?出门回来就变了一副摸样。

    “大叔...”

    就在阎夜霆正打算开门进入房间时,刘萌萌最终还是忍不住委屈开口叫了他,而他只是停了下来,却并没有转身去看身后的刘萌萌,更家没有开口说话。

    其实,刘萌萌只是觉得委屈,所以才开口叫住阎夜霆,她并不知道自己要跟他说什么,见他就这样停了下来,一时语塞,气氛也就瞬间僵持了下来。

    局面僵持了一会儿,阎夜霆见刘萌萌没有什么想说的,便主动打破沉默说到:“学校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你明天可以安心去上学。”

    说完后阎夜霆便扭动门把想要进屋,却不想刘萌萌突然冲了上来,从身后将他抱住,顿时让他的身体一僵,失去了所有行动能力。

    “大叔...”

    被刘萌萌紧紧的从后面抱着,阎夜霆清晰的感受到了她身体的颤抖,感受她肌肤上的温度,还有一股湿润透过他的衣衫,灼伤了他的皮肤,他知道她在哭,她因为自己的冷漠哭了。

    任由她趴在自己背上默默的哭着,阎夜霆就这样安静的站着,第一次没有再她哭泣的第一时间去安慰,因为这一次的眼泪是为他的流的,他在因为她的眼泪心痛着,也欣喜着。

    趴在阎夜霆背上哭了很久,泪水早已打湿了他的衬衫,使湿透的衬衫紧紧的贴在背部,可阎夜霆却丝毫没有介意背上的黏腻,反而转身主动抱起她的身躯,拦腰把她抱在怀里便大步向她的房间走去。

    来到刘萌萌的房里,阎夜霆坐到床边,依旧把刘萌萌抱在怀里,指腹轻轻触摸着她脸颊上的泪痕,柔和的看着她问到:“为什么哭?”

    “我...”

    语塞的抬头对上他那双充满柔夷的双眸,一点清透的泪珠炒年糕眼角滚落下来,刘萌萌定定的望着他,就像是被他眼中的柔夷吸进去一般,心态剧烈而炙热着,可又本能的想要看的更深,丝毫不想移开一丝一毫的视线,生怕错过了这只属于自己温柔。

    “萌萌,告诉我你为什么哭好吗?我想知道。”

    阎夜霆的声音很轻很柔,却带着蛊惑的因子,让刘萌萌的心跳变得更快,心口更像是多了一片轻柔的花絮,一下一下的撩拨着她的心脏,蛊惑着她的所有思绪。

    “我...我不想大叔不理我...”

    承受着阎夜霆的蛊惑,刘萌萌呆呆的望着他的双眸,依着身体本能的意愿做出了回答,一张晶莹剔透的小脸充满了红润的光芒,煞是可爱。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阎夜霆心满意足的低下头,覆上她的唇角,一个轻柔而迟缓的吻落在她的唇齿间,美好的让人心颤不已。

    随着拥吻的加深,阎夜霆逐渐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绪,原本只想浅尝即止,却不想不由自主的加深了这个吻,不自觉的想要更多,更多。

    任由阎夜霆亲吻着自己,感受着他带给自己的美好感觉,刘萌萌的双手不自觉的圈上他的脖颈,顺势回应着他的亲吻,更彼此带来了更大感知冲击。

    感受刘萌萌的会应符合,阎夜霆立刻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死无亟待的奔驰掠夺,散发着自己全身的热诚,用情而投入的吻着她,恨不得立刻将她完全吞入腹中,品尝那独特的味道。

    毕竟两人都是经验不足的新进人士,对自身的感**望还不能很好的控制,更做不到收放自如,一个轮回下来,两人便心跳不止,就连呼吸丢变得艰难苦涩,可即使是这样,两人依旧都不肯放开彼此,更不舍得现在这一刻的心动涟漪。

    死死的抱着阎夜霆的脖颈,刘萌萌最终还是抵不过身体的疲累,一个菜鸟级的新手姿态、一个侵泄的放松,整个人都在阎夜霆沉沉的怀中睡去,安静而释然。

    看着怀中的睡着的如婴孩一般的刘萌萌,阎夜霆努力安抚着自己燥热的身体,絮乱的心跳,等到自己彻底冷静下来,这才把刘萌萌放在了床上,用湿毛巾帮她擦了一下脸颊和双手,帮她盖好被单,小心的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躺在自己房间里的大床上,阎夜霆睁着双眼看着漆黑的屋顶,他想也许这就是恋爱的滋味吧,也许他已经爱上了刘萌萌了,爱上这个能带着自己心动的女孩,爱上了这个单纯而美好的女孩。

    闭上眼睛,轻轻的笑了笑,阎夜霆并不排斥自己爱上刘萌萌的这个事实,反而带着浓浓的庆幸,庆幸自己遇到了刘萌萌,庆幸自己答应跟她结婚,庆幸自己有资格守在她身边,庆幸自己没有错过她。

    以前,在阎夜霆二十九年的人生里,他从来没有想过爱情是什么东西,恋爱又是什么样的感觉,更没想过自己会爱上谁,然而,这一刻他才发现,原来不是自己不期待爱情,不是自己不会去爱,而是自己没有遇到对的人,所以才不会爱,原来二十九年的等待,只为了这一刻爱上刘萌萌,只为了能与她相遇。